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重见天日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九章 重见天日

    胡顺唐盯着满地的白灰道:“往生吧,多谢了。”

    话音刚落,那团潘独鳌尸身所化为的白灰好像能听见一样,卷成一团,向另外一个方向飞去,那就像是一条白蛇。

    胡顺唐见那团白灰绵延向左侧洞壁的一个活人俑身后,随后消失不见,觉得有些蹊跷,赶紧跟过去一看,发现在那活人俑身后的洞壁上有一条缝隙,那团白灰就停留在那缝隙口上,当他走近时,那白灰便钻了出去。

    难道说是潘独鳌告诉自己这里就是出口?胡顺唐蹲下仔细观察着那个缝隙,用手探去,感觉有微风吹进,忙抓起旁边一块石头砸向那条缝隙,没砸几下,那面洞壁便崩塌开足够一人大小的洞口,而洞口内是一条可供人爬行的通道。

    这应该就是那些盗墓贼所挖出来的盗洞吧?看这坡度应该是通往地表。胡顺唐转身过去搀扶着胡淼来到洞口,自己在前,让胡淼紧跟其后,沿着那条盗洞爬了出去……

    两人刚离开,在盗洞旁边的那个活人俑身子忽然一动,外表破开,从里面钻出一个满身白毛的怪物,那怪物蹲在盗洞口盯着往外爬行的两人,自语道:“你们应该感谢的是我,呵……”

    怪物走到那已经化成灰烬的潘独鳌的活人俑碎片跟前,用手拨了拨,从中抓出一条蛇来,用手指点了点那吐着信子的蛇头说:“让你当传话筒,辛苦了。”

    那蛇点点头,顺着那怪物的手臂钻进了他的体内。

    胡顺唐和胡淼刚爬出盗洞,就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胡顺唐忙用手挡住,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将手拿开,竟发现自己和胡淼站在一片坟地之中,而周围还有几个来给亲人上坟的普通老百姓。

    胡顺唐有些尴尬,微笑着挥手跟那些人打招呼,那些人脸上都挂着惊讶的表情,并不是因为他们从地底下爬出来,而是因为胡顺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而胡淼上身除了小背心之外,下面也只有一条内裤,还是黑色的蕾丝花边!

    “不要脸!跑到坟地里来打野战吗?”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怒视着胡顺唐骂道。

    胡顺唐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穿衣服,赶紧抓起胡淼的手就往坟地外跑,跑了没几步,走过一片小树林,就发现山下就是太平镇!

    将军坟离太平镇这么近?难怪那怪物很轻易就将我们带到这里来了,不知道刘振明和詹天涯还在不在太平镇,我们从拘留室里离奇失踪,估计已经轰动全县了吧,说不定都惊动省厅了。

    两人向山下走去,顺手在一家晾有衣服的农家院子里顺了几件衣服套上,赤身**的进镇子里,会被人围观的!自己可以不要脸,胡淼还是个女孩子。

    胡顺唐和胡淼走了一个来小时才绕下山去,走进太平镇之后便在一根电线杆上发现了一张类似通缉令的东西,上面有着自己和胡淼被放大的身份证照片,下面是太平镇派出所所写的告示,看看时间,恰好是他们被怪物带走的第二天,那今天是第几天?第三天?还是第四天?呆在那个洞穴中,完全对时间没有任何概念。

    胡顺唐正看着,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争吵。

    “没有上面的批示,你们怎么能自己发通缉令?疯了是不是?”

    “疑犯是从我们派出所失踪的,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将他们抓捕归案。”

    “他们是疑犯吗?我现在怀疑他们被真正的疑犯绑架了!”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记住!在太平镇你没有管辖权!”

    是刘振明的声音,胡顺唐小心翼翼地侧过头去,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刘振明正与那天动手打自己的胡天仁在争执,还看见刘振明手中捏着一把烂纸,估计应该是刚撕下来的所谓通缉令。

    胡顺唐忙低声对胡淼说:“是警察,我们先避一避。”

    胡淼点点头,跟着胡顺唐向前方走,两人走到一条小巷跟前,胡顺唐让胡淼坐在一棵树下,然后说:“你呆在这不要动,任何人说话你都不要搭话,我去找刘振明,记住,千万不要动!”

    胡淼使劲点点头说:“我不会走的,你放心好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知道了。”胡顺唐离开小巷,正好看见刘振明在那撕电线杆上的通缉令,撕一张胡天仁便贴一张,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

    胡顺唐在旁边找了半天,看到旁边有一摊烂泥,蹲下去将烂泥乱抹在脸上,接着埋着头向刘振明走过去,拉了下他的衣服用地方土话说:“大锅(大哥),给点钱嘛,我一天都没吃饭唠,我只要十块钱,只要十块!”

    刘振明还在和胡天仁争执,没空搭理身边乞丐模样的胡顺唐,胡顺唐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干脆凑近刘振明的耳朵叫出了他的小名:“欢欢,是我!”

