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武力封嘴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直走到傍晚时分,来到一个小村子。这里有一家客栈,虽然比较简陋,但是收拾得挺干净的。楼下一间大火铺,生着一炉火。进山之后,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

    火铺炉火上架着一个三角撑架,上面放了一口大铁锅,里面一小半锅的清水,冒着热气。在客栈里却没有什么其他客人,只有他们几个围着火炉坐下,奎大郎经常走这条线,所以跟客栈掌柜和他浑家关系已经很熟,招呼他们尽管将好吃的端上来。

    那掌柜说:“奎大少爷,你可来巧了,昨天我从猎户那收了一头野猪,百十斤重,壮实着呢,獠牙都有一尺长。刚刚修整好了挂在后屋,还没人开张呢,可巧你们就来了,怎么样?来上一锅?”

    杨仙茅一听,不由很是高兴,问道:“你这还有野猪肉?那还不赶紧端上来,还问那些做什么呢?我在太医院的时候吃过不少肉,可还没吃过野猪肉呢,味道一定很鲜美啊!”

    韩虎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阴阳怪气说:“知道你是太医院的,没必要整天挂在嘴边嚷嚷吧?太医院就很了不起吗?”

    一旁的奎大郎怕杨仙茅不高兴,赶紧说道:“太医院当然了不起了,那可是天下医术最强者汇集的地方呀。”

    杨仙茅对掌柜的说道:“有野猪肉这等美味,可有美酒啊?若是有杨梅酒,那就更美了。”

    韩虎又是阴阳怪气插话说:“杨梅酒是那些没钱的土包子喝的。你居然当成美酒,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杨梅酒是杨仙茅父亲的最爱,却被韩虎说成土包子喝的,这下杨仙茅真的生气了,他扭头冷冷瞧着韩虎:“看来,我如果不动手让你闭嘴,你只怕会乌鸦一般一直烦人下去。——走吧,我们就在院子里过两招。我若胜了,你就闭嘴,我落败了,随便你怎么说。”

    韩虎大笑,一拍大腿说:“爽快!我就是要逼你动手,你终于答应了。走走,让我见识一下,你都用医术换回来些什么厉害招数?”

    韩雪娥赶紧上前劝解,一个劲向跟杨仙茅道歉,杨仙茅却没理睬,迈步往院子走,阮彩云赶紧拦住他说:“你行不行?要不,我替你跟他过两招?”

    “他是冲我来的,我只有自己用实力让他闭嘴才行,放心吧。”

    杨仙茅迈步来到院子,将衣袍撩起,掖在腰间,右手一抬,淡淡的说了一声:“动手吧。”

    韩虎拉开了架势,噼里啪啦先打了几招,这才狂吼一声,挥着拳头,嘴里哇呀乱叫,朝着杨仙茅冲了过来。

    杨仙茅施展秋风斩与对方斗在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拳脚虎虎生风,打得很是激烈,转眼十数招过去,杨仙茅越打越勇,韩虎渐渐只有招架之功。杨仙茅一招秋风扫叶,将韩虎打得空中转体,重重摔在院子里一时爬不起来。

    胜败已分,阮彩云等人都齐声叫好。杨仙茅放下衣袍前襟,弹了弹,转身要往屋里走。韩虎发疯般吼叫,从地上腾身而起,追到杨仙茅身后,一掌拍了过去。

    阮彩云惊叫:“小心!”

    杨仙茅猛转身,微一抬手,一枚细细的梅花针从指尖弹出,一道几乎无人察觉的银光,在黄昏夕阳下闪过,没入了韩虎右脚膝盖犊鼻穴。

    韩虎顿时哎呀惨叫一声往前扑倒,重重地摔在了院子里,扑腾扬起了不少碎雪。他赶紧就地一个翻滚,生怕杨仙茅会趁机攻击。才发现杨仙茅只是站在那冷冷瞧着他,并没有进击,这才爬起来,低头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他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右腿就没了劲,他还想再冲,可是右腿已经不听使唤。

    韩虎咆哮着指着杨仙茅道:“刚才我突然滑倒,不算,咱们重新比过,再来!吃我一拳!”说罢,又一拳朝着杨仙茅脸上捣了过去。

    杨仙茅脸色一寒,抬手又打出一枚梅花针,射入了他左腿犊鼻穴。

    韩虎左脚穴道被封,无力支撑身体,窟嗵一声,整个人跪在了雪地之上。韩虎惊骇之下,双手撑地想爬起来,可是双腿已经失去了支撑力,根本起不来,整个人又重新跪在了地上。

    杨仙茅侧过身去,冷声道:“韩少爷行此大礼,我可受不起呀。”袍袖一甩,迈步走回了大火铺。

    围观的众人都目瞪口呆,刚才并没有看见杨仙茅是如何制服了韩虎的,阮彩云也只是看到了两道光芒,并不能分辨是什么。只有韩雪娥看清杨仙茅打出的是两枚细如毫发的梅花针,准确打入了弟弟的双腿穴道。穴道被封,自然就没办法站立了。

    韩雪娥不禁骇然,他没想过杨仙茅武功竟然如此了得,只是当时看见杨仙茅将门口的青石板举重若轻的抬起来,还以为他不过力气大而已,当时倒也有几分惊诧,因为见他只不过是个文弱书生而已,而现在杨仙茅施展出这一手惊世骇俗的暗器功夫,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杨仙茅刚才比试的时候,心静如水,而此刻却是心潮澎湃,这还是他第一次施展冯秋雨教他的漫天花雨,只打出一枚,而且两人相距很近,尽管对方处于运动状态,但是杨仙茅太医院苦读十年,对穴道位置辨认非常准确,经过这些日子苦练,打出一枚梅花针,准头还是不差的,一举中的。

    阮彩云也不管韩虎感受如何,使劲拍着巴掌大声叫好,跟着杨仙茅进了屋,一个劲赞叹他武功高强,问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杨仙茅只是微笑不语。

    韩虎终于知道对方是用暗器打中了自己穴道,因为膝盖传来了疼痛,他赶紧伸手去摸,发现两根梅花针插在自己膝盖穴道上,只露出一小截,赶紧拔了出来,却是两根细如毛发的梅花针,不禁骇然。——能将这么细如毛发吹口气都能飘起来的梅花针射出,准确命中穴道,这可真是十分了得的暗器功夫。单凭这一手,对方武功就比自己不知强多少。

    韩虎算是彻底服气了。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揉了揉酸麻的双腿,涨红着脸望着留在院子里瞧着自己的姐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