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危机来临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由于草原物资的极度匮乏以及对中原产物渴望,布尔罕的经济侵略刚刚实施就大受欢迎。原因无他,现在还能够与明廷有“正常”交易的部族一共两个,一个是中蒙古霸主土默特部,那是自俺答汗时期硬生生用屠刀签下的契约。另一个就是新生代蒙古大汗林丹汗,受辽东李氏一族的支持,用以打压女真人。

    两部与明廷的交易都包涵政治因素,而他们又对喀尔喀蒙古不怎么待见,这自然给了布尔罕以可趁之机。随着布尔罕借助其岳父义若呼向喀尔喀蒙古兜售奢侈品之时,合赤惕部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个曾经传闻极为富庶的部族,如今才真切的向世人展现。这固然有助于提高合赤惕部的社会地位,同样却也为合赤惿部吸引了豺狼。

    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王帐内,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大汗额列克慵懒的卧躺在软榻之上,两旁的侍女使出浑身解数讨得大汗欢心。而其他贵人则每人手中都至少有一件来自合赤惕部的稀罕物,相互展示,彼此探讨甚至是较量。

    这些土谢图汗部的土包子,隔着大漠戈壁没有机会一览明廷的大好美景,享受极尽奢华的生活。单单从合赤惕部得来的一些稀罕物就宝贝的不得了,戴在身上,挂在最为显眼的地方,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来自合赤惕部的一样。有的确实不是很显眼,又要制造机会让人注意,期间不免闹出些笑话来。

    此间正坐,喀尔喀尼品味着来自合赤惕部的马奶酒,场中的歌舞,场外的贵人的叫嚣让他眉头深皱。喀尔喀尼这一反常的神态让首座的额列克有些吃味,他退却歌舞正身问道:

    “我们的喀尔喀尼!是什么让你眉头紧皱?难道是歌舞不能让你尽兴;侍女不够艳丽服侍不周;美食不够滋味让你厌恶;亦或是美酒不够甘冽?”

    说起这美酒,额列克就开始流口水了。马奶酒可是好东西,不仅可以开胃健脾,还能够解腻,是蒙古人最为重要的生活物资之一。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所有蒙古部族都会制作,可是唯独这产自合赤惕部的马奶酒才应该是他们这些贵族消受的,才应该是一个男人的饮品!想着就自顾的咕嘟咕嘟,猛灌几口,大呼爽快!

    额列克的话让喀尔喀尼深感芒刺在背,这两年土谢图汗部已然成为喀尔喀蒙古霸主,虽说还是喀尔喀三部,可是皆以土谢图汗部为主。而近几年来,大汗额列克沉迷于酒色,整个土谢图汗部也都是依靠他一人打拼才有今天这般模样。虽说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可正是因为这样才处处小心如履薄冰。额列克这般说话,喀尔喀尼担心他趁机发飙,赶忙跪下说道“都不是!”

    听到喀尔喀尼的回答额列克冷哼一声问道“难道是本汗礼遇不周让你感受不到恩宠,还是此间有敌人,让你心神不安?”

    身为土谢图汗部大汗,额列克需要用像喀尔喀尼这样的能臣,但却也需要时刻敲打,否则他大汗的威严何在?如果一个大汗平易敬人到让臣子都不能感到害怕,那么他的汗位就将不保。喀尔喀尼身为左翼将军,位高权重,深受左翼将士爱戴,正因为这样他才需要让他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人,而今天无疑是个好机会。

    喀尔喀尼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单手覆于胸前,极为虔诚的说道“大汗!正是有人让臣坐立不安!”喀尔喀尼实在是太聪明了,额列克想要找他麻烦,单单敌人指向一条,说得好了也有指桑骂槐之嫌,说得不好,那就直接指向是大汗额列克了。但是,喀尔喀尼这般说,额列克似乎又感觉喀尔喀尼担心的完全不似在坐的任何人。

    “哦?是何人居然能让本汗的大将军如此忌惮?”

    额列克来了兴趣,喀尔喀尼起身说道“大汗!您看看原本召开部族会议,如今却成为诸位贵人炫耀财富、物件儿的场所。”

    他一把夺过一个贵人脖子上的玉佩,毫不避讳的说道“为了炫耀这块来自合赤惕部的美玉,你把它挂在最显眼的地方,就这样还嫌别人看不到,不能赞以美言。你居然将马奶酒洒在华美的羊毛尼大褂上,只为引得他人刹那间的惊呼‘多美的玉佩啊!’哼!”说着一把将那玉佩丢在地上,而那名小贵族却像是重宝失而复得般的拾起呵护,这样更加让喀尔喀尼感到生气。

    他接着又夺过一个贵人手中的宝刀说道“看看!从来没有蒙古人吃肉的剔骨刀会如此壮硕。这是一柄战场上杀人的利器,而你居然要用它来剔骨,你难道不觉得大材小用?不觉得别扭吗?我知道你这样做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在别人面前夸耀你的宝刀吗?你来告诉我,这柄宝刀你花费了多少?还有那人的美玉又花费几何?”

    喀尔喀尼的话让那些还拿着稀罕物彼此鉴赏的土谢图贵人们都低下头,良久有人才说出宝刀的价值。“这柄宝刀是我用二十匹良驹换来的。”“我的美玉是用十个奴隶换来的。”“我的串珠是黄金...”“我的羊毛尼大褂是白银...”此刻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价值,没有人还在为它而感到骄傲,面对两个极为强势的人,他们只能轻声细语,不复当初那般豪迈!

