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借粮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真如布尔罕猜想的那样今天果然是有大事发生。布尔罕撩起大帐门帘,嚯人好多啊!满帐中都是合赤惕部的将军和贵人们齐聚一堂,在父亲阿勒特的右手边还坐着一位发福的长者布尔罕以前没有见过,可能今天的会议和这位长者的到来有着密切的关系。

    “来布尔罕,快来拜见土尔扈特部济农杜根长者。”布尔罕看向父亲,果然布尔罕先前猜想的就是他了。布尔罕上前给杜根长者深深的鞠躬示意。

    “杜根长者您好,欢迎您来合赤惕部做客。”话虽然不多,可是礼遇却是十足让人挑不出毛病。

    杜根站起来,端着酒杯细细品味着布尔罕,众人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杯酒,看着两人毕竟杜根是土尔扈特部的济农,王汗和鄂尔勒克因的小叔。

    “好~好~好”杜根一连说了三个好,就将酒杯递给布尔罕,布尔罕仰头就干了,完事后还学着汉人的习俗把酒杯倒过来,果真是干净。

    “谢杜根长者赐酒!”说得不卑不亢!

    “好啊!阿勒特以前我听说你们合赤惕部有位神赐之子是你的儿子,没想到果然是一时才俊啊!好啊,可惜我没有这样一个儿子,当真是可惜!”杜根一个劲的夸奖布尔罕,同时也为自己两个不争气的儿子犯愁,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们尚且自保有余,孰不知奋发却一个劲的吃喝玩乐,迟早要死在女人肚皮上,如果自己有一天去见长生天了谁来庇佑他们?哪里是他们的容身之所?

    阿勒特似乎看出杜根的忧愁,拍着杜根的臂膀说“杜根长者,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一辈子待人和善我相信长生天一定会给您善果的。再说了您是土尔扈特部仁慈的济农,部族的子女都是您的孩子何况我们合赤惕部呢?”

    杜根觉得这样说也对,反正自己一辈子都给了土尔扈特部了,把青春和智慧献给崛起中的土尔扈特,为的就是再现成吉思汗的荣光。心中也有遗憾,儿子不成材不能继续替他完成愿望,和鄂尔勒克因又过于安逸,他的希望就是理想国长生天的花园可望而不可及。

    “对了杜根长者,您这次屈尊前来合赤惕部所谓何事?”乌日昭端着一杯马奶酒漫不经心的说道。杜根当然知道这个家伙的傲慢,尤其是现在合赤惕部逐渐强大它早已经不是当年还需要土尔扈特庇佑下才能生存的那个老弱病残的合赤惕部了,倒是土尔扈特需要仰仗合赤惕部多一些。每次战争立功最多的是合赤惕部,战损最多的却是土尔扈特,最后获得战利品最多的也是土尔扈特,反正合赤惕部是看不上那些东西除了奴隶。

    杜根尴尬的笑了笑,他又抿了几口马奶酒才说出此行的目的。

    “不怕乌日昭大人笑话,土尔扈特部虽然是卫拉特四部中的大部,却也生活不如你们合赤惕部美满,今年秋旱我们游牧至科不多还没来得及获取更多的草料就是两场大雪,牛羊冻死无数,今年...今年可能会有大量部民要被冻死饿死了!”杜根说着说着就哽咽不能言语,满账的合赤惕部的贵人们也都放下手中的酒杯,先前的热闹不见了,人们一脸肃然。都是蒙古人都是成吉思汗的后代谁也不希望自己同胞有这样的事发生,可是长生天的意愿人力是不能改变的。

    此时,阿勒特心情也很沉重,年前要不是好友阿里木的近万担粮食交易,合赤惕部恐怕今年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幸好今年的雪虽然多却不大。看着杜根阿勒特就有些悲从中来,能让一个拥有五万户的大部落的济农悲戚那得死多少人?。

    “杜根长者,即便是遭受雪灾以土尔扈特部的实力只怕是九牛之一毛吧?”乌日昭的话真是没有脑子,没看到杜根都悲伤成那样了还敢这么说,这是要逼着人家发飙呀!

