第三十九章 决定筑城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义若呼的贿赂不是没有效果,当天喀尔喀尼与额列克的决议被人一点不差的告诉了义若呼,而义若呼听后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还期望自己能够有个好女婿为自己撑腰,可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撑腰,这合赤惕部马上就要被喀尔喀尼打断脊梁骨了。义若呼马不停蹄将此事告知合赤惕部,告诉他的亲家阿勒特,而此事事关重大,阿勒特不得不与全体贵人商议。

    “各位合赤惕部的贵人,尊贵的阿勒特首领。小人受我家主人之命,前来报信。”义若呼的家奴冒死前来告知众人如此重大的事情,阿勒特起身回谢!

    那家奴还说“阿勒特首领!额列克大汗与喀尔喀尼商议,要让姑爷入帐为质,如果不答应他们就要亲自来请。”

    什么?这话说得再明显不过了,要让合赤惕部公子布尔罕入帐为质?布尔罕可不仅仅是未来合赤惕部首领继承人,他的重要性现在已经显露无疑。众人都明白喀尔喀尼的险恶用心,他是想要用布尔罕为质要挟合赤惕部,因为他知道合赤惕部无法放弃布尔罕,也不可能放弃。

    当刚听了这话,噶丽就按耐不住,他起身言道“怎么?他还要来请人?我合赤惕部也不是泥捏的。他要是敢来,我合赤惕部就用马刀相迎。”

    噶丽的话也是大多数合赤惕部贵人的心声,合赤惕部从来不惧怕战争,只是要看有没有意义。

    阿勒特内心很彷徨,为了儿子的婚事他已经有所牺牲,如果再让他入帐为质,且不说自己愿不愿意,就是妻子杨采妮这关都过不去。再说了,如果布尔罕不去当人质,那么合赤惕部几十年的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此时有人小声说道“要不,我们去找土尔扈特部?我们现在可还是他们名义上的附庸呢!”

    “土尔扈特部?哼哼!”乌日昭冷哼一声,说道“去年冬天,恐怕和鄂尔勒克因已经要恨死我们了吧?更何况,你知道我们为了摆脱这个附庸的头衔,耗费了多少精力?再次投入他们的门下,和鄂尔勒克因一定不会在给我们机会脱离,他会将合赤惕部吃得渣都不剩。”

    乌日昭说完,大家陷入了沉默。为了摆脱土尔扈特部的控制,几代合赤惕人为之努力,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才有了现在听调不听宣的局面。如果再次投入门下,正如乌日昭所言,再想要摆脱,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那你说说怎么办?打又打不过,帮又帮不得!布尔罕公子入帐为质,我合赤惕部除非放弃公子,否则也一样是别人的附庸嘛!只是换了个主子罢了。”噶丽刚刚说完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并没有那个意思,赶快纠正“当...当然,我们是不可能放弃布尔罕公子的。”

    布尔罕心里明白,这一切起因都是自己造成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事儿会在自己部族上演。本来也没有太多关注,只是此事由喀尔喀尼一力促成,这就不得不让人上心了。因为他知道,喀尔喀尼或许是为了自己的干儿子哈斯龙出头,而要求布尔罕为质不过是个由头,更深层次的是借机狠狠的在合赤惕部这块肥肉上撕块肉下来。

    整个大帐陷入的一片寂静,气氛也越发凝重了。此刻,阿勒特不能发表什么看法,虽然自己极为不情愿,但是他的个人情感却不能表达出来,这或许就是身为一个首领的无奈吧?他看向布尔罕,希望他能够看在自老汗时代流传下来的祖宗基业不被毁坏,看在合赤惕部部民免遭战火,自己站出来主动作为人质,这种牺牲如今看来是有必要的。

    布尔罕也清楚父亲现在所想,其实入帐为质没有一点生命威胁,只要土谢图汗部没有自大到老子天下第一就不敢把布尔罕怎么样,但受苦是必须的。布尔罕已经准备好为当初考虑不周买单了。

    当他准备站出来的时候,旁边的刘鼎臣一把将他拉住,走到中央恭敬的行礼说道“尊贵的阿勒特首领,诸位合赤惕部的贵人们,刘某这厢有礼了了。”

    本来刘鼎臣是没有资格参加部族会议的,但他现在是布尔罕赤那思卫队参赞,布尔罕也是带他来见识下,其他贵人也是见过的,都以为他是公子布尔罕的幕僚。

    他说道“其实这件事很容易,完全不用布尔罕公子做人质,只需要付出些代价。”

    “哦?”阿勒特对此很是急切,他刚忙问道“先生可有良策?只要能够不让我儿入帐为质,付出什么代价我阿勒特都愿意的。”

    其他贵人也纷纷表示,只要公子没事儿,即使部族公产不够,他们也愿意拿出自己的宝贝。刘鼎臣对此深感意外,在蒙古部族中,很少有像布尔罕这样受贵族爱戴的继承人,大多数部族首领都是在一阵血雨腥风之后才得到确立,这也就是为什么蒙古草原是非多,诸多部族虽都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却彼此身负血海深仇。

    经过短暂的感慨之后,刘鼎臣言道“阿勒特首领!土谢图汗部虽说是喀尔喀蒙古霸主,但与她有隙的部族却不仅只有土尔扈特人一支。”

    “哦?先生说得可是...?”合赤惕部地处漠西蒙古,阿勒特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部族能与土谢图汗部匹敌,难道是当年的中蒙古霸主土默特部?他们倒是死敌,可是自俺答汗死后,相互攻杀的内乱让这个巨人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最近又因为继承人问题爆发内战,他们还有能力干涉吗?

