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顾问的神秘身份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章 顾问的神秘身份

    开棺人九忌当中有说明,首先要知开棺所取,胡钱福一开始虽然没有详细告知胡顺唐开棺所取何物,但胡顺唐去了唐五的墓地之后,知道唐五下半身尸身在胡家祖坟之内,潘独鳌又告知开棺人拥有孟婆手的交换条件是要带被封闭在棺材中的灵魂前去往生,虽然因为大水的缘故,没有看清楚后面的文字记载,那么这次开棺胡顺唐必然是冲着唐五下半身尸身而去,查明为何唐五的两名弟子公孙赋和关童要那样做。第一条禁忌便算是破解了。

    第二条禁忌要入死者族谱,胡顺唐本就在胡家族谱之上,这条禁忌也不解自破。

    第三条禁忌是要忌玄日皓月星辰,很明显指的便是不能在白天开棺,必须要在深夜,而且是在看不到月亮和星星乌云密布的深夜,夏季天气炎热,暴雨来临之前就有这种天气,从天气预报中得知后天夜晚应该有这样的天气,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否准确。

    第四条禁忌是忌淫邪烂赌烟酒,这几条除了酒之外胡顺唐从来没有犯过,酒他自从回到广福镇之后就再也没有挨过边,成为了开棺人之后就更不要提喝酒的事情。

    第五条禁忌是不能伤害死者生属,胡顺唐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胡家人。

    第六条禁忌开棺不收重金,这点有些难办,胡钱福虽然准备好了重金,但钱的下落却不知道到了何处,但胡顺唐一心想开棺查明真相,关于钱不钱的事情,之后再说,但胡淼表示这条禁忌不可破,她妈妈有钱,这笔钱大可她家中来出,无论如何,她也算是胡家人。

    第七条禁忌是师传家中子嗣,胡顺唐已经查明自己不算是唐五的亲生子孙。

    第八条禁忌信神己不敬神,意思就是不能相信神鬼之说,但却不能亵渎神明。

    第九条禁忌贪生留阳弃魂,胡顺唐本人已经拥有了孟婆之手,便已经符合所有条件。

    胡顺唐将九条禁忌一一细想了一遍后,发现一个事实——自己成为开棺人早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大概所谓的“天有天数,人有人为”就是这个意思,可是这天定因素好像大过了人为,毕竟在老宅子最下层那个地方过于诡异,说那里直通向冥界有些牵强,胡顺唐的推断是宅子最下层必定是爸爸、爷爷、祖爷等人所创造出来的一个类似冥界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明显就是为了留给自己而用。

    所以,成为开棺人在自己被领养之前就已经注定了,只是因为吴天禄之死,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刘振明已经坐班车离开了太平镇,回广福镇调查胡顺唐要其帮忙查明的事情,并且让其回来的时候顺便叫上盐爷一起,因为这件事缺了博古通今的盐爷没有办法进行。

    刘振明离开的时候有些不相信胡顺唐让他调查的方向,认为那完全是无稽之谈,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胡顺唐没有反驳他,只是说:“如果有证据,就不需要让你费心调查了。”

    刘振明走后,詹天涯和胡顺唐直接前往县城,去购置胡顺唐所需要的东西,部分东西虽然在太平镇能够找到,但一部分古物却要在县城的古董市场去购买,这些东西都是潘独鳌说过的绝对不能缺少的东西,不过让胡顺唐最为苦恼的是五禽骨粉在什么地方找到?还有所谓的银钉,这两样东西很难找。

    詹天涯想了一下说:“五禽骨粉这种东西,需要费点劲,不过我能想到办法,银钉我这有现成的,早年我在市场上收藏了一套东西,你如果需要我让人从省城立即开车送过来。”

    “好,谢谢。”胡顺唐看着詹天涯却问,“我有个疑问,不,是两个。”

    “什么疑问?”詹天涯知道胡顺唐想问的是什么。

    “第一,你到底是谁?你肯定不是什么省厅的专家,但却有这么大的权限,这很奇怪,第二,你为什么现在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先前却说我有精神病。”

