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治与不治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仙茅缓缓点头说:“如果这一剂汤药下去之后,病情没有好转,甚至进一步恶化,那就说明汤药已经没办法控制肠痈的发展了,就只能剖腹治疗,否则可能会有危险。”

    他说这话一方面回答这老妇人的问题,同时也是给孕妇和他们的家人一个预警,让他们有个思想准备。因为通过刚才的诊查,他发现病人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担心肠痈已经溃破,可能引起腹腔的感染了,那样的话,病情就会急转直下,直接威胁孕妇和胎儿的生命安全,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必须尽快手术。

    听了杨仙茅这话,田埂子一家三口都是脸上变色,特别是躺在床上的媳妇,正在痛苦地**着,听到这话,双手捧着圆鼓鼓的肚子忍着痛望着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的丈夫说:“我,我不能死呀,我们家孩子……,我还没见到我们孩子呢……”

    “快别乱说,这位小郎中既然说了这话,肯定是有把握的,不用担心的。”

    阮彩云在一旁说:“放心吧,杨大哥给好多人都做过开膛破肚的手术的,我是他的助手,我亲眼目睹的,而且还帮了他忙了,到目前,所有的病人都转危为安了。”

    田埂子一家,都频频点头,感激的,望着杨仙茅。

    杨仙茅却没有阮彩云那么轻松,他其实心中是沉甸甸的,因为他从来没有给孕妇做过腹部手术,这同时要兼顾胎儿和孕妇自身的病情诊治,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弄不好可是一尸两命啊!他觉得自己手心都在冒冷汗,脑海中不停的反复背诵着神医华佗《青囊经》常用治疗方案和诀窍,脑袋中思索着,将出现的各种情况的应对办法在脑海中都要搞清楚,手术方案步骤清楚明白,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牛郎中的妻子感叹一番之后,这才告辞走了。

    汤药服下之后,下腹坠胀和宫缩明显减缓,说明早产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孕妇的腹痛却没有明显减轻。

    便在这时,来了一个丫鬟,给杨仙茅处理之后,弱弱地说:“杨公子,我们家二少爷说,你这边忙完了,请你马上回去,因为我们老太爷的病也很严重,到现在还没有苏醒,用的药也没起到什么作用,让您回去赶紧想办法。”

    对于奎老爷子的病,杨仙茅已经想好了治疗方案,只是现在还没到时机说出来,而奎老爷子的病情还能够再拖延些时日时间,不至于出现危重,因为他主要是厌食导致的营养性衰弱,现在有参汤吊着,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生命危险。但是不知道的病人的家属当然是非常着急的。

    杨仙茅也觉得该回去先看看,同时,他也要做好手术准备。

    于是他叮嘱田埂子,一旦他媳妇的疼痛加剧,立刻到奎家庄来叫他,这可关系到她媳妇的性命,千万不能大意。也不要害怕,奎家人不给通报,他会给他们说清楚的。

    田埂子父子很是感激,一个劲的鞠躬答应,一直把他送到门外。

    杨仙茅带着阮彩云和苏三娘回到了奎家庄,杨仙茅特意叮嘱门房,如果田埂子来报告他媳妇的事,必须立刻通报他,人命关天,不可儿戏,门房赶紧答应了。

    杨仙茅来到内宅,刚进房间,奎二郎就很不乐意的瞪眼瞧着他说:“杨郎中,你可是我们家重金请来的,可是你大半天都不在我们庄上给我父亲治病,这次他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杨仙茅理解他心中的怒火,歉意地笑了笑说:“很抱歉,刚刚遇到了一个集镇,你父亲的病,放心吧,一定能治好的。”

    “什么治好,你看看我父亲现在还是那个样子,而且比昨天还要虚弱,吃了你们的汤药一点用都没有,花了这么多钱,就得到这样的结果吗?麻烦你能不能用心一点给我父亲治疗?”

    奎老夫人拐杖在地上重重一击,对奎二郎说:“二郎不得无礼,怎么能这样跟杨公子说话?”随后又连声给杨仙茅道歉。

    杨仙茅摆摆手,走到床边,查看了一下奎员外的脸色,又拿过他的手腕诊脉望舌,发现脉象果然比昨天还要虚弱些了,但是还能坚持。

    一旁的韩雪娥对杨仙茅说:“我先前调整过来药方,加大了剂量,但是还是没有效果,你觉得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

    正说着话,杨仙茅眼角便感觉到了站在旁边的奎大郎眼中热切的光芒,知道她很希望自己届时接过治疗权,把他老爸治好。

    杨仙茅对他的眼神不予理睬,摸着下巴想了想说:“这会不会是脾气虚弱的原因?”

    韩雪娥缓缓点头,说:“我也曾想过这种可能,因为病人脉虚弱沉弦,这一点跟脾气虚弱很像,如果是这样,那是中气亏虚,脾失健运,胃纳呆钝气质不行,那就必须理气健脾了。要不用补中益气汤试一下?”

    “我觉得有道理,可以试试。”

    “你们还要试啊?”奎二郎又不耐烦了,正要嚷嚷着发牢骚,奎大郎抓住他猛地一扯,将他扯了个趔趄,然后指着他鼻子说:“我警告过你,这里有母亲当家,母亲若不说话,还有我这个长子大哥,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嚷嚷,还不给我出去。”

    奎二郎大声说道:“可是他们左一个药方右一个药方,就是治不好父亲,你不着急我还着急呢。”

    “我不着急?我不着急我会辛辛苦苦跑宣州请神医来给病?这位杨公子那是太医院学成归来的神医,医术高明之极,还曾给人开膛破肚治病,连他们都治不好的话,老天爷只怕也没办法。言尽于此。你如果再干扰他们给父亲治病,我就认为你在捣乱,存心想让父亲死,那我容不得,可要对你使用家法,现在你给我出去,到外面去等着。”

    奎二郎一听这话,愤愤的转头望向母亲。见奎老夫人也是阴沉着脸,并没有任何维护他的言行,便一跺脚转身迈步出了门,到廊下去坐着呼呼生闷气去了。

    奎大郎又赶紧给韩雪娥和杨仙茅道歉,让他们放手治疗。韩雪娥又来到桌前,提笔写了个方子,叫人去抓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