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仗义疏财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牛郎中哦了一声,说:“村里的孕妇吗?哪一家的?”

    阮彩云说:“就是那家很穷的,房前屋后都是用树皮围起来当墙壁的那家。”

    牛郎中苦笑说:“鸦鹊村好多家都是用树皮当墙壁的,——她们家孕妇怀孕几个月了知道吗?”

    “八个月!”

    “哦,那就是田埂子家的了。”牛郎中对村里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他拿过了药方瞧了一眼,有些惊讶,“昨天有人拿了方子来抓药,看笔迹也是这郎中的,听说是宣州城请来的韩神医的女儿,是给奎员外看病来的,这药方莫非也是出自她的手笔?”

    “是呀,——你那么多话干什么?赶紧抓药,那边孕妇还急等着呢。”

    “有什么好急的,不就怀孕保胎吗,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牛郎中一边说不急,手上却没有停歇,开始拉开抽屉取药。只不过动作还是慢吞吞的。

    阮彩云跺脚道:“他妻子不仅是保胎,我杨大哥说了,她还有脓肿肠痈,肚子痛得很厉害的,弄不好要做手术,剖开肚子来治病的。”

    牛郎中吃了一惊,扭头瞧着她说:“开膛破肚治病?谁说的?”

    “我杨大哥说的,他是宣州回春堂的郎中,是从京城太医院学成回来的,医术高明着呢,给人开膛破肚治病,你不知道吧,赶紧抓药。”

    牛郎中一听,不由倒吸口凉气,说:“世间居然有人能给人开膛破肚治病?这可稀罕,我得去瞧瞧。”他手上加快了动作,很快便把药抓好了,说道:“那田埂子家穷得叮当响,砂罐也没有,你拿过去也白拿,还得找地方煎药,倒不如在我这里煎药,等药煎好了,我让我浑家送来就是。现在,我们一起去田埂这家瞧瞧。”

    阮彩云一听,也觉得这主意好,当下付了钱,然后跟着牛郎中快步返回了田埂子家

    在院子里就能听到田埂子的媳妇痛苦的**声,两人赶紧进到屋里。阮彩云把事情经过跟杨仙茅说了,杨仙茅听后也觉得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好在安胎的药已经在煎熬了,很快就能送来。

    牛郎中上下打量了一下杨仙茅,捋着花白的胡须说道:“听说小郎中,你要给田埂子家的破肚子治疗肠痈,可有此事?”

    杨仙茅说:“没错,她的肠痈目前很严重,但是她身怀有孕八个月,能不剖腹是最好的,所以我正准备给她开个方子,先汤药治疗,看看能不能控制住病情的恶化。如果不行,就只能剖开肚子手术治疗了。”

    牛郎中很是惊叹说:“田埂子媳妇的确是肠痈,我曾经看过,也开了方子叫他们抓药,可他没钱。村里的人穷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一个,就靠挖些药材给人治病养家糊口,没有更多的闲钱来替她治病啊,所以她的病就越拖越严重。肠痈一旦失控会危及生命。却不知小郎中准备用什么方药来治疗呢?”

    “大黄牡丹汤!”杨仙茅倒也不藏私,因为这个方子是经方,很多人都知道,当下说道,“用大黄后下,牡丹皮、桃仁、芒硝各三钱,冬瓜子五钱。”

    牛郎中一听,不由赞叹:“好方子,——肠痈是由肠道湿热郁蒸,气血凝聚而成,田埂子媳妇正是属于湿热郁结。牡丹皮凉血散血,活血去瘀,大黄泄肠中湿热郁结之毒,芒硝软坚散结,助大黄促其速下,桃仁则助牡丹皮活血化瘀,作为辅药。而冬瓜子清肠胃湿热,排脓消痈,为佐药。整个方剂苦寒泻下,散结消肿,清热除湿,本身是治疗热结肠结的好方。这药方比我先前开的方子可要高明许多了!”

    牛郎中是个草医,世代在鸦鹊村行医,在附近那是相当有威望的。因为这一带就他一个郎中。他给人治病疗效也着实不错,没想到他如此赞叹这位小郎中,这使得田埂子一家人顿时都高兴起来,原先还有些担心这小郎中医术不怎么样,现在得到牛郎中的赞叹,当下心中一块悬着的石头便落了地。

    杨仙茅说:“既然牛郎中也认为这方好,就请赶紧抓药吧,事不宜迟,他的病不能再拖延了。”

    牛郎中有些为难,说:“抓药当然没有问题,只是这药钱……”

    “算在我身上好了,我来替她出!”

    杨仙茅从腰间取下钱袋递给阮彩云,说:“拿着去抓药。”

    阮彩云没有接,只是晃了晃手里的韩雪娥给的钱袋,笑嘻嘻说:“不用了,韩姑娘这已经给了钱,说所有的药钱都由她来付呢。”

    杨仙茅哦了一声,心想这个韩雪娥还当真是仗义疏财。

    既然药钱有了着落,牛郎中当然就不会耽搁,赶紧从阮彩云手里收了药钱,然后急匆匆跑去抓药。

    过了好一会儿,牛郎中的娘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子,拎着两个砂锅装的汤药,蹒跚着来到了田埂子家,将砂罐放在房间破旧的桌子上,说:“赶紧喝吧,这砂罐是俺家的,药喝完之后可是要还我的,打坏了要赔,一个砂罐十文钱。”

    这妇人似乎已经见过太多病患,所以并不被田埂子媳妇的痛苦所动,话语不带任何感**彩。做生意就是这样,如果太容易说话,那就赚不到钱了。

    不过她把这件事交代完了之后,脸上便挂了笑容,来到床边,对田埂子媳妇说:“听说宣州来了郎中,是韩氏医馆韩神医的女儿,而且仗义疏财,替你们付了药钱,当真是遇到好心人了,要不然,你这脓肿肠痈弄不好可是要命的。又听说宣州回春堂有一个小郎中,医术很高明的,给你开了方子,我们家那口子赞不绝口呢,说实在高明,这个药你吃了之后一定会有用的。”

    “那也未必,只能先服用之后看看情况再说,弄不好,还得采取进一步的治疗手段才行。”一旁的杨仙茅插话说道。

    这老妇吃了一惊,扭头望去,只见一个锦袍少年背着手站在旁边,想必就是那位小郎中了,刚才她进来,目不斜视,倒没注意这位年轻人,现在听他这么说,便问道:“这位小哥想必就是我们家老头夸赞的那位小郎中吧?听说你还会剖肚子治肠痈?真有这种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