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上半截死尸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 上半截死尸

    刘振明说完后,挥挥手让他们跟自己来,随后示意胡顺唐将大门给锁好。三人离开棺材铺,从前面小巷子中绕下去,来到小河边上,胡顺唐一抬头便看见其他几名警察正围在自己家吊脚楼下方的粪坑处勘查现场,周围还有不少围观的老百姓。

    胡顺唐当即便明白胡杏的上半截身体必定是被凶犯扔在自己家的粪坑中了,同时又回想起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粪坑血池的情景。不会这么凑巧吧?什么事都给自己赶上了?胡顺唐正要走上前,却被刘振明挡住,胡顺唐不明所以,刘振明却看着胡淼。

    胡淼站在胡顺唐的身边,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胡顺唐忙说:“胡淼,你在这呆着别动,我过去看看。”

    胡淼没有任何反应,依然盯着那个方向。

    胡顺唐深吸一口气,就要往粪坑方向走去,却被刘振明一把拉住,递给他一个口罩:“夏天,粪坑里面的气味有点熏人,戴上要好一点。”

    “谢谢。”胡顺唐接过来戴上,又看了一眼刘振明,示意他看着胡淼,随后自己便小跑着到了粪坑边上,从人群之中挤进去,刚靠近粪坑就差点被熏晕了。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老百姓会隔得那么远围观,原来粪坑里面那股味已经形成了一条无形的警戒线。

    一名警察见胡顺唐上前,忙伸手去拦,胡顺唐指了指宅子上方道:“我是屋主,你们刘所让我来的。”

    那名警察默默地点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放了胡顺唐过去。胡顺唐走近一看,整个已经干枯的粪坑中间摆着胡杏上半截身子,整个身子都变了颜色,如同被火烧了一般,呈黑色,但五官还是能清楚看见,仔细看去果然和胡淼的模样很像,应该说远比胡淼还要漂亮。一头长发还被人小心翼翼地摆在周围,双眼紧闭,腰身断裂处的切口很整齐,应该是用很锋利的刀具一刀从腰身处砍断的。

    上半截尸身应该是被处理过的,胡顺唐又挪动了下步子,稍微往前凑近。这一凑近不要紧,那股味扑面而来,熏得他眼睛都闭上了。胡顺唐赶紧向后退了几步,旁边一名警察掏出不知道什么东西,往他口罩上喷了点,随后胡顺唐才觉得舒服了许多,忙道声谢谢。

    就在此时,胡顺唐发现一个人从自家宅子的另外一头绕了出来,是那个呆在接待室中的神秘人,名叫詹天涯的省厅特别顾问。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胡顺唐注视着詹天涯,但詹天涯似乎没有看到他一样,只是走到粪坑边上,也没有戴口罩,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熏人。

    其他几名警察见詹天涯走过来,故意避开,都站在了一起,从脸上的表情来看好像对这个人很是不满。詹天涯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仔细看了一会儿尸体后,抬头盯着粪坑上面的蹲坑,看了半天,目光往下一放,直接放到了在粪坑对面的胡顺唐身上。

    詹天涯的那种目光让胡顺唐身子一震,就如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似的,随后詹天涯脸上又露出那种微笑,问周围的警察:“勘查完了没?”

    警察没有回答他的话,都将头扭向一边,根本不买他的账。

    “勘查得如何了?”此时刘振明走了过来,因为没有戴口罩,离得稍微有些远,和那些围观百姓站在一起。

    胡顺唐此时发现胡淼也跟了过来,径直向粪坑边上走来。胡顺唐忙将她一把抱住说:“别看。”

    但已经晚了,胡淼已经清楚地看见了粪坑中的胡杏上半截尸身,捂住嘴巴,死死地盯着,好半天突然一把将胡顺唐抱住,哭出声来。

    胡顺唐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胡淼,只得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没什么好看的,大家都先回家去吧,我们一定会侦破这个案子,请大家放心。”刘振明向周围围观的百姓喊道,但似乎根本没有用,围观的人别说离开,就连步子都没有挪动,不少人还在那窃窃私语议论着。

    “刘所。”刚才给胡顺唐喷药水的警察走上前,低声给刘振明说了些什么。刘振明皱起眉头,随后大声道:“把现场给封锁了,不准任何人入内,通知县里的专案组……”

    “不用了。”刘振明的话被詹天涯打断,詹天涯绕过粪坑来到刘振明跟前。

    詹天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专案组离开时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个案子现在全权交予我处理,我已经勘查完毕,现在将尸体送往县里,余下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

    “詹顾问。”刘振明故意这样称呼詹天涯,“广福镇是我的辖区,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我必须要对镇上的百姓负责,这个案子我不可能不管。”