    “1976年,冷战时期,苏联和美国私下都进行了类似的人体精神试验,当时苏联赶超在美国之前,发现了每个人脑电波传输的频率都不相同,非常特殊,美国当时也进行了所谓的‘双子试验’,试验中发现双胞胎在某种相同的情景下,脑电波频率可以并行,随之苏联同年在死刑犯身上做过类似的试验,发现人在死后脑电波依然存在,只是转化成为了另外一种意识形态还留存在与我们相似的世界之中,当时命名为n空间,我想这就是俗称的冥界。”詹天涯靠着椅背说,并未看着胡顺唐,“而人的脑电波在转化成为另外一种意识形态后,脑电波相对比较强化的人是可以看到模糊的身影,甚至有些人可以听到这种意识形态下的‘人’开口说话……”

    “这就是所谓人死之后变成鬼对吗?”胡顺唐接过詹天涯的话。

    詹天涯笑了笑。

    胡顺唐道:“科学真的可以解释一切事情吗?”

    詹天涯收起笑容:“表面上是可以,大部分已知的试验已经表明脑电波转化成为另外一种意识形态之前,如果遭遇了电流的袭击,意识形态的转变就会停滞在身体之内,变成无意识形态,成为行尸走肉,当然还有药物原因,我从来没有说相信过你,我只是想履行本身的职责,将这个案子给告破,然后安安心心回省城复命。”

    胡顺唐笑道:“我怎么觉得你的身份比那些神鬼玩意儿还要神秘呢?”

    詹天涯此时转过身来,看着胡顺唐问:“你如果要我相信你,可以,你现在将那双孟婆之手召唤出来,让我亲眼看到,我便相信。”

    胡顺唐听完,下意识盯着自己的双手,很清楚自己没有办法自如地将那双手召唤出来,但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是真实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幻觉。见证人不仅仅有胡淼,还有那个叫胡天仁的家伙。

    “对了,这件事了结了之后必须保密,严格保密,不能向外界透露半点消息,否则麻烦会找上门来。”詹天涯冷冷地说。

    “你会找我麻烦?”胡顺唐问,心中怀疑詹天涯是否有军方背景。

    詹天涯摇头:“不是我找你麻烦,我查过资料,做你们这行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拥有什么孟婆之手的神奇力量,民间总会有人盯上你们,刚才你也说起过,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完全相信科学这样一说,喜欢妖言惑众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少数。”

    “你是说,如果我的开棺人身份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之中,会有很多不法之徒找上我,逼我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胡顺唐问,同时看着在旁边昏昏睡去的胡淼。

    詹天涯点头道:“嗯,的确是这样,我们不会找你麻烦,因为你这样的人对这个世界构不成什么威胁,至少从我来看,你就是一个前期精神病患者,也不是什么坏人。”

    “几天没见……”胡顺唐顿了顿,“詹顾问还是这么讨厌。”

    詹天涯露出一个笑容:“几天没见,你也变化很大。”

    胡顺唐注意到詹天涯脸上那个笑容很诡异,和从前一样,像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一样。

    几个小时之后,金杯车进了县城内,司机宋松好像很熟悉县城,完全没有靠gps,就找到了当地卖古物的市场,用詹天涯的话来说,他这个助手,除了会些拳脚功夫之外,还是一幅活地图,走过全国1900多个县市,只要去过一次的地方再让他去第二次绝对不会迷路。

    最后詹天涯还补充了一句:“侦察兵出身。”

    军人出身?还是本身还是军人?胡顺唐有些怀疑那个宋松的身份,当然也很怀疑詹天涯的真实身份,甚至觉得他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在县城采购了一天,几乎将需要的东西都购买齐了,然后开始等待詹天涯的人送来银钉和五禽骨粉,在县城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便收到了送来的东西,同时胡淼的眼睛也在针灸的作用下恢复了。

    胡淼眼睛恢复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流眼泪,好像先前没有流够一样,抱着胡顺唐哭了半天,詹天涯在一旁看到,只是笑笑,然后离开了房间,剩下他们两人。

    胡淼哭了一阵,抹去眼泪说:“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见了。”

    “傻子,胡说八道什么,这不是好了吗?我都说过是暂时性失明,再说了,我说过就算你真的瞎了,我照顾你一辈子。”胡顺唐起身去查看旁边的银针和五禽骨粉。

    胡淼脸一红,低声问:“真的?”

