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鬼手淤青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九章 鬼手淤青

    詹天涯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胡顺唐和刘振明完全没有察觉,就如同鬼魅一般无声无息,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门口明明有一个警察,就算拦不住詹天涯也会发出点声响来吧?

    刘振明走到门口去,站在詹天涯身边往外一看,那名下属依然站在门口,可那模样就如一尊石雕一样,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此时,詹天涯侧过头低声对那名警察说:“兄弟,你上司来了。”

    那名警察浑身一抖,眨了眨眼睛,转过头来看着刘振明道:“刘所!”

    在他说话的同时,也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詹天涯,很是惊讶,完全搞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刘振明本来就觉得詹天涯来路不明,神神秘秘的,刚才这件事的发生更加重了他心中对詹天涯的怀疑,肯定不是什么省厅的专家!不过,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使自己的下属变成那副模样?

    “你到底是谁?”刘振明忍不住终于开口问。

    詹天涯没有理会刘振明,径直走到胡顺唐的床边,竟也不避过那滩呕吐物,直接坐到床边说:“你这是思觉失调,也就是俗称的创伤后思觉失调,香港那边对早期精神病患者病症的一种诠释。”

    刘振明站在门口,侧头看了一眼那名警察,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回去休息了。那名警察有些疑惑地往里面看了一眼,还是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胡顺唐盯着詹天涯说:“你的意思是我有精神病?”

    詹天涯笑笑,将嘴唇上那支烟取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金属制的烟盒中,胡顺唐注意到那个金属烟盒表面有一个很奇怪的图案,但还没有看清到底是什么,詹天涯便将金属烟盒装进兜了,又说:“不是,early psychosis是早期精神症的意思,在2001年的时候香港一部分权威的精神科医生将这翻译成为创伤后思觉失调,意思就是人在精神受过刺激之后,所产生的强迫症、抑郁症和恐惧症一系列精神症状之前的初期表现,还不是精神病,不过你这样下去快了。”

    詹天涯用极快的语速将那番话说出口,虽然笑眯眯地看着胡顺唐。胡顺唐哼了一声,冷笑道:“你的意思还是说我有精神病。”

    “我可没这样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大部分心理疾病都是有潜伏期的,当然如果你现在选择性遗忘某些事情,还是可以挽救的。”詹天涯看着胡顺唐说。

    此时,在门口的刘振明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床边说:“詹顾问,听你的语气,你应该是医生吧?”

    “不敢。”詹天涯根本不回头去看刘振明,还是盯着胡顺唐,“虽然我是心理医生,但我从来没有医治过任何人,只是研究而已。”

    刘振明深吸一口气道:“好吧,来自省厅的高级心理顾问詹天涯先生,你既然只是一名心理医生,凭什么插手案子的事情,还交予你全权负责?”

    “别问我,问上面的人,我也不是很清楚。”詹天涯此时侧过头看着刘振明,同时又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稍微有些皱的衣服,从刘振明身边走过,向两人告别,“好好休息,有空我会再来看你,太晚了,我也应该回去休息了,晚安。”

    詹天涯走到门口,停住脚步,原地转了一圈,回头来伸出手指着胡顺唐的后背方向说:“对了,还有你身上的淤青,在心理学上,那被称为体表无意识记忆……两位,晚安。”

    詹天涯出门前,举起自己的左手,晃了晃手中一个东西,边走边说:“刘所长,这铜钱你不小心点,与案件有关的证物暂时交予我保管。”

    刘振明此时才发现自己口袋中的那枚铜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詹天涯的手中!

    “你……”刘振明立刻追了出去,却已经不见詹天涯的踪影。

    他怎么做到的?只是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就拿走了铜钱,而且警服的扣子还是扣得好好的。刘振明愤怒之余,还是没有想明白詹天涯手怎么会那样快。

    坐在床上的胡顺唐仰着头盯着天花板,虽然很厌恶刚才詹天涯所说的一切,不过还是得感谢他,若不是他突然出现讲那么一番话,恐怕刘振明还得继续追问下去。

    刘振明回到床边时,正要开口继续询问,却听到胡顺唐说:“振明,别问了,我想休息一下,实在太累了,有种虚脱的感觉,明天再说好吗?”

