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惊魂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章 夜惊魂

    过于疲惫的陈志决定去休息室打个盹,临走时叮嘱胡淼不要到处跑,省得他担心。看着陈志离去的样子,胡淼知道他肯定还有事情没有说清楚,但先前陈志所说的那夜发生的事情,最让胡淼觉得想不明白的是关于老鼠的问题。

    在胡淼的记忆中,她妈妈害怕老鼠的程度远胜于她,毫不夸张地说,就算周蓉睡得很死,有老鼠从周围跑过,都会被惊醒,然后放声尖叫。胡淼对老鼠有阴影,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小时候她睡在妈妈旁边,被妈妈的尖叫声惊醒过无数次。

    所以,如果周蓉当时是在梦游,在浴缸中有那么多老鼠,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周蓉对老鼠可以说有非同常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老鼠探测器。

    胡淼想到,陈志刚才说在妈妈吞下老鼠后,肚子慢慢鼓了起来,这是在暗示从那天开始就有了“怀孕”的征兆了?这也未免太恶心了,这种事情近乎于荒谬。荒谬两个字从胡淼头脑中崩出来后,她不由自主想起来曾经胡顺唐的“关亡走阴”,当初不是也一样认为荒谬吗?都怪胡顺唐,临走时竟然跳下了中巴车,如果他在这里,说不定能查出点什么,毕竟现在他和从前不一样了……

    胡淼拿出电话来,拨通了胡顺唐的号码,电话响了两声后就接了起来。

    “喂!今天怎么回事?临走时干嘛要跳下车?”胡淼质问胡顺唐,平日内比较亲切的称呼也直接变成了“喂”。

    胡顺唐在电话那头将今天早晨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给了胡淼,并说感觉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既然那人找上门来了,肯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自己却不知道对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胡淼心中虽然还有气,但听完胡顺唐的解释也消了不少。的确,开棺人这个身份会招惹来不少麻烦。

    “那你有没有给詹天涯打过电话?”胡淼想起了詹天涯,这个神通广大,又神神秘秘的人对胡顺唐没有恶意,或许能帮得上忙。

    胡顺唐在电话那头回答:“我回到铺子后,就立刻给他打过电话,一直打不通,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这个人一向来去无踪,神神秘秘的,连他的真实身份我们都没有搞清楚。”

    胡淼想了下说:“要不,你还是来省城?反正在广福镇也不安全,生意耽搁两天也没关系,再说刘振明也在省城,有事大家互相还有个照应。”

    胡顺唐听胡淼提起刘振明,想起来胡淼妈妈的事情,便问:“你妈怎么样了?你去找刘振明没有?”

    “没有找刘振明,我妈的事……很怪异,据我陈叔的说法,像是中邪了,但我现在搞不清楚一开始到底是他中邪了,还是我妈中邪了。”

    “中邪了?什么情况?”胡顺唐不解。

    于是,胡淼将先前陈志告诉她那夜发生的事情,在电话中又给胡顺唐复述了一遍。

    广福镇棺材铺内,从早晨返回铺子后,一直就没有开过铺子门的胡顺唐,一直坐在电脑前,除了随时留心有人会偷偷潜进宅子之外,还在家翻阅各种资料,希望能够查找到一些关于“镇魂棺”的资料,可一天下来没有任何头绪,此时听完胡淼的话,觉得胡淼妈妈的事情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有些后悔清晨没有跟胡淼一起前往省城,或许那样还能避开那个狄施阗。

    算了,还是暂时不要管那个什么狄施阗和“镇魂棺”了,先查查胡淼妈妈的事情,明天一大早就赶往省城。

    在电话里,胡顺唐又一次叮嘱了胡淼要小心安全,留心注意身边的人,在这种时候除了自己之外,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有事立即给刘振明打电话。

    挂掉电话后,胡顺唐翻阅起吴天禄留下的那本小册子,顺手关了铺子里的灯,打开桌子上的台灯,不知为何,如今每到入夜后,胡顺唐就有些不喜欢光线太充足的地方。之所以要翻阅吴天禄留下的小册子,是因为吴天禄死后,自己给吴姨的电话中,吴姨曾经提到过,吴天禄多年前曾经去广州替人开棺,而那副棺材中所葬的是一名孕妇,孕妇死后将婴孩产在了棺材之中。这件事吴天禄不知道是否有记载进那本小册子中,而那个孕妇产下的棺材子算不算所谓的鬼胎?

