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冥界行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七章 冥界行

    那楼梯通往二楼的一个小隔间,从空间上来看,明明不止那么大,好像是故意隔出来的一样,在小隔间的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木制的老式打谷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摆放。汤婆走到打谷机跟前,冲胡顺唐招招手道:“过来,帮把手。”

    胡顺唐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把这个打谷机给搬开,便赶紧过去和汤婆一起将打谷机拖到小隔间的中间,随后在刚才打谷机所在的位置上,又露出一个类似下水道口的地方。汤婆蹲下来,将上面的盖子打开后,自己爬了下去,整个身子都下去之后,便听到她在里面说:“我先下切把灯给你们打开,下来勒时候小心点,有几年没用唠,大概有点潮气。”

    汤婆边下还边哼歌,不知道哼的是什么歌,胡顺唐从未听过,但从那条通道中传出来,听着那些回声觉得异常恐怖。没多久,下面有了光亮,随后听到汤婆在下面喊道:“下来嘛,亮唠,盐爷你自己要小心点哈。”

    胡顺唐和胡淼搀扶着盐爷让他先下,随后两人才慢慢地下去。

    顺着那条铁梯向下爬了很久,终于到了地面,到了之后胡顺唐抬起头看着那条通道,算了下高度,至少有三层楼那么高,这么说现在这个阴暗的小房间应该属于是地下室?

    “地上有点滑,小心点,不要怕,没得啥子好怕勒。”汤婆提着一盏老式的煤油灯一转身,便照到地下室中间,在那里除了有一口深井之外,在深井旁边还有一座老式的石制蓄水池。蓄水池很大,足足有普通棺材三个那样大,但比较矮,高度不过一人的膝盖。

    胡顺唐虽然看不清楚蓄水池中到底是啥模样,但不时能听到从地下室顶部滴下来的水打在水池中“滴答”作响。

    盐爷此时抽动鼻子闻着:“还是从前那股味道,你还是懒,用这种简单的办法,要是我有这么个地方,也用不着找你走阴了,自己就能做。”

    汤婆在旁边准备着一些香蜡纸钱,笑道:“盐爷说勒是啥子话哦,嫌弃我是不是嘛?我还不是为了图个方便,再说了现成勒东西不用,难道我还要费神学我妈妈他们?肯定不现实,对唠,现在几点了?离到晚上还有几个小时?”

    盐爷拍了拍胡顺唐道:“几点了?”

    胡顺唐拿起电话,看看时间说:“下午四点。”

    汤婆听完说:“还有时间,完全够唠,要是你们再来晚点,就只有在这等到明天唠,晚上不能走阴,喊你晚上走阴勒人百分之百是在害你,走得脱回不来。”

    胡顺唐此时忍不住问盐爷:“盐爷,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水井?”

    盐爷轻声回答:“水井可通地气,接阴冥边缘,而且汤婆家中这地下原本是一座大户的古墓,而深井也是古墓中棺材之下所放的金井。”

    胡顺唐知道金井,本来这种东西只是皇室修建陵墓时在地宫中央挖掘出来的一个中心探井。金井的位置尤其重要,直接决定整个陵墓具体方位和墓上建筑的布局,不仅是陵墓的中心,也是其核心所在。在下棺椁之前,都会将棺椁中之人生前一些有特殊意义的物品以及一些金银珠宝等等放入金井之中,算是祈祷神明保佑的一种方式。

    汤婆点燃了香蜡,不知道拜了什么,然后又烧了一堆纸钱后起身说:“盐爷你抬举了,这哪里是什么金井,明明就是口冥井,如果说是金井,我们家里头早就发财唠,抓紧时间,兄弟你过来。”

    胡顺唐走过去,汤婆让其跪在那口深井的前面,将头放在井沿边上,双手伸出放在井沿之上,随后又让胡淼走到胡顺唐的对面,抓住他的双手,随后说:“我先给你说,不管等一哈发生唠啥子事情,不管你看到唠了啥子,都不能松手,你一松手他就没得办法回来唠,晓不晓得?”

    胡淼微微点头,从下来之后她就没有说过半句话,这种地方的气氛已经将她吓坏了,如今也算明白盐爷为什么说自己可以帮胡顺唐一把了。

    “还有,一定要记清楚,不管你看到啥子,听到啥子,千万不要往井里头看,一眼都不得行,记清楚!”汤婆举着煤油灯面无表情地对胡淼说,那张脸在煤油灯下显得异常骇人,胡淼盯着汤婆的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拼命点头。

    汤婆刚转身,胡淼就说:“我能……不能闭上眼睛?”

