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鬼来电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章 鬼来电

    自从回到铺子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刘振明在的原因,盐爷也不再开口说话,只是在旁边抽着旱烟,但烟叶子没有带太多,抽完了之后便开始拿刘振明的烟拆开之后塞进烟锅里面。

    刘振明心中也知道盐爷大概是不想和他说话,只是比划着问胡顺唐有没有搞清楚那小册子里面的东西到底写的是什么?胡顺唐摇头,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头绪。刘振明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半包烟留给盐爷,随后说要回所里面去。

    胡顺唐追出去,站在门外低声问他:“案子都移交了,你干嘛还这样急?”

    刘振明深吸了一口气:“顺唐,我大小也是这个镇上的所长,案子是发生在我管辖范围的,就算已经移交了,我还是想查下去,必须对镇上老百姓的安危负责。”

    说完,刘振明将警帽重新戴好,正了正,冲胡顺唐笑笑,转身走了。

    刘振明离开没多久,盐爷也说自己累了,应该回去休息休息了,于是胡顺唐和胡淼便送盐爷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盐爷接着先前没有说完的话,告诉两人,根据自己的猜测和一部分类似汤婆这样人的讲诉,他推测所谓的孟婆其实才应该是冥界的管理人,而奈何桥根据汤婆曾经话中的意思,好像不是一座桥,而是无数用墓碑搭建起来所谓的桥,孟婆汤呢其实只是桥下那一条小河中的水,否则不会有传说记载冥界中还有冥河。也就是说,走过奈何桥实际上是让亡魂走过自己的墓碑,喝过冥河中的水,然后才能往生。

    盐爷说了许多,可胡顺唐心中依然在纠结的是如果那些真的不是自己的幻觉,真的是到了冥界,那么为何吴叔一句话都不肯说或者是有什么办法抑制住了他,让他无法开口?还有那枚木钉,到底作用是什么?最最重要的便是白狐盖面含义是什么?也许那些复印小册子都有记载,但就是看不明白。

    两人将盐爷送回宅子之后,便转身往回走。路上,胡淼问胡顺唐昨晚提到的那些复印件是什么东西?胡顺唐一五一十地将小册子的事情告诉给了胡淼,但随之胡淼却问他为什么不问问盐爷,也许盐爷知道?

    胡顺唐苦笑道:“盐爷是瞎子,眼睛已经看不见,上面的文字我都不知道如何描述,说给他听又有什么作用?现在唯一的办法有两个,第一是我们自己想办法弄明白上面的冥文到底在写什么,第二便是看看能不能再寻找到一个开棺人。”

    可是天下之大,不要说在中国范围内,就是在整个川内想要找个人都不容易,更何况还是找如此神秘的开棺人?本来说有一个线索,那便是开棺人必定是开棺材铺出身的,可是吴叔后来都去开了小卖店,这就说明如今的开棺人不一定就只用开棺材铺来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想要再找出一个来,难上加难。

    再回到棺材铺中之后,胡顺唐便将那叠复印件给胡淼,让胡淼看看。毕竟胡淼曾经学的是历史,或许对这些东西有一点点印象也说不定。胡淼拿到手上,一页一页地慢慢翻看,不时将复印页举起来,借着门口微弱的光线看着,又摇摇头放下,随后翻到一页时,忽然“咦”了一声。

    胡顺唐忙凑过去,只见胡淼指着那页上面所画的图案说:“你看看,这上面这幅画很奇怪,是人的身体,但脑袋很奇怪。”

    胡顺唐一看,是一副很粗糙的手工画,所画的是一个人不知道是躺着还是站着,因为是画的整体图案,所以看不出来。画上那人四肢展开,头部有脖子,但脖子之上却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像是一个动物,尖耳朵,尾巴似乎是盘起来的。看到这,胡顺唐一拍额头道:“是不是画的就是白狐盖面?”