    在胡顺唐的回忆中,册子里好像没有记载这种东西,但却写过关于妇女怀孕的相关文字。翻到其中一页后,胡顺唐看见在上面写着:妊娠母病致胎动,母病医痊胎自和;胎若不安触母病,但安胎气母无疴。

    这四句话,像是医书上的记载,倒和所谓的鬼胎以及开棺人都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又往后翻了数页,看到下面还写着一些药方,想想大概是当初吴叔和吴姨想要孩子时,留心记载下来的文字,也许对现在没有什么帮助,干脆上网去搜索一下,虽说网上对于这种东西的资料可信度并不高,但也许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网页上查询了一阵关于鬼胎的资料,八成以上全是民间故事和杜撰的小说,当然部分小说都以所谓的作者本人绝对真实经历作为噱头,可信度为零。胡顺唐仰头盯着天花板,揉着自己的额头,心想要是盐爷还活着那该多好,至少有个参考意见。想起盐爷的时候,又想起了詹天涯,立即拿起电话拨打过去,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就在这个时候,电脑桌面上的聊天软件自动打开,随后跳出一段新讯息——朋友,鬼胎和镇魂棺没有任何联系,对于这些事,在网络上你永远无法查询到真相。

    胡顺唐的电话还放在耳边,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愣住了,这不是那个陌生人也就是狄施阗吗?这个家伙看来一直在监视自己的电脑?胡顺唐想去关聊天软件,却根本关不掉,鼠标也不停使唤。

    狄施阗随后又发来新消息:胡顺唐先生,希望您能抽出时间来与我聊聊,当然我还是希望能够见面。

    胡顺唐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出几个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

    狄施阗随后回复:是吗?关于镇魂棺的事情你可以不感兴趣,但关于鬼胎你感兴趣吗?

    胡顺唐紧盯着显示器上出现的这段文字,来回看了好几次,最终还是落在了“鬼胎”两个字上,同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人能够查到自己的身份,当然也知道胡淼。同样,顺着胡淼再去查胡淼的家人就更简单了,自己如今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可胡淼不一样,难道说胡淼的母亲怀的所谓“鬼胎”与狄施阗有关?

    胡顺唐先生,这是你的机会,同样也是我的机会,我与你已经被迫绑在了一起,我是受人所托,某些事情我自身无法控制,但可以帮忙,你不希望你女朋友出什么事情吧?

    这个段子出现在聊天对话框中之后,胡顺唐立即抓起电话拨给胡淼,让她立即联系刘振明,同时小心周围的一切,可电话拨出去,一直提示无法接通,难道说胡淼真的如狄施阗所说的,出事了?

    胡顺唐坐在电脑前,不住地揉着自己的额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手上的电话都被他捏得作响。刘振明?对,刘振明!胡顺唐拿起电话给刘振明拨过去,电话接通后,胡顺唐没有废话,立即告知刘振明胡淼妈妈所在的医院,让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其他事情自己稍后再说明。

    刘振明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反问:“怎么回事?你慢点说,医院名字我已经记下来了,在哪个房间?叫什么名字?”

    “住院部!叫周蓉!总之你赶到立刻去问就知道了,一查就知道,医院百分之百有记录的!赶紧去!快!”胡顺唐说完挂了电话,同时又看到狄施阗发来的新讯息:我在镇上小旅馆的666房间里等你,给你充足的时间,二十分钟。

    胡顺唐抓起电话,打开铺子门就向镇上旅馆方向狂奔而去……

    同一时间,省城医院。

    胡淼站在楼顶吹了一阵风,心中略微舒服一点,反反复复将陈志告诉给自己的事情想了好几遍,没有推断出有什么破绽。“白狐盖面”事件后,胡顺唐总是不止一次叮嘱她,一旦有意外情况发生,首先要留心身边的人,基于这个理由,她有些怀疑这件事是否与陈志有关联,可找不到陈志会谋害自己妈妈的任何理由,他们是那么相爱,虽然妈妈无法再生育,陈志背负着延续陈家香火的责任,被亲属指责,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对妈妈和自己的态度。

    最主要的问题是,妈妈的“鬼胎”是如何形成的?因为吞了那些黑色的老鼠吗?

