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冯记的老友会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布尔罕的事情倒是省事不少,反正就剩下细节了。不要说什么细节决定成败,有多少成败是由细节决定的?例子本身就是特例,犹如全世界都是比尔盖茨和全世界都是乞丐的反响是一样一样的。倒是冯记的事情不太好办。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冯记等待这样的机会已经是迟暮之年了,老乡见老乡还两眼泪汪汪的,更何况他们那帮老兄弟都有快二十多年没见面了,这种心情只有尝过期间滋味的人才能懂得。收到公子的讯息后,冯记可谓是马不停蹄的直奔目的,希望往往与现实相左。

    “怎么样,这家也不是吗?”问出这话李二牛就后悔了,本来师傅来的时候是满脸笑容可是一次次的失望,他已经看出师傅内心的沮丧和孤寂。是呀!老友们不是已经成为故人就是失去行踪,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四处打探结果也都是一样--不知道。上天难道还要考验这位孤苦的老人家吗?李二牛不信蒙古人长生天那一套,不过此时他向长生天祈祷如果师傅能如愿自己就归于长生天门下,终生都信奉他。大概是心诚则灵,李二牛的祈祷起作用了。又一个伙计急匆匆跑来,抓住冯记的双手喘着粗气说道“冯...冯老爹...我...我打听...我打听到这户...哈...这户人家的下...下落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冯记的内心极为激动,他找了好久,虽然宁夏的变化很大,不过依然难不住从小生活在这里的冯记。满怀希望的他一次次失望而归让他多少已经提不起兴趣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怕下一个还是一样的结局。此时他听到伙计跑来说是有这家人的下落,让他的内心又活泛了起来,就如打了一针强心剂一样,激动的双手紧紧抓住伙计的胳膊生怕挣脱一般。李二牛刚听到则是万份惊恐,他看着天心想不会是真的吧?不过也是真心为师傅感到高兴。

    伙计被冯记捏得生疼,不过他可不敢发火,反而让他更快的调理好气息正定自若的对着冯记说道“冯老爹!我说我打听到这家人的下落了。”得到验证的冯记激动万分老泪在犹如树皮一样憔悴的脸颊上划过,闪耀着喜悦的音符。

    人们都在为这个消息庆祝着。伙计从一个老太太那里得知,这家人的主人原来就是冯记的一个老友李大,也是卫所的一名匠户。后来匠人家可能生了什么事,房子也被收走了,李大也只能搬走。据那老太讲,李大年老体衰又没了活计只能带着家人四处乞讨混口饭吃。听到这些冯记忍不住了,泪水淹没了双眼。当问到李大现居何处的时候,老太说城北城隍庙是这一代乞丐们的安身之所,可以去看看。了解了这些,冯记一刻都不想耽搁,直奔城隍庙去了。

    一行人走在不是太宽的便道上也引来无数人的围观和指点,毕竟他们不是本地人也没有熟脸,看穿着也知道不是一般人,走道还那么风风火火,身后的伙计也是虎背熊腰的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定然有些势力。大家直奔城隍庙而去,周围的人群也乖乖的躲开他们老远,有耐不住寂寞的就只能在外围指指点点,根本没人敢上前去问个究竟。进了庙宇,发现场地内躺着几个乞丐,现场简直就是杂乱肮脏之地,连百姓家的猪圈还要厌恶三分,屎尿随处都是,正中央有几处灰烬,可能是用来取暖烧水的吧?伙计急忙上前去问那些个留守乞丐,一扒拉就发现身体软绵绵的,又一试息人已经去了,伙计不息心又看了其他几人无奈的站起来摇了摇头给他们盖上茅草。众人的心又沉重了几分,也是这个时间都快到饭点了机灵的乞丐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可想而知这留守的必然是非残即病之人。

    冯记此前的喜悦又一次被冲掉了,他转身离开走到街道上,寻了一块地方一个人静静的坐着。街角一处不起眼的房子后面,两双眼睛正盯着坐在道旁的冯记。他们都清楚那些人非富即贵作为一个乞丐是不敢上前问这些人要饭吃的,如果被打死了连个说法也讨不上,一句话就是白死。这或许就是人命贱如狗吧,一切都是命啊!可是,看着被饿得有些朦胧的小孙子,老汉不得不前去冒险一试了。

    吭!吭!的拄棍声吸引了冯记。他抬头一看是一个佝偻老人带着一个还略显稚嫩的孩子,骨感的双手端着一个破边的瓷碗有气无力的说“官人,行行好赏口饭吃吧!我不吃也没关系看在孩子的份上赏娃一口饭吃吧求您了。”旁边的铺子是卖包子的,可不要小看城隍庙附近的地段,这里人来人往最是这些小贩喜欢的地方,大概是怕老乞丐扰了冯记这个未来的大主顾所以出言驱赶:

