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腐尸村中嬉笑啼哭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章 腐尸村中嬉笑啼哭

    “呯!”

    一声枪响后,张浩天回过神来,看着在自己对面的廖然,廖然的枪口冒着青烟。

    廖然开枪了!

    廖然见张浩天看着自己:“大人,这个洋人已经死了!不是我杀的!”

    张浩天知道廖然不想给自己背上杀洋人的黑锅,但这个洋人的确已经死了,哪有活着的人眼珠子,耳朵都往下掉的?不过话说回来,哪有已死的人还可以自由活动的?

    那颗子弹近距离的冲击力,把那洋人的脑袋头盖骨掀开了一大块,但洋人依然站立不动,保持刚才的姿势,但头盖骨掀开的那部分却流出了夹杂着黑色血液的脑浆,沿着他的后脑流了一背。

    腐臭的刺鼻气味,让张浩天后退了几步,捏住了鼻子,让大家散开,不要靠近这个怪物,因为他担心这已死的洋人是中了什么诡异的毒,他早年就听说四川有些使毒的好手,有些厉害的毒药能直接让人尸体化成血水,不过那是传说,也没有亲眼证实过。

    “嗡”声还在持续,张浩天紧盯着那洋人的嘴巴,竟看到有什么东西从他嘴里爬出来,他赶紧举起马灯凑近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却发现洋人口中竟然包着一堆堆的绿头苍蝇!

    那些苍蝇一见灯光,卷成一团向马灯袭来,立刻就贴满了整个马灯。

    还提着马灯的张浩天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打了个寒颤,马灯从手中滑落,砸到了那洋人的脚上,马灯中的灯油流出,开始在那洋人的腿部燃烧。

    同时,洋人头盖骨掀开处也开始飞出如烟雾一样的苍蝇,纷纷向那堆火中扑去,那样子就像是要试图扑灭火焰一样。火焰烧尽苍蝇后那股焦臭味,混杂着洋人脚上被烧的腐肉味,张浩天终于忍不住,扭头“哇”大吐起来。

    张浩天的呕吐就像是可以传染一样,周围好些士兵都开始俯身呕吐。

    吐了一阵后,张浩天一抹嘴巴再抬头,发现那洋人已经被火焰吞噬,他浑身上下就好像被浇了火油一样,烧得很快,但整个人依然保持站立的姿势,此时离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洋人竟扭过头来对着张浩天吐出一个字来:“狗……”

    狗?什么狗!?这个字刚从洋人口中说出,脑袋一偏,从颈脖处断裂,落到地面,滚了几圈后,滑进了旁边的庄稼地中。

    张浩天看廖然还在发呆,举枪对天开了一枪,喊道:“随我进村!快!”

    虽然张浩天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发生在这个洋人身上的事情太过于诡异,他不得不去查个明白到底在水牛坝村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洋人又去了什么地方!

    此时,廖然奔到张浩天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说:“大人,我们走吧!”

    “为何要走!?”张浩天看着廖然那张依然惨白的脸,不明所以,难道说廖然发现了什么?

    廖然扭头看着已经烧成黑炭的洋人无头尸体,说:“大人,这洋人刚才所的‘狗’就是洋文里‘走’的意思!我上过洋学堂,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是在让我们逃呀!我们走吧!”

    张浩天感觉廖然抓住自己手臂的双手在发抖。

    张浩天盯着水牛坝村,木然地摇了摇头:“不,我得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大人!”廖然抓住张浩天的手依然没有松开,紧紧拽住,“我们不如回石坎镇再调些人马来!等大队到了之后……”

    “不行!我得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是不是这群妖人在这里做了什么歹事!”张浩天一直认为洋人就是“妖人”,他推开廖然,翻身上马,但随即一想觉得廖然的话还是有些道理,毕竟发生了如此怪异离奇的事情,不立即上报,捅出篓子来了,自己顶戴花翎不保,这条命恐怕也会丢了。

    张浩天紧握马匹的缰绳,对廖然说:“你带两个人立即回镇上调兵!剩下的人立即跟我进村!”

