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扭断手脚的双尸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章 扭断手脚的双尸

    广福镇,小旅馆,666号房间门外走廊。

    胡顺唐双手撑着膝盖,不住地喘气,刚才在电梯内自己踢踹着电梯,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他自身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乎胡淼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对自己性命的珍惜。他抬眼看着站在房间门口的狄施阗,狄施阗抬手看着手腕上的表,嘴里低声念着什么,此时狄施阗口袋中的电话响起,胡顺唐的目光立刻从狄施阗的脸上移动到他口袋的位置。

    这个家伙肯定有同伴,不止他一个人……

    狄施阗接起电话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听了一会儿便挂掉了电话。

    胡顺唐直起身子,向狄施阗走去,同时说:“按照约定,我已经到了,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否则你绝对活不过今晚。”

    “伤害你的朋友?不会,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够隔着百里之外伤害一个人呢?我没有那么神通广大,放心,你的朋友安然无恙。”

    “这不是游戏,不要拿人命来开玩笑,这不好玩。”

    胡顺唐在离狄施阗几步外停下,冷冷地看着他,双拳握紧,有扑上去暴打这个家伙一顿的冲动,虽然不知道胡淼是否出了事,但刚才心里的那种感觉告诉自己,这件事一定不同寻常。

    狄施阗放下右手,垂在大腿一侧,面带微笑:“这不是游戏,如果你硬要给这件事戴上游戏的礼帽,那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游戏才刚刚开始,请吧,现在是我们商谈的时间,刚刚合适,二十分钟,不多也不少。”

    狄施阗说完,身子微微向前鞠,同时右手向房间内一展,邀请胡顺唐进房。

    胡顺唐看着狄施阗背后门上那三个金色的“666”,觉得反射出来的并不是金色的光,而是如血般的鲜红。

    胡顺唐走进房间内,发现从前标准间两张床的房间如今只摆放了一张大床,大床上放着狄施阗提来的那个手提箱,手提箱表面放着一张照片,正是那张发黄的老照片,就在旁边的床柜上,规规矩矩地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再看向其他地方,所有的东西都像是有人重新整理过一遍,胡顺唐判断这个狄施阗是一个非常喜欢整洁,或者说自身有点洁癖的人。

    狄施阗顺手将门给关好,关门的声音引得胡顺唐转过头去看,狄施阗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双手一展说:“胡顺唐先生,请随便坐,不过前提是请关闭你的手机,我不希望在我们交谈的时候有任何人来打扰,那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胡顺唐只得关闭掉手机,随后狄施阗将他的手机拿过,轻轻放在电视机上方,看着浴室的方向说:“你的养父吴天禄就死在这个房间的浴室中,很凄惨,凶手的手段很残忍,不过却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也算老天有眼。”

    胡顺唐皱起眉头盯着狄施阗问:“我养父吴天禄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如果他还活着,也许我们会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可如今他已经死了,我们只能找上你了。”

    “我们?你不止一个人,你们到底是谁?找我要做什么?”

    “胡先生,你明知故问,我已经不止一次说过是关于镇魂棺的事情,你又为什么不相信呢?”

    胡顺唐沉默,的确狄施阗一直说要仿制那口镇魂棺,可为什么要那么做?镇魂棺又是什么东西?狄施阗一直没有提起过。

    “镇魂棺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无从下手,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找错人了,我没有那种手艺,如果你们要做个小手工艺品我倒是可以免费赠送。”胡顺唐没有坐下,狄施阗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双手像个孩子一样很规矩地放在双膝上方,看着他。

    狄施阗拿起旁边的烟灰缸说:“先生,这房间里的每一个物件都可能有它自己的故事,镇魂棺也一样,但这个故事要说起来,会花上很长的时间,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多想想怎么才能仿制出这口棺材来,时间不等人,我说过我和你的命运被绑在了一起。”

    “不行,我不知道镇魂棺是什么,就算有那个能力,也没有办法做出类似的东西,我想这不单单是一口棺材。”胡顺唐说,如果只是一口普通的棺材,他们也不会找上自己,应该是与自己开棺人的身份有联系。

    狄施阗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闭上眼不知道在做什么,随后睁开双眼,看着胡顺唐说:“胡先生,请问你知道字母家族吗?”

    “什么?”胡顺唐不明白狄施阗为何张口说这几个字。

    “在英国,从中世纪开始就有一个霍克家族,这个家族不算有名,却很有钱,并且还有一个称呼叫‘字母家族’,仅仅是因为这个家族的姓名中,除了姓之外,名中只含有字母,从a到z,一直在这二十四个字母之间循环,出现过很多同名同姓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无从考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靠什么发家的,有人说是古老的英国贵族,有人说是所谓的庄园主,也有人说他们曾经靠贩卖鸦片,总之谣言和传说很多很多,可是这个家族好像是遭受了诅咒一般,所有人都活不过四十岁,就会一命呜呼。”狄施阗看着胡顺唐,说完这一段话后立刻开始沉默,房间内恢复了平静,几乎都能听见狄施阗手腕上机械表指针跳动的声音。

    许久后,狄施阗又开口道:“这个家族一直在寻找治疗本身疾病的方法,不仅仅是在欧洲,后来足迹到了美洲,家族成为了第二批美国移民,随后参与了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试图寻找能够治愈的办法,可最终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一直到某一天,一个来自神秘东方大陆的男人,告诉他们在地球的另外一端,有个叫中国的地方,在那里有一种东西可以治愈好他们家族的疾病……”

