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浓雾中的绅士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章 浓雾中的绅士

    詹天涯挂掉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最后闪现的“胡顺唐”三个字,犹豫着要不要再打回去,问清楚怎么回事。

    “总指挥!好像挖到了!”

    詹天涯身后的山下,两辆军绿色的挖掘机正在交叉工作,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搭建起来的临时帐篷,再往远处看去,四下都有五人一组的士兵在警戒。

    詹天涯蹲下来,盯着两辆挖掘机前挖出来的那个五米的梯形深坑,抬手扬了一下,向在深坑旁边站着的宋松示意。

    宋松点点头,对身边的一名军官说:“再次清理方圆十里内,不要放人进来,头顶上也要全部净空,就算有民航从头顶上经过,也要想办法让他们修改航线!”

    “是!副指挥,媒体方面怎么说?这次动作这么大,再说是演习恐怕不能服众。”

    宋松转头来看詹天涯,詹天涯蹲在山上伸出五根手指头,这是执行五号方案的意思。宋松点头示意明白,对那军官说:“就说在这里发现了抗战时期留下来的军火库,必须彻底销毁。”

    “明白!”那名军官跑步离开,坐上一辆越野车飞驰而去。

    军官走后,詹天涯从山岗上走下来,来到宋松身边,盯着深坑处已经露出来一半的墓穴说:“从现在开始,手工挖掘,把大型机械全部撤走。”

    “要不要让士兵们换上防化服?”

    詹天涯盯着宋松:“如果真的是那东西,防化服有用吗?你挑选三个人留下来,其他人撤到五里之外的地方,我亲自带头。”

    詹天涯说完跳进了深坑之中,宋松也跟着跳了进去,两人走到那墓穴口处,詹天涯往里面看了一眼说:“咱们还是不要轻易进去,通知头顶上的遥感机,对这个区域再扫描一次,把反射光谱曲线图传给我。”

    “遥感机有用吗?”作为职业军人的宋松很是怀疑。

    詹天涯看了看头顶,伸手抓了一块泥土,递给他看:“古时皇亲国戚,或者是士族大户,要修建陵墓,挖掘墓穴,通常都要从土地表皮上动手,只要地下有东西,势必会影响土壤,土壤又直接影响植被,一般体现为缺少水分,不适宜植被扎根,往往就会有枯萎低黄的情况发生,千百年一过,只要地下依然存在那些东西,影响就不会消失,风水之中,也有相同的考证方法,一般来说大型墓穴周围的植被都往往比较茂密,水分充沛,腐植质丰富,从高空就能清楚地看见,所以有经验的考古学家、风水师甚至是盗墓贼,站在远处或者空中就很容易看出一般人眼中杂乱无章的土地中隐藏着的东西,不是有句古诗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明白了。”宋松点头,“我立即通知遥感机。”

    詹天涯拍拍宋松的肩膀:“记住,科学来自于古人对迷信的质疑。你要学的东西很多,我要知道的东西更多,有些东西和人要是放在这人世间来了,说不准会捅出什么篓子,这世间就是一物降一物,邪物怕怪物……”

    第二天清晨,川西广福镇,镇口。

    背着旅行包的胡顺唐帮胡淼拖着箱子,走到镇口的那颗黄果树下,等待着早上发来的第一班前往县城的长途汽车,到了县城后,还得再转车一次,很是麻烦。如果错过了这一班,就只能等到中午了。

    清晨的大雾逐渐降下,没有消散的意思,能见度很低,两米外的事物都看不清楚,这种大雾天气不知道班车会不会准时到。

    胡顺唐和胡淼坐在黄果树下等待着,胡淼心中焦急,不时起身向公路的另外一头看去,担心错过了班车。

    胡顺唐打了个哈欠说:“不要着急,班车来了有声音的,大雾天气售票员也会冲镇口方向高喊几声。”

    胡淼点点头,又坐了回来,刚挨到黄果树下的石坎,就听到有汽车从远处行来的声音,立即跳了起来,拖着箱子就往公路上走。胡顺唐也赶紧背着包跟上,行了几米后,终于看见一辆中巴车停在那,随即车门打开,售票员冲镇口方向喊着:“县城!县城!只停十分钟!赶快赶快!”