    胡顺唐抱着胡淼的同时,还看着刘振明和詹天涯,感觉这两人之间火药味已经非常浓了。

    詹天涯收起笑容:“刘所长,我先申明,我只对案子负责,对你没有办法负责,即使你要继续过问这个案子,我依然是唯一的负责人,希望你能够清楚地理解这一点。”

    本来詹天涯想说的是“明白这一点”,但话出口的时候,想到那样太过于冲撞,于是改成了“理解”,也算是自己让了一步。

    刘振明盯着詹天涯许久,随后笑笑道:“詹顾问,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的专业领域是什么,但是这个案子要是无法告破,我自己的会遭到什么处分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镇上百姓的安危。”

    “我去通知县里来取尸体。”詹天涯转过身来,看到正抱着胡淼的胡顺唐,又一次露出笑容,“你这宅子不错,上中下三层,有点意思。”

    说完后,詹天涯背着手转身离去。

    胡顺唐拉着胡淼往回走,刚走没多远,便看到胡钱福疾奔了过来,边跑还边喊:“杏妹仔!杏妹仔!”

    胡钱福见到胡顺唐和胡淼两人后,忙问:“杏妹仔是不是找到了?”

    两人都没有答他的话,胡钱福看着粪坑方向,撒腿跑了过去。胡顺唐回头望着粪坑的方向,本以为会听到胡钱福哭天喊地的声音,但什么都没有听到,更奇怪的是胡钱福没多久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言不发,挂满悲伤的脸上竟还含有恐惧。

    胡钱福失魂落魄地走着,走了几步,摔倒在地,胡顺唐和胡淼忙过去将他扶起来。胡淼搀扶着胡钱福说:“幺爷……别太伤心了……”

    胡钱福却抬起头来,看着胡淼,半天才说了一句话:“淼妹仔,你赶紧走嘛,回省城,回切,离远点,不要再回来唠。”

    胡钱福刚说完,胡顺唐脑子里面便闪过盐爷前几天说的那一番关于胡家女子会按照五行死伤五人的话,金木水火土已经死伤了名字中带金、土、木三人,剩下还有名字中带火与带水之人,而胡淼恰恰是名字带水。胡钱福刚才那句话,明显说明了他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也怀疑胡淼会是下一个惨遭毒手的人。

    对,凶手必定是知道胡淼,所以故意重新启用了胡杏已经注销的电话号码,发送短信给胡淼,引她回到广福镇来,目的就是为了完成白狐伤五行。

    胡顺唐忙问:“幺爷,到底为了什么开棺?白狐盖面又是什么?你肯定知道对不对?”

    胡钱福也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盯着地面说:“和八十多年前发生勒事情一模一样,完全一样,天意,肯定是天意,都跑不脱,注定唠勒。”

    “幺爷!我知道八十多年前胡家也出现过这种事情,难道说和今天发生的完全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吗?”胡顺唐又问,盯着胡钱福,都恨不得把他脑子给扒开,看看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胡钱福依然还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向前一步步慢慢地走着:“八十八年前,胡家接二连三死伤唠四个人,四个女娃子,嫁出去勒四个女娃子……”

    八十八年前,胡家在瞎丙并没有亲自来胡家宅邸之前,胡家四个嫁出去的闺女,有两个被“白影”给咬伤,剩下两个被杀死,第三个人的死法和胡杏完全一样,先是发现了下半截尸体,随后没多久上半截尸体又被发现,同样也是被丢进了粪坑之中。第四个,死得更是凄惨,头颅被砍了下来,放在胡家厨房的水缸盖之上,而水缸内则装满了她那已经被砍成碎肉的尸身,发现第四个媳妇儿的那名厨娘,当时就被吓得不省人事,醒来之后就变成了疯子,整日躲在床上不肯下来,用被子蒙着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回到铺子之中,搀扶胡钱福坐下后,胡顺唐又问:“那第五个呢?”

    胡钱福摇摇头道:“我小时候也只是听说死伤唠四个,第五个有没得事我不晓得,我老汉也没有给我说过,派出所通知我杏妹仔死了之后,我马上就联想起唠八十多年前勒事情,其实一开始胡钰和胡袁两个出事勒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头唠。”

    “所以,你才觉得一定是祖坟内出了什么问题对不对?”胡顺唐又问道。

    胡钱福没有点头,也没有回答胡顺唐的问题,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棺材铺的门口。

    胡顺唐看了胡淼一眼,知道胡钱福肯定有什么话不愿意告诉他们,于是又说:“既然要开棺,为什么你不直接带人打开棺材看看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