    “镇魂棺?”胡顺唐猜测狄施阗即将要说的话。

    狄施阗没有否定,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省城医院,电梯外走廊。

    一名医生给胡淼简单地检查了后,叮嘱她好生休息,睡觉前服用一些维生素b减轻压力可以睡得安稳一些,同时还询问她是否有服用精神类药物,或者速可眠之类的安眠药,胡淼摇摇头,知道自己刚才讲述的那一切医生肯定不会相信。

    医生走后,在一旁站着的刘振明坐在了她的旁边,他没穿警服,一身便装的打扮,满头的汗水。

    胡淼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递给刘振明,刘振明接过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出电话来拨给胡顺唐,电话依然是显示关机。

    “到底出什么事了?”刘振明揣好手机问胡淼,“怎么他会打电话来说你恐怕出事,让我立即赶来?我赶来时,听医院保安的对讲机里说电梯里出了事,就猜测会不会是你,刚好在监控上看到电梯要达到的楼层,若不是这样,恐怕已经出事了。”

    不止刘振明后怕,处在当时的胡淼心中也十分害怕,可依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被人抱住双腿的感觉?还有通话器中那个男人说和自己同在电梯内还有一个小女孩儿?

    刘振明见胡淼没说话,也没再问,起身说:“我送你回休息室,我再去医院监控室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淼摇头,开口道:“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振明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停下说:“呃……我现在在省厅只是……文职工作人员,所以等下我说什么,你听着就行。”

    胡淼点点头,知道这里不是广福镇,刘振明也不是以前那个具有管辖权的派出所所长,凡事得谨慎处理。

    医院到现在这个时间,住院部依然是人来人往的,看病人的,出入院的。胡淼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刚才在顶楼的时候,半个人影都看不见,随后又离奇的出现了医生和护士?

    刘振明按照医院指示牌上的方向,带着胡淼来到了住院部旁边主楼的监控室区域。刚走到监控室门口,门就打开了,一个身穿修理工制服,戴着帽子的男子提着工具箱从里面走出来,出来后顺手将门带上,还朝里面说:“行,我先去看看,等下电话联系。”

    修理工转身时,看见刘振明与胡淼,友好地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然后提着工具箱径直离开,没有走电梯,而是直接下的拐角处的楼梯。

    修理工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回荡,刘振明看着楼梯间的方向,觉得很奇怪,那穿着制服的,应该是修理电梯的,怎么会跑到监控室来?两人敲了敲监控室的门,没有人应声,刘振明干脆打开门,环视了一圈,较大的监控室内,半个人影都没有,刚才那个修理工跟谁说话呢?

    刘振明没有管那么多,径直走到监控台前,查找着晚上关于住院部b电梯的监控录像。胡淼四下看着无人,见刘振明也没关门,忙问:“要是有人来了怎么办?”

    刘振明头也不抬地回答:“简单,我出示证件,说是警察,告诉他们你报案了,我过来调查,来到之后发现门没有关,就直接进来了。”

    “还是以前派出所所长的作风……”胡淼在监控室中走着,四下看着,觉得这房子内有股奇怪的味道,走到监控室里间门口时,发现里间长条沙发后方有一双脚露了出来。

    胡淼心中一惊,慢慢向那个方向走去,同时喊着刘振明。

    刘振明查找着监控录像,没留心,只是应了一声。

    胡淼绕过沙发后,看到沙发后的情景,禁不住叫出声来:“啊!”

    刘振明听见胡淼的叫声,转身就往里间里冲,同时下意识去摸腰间的手枪,但如今自己是个文员,哪里来的枪?只得抓过旁边挂着的一根塑胶警棍就跑了进去,站在胡淼身边时,看到在沙发后面躺着两个已死的保安,死状很是凄惨——双手双脚都被翻转在背后,看那弯曲的姿势,骨骼已经全数断了,双手的十指全被翻向了手背方向,血肉模糊的嘴巴还被人用线缝在了一起,看得出凶手在扭断两人手脚的时候,两人经受不住痛苦大叫,导致嘴唇被活生生扯破。

    “那个修理工!”刘振明想起刚才从这里出来的修理工,除了他不会有其他人,于是转身拔腿就向外面追去,在门口撞到两个巡逻前来换班的保安,也来不及解释,推开两人就从楼梯口追下去。

    两名保安见有人从监控室冲下去,手中还提着一根警棍,觉得事情不对劲,赶紧冲进监控室,见胡淼还站在里间处,忙喊道:“干什么的?这里不能随便进入!”

    话说完,两人也走到了胡淼身边,看到了沙发后的两具尸体,愣住了。

    其中一名保安是退伍军人,反应较快,抓起对讲机就呼叫其他保安,告诉他们拦住一个从楼上疾跑下去的男子,手中还提着警棍。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将刘振明当做是凶手。

    另外一名保安则拉住胡淼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胡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盯着那两具死状怪异的尸体,一直没有回过神来。

    连追了好几层楼的刘振明,没有看到那修理工的身影,但每下一层楼就会有提着警棍的保安追过来,刘振明也顾不上解释,往下一直追着,一直追到楼下的停车场,四下看着,人来人往的停车场内根本看不到那个修理工的身影,按理说那身制服特别好辨认,但刚才他们在监控室的那一段时间,已经足够那人换一身衣服离开了,或者说直接躲在医院的某个地方,根本无从查起。

    此时,十几个保安四面八方地围了过来,呼喊着刘振明放下手中的武器,刘振明掏出自己的警官证,晃了晃,叹了口气说:“我是警察,不是凶手……”

    追来的保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见刘振明说“凶手”,又听说是警察,都意识到医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