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惊魂夜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六章 惊魂夜

    “关好门!”胡顺唐回头说了一句话,随后向那个白影追了过去。

    胡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追出去的时候胡顺唐已经不见了踪影,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心中感到害怕,只得按照胡顺唐所说赶紧将门给关好,将椅子搬到门口坐着,看着头顶上那个大瓦数的灯泡,心中祈祷着千万千万不要停电,只要有光自己就不会害怕了。

    胡顺唐追到小巷子口的时候,发现白影已经不见了,一抬头便看到白影正在巷子下方的坡道上站着,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很难看清楚那人长得是什么样子?但他完全可以确定那百分之一百是一个人,绝对不是什么狐灵!

    胡顺唐刚迈动步子向前追去,就见那道白影向后一跳,瞬间便跳出去四五米远,随后又站定不动,好像是在等着胡顺唐。

    胡顺唐故意向前迈了一步,随后看见那白影也向后退了一步,胡顺唐见状又故意疾跑了几步,那白影也向前疾跑了几步,等胡顺唐停下白影也同时停下,看起来就像是在模仿自己的动作。

    怪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刚才跳出去的那个距离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难道说真的是……不,不可能,胡顺唐努力不让自己将这个白影与所谓的狐灵联系在一起。随后蹲下来将鞋带重新绑好,当他蹲下时,那白影也同时蹲下来,但没有伸出手来摆弄鞋子,只是蹲着,好像是在直盯盯地看着胡顺唐。

    绑好鞋带之后,胡顺唐先是一个箭步奔出去,随后疾奔向白影。白影并没有立即离开,相反是让胡顺唐先跑了一阵后,这才转过身去向前方疾奔,瞬间便消失在了胡顺唐的视线中。

    胡顺唐虽然很惊讶,但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向前追着,一直追到小河边上这才停下脚步,四下一看,白影已经不知去向。胡顺唐站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依旧没有发现白影在什么地方,此时胡顺唐突然喊了一声:“不好!”

    胡淼一个人在屋内!若真的如盐爷所说,所谓的狐灵伤人是按照五行来的,那么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是胡淼!

    胡顺唐拼命地往回跑去,跑到铺子门口,见里面灯还亮着,可是怎么都推不开门,于是拍门道:“胡淼!开门是我!赶紧开门!”

    屋内没有人回应,胡顺唐意识到事情不好了,抬脚就踹门,踹了好几下之后木门终于开了,里面空无一人。胡顺唐紧接着就往里面跑,边跑边喊胡淼的名字,可里屋厨房内没有开灯。以胡淼的性格来说,大晚上的她不可能往黑漆漆的里屋走,门又被反锁,她会去什么地方?

    胡顺唐环视着屋内,一种不安感涌上心头,最终他目光停留在了铺子内的棺材上。想起前几日有一晚胡淼竟一个人爬进棺材中,会不会今天她又……可是我才出去一会儿的功夫,难道她睡着了?

    胡顺唐慢慢靠近那口棺材,伸手抓稳了棺盖的一侧,然后深吸一口气,将棺盖推开,定睛一看,棺材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胡淼去哪儿了?

    如果说刚才那个白影是人,可普通人哪有那种非人的速度?眨眼间便不见了,就算是回来伤害胡淼也不可能穿门而入,难道说真的是狐灵作祟?胡顺唐的心理防线逐渐崩溃了,可依然在告诉自己,根本不可能存在狐灵这种东西。

    在心中默念了好几遍“没有狐灵”之后,胡顺唐终于决定走进里屋去看看。前脚刚迈进里屋厨房,胡顺唐便伸手去拉灯绳,在抓住灯绳的同时,胡顺唐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胡顺唐手腕被抓住的瞬间,浑身一抖,迅速看向旁边,可在一侧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此时胡顺唐被抓住的那只手用力一拉,将灯给拉开。

    头顶上那盏灯闪亮的瞬间,胡顺唐只觉得眼前一团白,与此同时觉得咽喉处被重重地一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顺唐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整个头无比胀痛,伸手去摸自己的脑袋,却怎么也抬不起双手来,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被人倒吊在一个房间之中。胡顺唐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发现有些眼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

    胡顺唐感觉自己的右脚很痛,将头弓起来去看,发现自己的右脚被人用绳子给绑在了房顶的吊钩之上,再四下看看竟然发现自己在一间浴室之中,而这间浴室竟与吴天禄被害的那间一模一样!

