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年三十喜羊羊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9章 大年三十喜洋洋

    他们将尸体拖进了城,来到了那对老夫妇所在的客栈,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想着十两银子的诱惑,也只能咬牙坚持。

    尸体用草席盖着的,所以拖过街道时倒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尸体拖到了客栈的院子里,铁蛋让杨仙茅看着,然后自己上楼去叫来了那对老夫妇。

    老夫妇颤巍巍地来到架子车前,掀开草席仔细看了看,这尸体已经冻僵了,而且面色灰白,跟正常的脸不大一样,不容易辨认出相貌。同时两夫妇跟孩子多年没见,所以不敢确认,但从年龄推断倒是大致跟儿子吻合。

    杨仙茅展示了尸体左腿骨折,打开先前已经切开的肌肉层给他们看了陈旧性骨折的痕迹。老两口呜呜地哭了起来,因为受伤的部位跟他们的儿子腿上的伤刚好一致。

    老汉请杨仙茅剪开了尸体腋下衣服,查看他腋下有一块指甲大的胎记,跟他们儿子吻合。有这两点,便印证这具尸体是他们儿子无疑了。

    老两口悲悲切切哭了一会儿,拿出了十两银子酬谢铁蛋和杨仙茅,然后去找棺材铺买棺材雇马车回老家去。

    铁蛋他们俩拿到了十两银子,一人得了五两,然后来到了衙门,找到雷都头。

    铁蛋说了杨仙茅发现乱坟岗五具尸体系被重手法击毙的事情。雷都头听了之后,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半晌,才对铁蛋说道:“你把这件事告诉你师父,让你师父前把尸体拉回来,我去禀报县太老爷。”

    杨仙茅听他居然不去现场,只是让仵作把尸体拉回来,觉得他处理案子的确草率,看来铁蛋先前所说的是对的,官府的官吏此刻心情只怕都是在惶恐之中等着改朝换代,不知道自己饭碗还能不能保住,又哪还有什么心情去破案呢!

    他只能叹息一声,与铁胆分手之后,独自回家。

    杨仙茅回到回春堂,将五两银子交给了杨明德和张氏。两人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一上午杨仙茅就赚了五两银子,张氏有些紧张,赶紧追问杨仙茅是怎么赚到这么大一笔钱的。

    杨仙茅倒也没有隐瞒,这种事越是编谎话越容易露出马脚,反而越让人担心,而且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于是就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当然他没有说发现五具尸体被人用重手法打死的事情。

    杨明德夫妻听到杨仙茅说是帮人寻找死去的儿子得到的老夫妇的酬谢,这才释然,高兴地说这不仅是挣钱的事,也是积阴德的事情。

    尽管有了五两银子,可得还债,所以也不敢把钱用在买年货上。

    ……………………

    大年三十终于来了。可是一家人却都不开心。因为今天是债主登门的日子。债不过年是规矩,可是家里欠的一屁股债,尽管杨仙茅这些日子赚了不少钱还了一些,却还欠着一大堆呢。

    按例大年三十商铺不营业,但药铺和医馆则是例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有歇业的时候,病患随时都会敲门。

    当然,正常营业是不开的了,只开了一个小角门,然后一家人拿着那几件丝棉长袍放在桌上等着债主上门,只希望能有所商量,再不行,恐怕只能动用药铺的药材了。

    张氏见杨明德神情黯然,尽管她心里也不太好过,安慰道:“官人,不用太难过,仙茅回家这些日子,我们回春堂已经有了很大起色,赚了不少钱。只要再过些日子,我们仙茅一定能赚到更多的钱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杨仙茅却不太开心,他原以为自己在过年前能赚到一笔钱还清欠债,可后来才知道,家里欠债太多了,尽管这些日子赚的钱也很多了,相比之下却还是不够的。

    正在这时,小角门进来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头戴员外帽,身穿驼黄色铜纹丝棉绣袍,蹬一双圆寿字轧花夫子履,两个下巴叠在一起,很是富态。正是药材行的钱掌柜。

    他是最大的债主,不过他的债大部分都还了了,还剩一点。杨明德见到果然是他第一个来,暗叹一声摇头,拿起桌上一袋铜钱,这是杨仙茅这段时间赚回来的,但还是不够的,至少还要典当一件丝棉长袍才行。

    杨明德忙起身拱手,赔笑道:“钱掌柜……”

    钱掌柜却笑呵呵摆手道:“杨掌柜,我不是来要债的。你放心好了!”

