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县尉登门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大宋小郎中最新章节!

    知县又问:“如果不是凶犯,会不会是雷都头有什么仇家将他劫持走了呢?”

    “卑职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一直在查这件事。把他所有的朋友熟人都查遍了,都没有任何线索。”

    说到这,县尉沉吟片刻,似乎在权衡要不要把这个消息禀报出来,最后他还是决定说了:“前几天康仵作的徒弟铁蛋向我禀报,说是回春堂的小郎中杨仙茅曾经在北城熊家庄里面见到过熊庄主的女儿圈养有一头黑熊。在死者致命伤对应部位的衣服上发现了一根动物的毛发,经过老猎户辨认就是一头黑熊的……”

    “那应该派人去查证呀,说不定这熊庄主就是凶犯!” 知县也是立功心切,明明知道还没抓到把柄,但是已经先把自己推测说了出来,

    县尉到没有他这么紧张焦急,因为他经办了多起重大命案,知道首先应该收集必要的证据,特别是针对熊庄主这样的大户人家,也不知道他身后有没有其他背景,所以必须谨慎。拱手说道:“卑职安排了人手,乔装之后埋伏在熊家庄附近了,想搜集证据。但是蹲守的人禀报说没有看到有人被抓紧去,也没看见别的什么可疑的事情。”

    “如果是他们,当然不会公然抓走都头的。或许是藏在马车里。”

    “那就麻烦了,熊家庄每天马车进进出出很频繁的。——或许不是熊家庄的人干的。这熊庄主是条汉子,家财万贯,没必要抓捕衙门都头,跟朝廷对着干嘛。”

    “这倒也是,可雷都头人呢?”高知县跺脚道“总不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吧?这可如何是好?”

    钟县尉咬咬牙道:“必须派人潜入熊家庄去探个究竟,看看是不是被熊家庄的人抓到山庄里去了。因为从现在情况来看,打死那几个乞丐的凶犯,十有八九是熊家庄的人,甚至可能是那头黑熊。必须派潜入查看。”

    高知县连连点头说道:“这主意好,钟县尉你的武功高强,要不,就由你辛苦一趟如何。”

    钟县尉不由苦笑,心想我好歹也是一个县尉,虽然是你的属下,可你也不能把我当伙计用吧?我好歹也是个官员呢。总不能让我堂堂县尉以身犯险。

    于是他对高知县说道:“按理说,知县大人的您的吩咐卑职理应遵从,只是,如果卑职潜入熊家庄,一旦被发现,卑职好歹是朝廷命官,私入民宅可有些说不清楚。我倒有个合适的人选,可以正常进入熊家庄查看情况。”

    “是吗?钟县尉说的是谁?”

    “回春堂的小郎中杨仙茅!”钟县尉缓缓说道,“他不会武功,进入不会引起警觉。而且先前就是他,在熊家庄发现了那只大狗熊,说明他应该能够自由出入熊家庄,所以,派他去是最适合的。”

    高知县连连点头:“没错,派他去最适合,要不还是辛苦你一趟,跟他商量一下,若是能够找到雷都头,可是奇功一件,本官一定会犒赏他的。”

    钟县尉当即起身抱拳拱手答应了,告辞出来,快步回到自己签押房,立刻吩咐随从:“去把回春堂的小郎中叫来,啊不,去把他请来。”

    说完了这话,他又觉得不妥,这可是一个以身犯险的事情,如果礼数不够,只怕小郎中会拒绝,那就麻烦了,毕竟人家不是衙门的人,也不能强迫他去干什么。所以,钟县尉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说道:“算了,我亲自去回春堂拜会一下这位小郎中,备马!”

    钟县尉为了掩人耳目,没有骑马,而是坐了一乘小轿,带了一个随从,从衙门后门出来,走小巷,绕了路,这才来到了回春堂。

    进了回春堂,便看见小郎中杨仙茅得意洋洋手里拿了把银光闪闪的钳子,上面夹着一颗带着血丝的牙齿,道:“我的无痛拔牙怎么样?一点都不痛吧?你这颗烂牙若是让别的郎中来拔,不痛得你死去活来那才怪了。”

    那年轻人一边不停吐着带血丝的口水,一边不停点头道:“还真是一点都不痛。还真是神了!”

    “无痛拔牙?”

    钟县尉听了这话有些吃惊。因为他知道牙痛之人为了拔牙,可是吃尽了苦头的,若是真的无痛拔牙,这门技术那还真是来钱的行当。

    钟县尉身穿便装,又不说话,杨仙茅在拔牙,没注意别人。杨明德倒是注意到了他,开始没在意,见他也不坐在候诊的长椅之上,而是径直站在那儿瞧着杨仙茅,便仔细看了看,竟然就是县衙的县尉大人。又是紧张又是惶恐,忙抢步上前抱拳施礼:“草民拜见县尉大老爷!”

    杨敏德和张氏上次因为病人的过敏反应死了,曾经吃过官司,正是钟县尉亲自审理的,所以认得。

    钟县尉赶紧抱拳拱手还了一礼,陪着笑说道:“本官来得匆忙,有些唐突了,只是事情紧迫,所以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杨明德原先以为钟县尉是来看病的,还真有些受宠若惊,想着县尉大老爷找自己看病,这还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在韩神医来了之后,县衙的官吏基本上不到他回春堂来了,一般都是去韩氏医馆,现在县尉却找上门,还以为江水倒流呢,却原来是另有其事。

    杨明德赶紧陪笑问:“却不知钟县尉有何指教?草民一定尽心协力做好。”

    “是这样的,我有些事想跟令郎商议,不知方便否?”

    杨明德夫妇见县尉大老爷亲自上门要跟自己儿子商议事情,不由得有些惶恐不安,却不敢问是什么事,望向杨仙茅。

    杨仙茅却猜到了个大概,便道:“行啊,到我屋里说罢。”

    杨仙茅带着钟县尉来到自己房间,张氏赶紧沏茶。然后把房门带上。

    两人坐下之后,钟县尉拱手道:“小郎中,你先前连续发现了好几个乞丐被人用重手法打死,发现并禀报命案,应该奖赏的,这件事本官记在心里了,不过现在又出了问题,等到彻底了结此案之后,本官会按功行赏,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杨仙茅知道,县尉大人亲自登门,肯定不是为了向自己说将来如何犒赏他的事,只怕是先用这个打个埋伏,好让自己答应他后面的事,这叫先给麦芽糖,后打狼牙棒。

    所以杨仙茅没有接腔,甚至也没表示感谢,等着县尉往下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