    “真的,我欠你的嘛,要不是我,你不会搞成这样。”胡顺唐拿起一根银钉查看,发现那东西比自己想象中大多了,就好像是大型的棺材钉一样。

    “噢,是因为欠我的……”胡淼心中有些遗憾,偷偷看了胡顺唐一眼,发现他完全没有认真与自己说话,注意力全部放在银钉和五禽骨粉上面。

    胡淼凑过去问:“这些东西就是开棺人必须用上的?”

    胡顺唐道:“按照那个潘独鳌的话说,这两样东西最为重要,只有五禽骨粉才能够真正地将孟婆之手自如地召唤出来,而那个银钉好像是用来封闭什么东西的,我记不太清楚了。”

    “我记得。”胡淼回忆一下说,“潘独鳌说过银钉的作用是防止尸变,同时还有将钉死封闭魂魄的作用,大概是这样。”

    “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胡顺唐拿起那罐五禽骨粉,“我要不要试试?”

    “不要!”胡淼马上反对,“要试等我出去再试,我看见那双手就害怕……”

    “詹天涯应该没有理由骗我,因为对他没有好处。”胡顺唐说。

    胡淼看了一眼关上的门,低声问:“之前不是刘振明还怀疑过他吗?”

    “说实话,我也怀疑过,但没有根据,詹天涯是在吴叔死后来广福镇的,虽然神神秘秘的,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是能干出那种事的人,况且他的身份我怀疑和军方有关系。”

    “军方?”胡淼很是不解,因为在车上的时候她睡着了。

    胡顺唐将在来县城路上和詹天涯的一番对话告诉给胡淼,胡淼听完说:“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曾经真的在有些书上看见过,军方对这方面的东西做过研究,还有什么双鱼玉佩呀,什么丧尸呀,总之很诡异。”

    胡顺唐看了一眼胡淼说:“你买的是地摊杂志吧?哪有你说的那么悬乎,不过是不是军方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现在需要找到胡家祖坟的准确位置,胡钱福一死,我估计胡家人就算有人知道祖坟的准确位置,也不会告诉我们,哎,对了,你妈妈知道吗?”

    胡淼摇头:“应该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听我妈妈提起过。”

    “那你爸呢?”胡顺唐不合时宜地问。

    胡淼摇头:“我不知道我爸,很多年没联系过了,听我幺爷说他很恨我和妈妈,连太平镇也不常回来,好像在外面做什么买卖,这次姐姐死了,好像也没有联系上他。”

    “那眼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找到胡家的祖坟所在了,盐爷曾经说过一部分关于胡家祖坟的事情,但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在祖坟前方是‘玄武吐舌’,我想这种穴位在周围也不常见,从这个方向来找,应该就没问题了。”胡顺唐说,当然这只是他的愿望,实际上他现在对风水之术也是一知半解,很多东西都不懂,罗盘都不会用,怎么去找这种地方?

    胡淼此时想起来一件事:“你在车上跟他们说过,你在石棺中唐五的尸身背后发现有一个地图对不对?”

    “对,你的意思是唐五的两个徒弟将胡家祖坟的位置刻在唐五的尸身背后了?”

    “嗯。”胡淼想了想说,“我觉得那个地方的机关构成都很奇怪,好像是已经预料到有人去,但肯定是与开棺人有关系的人,因为普通的盗墓贼发现那种没有值钱东西的墓穴,根本不会去动。”

    胡顺唐这样一想,觉得也对,那洞壁上的十副画摆明了就是写给开棺人看的,普通人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必然看不懂,还有其中的五行机关等等,太精通的人相反无法破解,也就是说唐五的两个徒弟料定了会有后人前来寻找唐五的墓地,从而制造了那些诡异的机关?

    胡淼问:“你还记得那副地图是什么模样吗?画下来试试。”

    胡顺唐拿过纸笔,回忆了一下,将地图画下来,随后和胡淼站在桌子边看着,此时门被推开了,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的詹天涯看着桌子上那张纸说:“要不要我试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