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循序渐细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黑之后。

    杨仙茅拿了那老山参取了一根细枝给冯秋雨熬在汤药里一起煎。药熬好之后,给冯秋雨喝了下去,然后又给他熬了猪肝汤,当然还是按照冯秋雨给他指点的办法熬制,主要用来补血。

    吃过了晚饭,冯秋雨对杨仙茅说:“你现在点一炷赶鞭香插在十步之外,把灯笼给灭了。

    所谓赶鞭香,是一种很粗的香,跟赶马车的鞭子似的,中间是一根细木做芯。是杨仙茅此前从集市上买回来的。

    杨仙茅点了一根赶鞭香,插在十步之外的地上,然后吹灭了灯,整个山洞陷入一片黑暗。这种黑暗比外面星光下的黑暗要黑得多,因为没有任何其他的光源能够进来,只有那一点的香火,在黑暗中格外的明亮。

    冯秋雨说道:“你先盯着这一点火光看,要努力分辨清楚香头燃烧的样子。每天修炼至少两个时辰。”

    杨仙茅道:“姐姐,我学武功主要是为了防身健体,我需要大量的时间用来行医、进行尸体解剖锻炼手术技巧并查看各种病症情况。所以,我没有更多时间修炼目力。能不能把五禽戏和目力一起修炼呢?这样能做到两不误。”

    冯秋雨沉吟片刻,道:“你可以试试看,或许可行。”

    于是杨仙茅一边修炼五禽戏吐纳功法,一边随着缓慢的五禽戏动作,眼睛死死盯着黑暗中那一点火光。

    说来奇怪,他原本不运功五禽戏时,尽管赶鞭香比较粗大,相隔十步也只能看清香头的大致像样,看不清楚香头具体燃烧。而他五禽戏运功之后,气息流转经脉经过双眼,气息每流过一趟,燃烧的香头清晰度就清楚一分。

    随着一遍遍气息流转,清晰度越来越高,看得也越来越清楚,到后来,闪耀的香被火焰烧灼变成香灰的过程历历在目,即便是凑到跟前也不过如此了。

    一炷香烧完,等到最后一点火光消失在黑暗中,杨仙茅兴致勃勃还要起来去点另外一炷赶鞭香,冯秋雨却说:“先等等,你目力进展怎么样?”

    “我已经能看清楚那香头燃烧了。”

    冯秋雨吃了一惊,说:“真的吗?你要是达到这个境界,那你的进展速度可比我想象的快多了。我当年修炼目力达到这一点,用了五天,你只用了两个时辰,如果不是你天纵聪明,就是你不知从什么地方学来的那神奇功力帮了你的大忙。”

    “是啊,嘿嘿。”

    “你已经能看清香头,可以不用再练这个,改练别的。”

    “练什么?”

    “换成笔杆香。”

    这种香粗细跟毛笔杆差不多,点燃后放在十步开外,凝神看,如果不运五禽戏功法,只能看见一个小红点。当杨仙茅同时修炼五禽戏之后,清晰度立即提升,但也只能看清个大概。看来功力还不够。

    当冯秋雨得知杨仙茅居然能看清楚笔杆香燃烧大致情况之后,惊喜道:“你的进展很神速,继续苦练,等你看清楚笔杆香,再用小一点的香,一直到你能看清楚线头香为止。能看到线头香,你的目力就初步练成了。”

    线头香顾名思义,就是细得跟线头一般了。杨仙茅目瞪口呆,他可不指望能看清十步之外这么小的香火燃烧的情况。没想到冯秋雨后面的话更让他吃惊:“看清线头香之后,下一步就是多目标目力练习,也就是要能同时看清楚两根以上的线头香燃烧情况。再接着三根、四根,越多越好。但是,要想练到这一步,至少要数年时光的勤学苦练了,要持之以恒才行。”

    杨仙茅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一句:“我……,我尽力吧!”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杨仙茅早起修炼五禽戏。随后修炼冯秋雨教他的秋风斩和漫天花雨。

    以前白天他要去行医,而现在守着冯秋雨不能出去,以免泄露踪迹,也就更多时间来修炼。修炼间歇,冯秋雨又跟他指点了临战对敌的若干诀窍,还告诉了他一些江湖传闻。

    到了晚上,杨仙茅加了一根老山参须在药里,熬了汤药给冯秋雨服用。冯秋雨因而恢复速度更快,因为切割掉小半肝脏而受损的元气也开始慢慢回复。

    晚上,冯秋雨盘膝打坐,杨仙茅则点燃笔杆香,同时运五禽戏吐纳功法练习目力,苦练了两个时辰,待到最后一点香火消失的时候,他比先前看得更清楚了,只是还没能达到完全看清,随着香头的缩小,要想看清就更难了。

    第二天。

    杨仙茅早早的进城采购。不过他要先回家一趟,准备四海酒家安大公子的消毒生肌汤。

    他拐弯抹角走大街串小巷来到了自家药铺,前后查看了一下,发现药铺跟他上次离开是一样的,并没有遭受任何破坏,这才开了门进药铺把门关上,屋里凌乱场景跟上次一样。

    杨仙茅先取了药,配药之后放在砂锅上煎熬。

    在熬药的间隙,他把药铺的柜子重新立了起来,散落的药重新装回药抽屉,打扫卫生。一番收拾,厨房的药也熬好了。用一个砂锅盛了拎着,锁了房门,叫了一辆雇佣马车,乘车来到了四海酒家。

    四海酒家已经重新开业,可谓生意兴隆高朋满座。

    头戴员外帽,身穿圆领窄袖铜钱纹员外袍的安掌柜在柜台上笑呵呵招呼客人,精神抖擞一看就知道心情很是不错,由此可见他儿子的病已经大好。

    见到杨仙茅进来,安掌柜喜出望外,赶紧迎了出来,抱拳拱手一礼,说:“小神医,你可来了。快快里面请。”

    杨仙茅跟着来到后院,安夫人见到他也是十分的高兴,忙福临相见,说:“我儿子现在已经能喝些参汤了,还不敢给他吃干的东西,人也已经有些精神了,伤口也没有化脓。多亏了你啊。”

    杨仙茅忙谦逊了两句,上前来到床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安大公子,此刻已经恢复了些精神,脸上也有了血色,见到杨仙茅艰难的笑了笑说:“多谢小神医救命之恩。”

    “快别这么说,我们学医之人救死扶伤原本就是天职,能看到你康复我很高兴。”

    随后,杨仙茅将汤药交给安夫人,检查了安大公子身上的伤势,发现恢复果然良好,这才放心,叮嘱他继续药。两天之后,便可以服用一些容易消化的鱼肉之类的流食。

    ————————————

    PS:大宋小郎中千人书友群 335837313,诚挚欢迎各位书友加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