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阴阳怪气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红裳儿为人乖巧,颇得老太爷和老夫人的欢心,把两个老家伙混得哄得是团团转。老太爷和老夫人总是拿红裳儿来跟两个儿媳妇对比,总是觉得红裳儿好,两个儿媳妇不孝顺,好吃懒做,不会抄持家业。这一直恨得着朱氏牙根痒痒,现在终于找到机会,这一下叫这骚狐狸如何在老爷子面前装乖卖巧!

    想到这里,朱氏满脸兴奋返回床边穿衣裳。而在她穿衣这功夫,奎二郎返回杨仙茅房间又离开,这场景朱氏却还是没有见到。等她穿好衣裳,见自己丈夫奎大郎睡得正熟,也不招呼他,悄悄开了门,借着房前屋后阴影掩护,小老鼠一般溜到了杨仙茅所住厢房的后窗外。

    她慢慢起身,从窗户缝隙处瞧了进去,便看见杨仙茅呆呆的坐在床边,手里正在把玩一只绣花鞋。朱氏一见那白帮黑底红腊梅的刺绣,便知道是红裳儿的,更是心头狂喜,又拿到了一个铁证!

    瞧得片刻,就听杨仙茅轻轻叹息一声,将那绣花鞋揣到怀中,吹灭了灯笼倒在床上睡去

    见此情景,朱氏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所谓捉奸捉双,抓贼抓赃,刚才看见红裳儿跑出去,但是没有其他证人,空口无凭,倒还不容易让老太爷相信,现在知道红裳儿的绣花鞋在这杨公子怀中,这可是铁证如山。看着杨公子的情形,对那骚狐狸有几分意思,所以一直把玩她的绣花鞋,一定会珍藏于身边,等到老太爷的病治好之后,自己再把他们的奸情揭穿出来,那骚狐狸自然就无地自容了,在奎家也就再也没有脸面混下去了。

    虽然这样一来牵连到杨公子这位少年才俊,朱氏不忍心伤害他,但是迫不得已,只有让他受到连累了,好在他到底救了老太爷的性命,想必老太爷也不会为难他的。

    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杨仙茅这才拉开门出来。

    门口丫鬟婆子一直悄悄无声地等着,等到杨仙茅出来之后,赶紧端来热水为杨仙茅洗漱,告诉他说老夫人已经在客堂等候,请杨仙茅去用早餐。

    杨仙茅看了看窗外已经高高在上的日头,说:“这都晌午时分,快吃中午饭了,还吃什么早餐呢?”不过想想都是因为自己才耽搁人家,等着自己吃早餐,所以洗漱完毕,他快步来到了膳堂。

    已经早有丫鬟跑来禀报,说杨公子起来了,于是老夫人等人便在膳堂坐了下来,静等杨仙茅的到来。

    杨仙茅迈步进去,老夫人赶紧起身施礼,其余人等跟着见礼。杨仙茅团团做了个揖,撩衣袍坐下说:“抱歉,抱歉,我一觉竟然睡到现在,耽误了大家吃早饭了。”

    奎二郎皮笑肉不笑意味深长说:“只要公子休息的好,我们等一刻又有何妨?杨公子昨夜想必好梦连连,这才睡到此刻吧?”

    说这话,他瞟了一眼坐在老夫人身边的红裳儿,却见到红裳儿端坐在,低垂着双目,脸上既没有娇羞,也没有惶恐不安。他却不知红裳儿昨夜是被杨仙茅气走的,有的只是懊恼和心伤,哪里有什么娇羞可言。

    朱氏笑嘻嘻故意对红裳儿说:“姨娘,这些日子你一直守着老太爷,很是辛苦,昨夜好不容易回闺房歇息,一定睡得十分香甜吧!”

    红裳儿又怎么知道她话中有所指,只是礼貌的点点头,浅浅笑了笑说:“记挂着老大爷的病,睡得不怎么安稳。”

    朱氏笑得更欢了:“那也未必,醒的时候惦记着老太爷,做了梦,梦见什么那可就说不清楚了。——梦又不是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梦的,你说对吧?姨娘。”

    老夫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闲话,对杨仙茅笑笑说:“今儿个是老太爷生病来第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吃早餐,只留下韩姑娘辛苦他守着老太爷,之所以把大家都招集来,也是想一起对杨公子表示谢意。老太爷这病一直没见好转,还指望杨公子出手救我们老爷呢。”

    说着,众人便都起身福了一礼。

    杨仙茅又赶紧团团做了个揖,连说不敢。

    朱氏却笑吟吟对老妇人说:“早知道,娘想得是这个主意,其实也不需要如此劳师动众,只需红裳儿姨娘亲自出马,小指头这么一勾,杨公子立马就会答应的。对吧,小姨娘。”

    红场人娇躯一颤,抬头望着他,眼神中明显带着几分惊恐和愤怒:“你这话什么意思?”

    “姨娘不必紧张,我只是说姨娘和老夫人都是老爷子身边的人,有姨娘帮着老夫人一起求小郎中,小郎中你总会答应的,对吧!”

    朱氏似笑非笑,还有意味深长地瞧着杨仙茅。

    杨仙茅淡淡瞧了她一眼,伸手抓了一个白面馍馍塞到嘴里说:“不用求,吃完饭我这就给老太爷治病。”

    老妇人一听这话不由大喜,赶紧连声称谢。红裳儿也有些意外,轻轻咬了咬红唇,飞快地瞥了杨仙茅一眼,也低头开始吃饭。

    众人闷声不响把早餐吃完了,杨仙茅这才站起身,迈步往主卧走。

    老夫人等人也在后面跟随,来到了卧室。

    这边已经有丫鬟婆子把韩雪娥要吃的早餐用托盘端到了卧室让她在这吃,所以她也吃完了,此刻正皱眉思索,见到杨仙茅等人来,便起身迎了上来,歉意说道:“杨公子,我昨夜反复思量,还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子。眼看老爷子病情日渐沉重,若再不救治,只怕有性命之虞,还请公子出手吧。”

    杨仙茅摸着下巴,并没有答应,而眼睛却有意无意瞧向跟在老夫人身边的红裳儿。

    奎二郎立刻会意,朝红裳儿使了个眼色。红裳儿脸俏脸微红,便上前福礼说:“杨公子,求你救救我们家老爷,奴家感恩戴德,来世结草衔环报答公子大恩。”

    杨仙茅手说:“你们都误会了,我并不是不想给老太爷治病,只不过是我的用的方子太过匪夷所思,我担心你们会坚决反对,所以这才迟迟不肯接手,如果我这个药方你们不接受,那我就束手无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