    站了许久,胡淼感觉有些困乏,转身离开楼顶,来到电梯口等待着,准备回休息室打个盹睡一觉。按下电梯的按钮,看着楼层正在慢慢上升,胡淼却意识到刚才还人来人往的顶楼手术室走廊,此时却看不到半个人影,也听不到丁点声音,安静得有些出奇。

    胡淼侧着头看着走廊周围几间大门紧闭的手术室,顶上那个写有“手术中”三个字的灯都是暗下去的,再往前方一看,正对着她左手方向的那间手术室的灯突然亮起来,一侧的门也缓缓打开,里面的灯亮起,能够清楚地看见手术台上还躺着一个人。

    胡淼探头仔细看了看,觉得很奇怪,怎么会病人已经躺到了手术台上,医生和护士却不在手术室内?转念一想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也许是准备手术去了,于是转头继续看着电梯口,此时手术室方向传来“咣当”一声,像是什么金属工具落地的声音。

    胡淼又一次转头看向手术室方向,看到刚刚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病人由躺着变成了趴着,头顶上的无影灯也不知道为何打开了,周围的灯却又暗了下去……

    “有人吗?”胡淼下意识冲手术室方向喊了一句,同时手不断地按着电梯按钮,一股寒意从脚底慢慢升了上来,想走楼梯下去,但看到电梯还有几层楼就到了,只得站在那等待着,但手却不停地在按钮上按着。

    “哒……”

    又传来了声音,胡淼心一惊,没有敢转过头去看。

    此时,从手术室方向滚来了一个圆圆的玻璃球,玻璃球的速度很慢,径直冲胡淼滚来。胡淼终于转过头,发现了那个玻璃球,就在那颗玻璃球快滚到自己跟前来的时候,又有一颗玻璃球从手术室中滚了出来,这颗玻璃球的速度比先前那颗快很多。

    玻璃球碰在胡淼鞋子的左侧,弹开,又回来,最终停下。

    胡淼低着头看着那颗玻璃球,然后抬脚将其踢了回去,就在她目光注视到那颗玻璃球慢慢滚向手术室方向即将停下的时候,电梯到了。

    “咚……”

    胡淼靠近电梯门,等门打开之后迫不及待地站了进去,然后不断地按着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关上的瞬间,胡淼看见刚才自己踢过去的玻璃球,又缓缓滚了回来,连同第二颗玻璃球一起,停在了刚才自己站的位置上。

    电梯门终于合上,就在只剩下一条缝隙时,一颗玻璃球好像被人用手指拨动了一下,向电梯内滚了过来,直接卡在了关闭的门缝之间。

    “咚……”电梯门又一次打开了,胡淼后退了几步,贴着电梯后方,此时一只手按在了她的后背上,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胡淼尖叫了一声,转过身来,盯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医生同时也惊恐地盯着她,好半天才说:“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李医生,十分钟之后手术。”

    胡淼背对着的电梯门外传来一个女声。

    胡淼下意识向旁边一闪,贴在电梯内的右侧,左右看着在电梯内那个医生,还有在电梯门外站着的那个护士,而那两个人像看见怪物一样看着胡淼。

    怎么回事?刚才明明一个人都没有的?

    胡淼闭上眼,慢慢深呼吸,告诫自己肯定是疲惫,太紧张了。

    再睁开眼时,电梯内已经一个人都没有,胡淼松了一口气,此时那个医生又从电梯门右侧走出来,疑惑地看着她问:“小姐,你真的没事吗?”

    胡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断地摇头,然后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同时还看到两颗玻璃球从电梯门下那条缝隙掉落下去,打在电梯井内的金属上“咣当”作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