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第三种诡异死法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四章 第三种诡异死法

    “冥界?”

    盐爷听完胡顺唐的经历后,想了半天,就说出了两个字,似乎在自己问自己。

    胡顺唐忙问:“盐爷,您的意思是我又去了冥界?”

    “可是你这次所到的地方却好像并不是那个地方。”盐爷又开始往烟锅里面塞烟叶。

    胡顺唐看了一眼胡淼说:“盐爷,我觉得现在关键的问题并不是在于我去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冥界也好,其他什么地方也好,我觉得已经不重要了。”

    “顺唐,你的意思是自己已经相信了?”盐爷划燃火柴,点着烟锅里面的烟叶。

    胡顺唐知道盐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对。”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胡顺唐不愿意相信也不行,更何况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胡淼了。

    盐爷笑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猜想你现在是一门心思想当开棺人吧?”

    胡顺唐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不当开棺人,就没有办法帮胡家开棺,如果不开棺,我就不会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叔的死,胡杏的死,都是谜,而所有事情都和白狐盖面有关系。”

    盐爷“嗯”了一声。

    胡顺唐又说:“对了,盐爷,我已经查到自己根本不是唐五的后人,和唐家没有实际的血缘关系,从我祖爷那一辈开始,都是领养的。”

    盐爷略微抬起头来,将旱烟从嘴里拿开,问:“你不是唐五的后人?”

    胡顺唐看了看胡淼,点头说:“对,不是。”

    随后胡顺唐将在活寿材下面发现那块木板的事情,以及自己和胡淼的推断全部告诉给了盐爷。盐爷听完后很久都没有说完,只是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胡淼看着胡顺唐,不知道盐爷心里在想什么。

    “这么说,你真的是准备当开棺人了?”盐爷吐出一串烟圈问。

    胡淼此时有些紧张地看着胡顺唐,虽然她知道胡顺唐心中已经做了决定。

    胡顺唐很肯定地点点头:“对,这是最快捷可以查明真相的办法。”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那些冥文复印件落在了那个奇怪的地方,如果能够找到,只需要看上一眼便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等等,刘振明那里还有一份!胡顺唐一拍额头,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赶紧掏出手机来给刘振明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刘振明才接起来,第一句话便是:“出什么事了?我现在人在县城。”

    胡顺唐一愣:“你怎么会这么快就去县城了?”

    胡顺唐还想是不是因为詹天涯的关系,刘振明上县城找上面的人讨说法去了。毕竟自己才刚刚“死而复生”,这种事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算是头等的稀罕大事,刘振明怎么会不闻不问直接就去了县城?

    刘振明在电话中说:“我在县城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发现唐天安的踪迹了。”

    “发现唐天安的踪迹?”胡顺唐有些小小的吃惊,虽然说唐天安是有可疑,但并没有作案动机,刘振明竟然还一直盯着这条线没有放。

    “对,如果唐天安没有问题,为什么要离开广福镇?又为什么去了县城之后要躲起来?”

    “他躲起来了?”胡顺唐觉得这一点的确有些奇怪。

    “对,躲起来了,不仅如此,他连自己的亲妈都没有告诉,难道不奇怪吗?”

    “这么说,你们现在已经找到他在什么地方了?”

    “没有,扑了个空,如果是从前,我肯定申请抓捕他了,可现在上面不允许我管这个案子,我只能按照自己的办法去做,现在正要去移动营业厅。”

    “为什么又要到移动营业厅去?”胡顺唐很不理解,同时也将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自己是问刘振明拿小册子复印件的。

    “你忘了胡杏那张电话卡的事情?”刘振明在电话中说。

    胡顺唐立即想起来了:“你是说查到是谁在营业厅办理的新卡了?”

    “差不多,虽然说当日经办的工作人员已经辞职,还没有找到人,不过我查到那家营业厅有监控,监控录像三个月才会删除一次,时间还没有过,所以我打算去查查监控录像,只要查明是谁启用了那张卡,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凶手了。”

    刘振明的话确实有道理,不过胡顺唐却不完全同意,因为这个凶手到如今到底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根本拿不准。如果是人,总会在犯罪现场遗留下什么东西,可省厅的专案组都没有查到什么,这难道不诡异吗?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急事找你。”胡顺唐拿着电话说,盐爷已经抽完了一锅,又在重新往烟锅里面装烟叶。