    两人正要上车,车门口就出现一个穿着黑西服,戴着一顶黑色礼帽的中年男人,这样的穿着打扮不仅仅在这个地方,就连在省城都会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况且那个人的个子很高,也瘦,脸上的颧骨凸出,眼眶深陷,脸颊两侧就像是用砍刀劈出来的一样。

    这个人出现在门口后,没有立即下车,相反是机械性地左右看了看,将右手上那个箱子提起来,抱在胸口。胡顺唐注意到这个人双手还戴着手套,上衣口袋中插着一条叠成三角形的小方格手绢,整个一副英国绅士的打扮,可出现在这种地方,却十分滑稽。

    胡淼看着那人一直不下车,急了:“你到底下不下呀?”

    那人没有立即下车,只是冲胡淼微微一笑,闪身站在一边,伸手一展道:“小姐,您请上车。”

    “神经病!”胡淼低声埋怨了一句,提着自己的箱子上车,同时那位中年男子从口袋之中摸出一张照片来,胡顺唐在路过那人身边的时候,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照片,这一看不要紧,发现竟是那张陌生人传给他的照片。

    胡顺唐愣住了。这家伙竟然找上门来了?连我住在什么地方都知道?

    已经坐下的胡淼招呼着胡顺唐:“你干嘛呢?”

    胡顺唐应声,赶紧走了过去,坐下后目光依然放在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依然站在车门口没有下车,大概是雾太大的缘故,他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还在迟疑着。

    售票员有些不耐烦了:“喂,你到底下不下车?不要站到门口挡到别个勒路!”

    售票员的语气很不友好,但中年男子也并不生气,转身过去,摘下自己的帽子,很有礼貌地问:“请问,这里是广福镇吗?就是俗称的棺材镇?”

    这话一出,胡顺唐浑身一震,照这种问法,应该百分百是来找自己的,依目前这个样子来看,他必定是从某种渠道得知了我的身份。

    售票员没好气地回答:“啥子棺材镇?这个地方叫广福镇!你要下车赶快走!”

    “谢谢。”中年男子戴上帽子,提着箱子下了车,左右看了看后,向公路对面走去。

    车子缓缓发动,刚提上速度,胡顺唐忽然从座位上起身对前方的司机说:“司机!停车!我要下车!”

    胡淼惊讶地看着胡顺唐,问:“你怎么啦?”

    车子停下,司机和售票员都是一脸不满地看着胡顺唐。

    胡顺唐低声对胡淼说:“你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我有点急事要回去,现在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总之我办完了会立刻去省城找你,对了,要是有什么事急需人帮忙的,你找刘振明。”

    车门已经打开,胡顺唐也顾不得胡淼追问,背着包就跳下了车,随后中巴车又缓缓起步。

    胡顺唐站在公路旁,看着胡淼那张贴在窗口充满疑惑的脸,挥了挥手。

    胡淼也在窗内冲他挥了挥手,中巴车很快消失在大雾之中……

    走过公路,胡顺唐发现大雾没有减缩,相反是比刚才更浓了,镇口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不说,平日内那些活跃的野猫野狗也不见踪影,黄果树下显得特别冷清,路边灌木丛中的叶子挂着露水,反衬着大雾,好像也变成了乳白色。

    来到黄果树下,胡顺唐四下都没有看见刚才那名中年男子,只是几分钟而已,这么快就消失了?难不成他去了棺材铺?如果是那样,足以说明,这个人百分之百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胡顺唐紧了紧自己背包的肩带,向前走了几米,随后停住,因为只是走了几米之后,便看到那个中年男子提着包站在镇口的街道中心,背对着他,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做什么。

    胡顺唐站在那也没动,目光一直放在那中年男子的后背。

    许久,他终于迈动步子,向镇子里面走去,同时打定主意,要是中年男子跟上自己,自己不能回棺材铺,带着他在镇上绕圈子。但广福镇只有一条路,怎么绕?

    “啪……啪……啪……”胡顺唐的步子很轻,但在寂静的清晨依然听得那么清楚,大概是因为紧张,他总觉得自己现在走路的姿势都显得很奇怪。经过站立在那不动的中年男子身边时,胡顺唐觉得头皮都有些发麻,觉得那人身上好像带电一样。

    “请问……这里是棺材镇吗?”中年男子忽然开口说话。

    胡顺唐停下脚步,没有立即转身,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这里是广福镇。”

    说完胡顺唐又准备走,中年男子又问:“广福镇应该就是棺材镇,对吗?”

