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胡顺唐的推理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四章 胡顺唐的推理

    坟地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风还在猛烈地刮着,周围草木耸动,还不时能传出那种如同鬼哭狼嚎的声音。

    胡顺唐站在盐爷跟前与他对视了许久,沉默最终还是由在胡顺唐身后的詹天涯来打破:“唐建设,你已经完了,实话告诉你,从我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盯上了你。虽然一开始我还怀疑过胡顺唐,只因为你们走得实在太近,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你一直在慢慢地引导胡顺唐往某个方向走,而且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行凶的动机。”

    “动机?我和胡家人无怨无仇,我有什么动机要杀死他们?”盐爷冷笑道。

    詹天涯说:“胡姓女子被咬伤时,你在哪儿?有不在场证明吗?胡杏被杀时你又在哪里?唐天安被杀时你又在什么地方?还有,那夜刘振明、胡淼和胡顺唐三人在派出所被袭时你又在何处?”

    “晚上我当然在家睡觉。”盐爷答道。

    詹天涯反问:“有证明人吗?”

    “你觉得我这样一个孤老头子会有证明人?”盐爷不甘示弱,“再说了,我们来时,刘振明不是接到过电话说胡家人中毒身亡吗?我和你们在一起,如何去下毒?嗯?”

    胡顺唐回头看了一眼詹天涯,随后说:“盐爷,没有人中毒,也没有人死,唐天安死后就再也没有伤亡出现过了,我只是为了让詹天涯配合演这出戏,故意让刘振明在手机上设了一个闹钟,闹钟响起后,当做电话接起来。”

    盐爷身子微微一抖,将手中的拐杖提起来,昂头道:“但你还是没有说清楚我要杀胡家人的动机。”

    “你有,你就是为了能够找到胡家的祖坟穴位,从而找到唐五的尸身,你知道在那之后发生了何事,但你却不愿意告诉我们,因为一旦告诉我们实情,很可能就会暴露出你的目的来。你对胡家人的仇恨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了,准确的说从你父亲那一代开始,就已经慢慢积压了下来,到你时才彻底爆发。”胡顺唐转头盯着胡家坟地中的那口棺材,“我在将军坟中的时候,在唐五的石棺背后发现了文字记载,应该是唐五两个徒弟所写,上面所记载的是唐五的生平,当然也写了关于唐五给胡家开棺的事情,可惜的是写到唐五做自我牺牲,进行了活人葬之后,因为大水的关系,我没有看到下面,不过我却看到了一个之前我重视过,但又忽略的人物——瞎丙。”

    胡顺唐刚才在胡家祖坟之中,发现了那具形似孩子的骨架以及唐五的下半身之后,便和在将军坟中石棺背后的文字连系在了一起,有了一个推断,这个推断的结果刚好能和现在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胡顺唐看着盐爷道:“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当年胡家出了古怪,没有人与祖坟联系在了一起,最终却是瞎丙找上门去,这难道不奇怪吗?风水命理其实也算是科学,说得大一点,其中包含了统计学、环境学、生物学等等,现在很多人都深信不疑,更何况是八十多年前的时代。有高人告诉过,晋西的地师,也就是风水师也会开棺,但善于挖掘地道开棺,这与盗墓贼有相似之处,在我刚才看见棺材下部那个地道时,我便有了这样一个推断。八十八年前,所有的事情都是瞎丙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唐五打开这口棺材,这种事针对的不仅仅是胡家,还是唐五,也许是因为瞎丙曾经与开棺人有仇,或者说在当时胡家的祖辈能够找到这块往生穴,靠的不是地师,而是开棺人,也许开棺人当时选中的这块往生穴已经葬有别人的祖辈,有可能就是瞎丙的先人,所以瞎丙不仅对胡家有仇,还对开棺人怀有极大的仇恨。”

    当然,胡顺唐推测到当年胡家发生的那一系列惨案,都是瞎丙一手导致,虽然不清楚他是否有帮凶,不过瞎丙的事情却给了盐爷灵感,为何自己不和瞎丙一样,装成瞎子呢?于是盐爷便谎称自己双眼失明,这样持续了多年之后,再开始对胡家人下手,这样谁都不可能怀疑到他,因为知道当年瞎丙事情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只剩下两个人。

    “这两个人就是我的养父吴天禄,另外一个就是胡钱福。”胡顺唐深吸一口气,“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吴叔要突然回到广福镇,接着又被人杀死,后来当我得知吴叔的身份时,便想到必定是与胡家的祖坟有关联,你杀死吴叔有两个目的,其一就是杀掉一个知道当年胡家开棺真相的人,其二便是引我回来,你和我父亲当年关系甚好,又知道胡家的事情,当然也会从父亲口中得知吴天禄的真实身份是开棺人。”

    “你说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说清楚我到底有什么动机要杀死胡家人。”盐爷道,抬眼去看着胡顺唐。

    “我马上就会说到。”胡顺唐看了盐爷一眼,目光又投向胡家的墓穴之中,“我回到广福镇之后,你立刻将我家铺子的钥匙交给了我,并且一再向我暗示关于我家中那口活寿材有问题,这种暗示不止一次,后来我真的在活寿材之中发现了一块木板,当然,我相信你根本不知道那块木板的存在,而是盯上了我家宅子第三层的那个所谓的人造‘冥界’,你是想让我当开棺人对吗?否则的话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暗示我?”

