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营销,局势失控 一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打从布尔罕处出来,杜根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众贵人,这样大家才松了口

    气。可是,从科布多到额济纳路途遥远,也不知道家中老小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必须要

    早点行动才好。布尔罕早已经为他们想好了,他们此前贮存在额济纳营地里的东西还是按照

    此前的约定交易,并且每家都可以带走双份的食物,就算是提前预支的吧?这样的恩惠顿时

    让这些土尔扈特贵人心里暖洋洋的,一个个展开眉头裂开嘴角笑呵呵的离开了。

    十几天之后,天还没有大亮,布尔罕就被一阵嘈杂的喧闹声惊醒。挑开门帘一看,却是

    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而他们的身后还押着用以换取粮食的奴隶。看到这些奴隶到来,布尔

    罕也硬气了,他大声吼道:

    “都吵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人纷纷变得默不作声,一个

    个低着头。即便布尔罕这样吼喊也没人觉得不妥,此刻他就是爷,没人敢得罪。

    杜根分开拥挤的人群来到布尔罕身边说道“布尔罕贤侄!打搅你睡觉了,你看咱什么时

    候开始?”

    布尔罕眼皮一挑,狠狠的瞪了人群一眼说道“反正已经被吵醒了,也再睡不着了,那就

    现在开始吧!”

    说完手一挥,经心准备的物件儿一字排开,书记官以及力士就位,说着就要开始了。见

    这架势,土尔扈特贵人们开始争先计量,不少人争得面红耳赤,誓要做这第一人。场面越发

    混乱,布尔罕再次发飙“都别挤了,排好队一个个来,如果有谁不守规矩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布尔罕刚刚说完,赤那思卫队便端着大棒将一众贵人分开,但凡有不守规矩的,必让他最后一个交易。

    在布尔罕的野蛮的高压政策之下,这些平日里横冲直撞惯了的贵族也开始遵守布尔罕定下规矩,乖乖的去排队。

    只见一个奴隶被押上来,装进篓子里,一杆抬秤很快就计量出他的重量。一旁的书记官看后高唱道:

    “男,青壮,一百二十斤!”之后自有人将食物兑换给他,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第...个。当这个贵人旗下所有奴隶都兑换成食物离开的时候,那种愉悦放松的心情时刻表现在脸上,他笑嘻嘻的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离开。

    而那些奴隶,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们会被人当作物品来交易,此刻所有人的脸上露出丰富的表情。有悲、有喜、有哭丧、有祈祷,人间百态此刻尽显无疑,可是就是没有反抗。绝大多数奴隶都习惯了认命,自打他们或因劫掠或因战争或因赠送而沦为奴隶之时,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

    看着这些个可怜的奴隶布尔罕居然提不起一丝怜悯之心,难道是这么多年见惯了生死,见惯了分别造成的?亦或者强者骨子里的冷血无情影响了他?摇了摇头,布尔罕径直朝着大帐走去,总是这么盯着也不是个办法,反而会让人心里不好受。

    晚上,布尔罕正用小刀仔细的从羊腿骨上割下一片肉蘸着酱韭花,美滋滋的塞进嘴里,还没等细细品味,就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噶丽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对着布尔罕就说道“公子!不好了?”

    “嗯?...”布尔罕赶忙放下手中的肉问道“噶丽将军!何事如此慌张?”

    咕嘟!咕嘟!噶丽拿起马奶酒猛喝几口之后说道“公子有所不知,找这样下去,我们的库存不出两天就没了。这外面还有很多人没排上队呢!您可得想想办法呀!”

    布尔罕听后只是莞尔一笑,他知道噶丽对于这样的交换条件颇有微词,觉得吃亏了,这才一天他就受不了,简直比葛朗台-乌力吉还抠门儿。

    “哎呀!噶丽将军!要沉住气,我们有得是后手陪他们玩儿,这点儿小便宜就让他们占去吧!”布尔罕将噶丽推坐在软榻之上,并且主动给他倒上了马奶酒希望他能够消消气儿,此时小不忍则乱大谋!

    谁知,事情出乎布尔罕意料,噶丽说道“公子有所不知,这才一天,我们的库存就下去了一大半,而换来的奴隶多是老弱病残不堪大用,一共加起来也不过一千几百人,照此法下去,我们非但不能壮大部族,反而会让他们拖累的呀!”