    这次,胡顺唐终于转过头,盯着那中年男子的脸,发现那人的双眼并没有看着自己,相反是直视前方,脸色也白得像涂了粉一样,嘴唇微动,就能看见周围的血管忽隐忽现。

    怪人。胡顺唐心想,随后说:“是不是棺材镇我不清楚,我才搬到这里来住没多久。”

    “是吗?很巧。”中年男子终于将目光移到了胡顺唐的身上,“我要找的那个人,也是刚搬到广福镇来没多久。”

    糟了!说漏嘴了!这个家伙果然是查到了些什么,才直接找上门来的。

    “哦,那祝你好运了,希望你能找到那个人。”胡顺唐故作镇定,微微一笑,接着抬脚就要走。

    “我叫狄施阗,请问您尊姓大名?”中年男子伸出手来,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

    胡顺唐和中年男子之间的距离还有几步之遥,这个距离,自己伸手也够不着,他的意思明显是让自己上前,但显得很没有礼貌,从这一身绅士打扮以及刚才在车上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将计就计吧,我自报身份,看他会说些什么。

    胡顺唐向前两步,握住他的手,道:“我叫胡顺唐。”

    胡顺唐握住狄施阗的右手时,感觉自己握住了火炭一样滚烫,都恨不得马上抽手出来,此时狄施阗左手放下手提箱,也握了过来,奇怪的是他的左手竟然如一块冰一样,可并没有缓解胡顺唐手上的感觉,相反觉得冰火交加,无比难受。

    “不好意思,我有病……”狄施阗解释道,“但请放心,不是传染病,不要害怕。”

    胡顺唐抽出手来,点点头,转身就要走,走了好几步,听见身后的狄施阗又说:“老板,我已经表现出了我的诚意,您是不是也应该表现一点自己的诚意?”

    胡顺唐转身,因为大雾的关系,看不见狄施阗的人影,正要开口说话,就看到狄施阗从大雾中慢慢走出来,头转向一侧,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手中还拿着那张照片。

    胡顺唐看着那张照片:“我说过,我只是个小手艺人,这种大型的东西仿制不了。”

    “依然是这样,那您又为何偏偏要从驶离的汽车上下来呢?仅仅是因为好奇吗?”狄施阗的头慢慢转过来,看着胡顺唐。

    胡顺唐也不否认:“对,仅仅是因为好奇。”

    狄施阗把照片翻转过来,自己看着:“是因为好奇这张照片上的东西,还是好奇我如何找到你的?”

    “你怎么会找到我的?”胡顺唐当然很在意这个问题。

    “网络可是好东西,ip地址可以直接找到你的位置,当然顺着ip查找运营公司,再查询宽带所承载的电话号码,更容易准确地定位,这个答案您是否满意?”狄施阗淡淡地说,好像这种事对他来说非常简单。

    “为什么要找我?我说过,做不了这种东西。”

    “你能,听说你能够仿制出几乎完全一样的棺材,一般的木匠是没有办法的,必须要找到开棺人的传人。”

    果然……

    胡顺唐盯着狄施阗,知道现在否认也已经来不及了,心中有些后悔自己下了中巴车,如果一走了之,或许还能暂时避开这个怪人。

    狄施阗又说:“关于我怎样知道您是开棺人的传人,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因为我时间很紧急,希望能找个地方和你好好聊一聊,我是在恳求。”

    可狄施阗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恳求,相反像是在威胁。

    “我说了,我做不出来那种东西,我只能做小工艺品,大型的从来没有试过,你还是另寻他人吧。”胡顺唐依然不松口,知道这肯定是个麻烦,现在摆脱这麻烦恐怕还来得及。

    狄施阗收起照片,立在那:“您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行不行呢?材料我提供,还是那个价钱,期限是半年,这种条件任谁都不可能拒绝的。”

    “不好意思,但我拒绝,请回吧。”胡顺唐转身向镇内走去,走了一阵后,再回头去看,狄施阗没有跟过来,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不知道会不会知难而退。

    大雾中,站在原地未动的狄施阗拿出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随后说:“先生,他没有答应我们的请求……是的,对不起,其他人我找不到,只有他……好,我一定尽力在期限内完成这件事,请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