    “可以,只要你不松手就行,反正送他下去勒人是你,拉他回来勒还是你。”汤婆道。

    “好。”胡淼死死地闭住眼睛。

    此时胡顺唐猛地抬起头来,对胡淼说:“不要怕,是我下去,不是你,拉好我就行了。”

    其实胡顺唐此时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搞不清楚这种形式到底有没有用,但如果是汤婆在装神弄鬼,那实在是已经下足了本钱,这间地下室的气氛,还有深井和蓄水池,已经可以让任何一个人相信七八分了。

    此时,汤婆走过来,手中拿着三炷香,分别插在那口深井的三个方向,在胡淼面前也插上一根,并叮嘱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将香给碰倒,随后转身来看着胡顺唐道:“张开嘴。”

    胡顺唐张开口,汤婆晃了晃手中的一枚铜钱道:“没有毒的,保你平安的东西,你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就将口中的铜钱给吐进井里面去,千万不要吞下去了!一旦吞下去!你连**都要被拖进去!”

    拖进去?拖到什么地方?胡顺唐张嘴含住了汤婆给他的那枚铜钱,本来想咬住,但一想万一不小心吞下去,干脆放在了舌头下面。含住铜钱后,立刻感觉有一股金属味在嘴里传开,随后传遍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随后低下头看着深井里面。

    此时,周围安静下来,听不到汤婆和盐爷的说话声,除了滴水声之外,听不到任何声音,但随着胡顺唐盯着井中的时间慢慢变长,地下室顶上滴水的节奏似乎也加快了。昨夜自己被关在棺材中之后,胡顺唐有了些许的“经验”,知道这个时候告诉自己这是幻听是毫无作用的,还不如安心接受,不管是什么,自己必须亲眼见证。

    随着滴水声的加快,胡顺唐整个人仿佛都被拉进了深井中一样,有一种自己的头颅离下面井水表面越来越近的感觉,不,不是感觉,的的确确是看清楚了井水的表面,虽然周围很黑暗,但能清楚地看见在井水中自己脸部的倒影。在看清楚的那一刹那,胡顺唐发现本来自己还有些血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脸上的肌肉也开始往里面瘦弱,渐渐地脸部的五官就如一团面团一样被揉得扭曲了起来,可他并不感觉到难受,只是觉得呼吸稍微有些困难。

    胡顺唐想挪动身子,试图让自己的胸口离井沿稍微远一些,大概会好受一点,可感觉到有人从后背处将自己死死抵住,完全没有办法挪动身子。这时候滴水声已经完全连贯,“滴答”声从先前的“滴答、滴答、滴答”变成了“滴答滴答滴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同时胡顺唐整个脑袋都被埋进了井水里面,完全没有办法再呼吸,可并没有感觉到水的存在,相反是觉得有人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人求生的本能让胡顺唐开始挣扎起来,同时在一直死死地拉住胡顺唐双手的胡淼,感觉到胡顺唐浑身的抖动,半眯着眼睛去看,发现胡顺唐犹如触电了一样在那拼命抖动,抖动的频率带得自己浑身也抖了起来,那一刻胡淼眼泪都出来了,但想起汤婆的话不要松手,便死死地将胡顺唐的双手抓住。同时,胡淼看见汤婆面无表情地站在胡顺唐的身后,抬高了自己的一只腿,好像是将膝盖顶在胡顺唐的后背,一只手按住他的左肩,一只手拼命将胡顺唐的脑袋往井口里面按……

    “呜”胡淼眼泪终于流下来了,但嘴巴却拼命闭住,想哭不敢哭,只得发出那种声音,同时胡淼也听到还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哭声从井里面传来。胡淼吓得将头拼命向后侧,不去看井口里面到底有什么,随着那些“呜”声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杂乱,她的脑子也开始嗡作响,其中好像还有胡顺唐的哭声?胡淼又慢慢地侧过头来去看胡顺唐,却发现胡顺唐昂起头来,脸上那张五官已经彻底扭曲,两只眼睛一个在额头,一个在下巴,在下巴上那个眼睛中的眼珠已经凸了出来,看那模样就好像要掉出来了!

    “妈妈呀!”胡淼终于喊出声来,这一声带着哭声的喊叫就好像是信号一般,本还在扭动脖子的胡顺唐停住了,然后脑袋很快便垂了下去。

    那双手!又是那双手!感觉自己脑袋已经沉入水中的胡顺唐清楚地看见昨夜从棺材尾邦伸出来的那只手,一模一样的双手,一样的苍白,还有那黑色的指甲!那双手抚摸着胡顺唐的脸部,那些哭声也越来越大声,就在胡顺唐想去看清楚那双手的“主人”是谁时,那双手便已经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水下使劲一推,随后胡顺唐感觉好像双眼里面流出来了什么东西一样,准确地说,他感觉自己整个人竟然从自己的双眼之中被抽了出去!

    沉寂,长久的沉寂……

    胡淼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一丝光亮,自己完全置身于黑暗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