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退避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仙茅回到回春堂,父亲和母亲见到不由得又惊又喜。等到安掌柜马车走了之后,杨明德这才问杨仙茅说:“怎么样?那位姑娘没事了吧?”

    杨仙茅点了点头说:“父亲不用担心,她很安全,我刚刚给四海酒家安掌柜的大儿子做了手术。他儿子食管长了个肿瘤,堵住了食道没办法吃东西喝水,快饿死了。刚刚做完,我还要煎药给他们送去,然后返回去照顾冯姐姐,你们不用担心。”

    杨明德听杨仙茅轻描淡说出这样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手术,居然能把人食道的肿瘤切除,何等了不起。不由得很是欣慰地捋着胡须,频频点头微笑。张氏更关心孩子的吃、住,见儿子脸上弄得脏兮兮的,衣服反穿着,当然想到他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看着怎么都是心疼的,赶紧端水过来给他洗脸。杨仙茅却摆手说不用,因为洗完脸,等会回去为了避人耳目还得重新弄脏。在确认冯秋雨已经完全恢复武功之前,杨仙茅必须谨慎又谨慎。

    他马上抓了药熬消毒生肌汤。

    闲聊时,杨明德跟他说:“昨天,冯姑娘一起的那几个人中那小个子男的,到药铺来过,问冯姑娘的伤势怎么样了,他们也没地方找你去,所以让我给你带句话,如果你回来了,一定要把那位冯姑娘的病情进展情况告诉我,然后我到时候转告他们。”

    杨仙茅脸阴沉了下来,心想,熊锋瞎了一次眼,将冯姐姐恨之入骨,连带严儒生他们几个也会被作为报复对象。黄丁到我们这露面,会把对方引到这里来,那父母就危险了。

    杨仙茅赶紧道:“爹!娘!你们马上离开回春堂,找个地方暂时躲避一下,冯姐姐的对头可能会找上门,免得伤害了你们。”

    杨明德吃了一惊,说:“不大可能吧?他怎么能滥杀无辜呢?我们又没有得罪他。”

    杨仙茅觉得很有必要把事情真相告诉父亲,才能说服他意识到面临的实际危险,于是杨仙茅说:“那冯姑娘跟熊家庄庄主熊锋两个人激战,熊锋用铁砂断魂掌打伤了冯姑娘,而冯姑娘也用梅花针射瞎了对方的眼睛,所以他们两个都要找对方报仇。熊锋的爪牙很多,肯定化了妆在城里搜寻冯姑娘和他的几个兄弟。我跟他们说了让他们躲起来,不要让熊锋找到,偏偏他们跑来回春堂探听消息,熊锋便可能猜到冯姐姐被我们藏起来了,要是对爹娘不利怎么办?所以必须躲起来,等到冯姐姐武功恢复了就不怕他了。”

    听到杨仙茅这么解释,杨明德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便跟张氏商量了片刻之后,决定两人躲到乡下一个远房亲戚家去,以防万一。

    说走就就走,两人赶紧匆匆忙忙收拾了行囊。

    而这时,杨仙茅熬的汤药也好了,用砂罐装了交给等候在外面街边的安掌柜的马夫和账房先生。账房先生谢过之后,宝贝似的捧着那一砂罐汤药,乘车走了。

    杨明德将了八两银子交给了母亲,让他们把其他钱也带上,下去躲藏需要用钱,债务他想办法赚钱还。

    杨明德夫妻现在已经知道孩子行医的本事,知道他这话也不是吹牛的,于是便接过了银子,再三叮嘱他小心之后,夫妻俩便上车离开了宣州。

    杨仙茅这才舒了一口气。他把房门锁上,检查炉火都灭了,然后这才出来准备关门离开返回山洞。出来好半天了,他有些担心等在山洞中的冯秋雨会担心。

    他刚拿着门板准备上,忽然,他身后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种本能感觉到有巨大危险朝自己快速逼近,下意识一回头,便看见一个男子快速一指点向他腰眼。

    杨仙茅想也不想,使出秋风斩中的一招风扫落叶。将那一指格挡开去,随后一掌拍向对方胸膛。

    那男人有些意外,抬手跟杨仙茅堆了一掌。

    嘭!

    那男子身子晃了晃,杨仙茅却蹬蹬连着退了好几步,后背撞在立柱上,嘭的一声,这才站住。定睛一看,这人一颗葫芦般的光头,满脸油光,那脑袋锃光瓦亮,粗粗的眉毛,一双手跟棒槌似的粗大,正惊愕地瞧着他。

    杨仙茅认出对方就是熊庄主熊锋手下三个聘请的护院中的一个,外号铁头张。

    杨仙茅和冯秋雨先前跟熊金枝以及他的狗熊相斗的时候,熊锋曾带他们三人赶来护短,当时见过这位铁头张,见他一掌将自己震退,不由心头一凛,缓缓道:“你要做什么?”

    先前杨仙茅跟熊金枝和他的狗熊相斗的时候,铁头张在远处已经看见,当时杨仙茅十分狼狈,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熊金枝的长鞭卷住腿扯倒,差点被狗熊一掌打死,若不是冯秋雨及时出手的话,只怕有性命之忧。而熊金枝的长鞭鞭法,在铁头张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狗熊的进攻更没有章法可言。杨仙茅当时难以抵挡,武功稀松平常。

    这一次,铁头张从后面偷袭,满以为一指就能点倒对方,却没想到杨仙茅使出了一招精妙的招数挡开了他的偷袭,还能跟自己对上一掌,只不过退了几步而已,心下对这小子武功精进感到骇然。

    铁头张缓缓上前,说:“你把姓冯的贱女人藏在哪里了?我听说你居然治好了她的伤,很了不起,不过,你逃不出我的手心,识相的话,把那姓冯的女人交出来,然后跟我走去见熊庄主。”

    杨仙茅心头一凛,自己治好冯秋雨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消息怎么会泄漏的。他淡淡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明人不做暗事,你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昨天,那贱女人的五弟,那个叫黄丁的,到你们药铺打探她的消息,在离开的时候,我暗中将他打倒制服,然后对他酷刑逼供,这才知道是你救活了她,而且把她藏起来了。所以我就一直等在这里等着你的出现。你刚才应该是把你的父母送走了吧?很聪明,现在你还不束手就擒吗?还想跟我动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