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铁头张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仙茅扫了一眼街上的行人,有的好奇的朝着他们这边张望,便淡淡的说道:“别忘了,光天化日之下,宣城街上,你难道想用强抓我?只要一动手,巡街捕快立马就会赶来的。”

    铁头张摸了摸锃光瓦亮的脑袋说:“虽然这些鹰爪子我不害怕,轻松便可料理,但是他跑来捣乱也是不厌其烦。这样吧,我们把房门关上,在你的药铺中切磋一下。你输了跟我走,我要输了,我拍屁股走人。你意下如何?”

    “我不是武林中人,不会跟你切磋。再说,你是成名江湖豪杰,跟我一个不懂武功的少年交手,你难道不觉得脸红吗?”

    铁头张阴冷的声音道:“你要听从我的,咱们就好好切磋,你若是不听我的,我只能对你父母下手了。我已经有兄弟跟着他们去查看他们落脚的地方,我是不愿意牵连你的父母的,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出来担当的话,我也就没有选择。”

    杨仙茅心头一抽,眼睛精光大盛,缓缓道:“那好,就跟你过两招,你先进来,我把房门关上。”

    铁头张点点头,迈步走了进来,说:“你一定很奇怪,我干嘛对你这么客气?实话跟你说吧,我知道你救活了那位姓冯的女人之后,我就很好奇,既然你的医术这么高,我想让你去见熊庄主,把他受伤的眼睛治好,那样的话,我会得到一笔重重地赏赐的。当然,你也不会空手而还,这不是很好的事吗?若不是为了这个,我早就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杨仙茅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将门板都上好,因为天还没有黑,窗户有光线透进,药铺大堂里还是比较明亮的。杨仙茅双手抱肩瞧着铁桶铁头张,说:“动手吧!”

    杨仙茅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他必须将铁头站打到,以避免他去伤害自己的父母。而且,他没有发现跟铁头张一起的另外两个护院出现,由此可见,这铁头张应该是为了贪功,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俩,估计也还没来得及告诉熊庄主,他是想把自己抓住之后,最好是把冯秋雨也抓住再去邀功。那就可以独享头功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只要将他制住,消息就不会传到熊庄主那里去,然后马上赶去寻找父母,将跟随身后的铁头张的人灭掉,这样父母也就安全了。

    但如何取胜,他心里没底,从刚才交手来看,自己只怕不是他的对手。好在对方已经说了要抓自己去给熊庄主治眼睛,因此,他肯定不会下杀手,自己正好可以利用对方轻敌和投鼠忌器,跟对方周旋,寻找克敌制胜的战机。

    于是杨仙茅故意大刺刺的摆了个架势说:“你想抓我走,先赢得了我手中双掌再说。”

    铁头张冷冷一笑,捏着拳头嘎嘣响,快步过来,当胸就是一拳,这一拳力道刚猛,毕竟是对着杨仙茅心口,即将击中杨仙茅胸膛之前,他马上收回四成劲道,生怕将对方重伤那就麻烦了。

    而他这一松劲,给杨仙茅一个绝好的机会。杨仙茅使出秋风斩中一叶障目,左手凌空将对方拳头抓住,右手划出一道弧,横切对方手腕。

    铁头张想不到居然,杨仙茅招式如此精妙,一抖手,挣脱掌控,还了一掌,杨仙茅单掌一翻,劈向对方脖颈。这一掌风卷残云,要是能劈中对方脖颈,会将对方打得当场昏迷。

    铁头张没有闪避,一低头,用脑袋硬接对方这一掌。

    就行当的一声,杨仙茅感觉到自己的右掌好像劈中了一个铜锤上,掌缘生疼。

    想不到对方的头竟然如此的坚硬,这一掌下去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倒把自己手都震疼了,杨仙茅不由骇然。

    就在这时,铁头张脑袋晃了一下,暴喝一声,当胸朝他撞了过来。

    杨仙茅不敢再跟他铁头硬碰硬,后撤一步闪开。

    铁头张却不停歇,脑袋一下又一下猛朝对方飞撞过去。杨仙茅有些不信邪,在他脑袋再次撞来的时候,当头一掌,自上而下狠狠劈在他后脑之上。

    后脑是人体要穴,一旦击中,轻者脑震荡,重者头骨碎裂而死。杨仙茅这一掌已经用尽了全力,结结实实劈中了对方后脑,铁头张却只是晃了一下,没有伤到分毫。

    铁头张得意狞笑道:“小子,你竟然会冯秋雨那臭娘们的秋风斩,这套掌法如果是她施展出来,我还顾忌三分,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学会时日不多,其中很多诀窍并不掌握,威力也就发挥了三成而已,你不是我的对手的,还是老老实实跟我走吧。”

    杨仙茅目光一寒,没有多说,又一掌轻飘飘劈了过去。

    两人拳脚相加,拳头打过去,脑袋撞过来,药铺里桌椅撞翻打烂了一地,药铺柜台都被撞塌了一个角,当然是铁头张脑袋留下的。

    两人打了十来个回合,铁头张渐渐增加力道,杨仙茅越来越吃力,毕竟他练这套秋风斩时间不长,除了这套秋风斩之外,又不会其他的武功。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套秋风斩。

    铁头张大笑说:“这样打下去你有败无胜,还不如老老实实投降,免得把你们家药铺砸烂了,我是好心劝你,看在你医术高明的份上,我不会为难你的,熊庄主也不会为难你的,你又何必硬扛着不去呢?”

    杨仙茅一步步后退,已经退到了药柜前,破口大骂:“你这秃瓢,夸那些海口有屁用!脑袋软绵绵没点力道,像个娘们,偏偏还自以为是,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这几句话气得铁头张头顶冒青烟,狂吼一声,震得房梁尘土簌簌落下。只见他暴喝一声,上前一步,脑袋画了个弧线,从下往上,一脑袋撞向杨仙茅。

    杨仙茅双手拍出,撞中对方脑袋。这一次铁头张被他气疯了,已经使了全力,嘭的一声,杨仙茅被撞得身体腾空,越过了高高的药柜,哐当一声撞在高高的大药柜上,随后滑落在地。那大药柜倾覆下来,扣在了他身上,里面药抽都滑出,药片药粉撒得到处都是。

    屋里陷入暂时的平静。铁头张见到杨仙茅爬起来,知道自己这一撞肯定让他受了重伤,哎呀叫了一声,伸手抓住倾倒的大药柜往后一甩,大药柜重新靠在了墙壁上。随后,铁头张纵身一跃,跳进柜台。

    就在这一瞬间,就见眼前嘭地腾起一蓬白雾,洒向铁头张。

    猝不及防,铁头张感到双目刺痛,赶紧闭眼,但是却已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好,是石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