    阿勒特以为杜根会因为乌日昭的话而发怒,可是杜根又哭起来了,布尔罕看着痛哭流涕的杜根怎么越看越像刘皇叔?杜根越哭越来劲了,还捶胸顿足的哭得是那么的撕心裂肺。弄得阿勒特实在是没得法了,只能给布尔罕使着眼色。布尔罕当然也想尽快结束大会,大体上大家都明白就是来借粮的,非要搞成这样实在是没有必要,同情心能值几个钱?尤其是在草原部族中,动不动就是你死我活灭族之恨。

    布尔罕上前宽慰杜根道“杜根长者这是怎么了?您不要哭了,您这么一哭弄得布尔罕也要哭了。”边说布尔罕倒是进入角色硬是挤出几点眼泪,不过嚎啕起来的动静可不比杜根差,连阿勒特和乌日昭都没想到布尔罕这么聪明,这下杜根该不会喝着一个孩子了吧!果然,杜根开始乖哄布尔罕在他眼里这还是一个十岁的孩提,爷俩擦干眼泪杜根起身说道“让大家见笑了,可是我...我看着自己吃着这鲜美的羊肉想着部族里那些没吃没喝的孩子们我就忍不住要...”说着杜根又哭上了。

    哎!这人当真有刘皇叔的潜质,布尔罕又是好一阵劝。阿勒特起身拉住杜根,强行将他按在座位上。

    “杜根长者,贵部的事情我们基本了解了,我合赤惕部也不会撒手不管的我看您今天的心情不怎么好,再加上一路蹦波劳累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来人送贵客回毡房。”门外的侍卫进帐搀扶着杜根离开大帐,可是他还是哭了一路真叫人心烦。

    送走杜根大家都没有心情吃喝了,土尔扈特部的情况也都大致了解了,杜根此次前来八成是为借粮而来!打心眼里说合赤惕部的贵人们都不愿意给土尔扈特部借粮,为什么呢?因为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合赤惕部所在的阿拉善蒙古遭遇了春旱,当时合赤惕部也曾向还是宗主的土尔扈特部借粮草,可是借回来的只有十头老骆驼。乌日昭一看路途遥远不能让掉肉就杀了它们做成肉干,几十个人一路马托人扛弄回来的,一路艰辛就不能再说了。就是这样也逼着部族的老人们偷偷丢下儿孙走进深山自我毁灭了,这是多么的悲怆,谁家没有老人?

    看着大帐里没人说话,乌日昭站出来说“首领,我看当年我们合赤惕部也曾受过他们恩惠,咱们合赤惕部不是没心的狼我们还他们一百头老骆驼,算是回报他们当年的‘恩赐’了。”

    众人也是极为不情愿,当年合赤惕部那样了不仅使者被羞辱还使用了十头老骆驼来打发合赤惕部,如今他们受了灾我们给他们一百头老骆驼也就够意思了!

    阿勒特此时没有发言,贵人们的意见一般很难统一,一旦形成一致那就不是他一个部族首领能够轻易改变的了的。

    “一百头老骆驼不行。”负责管理部族财务的乌力吉说道。

    “乌力吉你说什么,你再敢说一遍?看我不揍你!”噶丽的暴脾气上来了,阿勒特一把拉住噶丽。“你给我坐下,怎么回事乌力吉你给我说清楚。”满脸无辜的乌力吉说“我的意思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们没有一百只老骆驼看看能不能换成别的。”乌力吉的话让众人开怀大笑,的确合赤惕部这些年风调雨顺部族财富不断增加部民生活安逸的确没有太多骆驼。

    众人大笑之余开始思考该怎么还这个人情债呢?

    “先给500担粮食吧,这事就这么定了。”阿勒特表态了众人也觉得500担粮食也算可以吧,今天就这么散了。

    第二天,阿勒特再此宴请杜根。

    “杜根长者,我们合赤惕部永远是土尔扈特部最好的盟友,部族的存粮也不多了现在只能均对500担粮食给你们以表我们的敬意。”

    杜根很兴奋,因为既然能有500担就会有5000担。他也知道当年的事情土尔扈特部做的的却不怎么样,此时也只能厚着脸皮曾口饭吃。

    “阿勒特首领,土尔扈特部人口众多,这...这500担是不是有点少?”

    乌日昭听了之后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杜根一点都没给他面子怒吼道“那依济农大人的意思,我们合赤惕部给多少粮食才够用啊?~啊!”乌日昭的情绪显然已经到达临界,当年他被羞辱时也像今日杜根一样低着头默默祈祷对方的良心发现。结果可想而知,今天是不可能谈得拢的。合赤惕部的贵人们被杜根的言语激怒了,说什么也不愿意给土尔扈特部援助了,你说能白来500担粮食也就不错了还要狮子大开口,丑恶的嘴脸像极了菲律宾的阿基诺,没有本事还要叫嚣,美国的狗绳拉的紧了。

    杜根见到这种情形也只能悻悻退场,否则他可能会被愤怒的合赤惕贵人围殴。谈判也是一种艺术,杜根如今走得就是厚脸皮路线,不怕你不答应,如果他一开始摆出一副强者的面孔恐怕此时他的项上人头早已经被盒装送回土尔扈特了吧?

