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熊庄主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熊金枝已经气发疯了,一弯腰,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指着冯秋雨吼道:“我跟你拼了!”说罢就要扑出。

    刚说到这就听到远方传来洪亮的声音道:“金儿不得无礼,快住手。”

    熊金枝一听这声音正是父亲,扭头一看,只见熊庄主快步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另外他另外聘请的三个护院以及一些随从。熊金枝立刻委屈得跟天塌下来似的,扔掉手里的匕首,一下子扑进了熊庄主的怀里,呜呜地哭着说:“冯护院打伤了我的熊将军,爹!你要替我做主,把这冯护院武功废了!把那小郎中的手脚打断!不然我不依。”

    杨仙茅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女子真是骄纵惯了,将他人生死当儿戏,也难怪,在这乱世之秋,官员基本上也就不管什么事了,法纪没人维护,自然就娇生得如此厉害的一个刁蛮女人出来。

    冯秋雨背着手,神情淡淡的瞧着熊庄主。

    熊庄主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好啦,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是你不好,欺负冯护院,她已经手下留情,不然,要废掉你一只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你还不赶紧感谢人家手下留情,还在这哭什么呢?”

    他这话尽管完全是向着冯秋雨,但是听在人耳朵里,却是有些抱怨的意思,冯秋雨不由脸上微微一寒,抱拳拱手说道:“在下莽撞了,请庄主见谅。”

    “冯护院言重了,是本庄主教导无方。对了,这位小哥是……?”他目光望向了杨仙茅。

    杨仙茅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在拍打衣服上的碎雪,听到他问,抱拳拱手道:“在下杨仙茅,是回春堂的郎中,来给护院疗伤的。没想到遇到令千金,竟然用狗熊要来伤我,幸亏冯姐姐出手救助,不然,只怕我已经伤在这狗熊之下。”

    熊庄主显然听说了中年书生断筋再续这件事,所以对杨仙茅的出现并没有感到惊讶,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他,扭头瞧着冯秋雨说道:“冯护院,这黑熊是小女从小养大的,与小女情同手足。黑熊先前得罪了两位,以至于冯护院愤然出手,伤了它。我就替它给二位陪个罪,还请冯护院将他身上的梅花针取了,饶过了它吧。”

    冯秋雨柳眉微微一蹙,走上前,纤纤素指出手如风,插柳穿花一般,转瞬间将狗熊身上关节处的梅花针都取在了手里,那狗熊重新恢复自由,却仿佛害怕熊秋雨,眼中露出萎缩的光芒,咚咚笨拙的退后了几步。

    熊金枝赶紧上前抱住狗熊亲热地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安慰说:“熊将军别害怕,下次我一定狠狠教训这女人为你报仇。”随后,扭头过来恶狠狠的盯着冯秋雨。

    熊庄主咳嗽了一声,说道:“乖女儿,这件事不能怪冯护院,你不许无礼!”说罢,又对冯秋雨抱拳拱手说道,“冯护院,你带小郎中赶紧去给你大哥疗伤去吧。”

    冯秋雨点点头,带着杨仙茅往他们护院住的院子快步走了。

    等他们走远之后,熊庄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换成了阴冷。熊金枝粉拳在父亲肩膀上重重擂了几拳,跺脚嚎哭,“爹爹,你为啥怕这臭女人不给我出气?平素你都是依我的。”

    熊庄主扫了一眼身后跟随的三个看家护院和随从,他们立刻退出老远,不敢偷听他父女谈话。

    熊庄主压低了声音道:“这位冯护院武功高强,不在爹爹之下。爹还要用得着她。你切不可因小失大,爹知道你受了委屈,等到以后用不到她的时候,我自然会把她制住,交给你处置,让你出心中恶气,可好啊?”

    “好哇!爹爹,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赖皮!——还有那小郎中也可恶,我要让熊将军把他打死吃掉,才能出我心中的恶气!”熊金枝高兴地又蹦又跳,眼中挂着泪花。

    熊庄主疼爱地瞧着女儿,摸了摸她的头道:“行啊,你爱怎么样都行,爹爹说话从来算话的。”

    “爹爹真好!”

    熊庄主很受用,捋着胡须频频点头,随后又低声道:“你是不是把衙门的雷都头抓到庄上来了?”

    “爹爹,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还正准备找时间跟您说呢,你就知道了,你可真厉害。”

    “胡闹,衙门的人也是你抓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他假扮乞丐来着,我只是想随便抓个乞丐给我熊将军练掌击术。乞丐都去了衙门口,只见他一个人蹲在小巷角落里,正好是出手的好时候,于是就把他抓回来了,回来之后他才说他是都头,我就不知该怎么办了,如果要把他放走的话,只怕我先前抓乞丐给我熊将军练掌的事情就可能会暴露,所以正想跟爹爹你讨个主意呢。——爹爹,你不会这么怕衙门的人吧?”

    “你懂什么。尽管爹爹不愿意当大宋子民,但也不能公然抓衙门的人啊,那不成了杀官造反了吗?我已经发现庄园附近有不少官兵假扮的人暗中盯着了,都是你惹的祸。”

    尽管熊庄主说的话似乎是责备的意思,可是语气中却丝毫听不出有责备的味道,所以他女儿压根就不害怕,扮了个鬼脸说道:“反正女儿已经惹下祸来了,大不了女儿自己来处理。——我叫熊将军把那都头杀了吃到肚子里去,就算官军到庄上来找,也找不到人的,嘻嘻,女儿这个主意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就不该惹这些事。”

    “可是都已经惹了呀,女儿下次不敢了,好不?”熊金枝抱着父亲的胳膊扭着腰肢撒娇。

    熊庄主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反正我生是吴越国的人,死是吴越国的鬼,绝不当大宋奴仆,也绝不听从大宋官府号令,大不了上山为寇做山大王去。”

    熊金枝抚掌拍手笑道:“好啊!当了山大王,想杀谁就杀谁那才高兴呢。那时候爹抓到俘虏,都要给我熊将军玩!”

    “好!爹答应你。好了,爹还有事,你自个玩吧!”

    说罢,熊庄主亲昵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然后带着三个护院和随从迈步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