    说完,张浩天拍马向水牛坝村疾驰而去,身后的士兵也立即跑步跟上。

    廖然看着张浩天离去的背影,推了一把留下来的那两名士兵:“我一个人回镇上调兵,你们立即追上张大人,无论发生何事,一定要保大人平安!否则拿你们是问!”

    那两名士兵互相对视一眼,刚才经历的一切已经被吓得不轻,更何况还要去水牛坝村里面?本以为可以跟随廖然回镇上暂时避开,却没想到廖然却让他们跟随张浩天去那个“恐惧的源头”……

    再说疾奔进水牛坝村的张浩天,拍马进了村子后,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整个村落犹如荒废了数年之久一般,所有房屋都破烂不堪,表层上还覆盖了一层白灰。

    张浩天翻身下马,拔出手枪,小心翼翼地靠近离自己最近的一间瓦房,刚准备进瓦房中,就看见瓦房旁边的牛棚里,立着一头没有动弹的黄牛,因为黄牛皮肤的颜色,又因为天色过暗,他一时没有看见那头黄牛已经成为了腐尸。

    虽然已成腐尸的黄牛,却依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头颅高昂,朝向空中,看样子是想拉扯断绑在鼻环上的绳索逃离牛棚。在栓牛柱的旁边,张浩天发现还有一根被扯断的绳索,绳索上带着一个铁环,看来这牛棚中应该不止一头牛,另外一头为了逃跑,不顾疼痛,连鼻环都拉破了。

    这个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浩天扔下那截断绳,顺着地上的血迹一路看去,想搞明白这些牲畜要逃去哪里?

    张浩天刚走过那座瓦房,就吓了一跳,下意识猛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此时,一路追赶张浩天而来的士兵们也全数赶到,掠过张浩天的肩头看见平坝中的情景,也齐刷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平坝中,站着无数人和畜生,保持着奔跑的姿势,但无一例外都变成了腐尸。

    人、牛、马、驴、狗……成为了一条线,延伸向村子的另外一个方向。

    张浩天持枪对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腐尸的脑袋,慢慢靠近,从其后背绕到前方,仔细看着腐尸的脸,那副模样和先前看到的那个洋人完全一样,再看周围的腐尸,表面也都相同,只是这些人都已经彻底死了,没有如先前那个洋人一般自由活动。

    张浩天提枪在腐尸群中慢慢走着,向腐尸群延伸的方向走去,想看看他们到底要逃向什么地方。在其后方腐尸群外的士兵,没有一个人敢跟随他进去,虽然都举起手中的步枪,却不知道到底应该对准哪一具腐尸。

    张浩天慢慢地挪动着自己的步子,借着后方士兵手中微弱的马灯灯光,向前走着,走了几步,脚下踩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立刻挪开步子,下意识将枪口下移,对准刚才踩到的地方,俯身下去,仔细看着,竟发现刚才踩到的是一个洋娃娃。

    在当时的中国,洋娃娃算是稀罕物,能够拥有的除了来中国的洋人之外,就只有京城那些常与洋人交际的达官贵人们,其他很多大户人家就算有钱都买不到。张浩天还在京城的时候,曾经在一次英国人举行的什么宴会上,看见一个英国小女孩儿怀中就抱着一个,那洋娃娃的样子和现在自己看到的几乎完全一样。

    此时,张浩天脑子中闪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说来水牛坝村的洋人中还包括一个孩子?

    张浩天拿着那个洋娃娃,发现洋娃娃的身上还有泥土,伸手一摸,是湿泥?随后拿着洋娃娃退到士兵方向,拿过马灯在四周一看,泥土很干,没有下过雨的痕迹,这么说这些湿泥肯定不是来自土地表面。

    “你们分成四队,在村子里面搜索下那些洋人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张浩天抓着那个洋娃娃对手下的士兵发令道。

    下令后,除了部分士兵动了动,大部分都保持原样,没有立即开始行动。

    张浩天的目光在这些士兵身上扫过,厉声道:“你们想抗命吗?赶紧去搜!”

