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恶毒庄主女儿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熊家庄真是豪华,厅堂楼阁错落有致,地上甬道铺着整洁的青砖,积雪都已经清扫到两侧堆放起来了,显得十分洁净,不时能看到丫鬟婆子和小厮经过,见到他们都赶紧站住了躬身施礼,等他们过来之后,这才敢做自己的事,可见这五人在庄上地位是何等尊贵。

    走不多时来到一处大院,忽然,杨仙茅听到惨叫声传来,不觉吃了一惊,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个人,他们却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而且,他们行进的方向正是惨叫声传来之处。

    到到近前,进了一个垂花拱门后赫然开朗,里面是一个大院子,在院子一侧有一棵大槐树,吊着一个壮汉,槐树前方一把交椅,坐着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那皮鞭却如同灵蛇一般扭动,不是扬起来带着哨音抽在吊着的壮汉身上,响起一声脆响,壮汉就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少妇每抽一鞭,便端起旁边茶几上的酒盏喝一口酒,然后笑吟吟对着壮汉说道:“你不是要拔光牙齿逃走吗?你怎么不逃了呢?你是奴家的官人,奴家肯定要关照你,总不能让你流落他乡吧,你说是不是啊官人?”

    说着,手中长鞭卷起来,甩出,啪的一声又抽在吊着的壮汉身上,壮汉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

    双方距离有些远,但少妇说话声音很大,杨仙茅倒也能听清楚。一听之下便有些疑惑,仔细瞧去,看清了吊着的壮汉的样子,不由大吃了一惊。却原来这壮汉竟然就是先前到回春堂找他拔牙想改变容貌的男子。当时他以为是逃犯,报告了雷都头。雷都头查清楚他竟然是熊家庄逃出来的赘婿,又把他送了回去,结果羊入虎口。

    这壮汉为什么会在这里被吊着,杨仙茅并不知道,因为雷都头把人抓走之后,没有把后续情况告诉他。

    杨仙茅忙问旁边的冯秋雨:“姐姐,那女人是谁?树上这人犯了什么错是小偷吗?为什么被吊在树上暴打?”

    冯秋雨摇头说:“那女的名叫熊金枝,是熊庄主的宝贝女儿,树上吊着的是熊庄主的女婿,熊金枝的丈夫。”

    “啊?既然是她丈夫,为什么要吊着打呢?”

    “因为他是上门女婿,也就是赘婿,熊家庄熊金枝又是个喜欢舞枪弄棒性格暴躁的女子,也活该他倒霉,撞到了这女人手里,她想逃走,结果被送回来了,所以被他女人吊着打。”

    黑脸壮汉嘿嘿干笑着说:“丈夫打妻子听得多了,可妻子打丈夫而且还吊着打,这在来熊家庄之前从来没听说过,我到这儿当了看家护院之后,这才长了见识啊!”

    杨仙茅这才明白,原来这壮汉找自己拔牙改变容貌是想逃出家暴娘子的掌控,没想到却被自己当成逃犯报官了。于是他又被送了回去。这样看来,岂不是自己害了他吗?

    杨仙茅脑袋中不断盘算着,既然是自己把这壮汉送回牢笼,得想办法救他脱出牢笼才好。

    所以,杨仙茅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牵着一头硕大的狗熊从院子里走了出来,那狗熊的嘴被铁笼子套住了,发出一声很不耐烦的咆哮。

    熊金枝见着狗熊顿时笑逐颜开,站起身走过去,像抚摸自己的宠物一样抱住狗熊,不停抚摸着它的头和胸,而狗熊先前咆哮如雷,在这女人怀里,却顿时温顺跟小猫似的,也不吼叫,只是用小脑袋跟她厮磨着,显得很亲热。

    熊金枝拍了拍狗熊的脑袋,一指那棵大树上吊着的壮汉,说:“去,教训教训他!”

    那狗熊仿佛听懂了她的话,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地皮都在发抖,咚咚地来到树下,举起双手,啪啪猛烈拍击着大槐树。那槐树有两个人合抱这么粗,可是在狗熊猛烈撞击之下,竟然剧烈晃动起来。

    这下子,吊在上面的壮汉吓得尖叫求饶。

    熊金枝更是高兴,吩咐两个熊奴把熊嘴上的套子取掉。狗熊取掉套之后,立刻张开了血盆大口,便要去咬吊在树上的壮汉的脚,可惜相差还有一尺,咬不到,但是这已经足够把壮汉吓得魂飞魄散几欲昏死过去。嘴里不停哀嚎着求饶说再也不敢。

    杨仙茅看得目瞪口呆,又问冯秋雨:“这狗熊哪来的?”

