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冥引人汤婆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六章 冥引人汤婆

    会阴师,是这种特殊人群的称呼,而民间都俗称他们为“关亡婆”或者“冥引人”。相传,曾经的冥引人无论男性女性都可以担当,随着冥界之门越来越难打开,阴阳之分也越来越明确,主阴的女子逐渐成为了冥引人的主导,替代了大部分的男性,也许是因为她们天生就具备可以轻易打开冥界之门的能力,亦或者冥界之门只希望被至阴之人所触摸。到了近代,冥引人这个称呼已经被人们逐渐淡忘,都称这类人为关亡婆,也单指女性。

    关亡之说,分为两种,普通的“问亡”过于普遍,大多数骗子都用这一点来欺骗轻信她们的普通百姓,每次都收取大量的费用,利用心理暗示诱导百姓说出她们想知道的一切,从而再假扮“亡魂上身”回答其问题。手段高明一些的骗子,有些善于变声,有些则善于使用腹语,张口之后声音全变,让人无法质疑,这种方式只能欺骗到少部分偏远地方的百姓,但往往第二种“走阴”却最能服众,会使用这种方式的人也少之又少,毕竟放阴是将被放阴者的魂引导进入冥界,自己能清楚地看到或者听到自己想要见的人的模样和声音,不过这其中也存在一部分高超的骗子,在放阴之前便会口称被放阴者在回到人间之后,便会遗忘在冥界中所见到的一切,只能让亡者上其身回答问题。

    真正的走阴并不是如此,而是被走阴者即便是还魂之后还是能清楚地记得在冥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可必须遵守一条规矩,那便是除了和相见的亡者所说的话之外,关于在冥界之中见到的一切都不能透露半点,否则后果自负,就算是关亡婆也没有办法救你。

    盐爷领着胡顺唐和胡淼两人离开了镇子,坐上中巴车到了离广福镇十几公里外的一个进山口,随后三人又坐上了当地百姓非法经营的“摩的”,向乡下行去。因为接近山区,山路崎岖不平,足足坐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到达那个盐爷口中所说的天池村。

    在村口下车之后,胡顺唐付给了三个“摩的”师傅各五十块钱,随后搀扶着盐爷进了村,去寻找一家门口有枯树深井的人家。

    天池村很大,村民住得也相对分散,走了一道没有看见几户人家,绕过一座小山坡之后,胡顺唐抬眼便看到在不远处有一颗不高的枯树,枯树呈白色。

    胡顺唐立刻对盐爷说:“看见枯树了,是那家吗?”

    盐爷脸上表情没有变化,只是说:“我眼睛都看不见,你问我还是等于白问,我只是记得那户人家就在整个天池村的中间,要过一座小桥,不知道现在小桥是否还在?”

    胡顺唐四下看去,并没有看见什么小桥,正在觉得纳闷时,胡淼伸手指着前面树丛中道:“是不是那个小桥?”

    胡顺唐顺着胡淼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就在前面没多远便有一座小石桥,说是石桥实际上只是几块石板搭在河道中,实际上并不能称之为桥。胡顺唐和胡淼扶着盐爷走过去,走近之后,胡顺唐才看到那座所谓的石桥用的石板竟然是墓碑!

    胡顺唐向盐爷描述了那座石桥后,盐爷点头道:“对,孟婆桥依旧在,那证明关亡婆也还在。”

    “孟婆桥?”胡淼低头看着那巨大的墓碑,墓碑大概是因为时间过长又被人经常踩踏的缘故,上面刻出的字已经模糊不清,完全看不清是什么人的墓碑,又是什么时候所立。

    盐爷道:“嗯,也就是俗称的奈何桥。”

    “这个是奈何桥?”胡淼刚要准备踏上去又收回脚来,“盐爷,您在开玩笑吧?”

    “呵,别怕,女娃儿,只是一种象征而已,关亡婆的家附近必定都有这么一座孟婆桥,因为传说在冥界掌管往生的是孟婆,这个容我以后再详细跟你们说,我们先过桥吧。”盐爷向前迈出步子。

    三人走过桥,随后很快便来到那颗白色的枯树下,除了有一口深井之外,果然有一户人家,院子不算旧,还有一座两层的小楼,旁边是猪圈,还有鸡鸭从院子门口跑出来,还能听见里面有几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声音。

    盐爷此时停下脚步,问:“顺唐,这家门口有没有狗?”

    胡顺唐觉得奇怪,向前探了下头,没有看见狗,倒是看见无数条颜色各异的猫在窜来窜去,便回话说:“没有狗,倒是看见不少猫。”

    “嗯。”盐爷点头道,“那就对了,一定是这家,我走前面,你们跟着,不要乱说话,记住了。”

    胡顺唐和胡淼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此时盐爷已经放开他们,自己用拐杖杵着向院子门口走去,两人忙跟在后面,也不敢说话。

    盐爷走进院落之后,冲着里面问了一句:“汤婆在吗?”

    没有人回答,屋子里面依然传来女人的说笑声。

    “请问汤婆在吗?”这次盐爷声音加大了几倍,话音刚落,屋子里面就静下来,随后一个看样子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出来有些不耐烦地用方言喊道:“哪个嘛!?”