    “老乞丐,赶快滚不要搅了人家休息。快滚!”言语越来越激烈了,平常他们不是这样,偶尔也会把吃剩的食物分给乞丐们也是积德了,如今眼见着生意上门哪还顾得上他们?老人无奈的离开了,小孙子紧紧抓着爷爷的衣角,显然是被刚才的一幕吓着了。老人的手不停的颤抖,砰!一声,手中的碗掉在地上,这个声音是那么的震撼人心!幸好碗没有碎掉!老人有些麻木了,他的动作迟缓的犹如老龟一般。小孙子看到后一把捡起破碗迈着小碎步朝着冯记跑来。“爷爷,给点吃的吧,我和爷爷都饿了三天了。给点吃的吧小宝饿!”孩子的央求,老乞丐的无奈,行人的无视,冯记又想起自己一家逃难的时候。他看着小宝儿,突然他的爷爷慢慢扭过头来急切的看着孙子,冯记看到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以及那如沟壑一般狰狞的疤痕是多么的熟悉。

    “李大哥是你吗?我是三槐呀,冯家三儿呀!”冯记激动不已,原本还有希望待看到城隍庙的一切尤其是那几个死了的乞丐,他的心情又沉重了几分,他实在是害怕。可是,刚才的脸不就是他所熟悉的吗?那老乞丐虽然身体不太可以了,但是耳朵可是好使,他当然不会忘记他曾经的好兄弟。老人拄着一根棍子,急快的走来,冯记上前一把抓住老哥的双手,那老者仔细的端详这他。“李大哥,你看看我是冯三儿啊!”冯记不停的提醒老人,老人也不住的点头“是...是...是你啊!三槐!”就这样两人相拥慢慢哭泣着,众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啊!

    哭罢,冯记就扶老人在道旁先坐下,小孙子犹如找到了安慰钻到爷爷的怀里,小手依然卖力的托着瓷碗,圆丢丢的大眼打量着冯记。“二牛,去找些吃食来,最好是稀粥。”二牛马上开始忙活上了,那还用他自己寻,旁边的小贩早已等待多时,连忙端上米粥和刚出笼的大包子,还带来了桌椅板凳,陪着笑脸说着以前曾经的往事,李大也不住的夸着店家的好,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了。

    冯记就这样看着爷孙两这样吃着,心里向着大哥一定是受了天大的罪了,否则怎么会是这般模样?“大哥,咱们以前的老伙计如今都还好吗?”冯记自己都知道结果是怎样,可是他也要试探一下,说不定会有好的消息呢?刚刚吃了些流食缓和了一下的爷孙俩听到冯记过问,顿时李大又流出眼泪来了,冯记好一顿安慰。“自那哱拜之后,我们工坊被牵连的人甚多,有些资财的人家尚且可以捡回条命,没有的人家就只能任人宰割。没有人替他们求情,像你们那时候青壮还能跑出去,我们怎么能啊?只能变卖家产四处打点,房子也卖了。后来儿子也被充军战死了,媳妇只好丢下我们爷俩改嫁他人。剩下的老伙计就都在这城隍庙混事等死啊!”李大越说越是激动,冯记也没想到大伙的生活回事这样艰辛也没想到那些人是如此狠心。

    午后,李大叫人去找来存活的老兄弟们团聚,大伙都听说冯三回来了不图别的也要图口饭吃。“大伙们,这一别就是二十年,可你们居然成这样了。”冯记看着这群老伙计,他摸着张三的半截袖,讨饭不成被狗咬断的,断了也不心疼了拿回去煮了吃掉了。见面会就是以哭为主题,什么追思和叙旧都是次要的了。“大伙们,都跟我回去吧!我那里不愁吃穿,娃们也能有学上,说不定将来还会出个老爷呢?”冯记的话让大伙感到意外,都这样了还谁管啊!还有真的有不愁吃穿还有学上的地方?莫非是天庭?“三儿啊,那是什么地方,还有学上?”“是啊...是啊!”大伙也都有这个疑问,冯记当然不敢把自己是合赤惕部的一员告诉大伙,否则他们是不会去的。“有,当然有了,我们那地方可好了你们看我就是这样,我愁吃穿吗,看我吃的穿的都是老爷和公子给的,走我们这就回去找公子去。”“能让我们去吗?我们都是废人了。”这一点倒是没说错,老伙计们还像冯记一样能摆弄活计的没有了,冯记安慰道“能的,一定我一定会让收留你们的。”

    说这话有些大了,不过好在公子还是很好说话的。凡事都是事在人为你如果不去争取又怎么会知道不行呢?等待他人主动找你那是不现实的,冯记打定主意了晚上好好和公子说说,实在不行再说其它。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