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阴险孝子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雪娥原本是紧绷着脸的,这时见弟弟满脸通红,不由叹了口气,说:“这已经是杨公子手下留情了,他的梅花针要是射入你的眼睛,你早就瞎了。而且他的梅花针上面没有加注内力,要不然封住你穴道,你就算把针拔掉,你的腿几个时辰也是动不了的,他已经手下留情,你还不赶紧进去拜谢他同时道个歉。”

    杨仙茅手下留情是肯定的,他要射瞎韩虎,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韩雪娥也高估了杨仙茅。杨仙茅此时只能打出梅花针,还没到能在上面加注高深内力将对方穴道封住的地步。

    韩虎低垂着头,一瘸一拐走进了屋子里,来到杨仙茅面前,双手捧着梅花针递了过去说:“杨公子,多谢你手下留情,你的武功远比我强,我口服心服,从此再不敢语出不敬,还请杨公子见谅。”

    杨仙茅见他道歉,脸色也缓和了,点点头,从他手掌里取回两枚梅花针,说:“行了,你起来吧。”

    韩虎胀红着脸在姐姐身边坐下,低着头,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先前的嚣张气焰早已荡然无存。他想不到杨仙茅如此文弱,却能施展如此高强的武功,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当真心服口服。有心跟对方讨教几句,见杨仙茅阴沉着脸,却也不好多说。

    阮彩云则兴高采烈地坐在杨仙茅身边,不停地说自己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强的武功,能把那么细小的梅花针射入对方穴道,简直太神了。

    这时候,客栈掌柜和他娘子将已经切好的野猪肉用盘子端了出来,倒进了中间架着的火炉上的大铁锅里,然后加上佐料。很快,屋里就飘满了肉香。

    接着,掌柜的又端来了几盘已经爆炒好了的菜肴,放在奎大郎、杨仙茅和韩雪娥面前,笑嘻嘻说:“这可是野猪身上最好的东西,是野猪的舌头,爆炒的味道鲜美无比呀。”

    奎大郎也呵呵笑着对杨仙茅说:“这可是本地拿手菜肴,爆炒野猪舌,味道鲜美呀,您快尝尝,用来下酒再好不过,另外还有几样小菜,是猪耳朵、猪尾巴,随后就会端上来的。”

    掌柜的抱来了一坛子美酒,拍开了泥封,倒在土碗中,端给杨仙茅,顿时一股酒香飘溢。杨仙茅以前不怎么喝酒,但是闻到这酒香,却也是舌下生津,赶紧端起来喝了一口,点点头说:“当真不错,的确比杨梅酒要好一些。”说到这,他转头瞧了一眼韩虎,脸上微微带着笑意。

    杨仙茅脸上的笑意便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与韩虎和解的表示,韩虎当然领会得出来,不由大喜,红着脸讪讪地举着酒杯,也喝了一口酒,咂吧了一下嘴巴,对杨仙茅说:“杨兄果然是酒中高手,一闻就知道。这可是一坛好酒,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谪仙酒。——以唐朝太白诗仙为名,是他最爱喝的酒,想不到在这山村野店,居然还有这等美酒。”

    客栈掌柜笑呵呵解释道:“这位公子说得没错,就是谪仙酒。不过小店哪能买得起这的美酒?这是奎大少爷去宣州时特意留在小店,说要请名医回来给他父亲治病,招待名医用的,把这坛美酒留在了小店,等着你们几位来呢。”

    杨仙茅哦了一声,端着酒碗与奎大郎碰了一下,说:“葵少爷如此有心,多谢了,不仅给我们备下美食,还有这太白诗仙畅饮的美酒,当真是美酒配美食,好的很呢。”

    奎大郎微微一笑,说:“招待不周还请各位多多原谅。”

    几碗酒下肚,先前的隔阂也一扫而空,韩虎又来了兴致,端着酒杯给杨仙茅敬酒,先是一个劲道歉,说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接着又频频跟杨仙茅对饮,喝得甚是畅快。

    韩雪娥喝得很少,只是浅尝即止,放在她面前的一盘爆炒野猪舌,却几乎一点都没动。杨仙茅喝得满脸通红,斜着一双醉眼瞧着她说:“韩姑娘,这等美食为何不吃?莫不成是嫌它是猪的舌头?我告诉你,鸡蛋你吃不吃?那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呢?哈哈哈哈。”

    众人一听这话,也都哈哈大笑。韩雪娥却娇嗔地瞧了他一眼,抿着嘴没有说话,只吃锅里的野猪肉,却还是不曾碰野猪舌头半点。

    阮彩云和他的嫂子苏三娘则喝酒很是豪爽,一碗接着一碗的。

    眼看着杨仙茅喝的高兴,奎大郎便借着敬酒的机会低声说:“小郎中,我有事情跟你商议。能否外面详说?

    杨仙茅点点头,喝了这碗酒,把空碗放下说:“我上茅厕。”便摇摇晃晃要往外走,奎大郎赶紧说,“我也去,咱们一起去。”

    韩虎也站起来说要跟着一起去,杨仙茅推了他一把说:“茅厕太小了,容不下这么多人,等我们回来你再去。”

    韩虎这时候还真不敢不听杨仙茅的话了,只好又一屁股坐下,接着喝酒。

    杨仙茅和奎大郎两人来到茅厕,见身后没有人,奎大郎忙指了指院子外的一处墙角。于是两人来到僻静处,奎大郎这才拱手说:“小郎中,我有一件事跟你商量,如果你能帮我办成,我酬谢你纹银二百两,可以先付你一百两定金,事成之后,另付一百两。不知你意下如何?”

    杨仙茅眯着一双醉眼瞧着他,说:“你竟然出得如此高价,想必是一件很棘手的事,却不知是什么事情呢?”

    奎大郎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凑到杨仙茅耳钉低低的声音说:“我要你把那老家伙治死!但是要做得很尽力的样子。最后让他死!”

    杨仙茅愣了一下,眯着一双醉眼瞧着他,心里暗忖,看不出这奎大郎居然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还以为他是虔诚求医,要救他老父亲,却没想到只不过是个笑面虎,想做给人看而已,真正内心是想害死他父亲,说不定他父亲的病就是他给弄出来的。对这样不孝逆子,一定要让他自食其果。

    杨仙茅心里盘算着,笑嘻嘻说说:“你请我来,不是要给你老爹治病,而是装装样子,目的是想让你父亲死,是吗?”

    “正是这样,这老家伙身子一直很硬朗,对我管得很严,我花钱都不得痛快,只有他死了,我才能继承偌大的家产。小郎中,我可是酬谢你二百两银子,你只怕干十年都未必挣得到吧?你觉得怎么样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