    “是我,唐建设。”盐爷笑道,这是胡顺唐第一次听盐爷叫出自己的大名来。

    “唐建设?”那少妇模样的女人磕着瓜子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盐爷,随后露出笑容来,“哟!是盐爷啊?”

    盐爷点点头道:“是我,是我,汤婆客气了。”

    这个少妇就是汤婆!?这未免太不靠谱了吧?胡顺唐和胡淼再次对视一眼,如果没有先前盐爷的叮嘱,说不定胡顺唐已经忍不住开口问话了,因为在胡顺唐的概念中能称得上“婆”的至少要六十岁的年龄,而眼前这个少妇充其量才三十多岁。

    汤婆将目光掠过盐爷,看着其身后的胡顺唐和胡淼,看了半天道:“盐爷,有好多年没见勒,今天找我有啥子事?”

    盐爷鼻子抽动了一下,沉声问:“汤婆,屋内有其他人吗?”

    汤婆回头看了一眼屋内道:“没有,因为太闷唠,所以自己和自己说话。”

    自己和自己说话!?听到这胡顺唐和胡淼觉得毛骨悚然,明明听到是好几个女人的声音,怎么会是汤婆自己在与自己说话?这也太会装神弄鬼了吧?胡顺唐禁不住又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汤婆,当他目光移到汤婆脸上的时侯,发现汤婆正直盯盯的看着自己,同时开口问盐爷:“盐爷,你今天来是不是有啥子特别勒事情?”

    盐爷点点头道:“外面说话不方便,屋里说。”

    汤婆默默地点点头,转身往屋里走去,盐爷走在后面,胡顺唐和胡淼也赶紧跟了过去。刚进屋,胡顺唐和胡淼两人便看到屋子的一面墙壁上挂满了黑白遗照,再一转头左侧也挂满了遗照,仔细一看左侧全是男人的,右侧则全是女人的,而每张遗照下面都挂着一个椭圆形有孔的东西。

    汤婆走到几张遗照下面,将插在那几个东西孔中的香都给取出来,拜了拜之后,插进香炉之中。此时,已经走近的胡淼认出来那些椭圆形有孔的东西是陶埙,一种用陶土烧制的古老乐器,一共有六个孔,而刚才汤婆则将三炷香分别插在右侧的三个孔上,不知道在做什么。

    汤婆将香插进香炉后,转过身来问:“盐爷,你勒眼睛咋个好像有问题喃?眼珠子都不转一哈?(眼珠子都不转一下)”

    盐爷笑笑没有回答,只是说:“汤婆,今天来拜托你一件事,想让你帮我本家的孙子走阴,见见下面的亲人。”

    汤婆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又看着胡顺唐,随后说:“现在很少有人走阴了,我也好多年没有帮人走过勒,太危险,上次出过事情之后,差点被人给抓起来,要不是我反应快,恐怕现在都在坐飞机(坐飞机,意为进监狱)去了。”

    “我知道。”盐爷在旁边摸索了一下,胡顺唐忙上前搬过那张长凳让盐爷坐下,坐下后盐爷又说,“但这次的事情很要紧,不是普通的走阴,问好了,可以算是积德。”

    汤婆脸上露出很不屑的表情:“积德?干这行的有几个能积德,我家里头勒人因为这个都死得七七八八勒,我担心哪一天自己都阿弥陀佛了,你晓得规矩勒,走阴首先要本人同意,不能强迫,还有必须得给我说清楚走阴是为唠啥子。”

    盐爷轻叹一口气道:“为了一件案子,想下去问问死者是怎么回事。”

    “案子?”汤婆眉头皱起,“什么案子?”

    “凶杀案,有些棘手。”盐爷道。

    汤婆眉头依然紧皱:“被杀死勒人怨气重,很可能出事勒,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个念头,万一回不来,我肯定不负责。”

    “汤婆。”盐爷此时抬起头来,“你以前从来没有失过手,为什么上次会出事呢?”

    汤婆笑笑道:“年龄有些大了,不如黄花闺女时反应快了,迟疑了一哈出事了,看你们这个样子是想走阴对不对?”

    “对。”盐爷很肯定地回答。

    汤婆看着胡顺唐说:“我是在问他,必须要他自己同意。”

    胡顺唐点头道:“嗯!我同意!”

    “好嘛。”汤婆转过身,打开旁边的一扇门,“就当是还你盐爷以前勒一个人情,你们来嘛。”

    汤婆一副很懒散的模样,胡顺唐此时觉得就像是江湖骗子一样,半信半疑地和盐爷、胡淼一起跟着汤婆进了那扇门。进去后,汤婆就将那扇门给打开,然后好像是自言自语:“没得猫儿进来嘛?喵?有没得猫儿?好像没得,跟我来。”

    汤婆又打开旁边一道铁门,开门之后胡顺唐看见里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汤婆伸手指了指,示意他们先进,胡顺唐三人走进去之后,汤婆将铁门关上,用铁链和大锁从里面锁好,接着将钥匙塞进自己的头发里,哼着歌从他们身边走过,先行上了二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