    布尔罕听后腾的一下站起来,他不停的在大帐内走动。事态确实已经超出自己想象了,他没想到土尔扈特部来势如此凶猛,也没想到他们的老弱病残会如此多。若是还按照这样的换法,合赤惕部可就成为草原上的笑柄了。

    布尔罕不停的在大帐内走动,而噶丽也没有心情吃喝,只是眼睛随着布尔罕走动而变换着角度。突然布尔罕停住脚步说道:

    “噶丽将军!咱下一批物资什么时候到?”

    噶丽有些纳闷,布尔罕怎么关注起这个来了?回答道“启禀公子!最近的一批物资可能还要两天时间才能到达。”

    “唔!...”布尔罕托着下巴思虑片刻后说道“这样!你先让书记官刻意放缓速度,然后让押运队原地待命。”

    “这样啊?”布尔罕给出的解决之道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噶丽有些担心的说道“公子!如果这样的话,末将担心我们这样做的太过明显了,那些土尔扈特人会起疑心,很有可能会惹恼他们,进而大大增加两部发生战争的可能,那样的话公子可就陷于危险境地了。”

    噶丽的话让布尔罕颇感惊奇,谁说这个蒙古汉子只知道野蛮冲动?最多是脾气暴躁点罢了。如果没有他独特之处,他也就不能再人才济济的合赤惕部稳当第一战将的名号了。

    布尔罕打消他的顾虑说道“你放心好了,咱来的时候,不是遇到套部劫匪了吗?我们就推到他们身上,反正套部名声不怎么样,虱子多了不痒。”

    “对啊!”噶丽一手排在自己的秃顶山上兴奋的说道“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公子脑子灵活,末将佩服。”同时将恨意转向套部。“哼哼!那些套部的狗崽子们,居然敢打我们的主意,这次最好是让土尔扈特人好好教训一下他们。”说完就按照布尔罕的安排布置了。

    一开始书记官刻意拖延时间,被土尔扈特贵人们解读为“小鬼难缠!”,然而在他们偷偷塞过银子后,也不见有片刻放松,只能以为是布尔罕严格命令的结果,也没有往别处想。可是,一天如此,两天如此,三天还是这样。等到第四天的时候,干脆停止兑换,一问为啥?布尔罕给出的解释就是库存没有了,而杜根这几天也发现事情不对头,几天下来还没有第一天交易量多,这本身就已经说明问题。

    杜根找到布尔罕问明究竟。“布尔罕贤侄啊!听说库存没有了,可是前两天你还说下一批就这两天到,可是...可是这怎么还没到啊?真是急死人了。”也是,这几天下来也不知道各家情况如何?他总是替别人家担心,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真金白银大方的从库房里买物资,能匀兑出来用于奴隶交易的本来就少了。

    布尔罕也装作焦急等待的样子,一边不消停的踱步,一边不停的说道“是啊!怎么还不到呢?都现在了,怎么还不到呢?”布尔罕的表现让噶丽心里偷笑不已,这事儿啊,还得是他俩心里最清楚。

    一群人在营门外焦急的等待,一个贵人说道“这都几天了还不到,莫不是遇到马贼劫匪了?”此言一出立马遭到了众贵人的集体抨击。“呸!闭嘴!好事儿不灵,坏事儿灵。”

    杜根也瞅了那个贵人一眼,心中暗骂:就不会往好处想想?

    或许是他的诅咒应验,亦或是巧合。众人没有等来运送物资的车队,却是等来了前来求援的探马,那探马身上还残留着血迹,似乎是经过一番血战。

    见此情形,众人的心又悬了起来,而刚才那个口无遮拦的贵人此时只能乖乖闭嘴,头低下,隐没于人群中。不时有人还咒骂道,“哪个乌鸦嘴咒的?这下好了,变现实了吧?”

    噶丽见到探马的模样上前询问“怎么了?你们遇到了什么?车队、物资呢?”

    探马口干舌燥精力憔悴,但还是说出噶丽想要的信息。“我们的车队...车队遇到套部贼人的打劫,快...快...他们还在抵抗。”说完就昏迷过去,布尔罕让人赶忙将他扶到大帐去

    好生照料,而噶丽将军却迅速集结了两千大军朝着原定路线寻去,希望套部那些杂碎没有那么好的胃口。

    此时布尔罕眯着眼睛心里乐开了花。这正是他想要的**营销,明明有足够的物资却要

    找各种理由来搪塞,好坐地起价。在布尔罕心里早已经将这些土尔扈特人当作肥羊了,虽然

    目前来看合赤惕部吃亏,可是未来呢?哼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