    看着杜根离开,布尔罕放松了不少,这个人实在是让人无语。阿勒特见角落里的布尔罕正在吃着东西,一脸放松的样子。正在气头上的阿勒特起身大喊“布尔罕,你怎么跑那去了,还不过来?”被喊得惊了一下的布尔罕丢掉手中的奶酪连滚带爬来到阿勒特的座位跟前,阿勒特是又好气又好笑。

    “布尔罕,你说我们给不给杜根5000担粮食?”阿勒特突然这么一问,布尔罕随口就说“为什么不呢?”咦!众人开始看向布尔罕,可能是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布尔罕彻底丢掉全部吃食。

    “我们为什么不给呢?”

    “可是,我们自己也还不够用,又哪来粮食给他们,况且当年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乌日昭说出心中的不忿,同样也期待布尔罕接下来的话。

    “当然,这个5000担粮食不是给而是换!”

    “换?”众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着。阿勒特此时也对此有了兴趣他接着问道“说说,怎么个换法!”

    布尔罕从座位上下来,走到中央大声说道“我们有10000担粮食拿出5000担不是难事,当然不是白给的。要他们的战马、人口和奴隶。凡是他们认为可以和我们交易的东西都可以。”

    布尔罕的话让大家茅塞顿开,是啊!合赤惕部如今最缺少的就是人口,作为一个中等部族,合赤惕部只有约4000帐部民30000多人口实在是少,而土尔扈特部有50000帐三十万人口这还不算蓄奴的数目,估计蓄奴也有一万人。如果合赤惕部人口再多一些那么以后就不用仰人鼻息生存了,像这样借粮的事情完全可以说不!

    乌力吉也仔细的想着,可是他还是担心,作为部族财产的掌门人他不得不将每一粒粮食都用在实处。“布尔罕公子,我们是有一万担粮食可是拿出五千担我们自己的族人怎么办,现在冬天才刚开始,保不齐会有如土尔扈特部的灾难来临我们不能不为部族着想啊!”乌力吉言语激动,阿勒特和布尔罕都明白他是为了部族,布尔罕知道大家也都有这样的担心,每年合赤惕部的存粮也是为了不时之需才使用的,只是今年特别多罢了。

    “大家放心,我们可以用血肠、熏肉和部分粮食和土尔扈特部做交易。”当听到布尔罕说道熏肉和血肠的时候,大家两眼放光尤其是乌力吉。

    自打万历三十三年以后,合赤惕部习惯储存食物,开始以奶酪肉干为主。后来阿里木的到来为合赤惕部带来了新的技术--那就是血肠和熏肉。据说这两种食物都是准格尔蒙古那里传过来的。人们使用羊肠子将用血、心肝肺、肉灌好晾干或者盐渍能够保存一年左右。后来合赤惕部的人们将其改进里面加入了面粉和草蘑菇野蒜蒸熟用牛粪烘干味道‘鲜美’特点就是耐储存。如今合赤惕部哪家没有个几十上百斤血肠?至于熏肉那就更多了!

    “布尔罕公子,这给他们血肠和熏肉咱们不是亏了吗?”乌力吉实在是有些心疼,血肠和熏肉味道可能不怎么合蒙古人的口味不过好歹也是肉啊,比粮食可是贵重多了。

    乌日昭倒是个明白人,站起来对乌力吉说“血肠和熏肉贵才好呢,贵我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奴隶和物品,况且汉地的粮食一天一个价细算起来也不便宜,我们留着还要自己用呢,那有心情给他们?”

    阿勒特想这下算是解决一大难题了,部族中的血肠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使得部民不得不每年开春吃掉前一年的东西,还要不停的做,遇到灾年总要好过饿死吧!这样一来既保住了粮食又推销了血肠何乐而不为呢?他站起来大笑道“就这么办,如果他不要也不能怪我们了。”

    “呵呵!由不得他不要啊!”众人开心的笑了,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那么多废话!而布尔罕此时感觉自己太过邪恶了,这血肠自己实在是不愿意吃,虽然阿妈的手艺突出可是那股子味儿实在难受不似现世吃过的,正好是个好由头把他推销出去。是不是应该用阿妈做的让杜根品尝一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