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利不起早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根一回到土尔扈特部就开始主动张罗起与合赤惕部的交易,在与阿勒特的协定中明确表示什么都可以交易,可是他还是认为自己把好关的好,否则一旦有什么合赤惕人不满意的,突然终止那就坏了。

    与杜根的热情相比,合赤惕部这边却是不紧不慢。杜根离开的当天,布尔罕就从父亲那里软磨硬泡讨来了这份差事。自此,整个与土尔扈特部的交易就交由布尔罕全权处理。而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那些血肠腌肉运到额济纳的冬营去。

    “大冬天里大太阳玉米地里暖洋洋!呦!呦!”布尔罕坐在大车上,哼着RAP,节奏感十足,让人听着不由自主的想要用肢体应和着。

    “哈哈!公子这哼着的曲子甚是奇怪,末将都没有听说过,也不曾听夫人这般哼唱。”在布尔罕身上有太多未解之谜,噶丽虽然见得多了,可是好奇的他也要不免问上一嘴。

    布尔罕知道他奇怪什么,这么多年也慢慢变得习惯了,随便编一个瞎话就能很容易骗过他们。只是随口说道“噢!这个啊!就是在大营里听那些汉人孩提吟唱,觉得很好听就自己编排一个,怎么样?是不是很应景?”

    “嗯!听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能不愉悦吗?身后的大车里承载着是合赤惕部崛起的契机,随行的将士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合赤惕部强大了,还是在自己亲眼见证之下强大,那种自豪感无以言表。

    为了这次的交易,合赤惕部组织起一支庞大的车队,沿着戈壁一路行进,由布尔罕亲自押运。而为了防止贼人惦记,阿勒特还特意派噶丽亲率三千大军随行以为依仗,布尔罕想来这下子恐怕是最保险的了吧?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贼人的胆量。呜!呜!...两声急促的号角声打断了布尔罕的说唱,也让整个队伍里的氛围瞬间紧张起来。

    “快!围起大车阵。”布尔罕的侍卫官童嘎奋力呼喊着,与他的父亲镇定自若相比,他需要走得路还很长远。果然,噶丽冲着这小子的后脑瓜子就是一巴掌,骂道:

    “你个混小子,现在围大车阵太晚了,而且什么敌情都不了解就贸然做主,很有可能会自乱阵脚的。”说完,和布尔罕禀报一声就率领卫队到前方探查敌情。

    布尔罕也换成战马说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实际上,整个车队的防务完全不用赤那思卫队担心,布尔罕之所以带他们来也是想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又怎么会错过呢?

    可是,当布尔罕等人拍马赶到的时候,发现他们似乎错过了什么。只见噶丽意气风发指挥着士兵将俘虏押下去。看到这一幕,众人看得呆住了,这也太过夸张了吧?

    见布尔罕过来,噶丽过来指着这些俘虏说道“公子!您看!这些套部蒙古的贼子居然想要打我合赤惕部的主意,他们是饿晕了头,也不看看这是谁得队伍?”说完之后颇为气愤得吐口唾沫继续说道“哼哼!这些豺狼,你要是不教训他,他就不知道一个死字怎么写。只要先下手为强,干掉几个胆大的,咱这一路就清净了。”

    虽然此时噶丽一身匪气侧露,但是他却给弱小的赤那思卫队都上了一课。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条件受限就可以放弃进攻,时刻露出爪牙才能求得安稳。

    正是因为噶丽将军的立威举动,布尔罕他们一行走得极为顺当,没有遇到任何叨扰,后来才知道,噶丽真狠。收到讯息之后,带着两千大军直接杀了过去,那些套部蒙古临时凑齐的马匪,还撑不住噶丽大军一个来回就已经灰飞烟灭了,也就是这样才能震慑宵小。

    得益于噶丽大军的护卫,布尔罕终于押运着物资抵达额济纳冬营。刚刚抵达就被已经等候多时的杜根以及一众火急火燎的土尔扈特贵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你一嘴我一言,吵吵得布尔罕心烦。杜根好不容易挤进来问道:

    “哎呀!布尔罕!你总算是到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够交易?怎么交易?”

    布尔罕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杜根长者,我们一路跋涉也得喘口气吧?”

    “可是,我们部族里的老小等不及了啊?”杜根很是心急,想要催促又怕布尔罕生气,如今他手里可是攥着土尔扈特人的命呐!

    布尔罕也不是那般不懂人情世故之人,说道“这样!您让他们都回去,有事儿咱俩谈,你们回去再好商量,如果可行那明天就可交易。”说着将杜根长者请进大帐,自有侍女为他们提供酒食,大家坐下来边吃边聊,反正布尔罕不着急,而杜根就不一样了,还没等布尔罕和噶丽两人吃上一口,他就急切的说道:

    “布尔罕贤侄!你们能这么快赶来实在是太好了,我代表土尔扈特部还在忍饥挨饿的全体部众谢谢你们了。”说着就将右手覆于胸前深深的给布尔罕鞠了一躬,这哪能承受的起啊!布尔罕赶忙回礼说道“哎呀!杜根长者您这是干什么?我们之间是各取所需,彼此互利,您完全没有必要这样。”

    布尔罕知道他又在打感情牌了,可是今儿他碰到的不是阿勒特而是小狐狸布尔罕,不让他吐血怎么能对得起阿妈幸苦做得血肠呢?

    见这招没起作用,杜根只好将一切希望寄托于谈判上来,希望布尔罕不要狮子大张口的好。

    “布尔罕贤侄,前些时日与你父阿勒特交谈也没有谈及怎么个交易法,不知道...这次可有标准?”杜根问得很谨慎,布尔罕也自然明白,不能将他一次吓倒了,血要慢慢流,饭要细细嚼。

    “杜根长者啊!我也知道你们土尔扈特部如今是困难时期,所以我们的交易完全就是为了救人而来,也不会让您为难,只是我部百姓也是要生活的呀!所以,价格方面自然要稍高一点。”

    杜根已经做好挨宰的准备了,满口应答“是了,是了。应该的,应该的。”

    既然这样那布尔罕也就不再客气啥了,他继续说道“咱的交易就按照汉人那边的价格为准,一切物品全部折价。这血肠是用肉做的,汉人那边粮食和肉的价格比大约是1:5,折价交易之后,我额外加收三成。杜根长者这不过分吧?”

    粮肉价格比1:5?难怪他合赤惕部不愿意交易粮食呢,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们呢?最后交易再加三成?布尔罕这只小狐狸可真够黑的。虽然心里很不情愿,可是嘴上仍然说着“正常!正常!你们大老远的送来,额外加三成也是应当的。嘿嘿!”此时布尔罕说啥那就是啥,而且他也不是太黑,勉强能过得去。

    杜根这样极力讨好布尔罕,噶丽在一旁看得颇为不顺眼,他扔下羊棒骨不懈的说道“喂!杜根长者!这可是我家首领与公子对于土尔扈特部子民莫大的恩惠,如果打定主意,就要抓紧了,过时不候啊!”

    噶丽虽然粗鲁,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杜根,他必须赶快与其他贵人通通气,最好是在今天就将它定下来。于是乎满口挂着奉承之言,慢慢退出大帐。杜根离开之后,布尔罕和噶丽相视而笑。

    “哈哈!这次,土尔扈特人可要大大出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心疼?”能够让土尔扈特部肉痛,也算是狠狠出口恶气了,噶丽就是这样想的。

    “哼哼!由不得他不出血!”布尔罕眯着小眼睛,在他的眼里,整个土尔扈特部都已经在劫难逃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