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行医鸦鹊岭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过不了多久,冯秋雨他们几个便回来了。

    没等杨仙茅说话,冯秋雨对杨仙茅说:“这几天我们找遍了全城,没有熊锋和他手下的影子。熊锋应该是朝廷衙门的围捕之下不敢再进城来了,我们不能一直呆在这,我们商议之后,决定离开宣城,现在就走。”

    杨仙茅有些惊讶:“姐姐,你们要去哪里呢?”

    “我们准备到东京汴梁去闯一闯,拜访一些朋友,找些事情做。如果将来有缘,咱们还会再见的。”

    杨仙茅怅然若失,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冯秋雨看出了他的难过,歉意地拉着他的手说:“我很担心熊锋找你麻烦,但我们不能跟他一直耗着。好在他有求于你,你跟他之间也没有不可化解的仇怨,所以他应该不会对你下毒手的。他如果真的找到你,你最好还是见机行事,能逃就逃,不要跟他硬拼。你现在的武功还远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他手下的护院,你也没办法胜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逃走,那就帮他治吧,你说过他眼睛本来就治不好的,只要尽力了,他也就无话可说。”

    说罢,冯秋雨取出一个小而精巧的鹿皮囊递给杨仙茅说:“这个留给你用,我还有。”

    这皮囊杨仙茅很熟悉,是冯秋雨随身携带的,用来装梅花针暗器的,里面满满一袋梅花针。杨仙茅接了过来,捧在手里,见皮囊一角用彩线绣着两个秀美的字“秋雨”。上面还残留有冯秋雨的体温。

    杨仙茅感激的抬眼望着他说:“谢谢姐姐,你要保重。”

    冯秋雨眼角微微有些湿润,点点头,说:“我教你的武功要每日勤练不辍,将来一定会有大成的。”

    严儒生右手的石膏已经拆除了,他活动了一下拇指,抱拳拱手对杨仙茅道:“你帮我治好了右手拇指,我能重新握剑了,非常感激。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鲍雄和余鹤飞也都拱手辞别。

    这些日子跟冯秋雨他们朝夕相处,杨仙茅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能怅然的送他们离开。

    送走冯秋雨等人之后,杨仙茅见韩雪娥他们在不远处,身边有几匹马,边走过去问奎大郎:“你们鸦雀岭不通驿道,走不了马车吗?”

    旁边韩虎插话了说:“一见就知道你没见过什么世面。——这鸦雀岭在宣州可是赫赫有名的险恶之地,那地方地势极其险要,四周都是高耸如云的险峻山峰,而他们的村子坐落在险峻山峰之间,因为那地方连鸟雀都飞不过去,见到一只鸟雀都非常的难得,所以才得了个名字‘鸦雀岭’,并不是说这个地方鸦雀很多,而是鸦雀很难见到的意思,明白了吧。”

    杨仙茅仿佛没听见,径直回药铺,准备自己的手术器械和必要的药材,还有熬好的麻沸散和局部麻醉的膏药,拔毒散、消毒生肌汤等。他将这些分装在两个箱子里,拎了出来。

    奎大郎赶紧上来接了过去,搭在一匹马的马背上。众人各自翻身上马。奎大郎带着几个仆从,因为要去接杨仙茅的另外两个助手,所以便叫两个仆从留下,空出两匹马来,让仆从自己想办法回去。一行人出了城前往清水河镇村。

    杨仙茅并没有来过阮彩云所在的清水河村,但是大致的方位他是知道的,因为这之前阮彩云曾经跟他说过。

    来到清水河村,问了阮彩云的家的位置,径直来到她家院子,却是房门紧锁,并没有人在家。问了几个在附近玩耍的小孩,这才得知一早就出去下河打鱼去了。

    杨仙茅此前曾经跟阮彩云一起到河边去抓鱼,结果当时河水都结了冰,而此刻春暖花开,河面已经大部分都化冻了,所以也就不再需要潜水去抓鱼了。这些天阮彩云和渔民也没再来回春堂买防冻药,只是阮彩云时时过来问一下有没有要做手术需要她做助手帮忙的。但杨明德夫妻避难关了回春堂离开了,杨仙茅又躲到山洞,她也就吃了几次闭门羹。

    杨仙茅便带着奎大郎等人重新下了山坡,来到了清水河边,沿着河往上走。在杨仙茅记忆中阮彩云打渔的河段,便远远的看见一叶扁舟在河上慢慢飘荡,一个俏丽的人影站在船头正在撒网。同时,唱着山歌:

    鲤鱼乖,

    鲤鱼红尾又红腮,

    妹拿渔网江边撒,

    石头拦手网难开。

    杨仙茅认出这打渔女正是阮彩云,不由大喜,赶紧双手拢在嘴前呈喇叭状高声叫喊道:“彩云姑娘,是我!我找你有事,快过来!”

    阮彩云扭头望见是他,高兴地答应了一声,收了渔网,竹篙在江底一撑,那一叶扁舟便如利剑一般朝着杨仙茅他们飞驰了过来,只得片刻便到了近前。只见她头戴斗笠,一身翠绿色的粗布短衫,依旧光着一双可爱的小脚丫踩在船板上,几个脚趾头整整齐齐,便如可爱的蚕宝宝一般。正巧笑嫣然瞧着他。

    杨仙茅忙说:“彩云姑娘,我要去鸦雀岭给人治病,有可能要动手术,所以叫你做我的助手,跟我一起前往,你可有时间?”

    蓝彩云高兴地点头说:“好啊,要带我嫂子吗?”

    “当然啦,我去你们家找过,锁着门的不在家呢。”

    “我嫂子跟我哥在下游那一段河面,我们都是分段捕捞的。”

    当下,阮彩云乘着小船到了下游,叫上她的嫂子苏三娘,跟他哥说了一声,然后回家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匆匆打了个行囊,便骑着马跟着杨仙茅他们往鸦雀岭而去。

    前面一段路都是沿着驿道走,所以速度很快,等到该爬山走羊肠小路时,速度立刻慢了下来。

    这鸦雀岭果然名如其山,山道蜿蜒盘旋,不少地方非常险要陡峭。在城里头,春暖花开,好多地方积雪都已经融化了,只有背阴的地方还有些残雪而已,而到了山上,却是处处都是白雪皑皑,积雪基本上没怎么化,山道比较泥泞,所以走起来还是有些湿滑,在通过一些险要路段时,只能牵着马通过,免得摔下山崖尸骨无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