    “什么急事?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刘振明的语气很严肃,可胡顺唐听起来却像是在嘲笑他。

    “不是,我只是想借你那本小册子的复印件用一用。”胡顺唐说,虽然知道自己这样说,当警察的刘振明必定会马上想到事情与那小册子有关系。

    谁知道刘振明并没有问些什么,只是一口答应下来:“好,没问题,我回来之后会第一时间带着复印件去找你,另外,你最好还是在棺材铺里面呆着,如果要是不放心,你和胡淼搬到派出所去住。”

    “不用了,那先就这样。”胡顺唐挂了电话,扭头看着在一侧一直静静听着的胡淼和盐爷。

    “顺唐,有句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我不知道开棺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不过我想肯定是危险重重,你必须得想清楚,这是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去,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况且这种事一旦传出去,你以后还会面临更多的麻烦。”盐爷说。

    胡顺唐决心已定:“盐爷,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盐爷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只顾着抽烟,烟味已经弥漫了整个棺材铺当中,很是呛人。胡顺唐忙去打开铺子那扇门,准备透透风,开门的刹那又回想起了发现胡杏上半截死尸时的情景,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

    刚打开门一会儿,街面上有人开始跑动,跑动的人不时向周围人说着什么“死人了”之类的话,隐隐约约还听到有人提到“唐天安”三个字。胡顺唐觉得奇怪,想去拉人来问,但那些人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只顾着往同一个方向跑。

    胡顺唐出门,见旁边小饭店的老板也放下手中的小说,准备过去,忙问:“出什么事了?”

    老板苦着一张脸低声说:“又死人了!”

    胡顺唐愣住了:“谁死了?”

    “听说是唐天安!死在自家的小阁楼里面!”

    老板说完就往唐天安家方向跑,胡顺唐也顾不上跟盐爷和胡淼打招呼。跟着众人就往唐天安家跑去,虽然他不知道唐天安家在什么地方,但没跑几百米,就看见有一群人围着一栋房子。

    胡顺唐挤进人群中,见到门口站着一个警察,这警察正是上次给他喷药的那人,见胡顺唐来了,脸色稍微一变,也没有阻拦他,放他进去。

    胡顺唐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听见那名警察低声道:“真的没死?”

    胡顺唐顾不得跟那名警察说太多,奔着房子里面就去了,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唐天安的妈妈坐在楼梯那哭得死去活来,旁边还有一名警察在安慰他。那警察见了胡顺唐,反应也相当大,脸色都变了,胡顺唐正要开口问唐天安的尸体在什么地方,就看见詹天涯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边走边摘手套。

    詹天涯看见胡顺唐之后,原本一脸严肃的他,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伸手指了指楼梯上面,示意唐天安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胡顺唐走过詹天涯身边时,詹天涯拉住他,将自己的手套递给他,随后转身离开。

    胡顺唐戴上手套,走上楼梯刚过拐角便看见旁边小阁楼内的唐天安,确切的说是唐天安的尸体。

    小阁楼的面积并不大,几乎不能够让人直起身子来站立,充其量能塞进去四个成人。唐天安的尸体就在小阁楼中间,脖子被一根绳子给缠住,双眼凸出,舌头也吐出一半在外面,两只手高举在空中抓住绳子,双腿弓起,脚尖挂着地面。

    唐天安的尸体前方摆着一张小桌子,小桌子上放着一台台式电脑,从款式上来看已经很老了,还是球屏显示器,键盘和鼠标表面上都有一层好像如油垢一样的东西,很是恶心。

    在尸体后方不远处放着一张椅子,椅子离唐天安尸体大概有四五公分远。

    从表面上来看,唐天安看起来不像是被人谋杀,因为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所有东西看起来都和先前一样,因为这个阁楼中本就堆满了各种杂物。

    胡顺唐半个身子踏进阁楼中,此时吊在绳子上的唐天安突然转动了一个方向,面朝胡顺唐,胡顺唐吓了一跳,后背撞到了阁楼的门。唐天安的那张脸太可怕了,整张脸都是血红色,表面上还有一些类似血泡的东西鼓出来,双眼布满了血丝,眼眶处好像都快渗出血来了。

    胡顺唐镇定下来后,从上到下开始仔细观察起唐天安的尸身来,上身穿着一件很普通的t恤,再看下身时,胡顺唐愣住了,因为唐天安的下体那个地方竟然裸露在裤子外面,最离奇的竟然还是呈勃起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