    刘振明点点头,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这也算立案了,明天希望你来派出所做个笔录。”

    胡顺唐“嗯”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话。刘振明离开房间前告诉他胡淼就在隔壁,他晚上也不会离开医院,会一直呆在这里,守到他们出院。胡顺唐一听,翻身起来说:“不麻烦你了,我现在带胡淼回家去住,住在这相反浑身不舒服。”

    刘振明正要阻止,可胡顺唐一再坚持,去隔壁叫了胡淼后,两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医院。刘振明站在医院门口,看着两人的背影,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此时,值班医生走过来也看着胡顺唐和胡淼,随后问:“刘所长,镇上所传的狐灵……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觉得呢?”刘振明扭过头盯着值班医生,一脸的不快。

    值班医生推了推眼镜,勉强挤出个笑容,什么话也没有说。

    回到棺材铺之后的胡顺唐和胡淼,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些简单的工具暂时将门给装好。胡淼此时才知道门是胡顺唐踹坏了,心中很是感动胡顺唐这么担心她。胡顺唐这期间却一句话都不愿意说,装好门之后,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光,让内心平静下来后,这才问胡淼刚才去了什么地方?怎么会在医院?

    胡淼告诉胡顺唐自己晕倒后人事不省,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振明才赶来将她送到医院,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

    胡顺唐听完后,盯着棺材那个方向,心想如果胡淼被放倒在棺材那一头,自己走近棺材时也应该发现才对。再说,谁能够不开门就走进来迷晕胡淼?能做到这种事的除了鬼神之外……难道说真的有狐灵存在?自己发现那个白影时,那种速度,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换言之,如果说真是狐灵,那么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好解释了。

    “你受伤了?”胡淼此时也发现胡顺唐后背上那些手形淤青,又揭开他的衣服看了看说,“背上全是,怎么好像是……人的手?”

    胡顺唐身子一震,想起自己在棺材中时伸出来将自己紧紧抱住的那双手。对,现在要弄清楚自己在那之后经历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幻觉,自己真的有精神病吗?

    胡淼转身去包里翻找有没有治跌打的药水,隐约记得自己包里好像有一瓶子红花油,结果没找到,再回头看胡顺唐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那些淤青消失了!

    胡淼靠近胡顺唐背部看了半天,又小心翼翼用手触摸了一下问:“痛吗?”

    胡顺唐侧着头向后看:“没感觉,刘振明也说有手形的淤青……”

    “真的有!可突然间就不见了!”胡淼以为是光线的问题,换了几个角度看,淤青果然消失了,这也太诡异了,这手形的淤青到底是什么东西?黑漆漆的,不注意看以为是谁恶作剧涂了颜料在手上,又抹到胡顺唐的后背,可凑近一看,的确是淤青。

    胡顺唐表现得没有胡淼那么惊讶,他还在回想在棺材内发生的事情,想了一会儿后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给了胡淼。胡淼听完后,脸色被吓得惨白,特别是听到胡顺唐说看见自己姐姐在凉席上爬动时,还下意识去看了一眼旁边卷在一起并没有铺开的凉席。

    胡顺唐紧接着又将自己在棺材中遇到的诡异事告诉给了胡淼,胡淼吓得赶紧离开了背后的棺材,转到另外一边紧紧地靠着胡顺唐,随后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觉得自己呼吸不过来,心中有一个想法是我绝对死了,当身体下沉的时候那感觉和盐爷带我去走阴那天时完全一样,那双手紧紧地抱住我,往下拖。我没有办法挣扎,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而且并没有觉得痛苦,相反觉得轻松了很多,隐约还能听见有人说话,具体是说什么我听不清楚。”胡顺唐又抓过一瓶水来,喝了一口,又弄了一点在掌心上,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和额头。

    “然后呢?”胡淼如今除了这三个字以外,问不出其他的话。

    胡顺唐不知道被那双手拖下去过了多久,觉得眼前慢慢亮了起来,能看到很多东西在周围漂浮着,时快时慢,就好像用肉眼能够看到风在周围舞动,那种东西还有各种不同的颜色。胡顺唐爬起来,伸手去抓那些东西,可手刚伸出去,那些东西就像猜透了他的想法,赶紧闪到一旁去,打着圈来回浮动,躲避着他。

    胡顺唐看着四周,全是漆黑的一片,周围好像是草地,刚挪动了一下步子,双脚就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竟是一块墓碑。此时那些带着颜色的东西飘到他跟前来,顺着那些东西发出的光,才发现自己好像身在一片坟地之中,隐约觉得远处似乎有人在向他招手,可却看不清楚,感觉就如同是一个近视眼没有戴眼镜。

    胡顺唐向那个人影慢慢走去,行走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果然身在一片坟地之中,刚走了没几步,双肩突然被人猛地一拍!

    胡顺唐一惊,忙转过头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