    杨明德听了这话不由一愣:“不要债……?”

    “是啊,你欠我的债,过了年再说,只要在明年年底之前还清就可以了。”

    杨明德感觉是不是钱掌柜在说反话,赶紧解释道:“不不,钱掌柜,你不必这么说。我这已经准备了一些,还欠一点……”

    “我说的是真的。真不用着急。”

    杨仙茅一下子想起了先前来的那个债主,以老母生病等钱用为借口要求杨明德还债,后来跟着安大少爷出去一趟回来之后态度大变,不再追债,反而说什么时候还都没问题,现在钱掌柜也是这口吻,难道也与四海酒家安大少爷有关?

    这时,门外又进来一个老头,却是他们租用开药铺的房子的房东。老头虽然慈眉善目,但做事绝对不含糊,虽说平素没有催过他们的房租,但并不代表可以让他们的债翻年再说,而他才是欠债最多的债主,又是直接租借人家房子,要是老头倔强起来非要收回房子,那连开门行医都成问题了。

    如果是房东第一个来,杨明德已经想好了,就把所有丝棉长袍典当了给他,因为欠他的钱是最多的。却没想到他是在钱掌柜之后进来的,如何分配可怜的一点钱,他实在没主意。

    可没等他想到主意,房东已经笑眯眯说道:“别紧张,杨郎中,我不是来要债的,我这是告诉你一声,你们欠的房租,手头不宽裕没事,啥时候还都行啊,好不好?”

    “这个,我们一直在筹钱来着,可是……”

    “没事,咱们都是多年老交情了,我难道还会在马上过年的节骨眼上追债嘛。放心过年吧,先提前给你拜个年了!”说罢抱拳拱手,“家里还忙着准备祭祖呢,回见!”

    杨明德一头雾水又惊又喜将他送到门口,就见到他远房三哥来了。

    上次杨明德给一个病患治病,没想到开了药之后,那病人吃了,立即两眼翻白全身抽搐差点没死掉。送到韩氏医馆,诊断为风邪药毒(药物过敏),最后是韩神医给救活的。病患的父亲对此不依不饶,拉着杨明德见官。尽管后来调查认为药方本身基本没问题,而且这种情况郎中事先难以预料,但为了息事宁人,还是赔偿了病患一大笔钱。而这笔钱就是东拼西凑借来的,其中跟杨明德这位远房三哥,当然是要算利钱的。

    这一次,没等杨明德说话,远房三哥已经笑呵呵说话了,竟然也是告诉杨明德,欠债不用着急着还,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多久都没问题。

    正说着话,又先后进来了几个债主,却都是异口同声,说欠债不用着急,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一两年都没关系。

    开始的时候,钱掌柜和房东这么说,张氏和杨仙茅都是喜出望外,可后面进来的债主却都这么说,他们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对于杨明德和张氏则是感激不已,还以为老天爷开眼了,让他能过一个好年,所以一叠声表示感谢。

    这些人随后纷纷提前拜年,然后告辞离开。杨仙茅借故上茅房,从后门溜了出来,绕道拦住了钱掌柜。

    钱掌柜正哼着小曲很悠闲地摇头晃脑往家走,忽然被杨仙茅拦住了去路,有些意外,问:“有事吗?”

    杨仙茅道:“你实话实说,为什么主动提出可以延期还债?”

    “没什么啊,都是老主顾了嘛,何必这么绝呢。”

    “不是这个原因,你要不说,我马上跟我爹说,典当一件丝棉长袍,加上我这些天赚的钱,还你一个人足够了。你不说,我马上就把钱送你家去,你把欠条还我们。”

    “别这样嘛,好歹过了正月十五再说呀。”钱掌柜忙赔笑道。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同意我们的欠债翻年再还了?是不是四海酒楼的安大少爷跟你说了什么?”

    “呵呵,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钱掌柜有些尴尬,红着脸说,“没错,是四海酒家的安掌柜让他两个儿子找上门,跟我们说,要是我们愿意延期让你们还债,正月十五之前到他们四海酒楼就餐可以打七折,过了正月十五可以打八折。今天我见到你们家其他几个债主,我才知道应该是他们打听到你们家所有债主,都这么说了,所以这些人跟我一样,这才愿意延期还债。”

    杨仙茅这才明白事情原委,原来是四海酒家的安掌柜让他两个儿子用这种就餐打折扣的办法让杨家的债主答应延期还债。因为自己救了安掌柜的命而分文未取,他以此表示感谢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