    “够了!”额列克气势汹汹的坐在软榻之上,看着眼下这些个贵人们,他本以为这些玩物不过也就是玩物罢了,没想到它们是这般昂贵。同样也没想到,这些贵人居然为了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下如此血本。他土谢图汗部如今全民的温饱还得看长生天的脸色,二十匹良驹、十个奴隶、黄金几何、白银多少,这些东西危难之际可能会救百姓一命,现在却变成了“死物!”。

    额列克“呼!呼!”喘着大气,他现在正在气头上,而喀尔喀尼就是要点爆额列克的怒火。他继续说道“大汗!这一切都源于合赤惕部!他们用这些东西腐化我们的贵族,将原本可以接济部民的财富收入囊中,换成这些无用的东西。让我们的贵人受到部民的谩骂,让我们的部民忍饥挨饿!长此以往,我土谢图汗部百姓只能发卖为奴,贵人失去了百姓马匹,还能成为贵人吗?”

    喀尔喀尼说得义正言辞,可他却避而不谈自己贵人本身。如果没有他们的掠夺,百姓可以生活的很好;如果没有他们的自私,百姓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如果没有他们的欲望,没有他们的攀比,合赤惕部的东西就是再好,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些破铜烂铁、陶土瓦砾罢了。

    喀尔喀尼的这番话,将额列克的怒火推向了**,同时也引燃了这些贵人们的怒意。他们一个个将手中的东西仍在地上,踩在脚下,并且像个卫道士般的咒骂道“这些该死的合赤惕人,真该叫长生天将他们都送入地狱!”

    贵人们的叫嚣,喀尔喀尼的注视,让额列克也对合赤惕部感到厌恶。

    “喀尔喀尼!说说你的想法!”

    额列克这般说,众人才慢慢静下来,似乎大汗有意要教训合赤惕部了?那岂不是可以获得更多的战利品?每个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每一个细节,这在后来或许用得着。

    被额列克点名问计的喀尔喀尼不紧不慢的说道“大汗!合赤惕部是出了名的富庶,此前一直流传于卫拉特蒙古,而如今这些就足以验证。这些东西深得贵人们的喜爱,却要用良驹宝马、真金白银来交换,为什么不能将它们变为我们的私产呢?”

    果然如大家猜想,合赤惕部的富庶终于让喀尔喀尼起了觊觎之意,众多贵人开始摩拳擦掌了。此时一直在额列克身边的长子台吉衮布说话了。

    “合赤惕部刚刚与我部附庸兀良哈后部定下姻亲,如果此时攻打合赤惕部,那兀良哈后部如何看?

    喀尔喀尼听后藐视的看了一眼衮布,虽然他是额列克的长子,但在贵人群体中却不受支持,虽然额列克有意培养,可是顽石终究是顽石,它也变不成璞玉!

    “兀良哈后部?哼哼!那义若呼如果不是他,合赤惕人的东西恐怕也不好进入这贵族圈儿吧?”义若呼暗中做的那些事,他岂会不知?只是不想明说得罪这些贵人罢了。

    衮布没有放弃,攻打合赤惕部?他可不希望喀尔喀尼再立军功,这样他衮布就更无出头之日了。

    “那喀尔喀尼大人的意思是要攻打合赤惕部喽?合赤惕部可是土尔扈特部附庸,攻打合赤惕部岂不是要与土尔扈特人交战?那岂不是又与整个卫拉特四部交战?喀尔喀尼将军似乎忘了,我们刚刚与卫拉特人达成和解。”

    是啊!尽管合赤惕部在土谢图汗部面前有如沙粒一般渺小,可是这牵一发而动全身,可不似说话这般简单。

    喀尔喀尼没有理会衮布,而是对着大汗额列克说道“说合赤惕部有土尔扈特部为依仗,我看未必。去年冬,合赤惕部可是将她的宗主土尔扈特部剥削的够呛,想来和鄂尔勒克因(土尔扈特部大汗)是恨透了合赤惕部,如果我教训合赤惕部,他或许会不满,但却也绝对没有到了为合赤惿部而与我们大打出手的地步。况且,臣也没说一定要出兵攻打合赤惕部。动不动就依靠武力解决问题,那是莽夫行为!”说着还看向一旁的衮布,他这般羞辱衮布,让他恨得牙痒,但却又无可奈何。

    看着衮布吃瘪,喀尔喀尼露出一丝笑意,正正衣冠抖擞抖擞,颇为得意然后接着说道“大汗!这合赤惕部首领阿勒特的儿子布尔罕不是与兀良哈的义若呼女儿淖彦朱丹结亲了吗?按照咱蒙古人的传统,女婿需要在岳父家打杂干活偿还劳力至少一年,直到结婚迎娶回合赤惕部。可他布尔罕没有照办,坏了传统且不说,失了咱土谢图汗部脸面是大。大汗可以以此为由,要求布尔罕入账为质。那合赤惕部还不是任大汗揉捏,那些稀罕物件儿,他合赤惕部还不是咱想要多少他就乖乖的送来多少?”实际上他还有众人更关心的没说,那就是不要钱,这样的合赤惕部就相当于是土谢图汗部的附庸。

    喀尔喀尼的一番话让额列克内心活泛起来了,他端起酒杯又看到那烈性马奶酒,这种来自合赤惕部的美酒彻底勾住了他的味蕾,同时目光变得深邃。

    “哈哈!好!此事就由喀尔喀尼亲自去办,我要让合赤惕部的财富成为我土谢图汗部称霸草原的基石!”沉寂多年的雄心再一次觉醒,喀尔喀尼见状会意的一笑,马上拜倒:

    “大汗英明!”其他贵人也纷纷学样,只是在起身的时候顺手将自己的稀罕物又偷偷揣在怀里,宝贝的不得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