    “大人……”一名离张浩天较近的士兵壮着胆子说,“这个村子太邪门了,我们还是等大队来了再说吧,万一出现了什么事情……”

    士兵说到这,目光放在张浩天身后的那一具具保持站立姿势的腐尸身上。

    张浩天当然知道这些士兵在担心什么,但目前来看,这些腐尸虽然邪门,但从刚才那具洋人腐尸来看,这些死人还不至于伤害人。此行的首要目标是找到那些来村子里的洋人,这样一来也能查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张浩天最担心的还是这些洋人是否和村子中发生的这些怪事有干系!从刚才发现的第一具洋人腐尸的穿着来看,这些洋人故意将自己打扮成为当地人的模样,为什么要这样做?张浩天记得自己接触的那些洋人,虽然对中国人的穿着打扮很好奇,但骨子里却带着一种鄙视,是绝对不可能穿上中国人的衣服,更何况还要戴上假辫子。

    或许,他们在掩饰行踪?但又是为了什么呢?

    想到这,张浩天一咬牙,抬手向天鸣枪,随后吼道:“抗命是要杀头的!但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们不是我张浩天带出来的兵,但想必也听说过我张浩天的名字!朝廷封我的协参领的军衔,是我一手打出来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大可退出村子,在外等候大队!”

    张浩天说完,推开面前的士兵,就向村子里走去,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啼哭的声音……

    张浩天停下脚步,竖起耳朵,挥手示意周围的人不要发出声音,仔细一听,声音是从一座瓦房后传来的,而且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哭声。

    是不是那个洋人的孩子?张浩天心想,拔腿就向哭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身后的士兵互相对视,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两个士兵提枪就去追张浩天,紧接着其他人也跟了过去……

    张浩天绕过几座房子,虽然接近哭声,但依然找不到啼哭的人在什么地方,绕了几圈后,发现又回到原地,身后的士兵也觉得无比奇怪,那哭声听起来就像是在身边,为什么总是找不到?

    “哇……哇……哇……哇……”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哭声之中突然又伴随着小女孩儿的笑声。

    “嘻……”

    张浩天打了个寒颤,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见自己旁边端着步枪的士兵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明白肯定没有听错,的确有笑声夹杂在其中,那笑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又有些刺耳,好像有人拿头发丝捅进耳膜中一样……

    笑声越来越大,渐渐地就要盖过哭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脸色惨白的士兵慢慢转身面对张浩天,同时枪口也转了过来,惊恐地看着张浩天。

    张浩天愣住了,盯着那士兵的枪口,问:“你要干什么?”

    那士兵吞了口唾沫,手中的步枪向前捅了捅,枪口碰到了张浩天手中的洋娃娃,半响才说:“大……大……大人,那声音是……是……是这东西的……”

    听那士兵一说,张浩天才猛然意识到哭声和笑声那么大,是因为来自手中的洋娃娃,随后手一软,那洋娃娃立刻掉在了地上,同时听到“啊”的一声。

    这一声惊得张浩天和周围的士兵全都急退了四五步,所有枪口都对准了那个摔在地上的洋娃娃。

    “别怕!”张浩天自己心中也很是害怕,所以才脱口而出这两个字,但这两个字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周围士兵手中端着的枪都在左右微微摇晃,看得出很多人都被吓得浑身止不住地发抖。

    不对!刚才明明听见哭声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要是这个洋娃娃发出的,自己不可能听不到,就算自己听错了,刚才这些士兵也不可能听错。

    不过,这个洋娃娃还是有古怪……张浩天盯着那个洋娃娃,刚才的哭声,笑声,还有洋娃娃落地时那一声“啊”,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因为紧张而导致的错觉,是亲耳听到的。

    “哇……

    哭声又一次传来,在场所有人身子都抖了一下,齐刷地转头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是一座宅院内!

    张浩天管不了那么多,俯身抓起那个洋娃娃就往宅院内跑,身后的士兵这次没有迟疑,紧跟张浩天身后,毕竟有个大胆的领头,总比跟一群胆小鬼在一起要好得多,出了事,还有人领头想法子解决,不至于彻底慌乱。

    来到宅院门口,张浩天抬头看见宅院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写着两个字“古宅”。

    古姓人家?张浩天看向宅院内,大门敞开,右侧的门已经断裂落在一旁,四下都能看见有人慌乱撤离的痕迹,还有些牲畜的粪便,往深处看去,院子正对着的正堂中摆放着一口棺材,棺材邦首前段还坐着一个人——一个孩子,洋人孩子!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