    “是熊金枝从小饲养的,只听她一个人的话。庄里谁不听她的,她就用狗熊去吓唬对方,下人因此不少被熊咬伤。——这女人太过歹毒,我实在不想看,走吧!”

    来到了住处,中年书生进屋之后,很快拿了一锭银子出来,递给杨仙茅说的:“诊金奉上,后面还要辛苦小郎中你啊。”

    杨仙茅接过银子,想了想说:“大侠先前说有什么事求你们帮忙,一定会竭尽全力,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中年书生笑了,说道:“当然是真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他几个人也微笑点头。

    杨仙茅说:“赴汤蹈火倒用,我想求几位一件事。”他左右看了看没有其他人,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想请你们出手,把刚才被庄主女儿吊在树上暴打的那壮汉救下来送走,离开这恶妇家。不知可否?”

    一听杨仙茅让他们做这件事,几个人都不由一愣面面相觑。

    过了片刻,中年书生有些尴尬的捋了捋三绺胡须,说道:“不是我们言而无信,只是我们受雇于熊庄主,我们的职责是护卫庄上的安全,你却让我们把庄上的人放走,这个跟我们职责相违背,所以,我忙我可能帮不了你,你若是有别的事,即便是杀人放火,都是可以商量的,唯独这件事实在抱歉。”

    杨仙茅其实已经想到了,从先前这中年书生没有把他们的名姓告诉自己就已经知道对方所谓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云云,不过是场面上的话而已,当不得真的,现在验证了这一点。便点点头拱手告辞,也没多说,转身往外走去。

    杨仙茅再次经过熊金枝吊打夫婿的院子时,见到那壮汉凄厉的惨叫和熊金枝长长的皮鞭不停抽在他身上噼啪的脆响,以及那头大狗熊在下面张牙舞爪,发出的吼叫。

    杨仙茅无奈摇头,加快步伐,想早点离开这地方。

    他往前院走,前面屋角转出一个人来,却是冯秋雨。

    杨仙茅喜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冯秋雨招手示意让他跟着自己,两人来到一处僻静所在,冯秋雨这才低声问杨仙茅:“你跟姐姐说实话,你为什么要救那壮汉?他是你朋友?”

    “不是。”杨仙茅摇了摇头,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有些歉疚的补充说道,“我当时没有弄清楚情况就报了官,害得他现在成这个样子,所以我想帮帮他。”

    冯秋雨点头道:“这件事严格的说你没有错,发现形迹可疑报官是应该的,谁又能想到他竟然是被自己浑家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呢?”

    杨仙茅道:“可惜,我没什么本事救他,你们又不肯帮我。”

    冯秋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必难过,姐姐帮你,今天晚上就把他救走。”

    “真的?”

    “放心吧,姐姐说话算话。我会给他找一艘船,顺流而下,能走多远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杨仙茅抱拳拱手道:“多谢姐姐。”

    “谢我做什么,又不是你自己的事。什么时候你有自己的事要求到我了,我帮你办到了你再谢我吧。好了你回去吧,记住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说罢,冯秋雨挥挥手,转身进了内宅。

    望着她婀娜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杨仙茅有些走神。片刻,这才扭头往庄外走去。

    出了庄园,杨仙茅掂了掂手里十两银子,他决定先打造神医华陀《青囊经》里记载的手术器械,这玩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着。不能临时再来打造,就来不及了。

    所以他雇了一辆马车,来到了城里最好的一家铁匠铺。

    铁匠铺的老铁匠见到杨仙茅身穿丝绵长袍,气度不凡,赶紧满脸堆笑出来迎接,抱拳说道:“这位公子,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我要定做一些专门器械,做工要很精湛,因为有些东西很小巧,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得出来?”

    老铁匠笑了说道:“那就要看公子你要定做的是什么东西了?”

    杨先毛想了想,他想起《青囊经》里面记载有一种直接插入病人血管给病人输血的输血器具,名叫“弯管血针”,这玩意最关键的部位是一种中空的很细的针,要把这玩意儿插到血管中,再连接一根弯曲的铜管和一个小巧的漏斗,将血液从漏斗灌进去,直接输入到病人血管之中。这种器皿主要用来自体输血,也就是大失血的时候,将流出来的自己的鲜血经过过滤之后重新输入到病人血管里。这种医术非常神奇,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那根中空细管针的质量。

    于是杨仙茅比划了一下整个器具的构造,特别是中空细管针的结构要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