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二次手术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山洞之前,他先对着洞里叫了两声:“姐姐,是我,杨仙茅,我进来啦。”如果不叫这两声,冯秋雨以为是敌人,给他一把飞针,那就完蛋了。

    只不过,他叫了这几声之后,却没听到冯秋雨在里面的回答,不由吃了一惊,赶紧摸索着往里走,大声说:“姐姐,你在里面吗?听到我说话了吗?”

    山洞里漆黑一团,根本看不见,他赶紧摸出怀里的火石,将火绒点燃之后举在半空一看,见到冯秋雨躺在铺盖里,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这才舒了口气,赶紧将旁边的气死风灯点燃。

    点燃灯之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冯秋雨是武功高手,如果有人进来,她肯定会知道,更何况自己还叫了两声,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该不会是……

    他赶紧拎起气死风灯来到了铺盖旁,举灯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冯秋雨脸上红彤彤的,紧闭双眼,柳眉紧蹙。他赶紧伸手过去在额头一摸,着手处滚烫。

    冯秋雨在发高烧!难道伤口有变化吗?

    杨仙茅拿过她手腕诊脉,发现脉搏跳动非常快,更是心慌,赶紧抓住她消瘦的相见用力摇晃了两下,大声说:“姐姐,你醒醒啊!”

    冯秋雨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是他,涩涩一笑,孱弱的声音说道:“我怎么睡着了……,你回来啦?”

    “嗯,你觉得怎么样?”

    “好冷……”

    杨仙茅心头发凉,因为华陀神医《青囊经》说得明确,手术后高烧是危象,必须加重消毒生肌汤配伍用药剂量,他马上检查了一下尿量,还好,基本正常。

    再看了一下引流管,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引流管引出来的,都是鲜红的鲜血。

    这说明,他破损的内脏器官,止血不充分,还在出血。

    杨仙茅焦急万分,但是不敢表露出来,脑海中盘算着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是有隐蔽出血点没有找到吗?还是自己缝合没有到位,结扎不牢靠造成渗血呢?

    他看了一下血量,有点大,说明内出血还比较厉害,这就没办法用药来控制,必须重新开腹寻找出血点,采取止血措施。

    这番思索不过是转瞬间就完成了,杨仙茅听冯秋雨说好冷,赶紧温言道:“没事,天气有点冷,你受了伤,没办法用功抵御寒冷,当然就会觉得不舒服。其实不太冷,我给你煎一副药,你吃了就没事了。”

    说罢,杨仙茅帮她掖了掖盖在身上的被子和丝绵长袍,想了想,又把自己身上的这件丝棉长袍也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冯秋雨感到身上一暖,原本已经无力闭上的眼睛又缓缓张开,发现他只穿了一件中衣,自己身上多了一件丝棉长袍,不由焦急的说道:“不行,你会着凉的,快,快把衣服穿上,我真的没事。”

    “放心吧,我不冷,我马上生一堆篝火在铺盖旁边,山洞就会慢慢暖和起来的。你别动,一切听我的。”

    也许是后面这句话起了作用,坚持让杨仙茅拿走丝棉长袍的冯秋雨不再坚持,甜甜一笑,说:“那好,那就谢谢你了。”

    “跟我还那么客气干什么?我去找一些干柴。”

    取暖倒是次要的,篝火主要目的还是煎药,他需要重新调整剂量,加大剂量抗菌消炎,这样汤药就必须重新煎熬。这山洞进口比较深,而且有弯曲,洞口有荆棘树丛遮挡,不会透到洞外去的,晚上也不用担心炊烟会引来敌人。

    杨仙茅出了山洞,去找一些掉落的干柴。这乱坟岗没什么人来,打柴的人也不会到这来,所以,干树枝之类的还是挺多的,很快就捡了一抱回到了洞口里,架起篝火,点燃了。

    他将从家里拿来的三角铁架子放在篝火上,然后提着砂罐到洞外找了一处干净的积雪,盛了满满一砂罐积雪回来,放在架子上,融雪化水。

    等到雪全化成了水之后,他这才把增加了剂量的消毒生肌汤的配药放进砂锅中,开始煎熬。

    与此同时,他开始着手准备第二次手术的相应手术器械和消毒药水。

    汤药熬好之后,他倒了一碗,待到温热时,他把昏睡中的冯秋雨叫醒,扶着她,把这一碗增加了剂量的消毒生肌汤给他服下。

    接着,杨仙茅打开一个装麻沸散的瓷瓶,里面是熬好的麻沸散,给冯秋雨服了下去。

    冯秋雨也不问杨仙茅给他喝的是什么药,只要端到面前,便乖乖服下。而这一次,汤药服下之后,与上一次感觉相同,很快昏睡过去。

    她在昏睡前,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杨仙茅可能还要给她做一次手术,不然,不会让她吃这种昏睡后不知疼痛的药的。

    给冯秋雪灌下了麻沸散,冯秋雨陷入昏迷,杨仙茅便将她的衣服重新解开脱掉,把她伤口处的纱布取了,然后开始清洗双手,用拔毒汤清洗双手,用将已经清洗消毒过的用于回输自体血的弯管血针放在旁边一块消过毒的方巾上。再放上装血的盆子,倒了一小点防止血液凝固的溶血汤在里面,旁边放好舀血的小铜勺和四层过滤纱布。现在没有助手,只能自己来,好在这一次出血比上次要少很多,应该能忙得过来的。

    一切准备就绪,他却发现,照明的火焰不够亮,难以找到出血点。而他只带了一盏灯笼来,现在能照明的,就只有篝火,但篝火位置太低,无法照到打开的腹腔内部。

    眼看着引流管滴滴答答不停流出的鲜血,还有冯秋雨那红彤彤灯笼光线照射下仍然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杨仙茅咬了咬牙,不能再拖延了,必须及时手术。

    所以,杨仙茅用剪刀将缝合的桑皮线剪开,重新打开了腹腔。

    积血还不算太多,但也已经足够触目惊心的了。也遮挡住了手术视野,于是,他先用小铜勺将里面的鲜血舀了出来倒在旁边木盆里,现在还忙不过来,只能先止血,然后再回输自体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