    刘鼎臣所指并非土默特部。“土默特部堪堪朽矣!在下所说就是成吉思汗王裔察哈尔蒙古大汗-林丹汗。”

    “先生说得可是要挑起察哈尔与土谢图部的战争?”噶丽就是这样,三句不离本行,什么事都能往战争方面扯,也是,蒙古诸部族除却战争还有什么?

    这个比较有难度,刘鼎臣说“如果阿勒特首领及诸位贵人信得过在下,刘某愿意说服林丹汗。战争不敢保证,但绝对能让始作俑者喀尔喀尼手忙脚乱一阵子。”

    “这...?”看着父亲有些犹豫,布尔罕起身说道“阿爸!就让神相试试吧,权当死马当活马医了。”

    阿勒特低头沉思些许才勉强同意,但乌日昭眉头紧锁略有所思的说道“纷争终会平息,那时我合赤惕部如何自处?”

    这并不代表乌日昭反对刘鼎臣出使,而是未雨绸缪。

    对此刘鼎臣十分佩服说道“乌日昭大人说得好!挑起察哈尔与土谢图部的纷争就是为了我们争取足够的时间。我们汉人有句话叫打铁还需自身硬!在此期间,我们还要想办法让土谢图汗部即使回过头来,也无从下手。”

    听了这话,布尔罕脑袋里灵光一闪,兴奋的叫到“筑城?”

    刘鼎臣马上接过话茬道“不愧是公子!正是筑城。”

    筑城?这个词儿与当初的修路一样陌生,但合赤惕部的贵人们却不认为这两个字儿简单,看看汉人的城池就明白了。蒙古人虽说是骑兵天下第一,可是攻城那就未必拿手,每次攻打汉人的城池不得死伤惨重?由此可见城池的确是很好的防护性措施。筑城需要大量人力,这个没问题,合赤惕部有万余青壮奴隶可用。需要有设计图纸,这个似乎也能解决,布尔罕公子带回大量汉人工匠或许就有擅长筑城的。筑城看起来是最适合合赤惕部目前需要的了,就像当年土默特部一样,筑起库库和屯(今呼和浩特)吗?

    布尔罕有些兴奋了,他手舞足蹈的说道“父亲!乌日昭叔叔,诸位叔伯贵人。如今我合赤惕部两条干道已经基本完成,正好可以腾出手用于筑城。而且我们不用担心时间不够用,还记得铺路用的水泥三合土吗?”

    大家顺着布尔罕的思路回想着,最近合赤惕部铺设的路面就是水泥三合土,洒上水经过碾压,几天之后就当真坚硬异常。

    “关键就在水泥!汉人筑城所需数年之功,那是因为靠人力夯土修筑,而我合赤惕部用水泥石块垒砌,只要待到水泥凝固,可坚如磐石。那时候,土谢图人也只能望而却步了。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神相拖延时间。”

    布尔罕说着朝着刘鼎臣行了一个大礼,刘鼎臣哪敢接受,赶忙扶起布尔罕说道“其实刘某计划还有不足,那就是出使察哈尔与出使土谢图部要同步进行。”

    布尔罕纳闷“这是为何?”

    刘鼎臣回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额列克或者喀尔喀尼不安常理出牌,非要夏天动手呢?”

    刘鼎臣说的在理儿,可是谁来出使土谢图汗部呢?

    此时,乌日昭主动起身说道“别人去份量不够,我自认为还有几分胆色,口才也还可以,这个任务就由我来完成。”

    阿勒特看着自己的安达,他始终确信乌日昭还是那个与他并肩作战的好安达,一个能将后背交给他的合赤惕部勇士,他握着安达的手说道“我的好安达!为了我儿让你受累了!”

    而乌日昭却说道“首领!我是为了合赤惕部,也是为了我的女婿!”这句话就更加确定了布尔罕的地位,同时也表明,他乌日昭自此彻底承认布尔罕。未来合赤惕部贵人们只能合力维护布尔罕,而心无旁骛!

    布尔罕听后在感动的同时也打开了心结,乌日昭平日里的吹毛求疵或许是一种激励。

    乌日昭的话感召了全体合赤惕部的贵人们,众志成城才能克服困难,而合赤惕部从老汗时代,再到如今,从小小几百帐的小部落到现在数千帐五六万人的中等部族,不正是有这样的精神支撑吗?

    阿勒特仰天长叹,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几年的沉寂让合赤惕部有些安于享乐了,如今在虎狼环伺之下,这份血性又被激励了出来。他大步走上正座,严正说道“传令下去!号召所有部民,准备相关物资,我们要赶在土谢图人来之前,为自己修筑一座坚城,一座让土谢图人哽咽难咽的坚城!”

    阿勒特说完众人一齐拜倒说道“谨遵首领谕令!”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