    果然那个白影就是凶犯,自己中招了!?可是胡淼呢?胡淼是不是……

    胡顺唐用力撑起身子来,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并没有受伤,刚才的胀痛感也是被倒吊太久,头部积血过多造成的,虽然有些晕眩感,但还能支撑住,重要的是现在如何才能从这里逃出去。他看了看浴室的门口,没有听到什么动静,门下面也没有人影晃动,于是用力将自己的身子弓起来,想去解开自己右脚的绳子。

    可试了好几次,自己都没有办法用力,因为只是单脚被绑住,靠一只腿的力量还没有办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还不如将两条腿给绑住。想到这,胡顺唐突然惊了一背的冷汗,如今现在这模样和吴天禄死时一样,难不成凶手要用同样的法子弄死自己?不管那白影是人还是狐灵,还是抓紧时间去解开绳子。

    胡顺唐又一次弓起身子来,顾不得疼痛伸手去解绳子,但发现绳子被打了一个死结,根本解不开,只得放松身子,准备想想其他办法,就在他身子刚松懈下来,垂直的同时,眼前又是一团白影闪过,嘴巴里被人塞进去了什么东西,同时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

    “啊!”胡顺唐又一次惊醒,喘着粗气,扭动头慢慢看着四周,自己还在铺子里,而且还睡在凉席上面,怎么回事?胡顺唐模模糊糊看见身边睡着背对着他的胡淼。

    胡顺唐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在做梦,还好,不过刚才是怎么回事?不是被人打晕了吗?难道是幻觉?不可能呀?胡顺唐决定问问胡淼是怎么回事。

    “胡淼。”胡顺唐伸手去推了一把胡淼,胡淼没有任何反应,似乎睡得很死。

    胡顺唐干脆伸手抓住胡淼的胳膊将她人给翻过来,当他将胡淼整个人给翻过来的同时,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因为睡在他旁边的根本不是胡淼,而是胡杏!胡杏的上半截尸体!

    胡杏的脸还是之前胡顺唐看见的那样,好像被火烧了一样,漆黑一片,可五官还是能够分辨,头发也是散落在周围,像一把扇子一样。可是……怎么会在我铺子里面?

    胡顺唐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就在他准备绕过胡杏死尸去开灯的同时,胡杏的双眼突然瞪开,眼珠子慢慢转向胡顺唐,随后整张漆黑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胡顺唐向后连退了好几步,一直到自己碰到身后的那口棺材才平静下来,但一双腿止不住地发抖,因为胡杏竟然将身子翻过来,趴在地上,昂着头,带着那种诡异的笑容慢慢地向他爬过来!

    胡杏的手指甲刮在凉席上,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她每向前爬动一次,指甲就会在凉席上有节奏地弹动着。胡顺唐紧贴着身后的棺材,咬紧了牙齿,想跑但浑身都没有办法动弹,两条腿也完全迈不动,眼看胡杏就要爬到自己跟前来了。

    胡顺唐闭上眼睛,随后感觉到胡杏的双手已经抱住了自己的右大腿,那张冰冷的脸也贴在了大腿之上!

    “嘭、嘭……”胡顺唐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刚才的也是梦?梦中梦吗?如果是,那现在自己在什么地方?

    胡顺唐想起身,但刚一起来头就重重地撞在了一块木头上,撞得他眼冒金星,同时伸手向两边一摸,终于明白自己身在什么地方了——一口棺材内。

    这次不会还是梦了吧?胡顺唐伸手用力掐着自己的脸,加上刚才碰撞到棺材盖的疼痛,认定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可如果不是做梦,浴室中的事情又如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右脚的疼痛?

    不对,那肯定不是做梦?可如果不是做梦,胡杏的尸体呢?

    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白影?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胡顺唐再次陷入混乱之中,但这种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一种来自外部的冰冷让胡顺唐冷静了下来,而那种外部的冰冷正来自他的双腿!

    如果刚才是梦,梦中胡杏冰冷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腿,那现在呢?为什么那种感觉还在? 虽然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就算不看,胡顺唐还是能感觉到有一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死死地抱住,而且有一种将自己往外面拖动的感觉。

    胡顺唐拼命地活动着自己的双腿,但那双手抱得很死,完全没有办法动弹,抬起双手时却意外挂到裤兜,想起来手机好像还在裤兜里,伸手一摸,果然在!胡顺唐立即将手机从裤兜里面摸出来,然后按亮,深呼吸了好几次,终于将手机伸向腿部,想看清楚那个地方到底是不是有一双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