    胡淼慢慢地点着头:“你这么一说,还真像,你看这耳朵,还有那身子和尾巴,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狐狸,应该是白狐盖面才对。”

    “对,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如果这上面这副画真的画的是白狐盖面,那肯定在旁边所写的文字也必定是记载白狐盖面的含义了?”胡顺唐拿过那张复印纸前一页和后一页,“如果猜得没错,这两页没有图案的应该是记录白狐盖面的文字,只是现在我们完全看不懂上面的这种冥文。”

    说到这,胡顺唐揉着额头想吴姨在电话中的那番话,说吴叔是曾经死过一次才能看明白上面的冥文,吴叔的话真实性有多少?常理来判断他就算是欺骗其他人,也不会欺骗吴姨,更何况那时候吴姨怀有身孕在身,他是不会轻易说出这些话来的。

    本以为自己下过“冥界”也算是死过一次的胡顺唐,发现自己依然看不懂这上面的文字,便猜想开棺人“去死”的办法必定和平常的不一样,说不定吴叔的小册子上面就有记录,应该是在前面几页。

    胡淼还在看着那个图案,胡顺唐转身从板凳上将复印纸前面三页找了出来,发现在第二页上面,画着一个人,那人躺在一个方框之内。从形状上来分析,那方框说不定就是一口棺材,是不是意思说要“去死”必须要躺在棺材之内?

    正在此时,胡淼抖了抖手中的那页纸说:“我记得大学时候有个教授,是研究语言的,和我关系不错,我将这东西给他,让他试试看,你觉得怎么样?”

    胡顺唐抬起头来,想了一会儿说:“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过这上面的东西过于诡异,那个教授可靠吗?万一他哪根神经不对,公布出来,亦或者做了其他事情,就没法收拾了。”

    胡淼保证道:“教授人品没问题,你大可放心,一定不会把这些东西泄露出来的。”

    “好吧。”胡顺唐点点头道,“那你怎么把东西给他?寄过去还是带过去?”

    胡淼一拍自己的包说:“用电脑呀,就看看哪儿有扫描仪或者相机也行,弄成数码图片传到他邮箱里。”

    “对,这是个好办法。”胡顺唐起身来找相机,正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吓了胡顺唐和胡淼一跳。胡顺唐赶紧拿起来,发现是刘振明打的,接起来一听,刘振明在电话那头说忘记告诉他上次追查电话号码的事情了,自己去查过了,那个电话号码已经停机了,号码暂时还没有售出去,但号码上一个主人却是胡杏!

    “什么?”胡顺唐差点跳起来,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胡淼,胡淼却在那摆弄电脑,听见胡顺唐叫了一声,很奇怪地回头来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是胡杏,我开始也以为是巧合,只是同名同姓的人,结果一查身份证号码,果然就是已死的胡杏。”刘振明在电话那头说。

    胡顺唐拿着电话,想了一会儿,又说:“胡淼接到那条短信是发现胡杏尸体的当天晚上,会不会是凶手拿着胡杏的手机发给胡淼的?”

    虽说胡顺唐刚刚去“冥界”走了一趟,可还是不愿意相信真的有鬼这种说法,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肯定自己是否真的到了所谓的冥界,会不会是深井中有什么物质导致自己产生了幻觉,而自己又曾经看过吴叔死状的照片,所以才会联想出那种画面。

    “我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胡杏现在使用的手机号码并不是这个,这个号码在一个月前胡杏就去注销了,后来不知道为何胡杏又重新申请启用了,换句话说,胡杏在死前有两个电话号码。”刘振明似乎在喝水,随后又说,“我又问过胡杏的家人,她注销了那个电话号码之后,便告诉了大家新的号码,并没有说旧号码还在使用。”

    “会不会是胡杏为了方便与唐天安联系,故意注销了那个号码,又重新启用,害怕自己丈夫追查呢?”胡顺唐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胡淼听见胡顺唐在反复提到自己姐姐的名字,忙走过去听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还没有找到唐天安,听说他刚在县城里面找了一份工作,电话号码也换了,不知道是不是胡杏的死对他造成的影响,总之这件事我会继续追查下去的,你那边有头绪没有?”

    胡顺唐知道以刘振明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相信有狐灵存在的,毕竟现在自己也是半信半疑之中。

    “没有头绪,还在查那小册子上面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查到了我会告诉你的。”胡顺唐虽然说着这话,但心里却想:看情况我再告诉你。

    挂了电话后,胡淼忙问怎么回事?胡顺唐知道隐瞒不住,就干脆将刘振明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胡淼听完反应却没有预料中那样大,只是点点头,也没有说话。胡顺唐并不知道胡淼是因为在汤婆的地下室中见到了那三张人脸之后,开始逐渐相信了狐灵鬼魂之说,所以没往下详细问,因为现在没有结果,只是一堆猜测而已。

    随后,两人将复印纸中前几页以及大概是写有白狐盖面的那几页,用数码相机拍下来,接着用胡淼的电脑连上3g网后发送给了那名教授,接着静等回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