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人心隔肚皮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雪娥对老妇人说:“杨公子是不会故意推脱的,他宅心仁厚,如果手术治疗能够治得了老爷子的病,他一定会做的。还是先给他一些时间好好琢磨,好在亏老员外的病到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用参汤吊着,三五日内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一点请老夫人放心。”

    老夫人听了这话,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杨公子也劳累了一天一晚,还是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再给老太爷看病,不知杨公子意下如何?”

    杨仙茅苦笑说:“能不能给老太爷看病,还得看我这一晚上是不是想到了给老太爷治病的好方子。要是办法想不出来,那也无济于事。”

    说罢,杨仙茅背着手迈步出了房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阮彩云等人也各自回房歇息了。

    杨仙茅知道奎大郎还会来的,果然,只过得片刻,便听到轻轻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果然便是奎大郎。

    奎大郎进门之后阴沉着脸,低低的声音说:“你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接手?难道你不想赚那二百两白花花的纹银了?”

    杨仙茅摇摇头说:“我告诉过你,我要用的方子他们绝对会坚决反对的。如果我不吊足胃口,他们一旦反对就不好弄啊,这件事必须做的没有半点痕迹,而且要大家赞同,这样我才没有后顾之忧,不然我治死了老太爷,他们要拿我问罪怎么办?你要借机杀了我又怎么办?这些我都得考虑好。”

    奎大郎一听原来是这样,便点了点头说:“你原来是担心这个,这样倒也有些道理。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但不管怎么样,明天无论如何你得接手给老太爷治疗,尽快用药。你放心,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子,我会用我嫡长子身份坚决支持,谁要敢反对,家法伺候!”

    杨仙茅冷笑说:“要是你母亲反对呢?”

    奎大郎愣了一下,这倒是实话,如果老母亲反对,他总不能对母亲用家法吧,家法只能对弟弟和两个媳妇以及红裳儿这个小妾施展。

    杨仙茅说:“所以不要着急,这件事我有分寸,越往后拖,对我们越有利。要是这么拖着拖着拖死了,你不就直接达成心愿了吗?你不就是要这个结果吗?放心吧。”

    奎大郎想想也对,便干笑两声说:“夜长梦多,节外生枝,还是要尽早接手的好。你心里有数就行,那我走了。”

    说罢,奎大郎跟小老鼠一样打开门缝四处看了看没有人,这才快速的溜出门外,消失在夜色中。

    主卧里,奎二郎很是焦急地对老妇人说:“这杨公子似乎故意刁难呀,我已经给他道歉了,他还这样,难不成他另有所图?”

    老妇人摇头说:“且不能这么说,杨公子看着就是个宅心仁厚之人,不然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见到田埂子的媳妇身患重病,又怀有身孕,还冒险替她治疗的,由此可见他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断不会故意刁难的。他不肯治疗应该有他的苦衷吧。”

    奎二郎阴恻恻摇头说:“那也未必,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有些人表面上看那是一副菩萨心肠,可是肚子里却男盗女娼,这种人我可见得多了。”

    老妇人手中拐杖重重在地上顿了一下,说:“别胡说,别人或许可能,杨公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你心里有这样的念头,就说明你先前道歉不是真诚的,也许杨公子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心有疑虑。你这逆子,你真要把老身气死呀!”

    奎二郎诺诺连声,不敢再顶嘴。

    韩雪娥对老妇人说:“老夫人年事已高,熬不得夜的,你还是回房歇息,这边有什么事我们会马上禀报的。”

    奎老夫人也的确有些困顿,自觉坚持不住了,便点头说:“那就辛苦韩姑娘了,旁边有小床,你困了也歇息一下。反正有丫鬟婆子守着,有什么事好叫你。对了,二郎和红裳儿这些日子连着守夜,从来没睡过囫囵觉,现在有韩姑娘在一旁守着,你也可以先回去歇息,明日换着守,这样不至于太过辛苦。老太爷这病只怕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咱们的交换着来,别都熬得累趴下了,到时候可没人换手。”

    红裳儿也答应了,先把老夫人送走了,然后回身安排丫鬟婆子给小床换了干净的被褥。安排妥当,又叮嘱两个可靠的丫鬟守在床边看着老太爷,这才出了房门准备回去歇息。

    奎二郎也跟着离开了主卧,到了外面,他看左右无人,加快几步来到红裳儿身边,低声说:“姨娘,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到一旁来。”

    红裳儿娇躯微微一颤,有些慌乱地瞧着奎二郎,低声说:“二少爷,有事明天说不行吗?”

    “关系到我父亲的性命的,你也不想听?”

    红裳儿好生瞧了他一眼,走廊灯下发现他神色阴沉,并没有其他非分之想的表情,这才稍稍把心放下,点了点头,便跟着奎二郎来到了后院一处偏僻角落。

    奎二郎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低声对红裳儿说:“我请问你,你是否打心眼里希望老爷子的病能治好?”

    红裳儿又是娇躯一颤,赶紧说道:“我当然希望老太爷贵体安康,早日康复。二少爷为何这般问?这可从何说起。”

    奎二郎阴测测的说:“那好,你发个毒誓我才信你。”

    红裳儿想也不想,指着漆黑的天空说:“我若是不诚心想老太爷能治好病,叫我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

    奎二郎仔细瞧着她夜色中并不分明的俏丽脸庞和魔鬼般的身材,暗忖,这小妾可是当初老爷子花了重金从邻村一个穷苦人家买来做妾的。当时也是机缘巧合,老爷子偶然经过那村,见到这女子在田间种地,虽然身穿粗布短衫,衣着寒酸,但是容貌出众。老爷子便央媒婆去说媒,花了重金娶来做妾。所以红裳儿也是清白人家本份女子,倒不是从青楼那些女子那般注重心计,所以她的话能让人相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