    盐爷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我在那块木板之中发现了唐五的儿子唐绍木名字下面有两列名字,一列只写了一个叫唐志宏的人,另外一列写着关于胡姓的唐五子孙,旁边还有其他名字,当时我断定,其实唐绍木除了收养了我祖爷之外,还有一个亲生的儿子,唐绍木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唐五进行了活人葬,知道自己子孙后代必定遭致不幸,所以才让唐绍木从此之后领养孩子,不要生育,可唐绍木并没有听进去,在唐五死后没多久,便与妻子生了一个儿子,那就是唐志宏,我想唐志宏应该就是你的爸爸。”胡顺唐走到盐爷的背后,“我让刘振明去调查过,果然你根本不是土生土长的广福镇人,而是随自己的父亲迁移到这里来,虽然说你父亲声称老家是东北的,解放战争之后才随军来到四川安家,不过这些都是谎言,因为在那个年代的户籍资料中,但凡是退伍军人,都会有记载,可你父亲没有,你更没有改变的是你父亲的名字,白纸黑字写的就是唐志宏!”

    “不错,我父亲的确就是唐志宏,我没有想到原来胡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盐爷面无表情地说。

    “我爸爸不知道,否则怎么会告诉你那些过去的事情?他只是从爷爷那得知唐绍木还有一个儿子叫唐志宏,随后记载了下来,其他的都只是我的猜测,这些猜测一次又一次证实都是正确的,还有你双目失明是突然的,没有预兆的,并且没有去过医院,这一点更值得怀疑。还有胡钱福的死,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会自己插瞎自己的眼睛,而不去急救?中邪了?不,不是中邪,而是胡钱福知道凶手是你,而你,又自称是瞎子,所以胡钱福在死前故意要弄瞎自己的眼睛,就是想告诉我和胡淼凶手的真实身份!那个行为就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最后线索。”

    胡顺唐说完后,胡淼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胡钱福死前为什么要做那样诡异的事情。

    盐爷点点头,直起身子来:“既然你们选择将我引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没有外人,我也不再隐瞒了,不错,胡家那几个女娃是我下的手,你养父吴天禄还有唐天安都是被我所杀,我也的确是唐五的子孙。”

    “为什么你要杀我吴叔,他应该与你无怨无仇吧?”胡顺唐问,情绪有些激动。

    盐爷道:“怪就怪他太迂腐了,不愿意帮我这个忙,怎么说他也算是唐五的徒孙,他明明知道一切,可就是不愿意帮我的忙,无奈我只得将他骗回来,说我已经找到了胡家的祖坟所在地,如果他不帮助我,我就私自开棺,取出我祖辈的骸骨,另寻他处下葬,吴天禄果然上当了,急匆匆地赶回广福镇,当时我并没有打算杀他,而是原原本本将事情缘由告诉给他,希望他能够帮助我摆脱困境,谁知道……”

    “谁知道他根本不同意,对吗?”胡顺唐怒视盐爷,“你不问缘由就下手将他杀害,不觉得残忍吗?”

    “残忍!”盐爷的声音突然提高,伸手指着胡家的祖坟说,“为什么胡家可以后世享用不尽,而我这个唐五的后代,却要遭受那种非人的折磨?你根本不知道,我小时候全家几乎是以讨饭为生,我娘早年就染疾而死,那时候我爸爸就说,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替胡家还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唐家帮胡家开棺,却落了如此下场?如果胡家当日内没有欺骗我祖辈唐五,会发生这些事情吗?不会,就如同吴天禄当年一样,如果那家人明确的告诉他棺材中是什么,他会落下终身的遗憾吗?这根本就不公平!多年之后,我辗转回到了广福镇,在你……帮助下,开了一间棺材铺,还和你爷爷成为了好朋友,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其实你爷爷掌握着开棺人的所有秘密,同时也察觉出了我的身份。”

    “于是你决定拉拢我爷爷,一起报复胡家,但我爷爷没有同意。”胡顺唐说,同时也明白为什么爷爷要做那口活寿材,又为什么要在活寿材之中藏下那块木板。

    盐爷道:“不错,你爷爷真的把自己当做了唐五的子孙,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年的事情都是唐五自己选的,怨不得胡家,为什么怨不得胡家?如果胡家没有隐瞒,会有之后那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吗?你爷爷根本就是一个懦夫!但他同时也是我的恩人!没有办法,我只求他看在我们算是兄弟的份上,不要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他答应了。于是,我只好自己想办法去学习风水玄学,便借口说出去要找发财致富的办法离开了广福镇,其实我是去寻一位隐姓埋名在自贡当盐工的地师,拜在他门下当了徒弟,潜心学了好几年的玄学之术,并且还在那娶妻生子,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感觉最幸福的时候,甚至也有了以后再也不管胡家事的念头。可是,不管我们再怎么努力,日子都过得那么苦,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我当时想一定是因为唐五的骸骨还被埋在往生穴之中,所以才导致了我们现在的困境,于是我偷偷在某个夜晚离开了妻儿,伪造了我跳河自尽的假象,回到广福镇来进行我的计划。”

    胡顺唐缓缓摇着头说:“你根本不知道一家团聚的可贵吗?就算再穷,一家人能在一起,这些困境又算得了什么?”