    刘振明身子一震,刚转身来看,胡顺唐忙给他递了一个眼神,示意胡天仁在身边,刘振明反应很快,立刻说:“没零钱,走走走!”

    “没得零钱,你帮我买个馒头吃好不好嘛?”胡顺唐继续演戏。

    刘振明转身就往旁边的食杂店走,还回头冲胡天仁说了一句:“别贴了!省厅都下文件了!你们没有权限管这个案子!”

    胡天仁冷笑一声,继续往电线杆上贴着所谓的通缉令。

    胡顺唐跟着刘振明身后,低声说:“我们怎么会被通缉了?”

    刘振明在前面问:“你们跑哪儿去了?急死人了!都消失两天了!”

    “两天了?”胡顺唐这才意识到自己和胡淼竟然在那个鬼地方呆了两天,两天都没有睡觉,竟然不觉得困乏?

    胡顺唐这时往身后看了一眼胡天仁,发现胡天仁还在往旁边的报刊亭上贴通缉令,周围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忙快走几步抓住刘振明的胳膊闪身进了旁边的一条巷子内,再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回头说:“一时半会儿我跟你说不清楚,但现在必须马上送胡淼去医院!”

    “胡淼受伤了?”刘振明忙问。

    胡顺唐点头:“眼睛暂时失明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赶紧送她去医院,回头再详谈。”

    说完,胡顺唐转身离开巷子,刘振明紧跟其后,两人回到刚才胡淼所呆的树下,竟发现胡淼不见了!

    胡顺唐忍不住低声叫了几声胡淼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开始着急了,和刘振明四下找着,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胡淼怎么会不见了?难道说是尿急上厕所去了?不可能,胡淼就算再急,眼睛看不见,也不会乱跑才对。

    正在两人着急的时候,刘振明的手机响起来,他赶紧接起“嗯”了一声后挂了电话,对胡顺唐说:“詹天涯回来了,把胡淼带走了,在镇子口等着我们。”

    胡顺唐松了一口气,但又觉得怎么那么巧,自己刚走詹天涯就出现了?又说:“詹天涯怎么没和你在一块儿?”

    刘振明说:“那天你们消失在拘留室中之后,省厅的文件就下来了,他们的所长没有固执,但那个叫胡天仁的家伙口口称称说你是什么怪物,一定是你杀死了胡钱福,死都不听他们所长的话,声称就算辞职了也要把你们给抓住,自顾自地印了一堆所谓的通缉令,四处张贴,派出所去阻止,但胡家人太多了,将派出所围个水泄不通,说要讨个说法,还以服毒自杀为要挟,他们这的所长怕事情闹大了,一边向上面请示,一边向胡家人耐心解释,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时间去阻止胡天仁胡闹了。”

    刘振明说完,又问:“你们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我们被那个怪物掳走了,就是那天在派出所见到的那东西,走,先去见詹天涯,到时候再详细告诉你们。”

    胡顺唐说完,两人加快脚步向镇口走去。

    两人走到镇口,看到有一辆金杯车停在那,两人对视一眼,正迟疑着要不要上前去,就看到金杯车的窗口打开,詹天涯露出头来向他们挥挥手,两人赶紧上车。

    上车后,詹天涯将窗帘给拉上,指着开车的司机对胡顺唐和刘振明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助手宋松,不是外人。”

    胡淼坐在后排,眼睛周围插着银针,听到车门开闭的声音,张口道:“顺唐?是你吗?”

    胡顺唐忙过去,看着胡淼眼睛周围的银针,回头问詹天涯:“这是……”

    詹天涯道:“神经性失明,只是暂时性的,我用针灸试试,应该有作用,不过要注意休息。”

    此时,焦急的刘振明坐下,点起一支烟,开口问:“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

    刘振明的烟刚点起,就被詹天涯用手扯下来弄熄灭,扔进烟灰缸说:“我的车上不允许吸烟,抽烟不是个好习惯。”

    胡顺唐沉默着看着詹天涯和刘振明,虽然自己心中已经对在广福镇发生的一系列案子有了头绪,但眼下还差一些实际的证据,而这些证据必须要身为警察的刘振明出面才好调查,如果不将实情告诉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查到,再者,有些事情还需要詹天涯帮忙,否则鱼饵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

    于是,胡顺唐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没有任何遗漏地告诉给了刘振明和詹天涯两人。说完之后,詹天涯脸上没有露出多大惊讶的表情,只是将头靠在椅背上合眼思考着,而刘振明的反应却很大,好几次想点烟,抽出来又放回去,又抽出来又放回去,终于忍不住打开车门,到外面去吸烟。

    刘振明刚下车,关好门之后,詹天涯就问:“这件事除了我们在座几人之外,还有人知道吗?”

    胡顺唐摇头:“没有人。”

    “嗯,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胡顺唐毫不迟疑地说:“给胡家开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