    盐爷哈大笑,笑罢长叹一口气说:“困境?那简直就是地狱!你被领养回来之后,我就有了一个计划,因为开棺人有一忌是不能家传子嗣,你不算唐五的子嗣,所以你有资格当开棺人,于是我怂恿你父亲试试,但却被你父亲制止,当时我知道这个计划没有办法马上实行,只得慢慢等待,因为我不会伤害你们家人,所以我只能等到他们一个个死后,再开始我的计划。”

    “在我父亲死后,你先谎称自己瞎了,瞒过所有人,再靠着自己玄学之术赢得镇上所有人的信任,还和警察时常合作,建立起一种很微妙的关系,这样就算你的计划开始实行,警察必定会进行侦破,但以你的身份可以随时知道他们侦破的过程。”胡顺唐说。

    胡顺唐父亲过世之后,盐爷开始调查起广福镇上有没有胡家人,发现很多胡家的女子都嫁了过来,这无疑对他来说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不必跑太远,就在广福镇本地就可以实行计划。于是,他先是咬伤了胡家的两名女子,在选择胡杏下手时,竟发现胡杏与唐天安有奸情,盐爷很了解唐天安的为人,于是便“好意”帮助他,编造了一套关于他与胡杏相克的事情,从而控制唐天安,让唐天安去重新启用了胡杏的手机卡,以待备用,随后杀死胡杏,拖回家中分尸,再扔进竹林之中,趁着这个空挡,盐爷立刻赶往了太平镇,找到了胡家当家人胡钱福,学着当年瞎丙那样,说是胡家祖坟中出了问题。因为八十八年前的确出过类似的事情,弄得胡钱福很是紧张,于是忙问该如何办?盐爷称必须要找到开棺人才行,同一时间吴天禄也被盐爷骗回了广福镇,并且下手,这样一来,一石三鸟之计就成功了——骗吴天禄到来,杀死吴天禄,从而导致胡顺唐回到广福镇,同时再让胡钱福赶往广福镇,去寻找所谓的唐五后人,当然胡钱福根本不知道胡顺唐和唐五没有血缘关系。

    原本盐爷希望吴天禄能够帮助他,下面的计划就不用再实行了,没想到吴天禄竟然断然拒绝,无奈盐爷只得杀死吴天禄,实行先前的计划,将胡顺唐一步步引入开棺人的路上来,包括带他去关亡走阴,包括第一次将他封死在棺材之内,最终他发现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那就是胡顺唐竟然决定要将这件事一查到底,同时詹天涯的出现,也让盐爷感觉到了危机的来临,于是盐爷决定最后孤注一掷,杀了唐天安,抢夺了胡顺唐手中关于那本小册子的复印件,将所有的事情都停止。

    可唐天安的死并没有让胡顺唐停手,相反加剧了他要一查到底的决心,盐爷知道不妙,如果胡顺唐和胡淼找到胡钱福一问,便知道一开始是他找过胡钱福,那么自己也就暴露了,于是赶在胡顺唐和胡淼之前杀人灭口!

    盐爷坐在旁边一块岩石上,轻笑道:“我说出来恐怕你不会相信,在我得知你们被当做嫌犯关押起来之后,我竟然动了去自首的念头,因为你是个好孩子,我不希望你被冤枉,可我想到自己做了那么多事情,杀了那么多人,却没有完成我最终的目的,只得作罢,其实我也想到过,你大概已经怀疑我了,但我能怎样?只能装傻充愣,我选择的路,就算前面是悬崖,我也只得跳下去……”

    “盐爷,其实你想做的一切,无非就是想改变唐家的风水,以此来改变你子孙后代的命程,很可惜,就算你现在改变了,你的子孙后代也没有办法享受得了。”胡顺唐说,后面还有一些话,他还在寻思要不要说出来,因为一旦说破,盐爷便会彻底陷入绝望之中,但如果不说破,他还会沉浸在自己对未来的幻想之中。

    “为什么?”盐爷淡淡地问,双手握着拐杖。

    “因为你的儿子,还有你的孙子,甚至你的重孙都已经死了。”

    一个声音从胡顺唐侧面的树林中传来,刘振明拨开树枝走出来,同时手中还握着一支六四式手枪,枪口正对准盐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