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见鬼之法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未来天王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见鬼之法

    盐爷无儿无女,一个人独居,但不知为何宅子大门竟然还从外面上了一把大锁。任凭胡顺唐怎么推也推不开,难道说盐爷不在家?不可能,他不是眼睛不舒服在家休息吗?正在胡顺唐着急的时候,竟听到盐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顺唐来啦?”

    胡顺唐一回头,就看到背着竹篓,拿着短锄头的盐爷站在自己身后,好像是突然从地上冒出来的一样。

    胡顺唐见盐爷没事,松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刚才发现白影的方向,随后问:“您不是眼睛不舒服吗?怎么出去了。”

    盐爷用短锄头反手敲了敲竹篓底部道:“我去采了点草药,自己熬药要放心些,我才不相信现在那些个医生,动不动就给你开个上百块钱的药,我一个糟老头子哪儿来那么多钱。”

    盐爷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先走了进去。胡顺唐还站在门口盯着宅子的右边,总觉得那边有人在盯着自己,站了一会儿后,胡顺唐深吸一口气,走进宅子里面。刚走进去,转身把门给关上,便听到盐爷道:“顺唐,把门敞开,透透气,宅子里面太潮了。”

    “哦,知道了。”胡顺唐又将门给打开,看见盐爷背着竹篓走上二楼,双脚踩在那木楼梯上“咔吱咔吱”的响,好像稍一用力就会踩断一样。胡顺唐环视着盐爷的宅子,发现和从前没有什么不一样,还是那种老式的吊灯,伸手去拉灯绳,灯还能打开,大门口也和胡顺唐家一样是做生意用的铺面,而且铺面中间也摆放着一口棺材,不过这口棺材并没有上色,还是原木的颜色。

    胡顺唐走近那口棺材,俯身去看,发现这口棺材只是底部上了一部分漆,而且看起来还特别的不均匀。此时,盐爷从二楼下来,手中拿着一根拐杖问道:“顺唐,你在干什么?”

    “看棺材。”胡顺唐赶紧过去搀扶盐爷,“我没明白为什么棺材铺里面都要摆一口棺材呢?我家也有那么一口棺材。”

    盐爷走近那口棺材,用手轻轻拍了拍道:“棺材的材字和财富的财同音,摆棺材也是铺子中摆财的意思,图个吉利,你应该记得你家棺材铺从前有块匾额吧?”

    胡顺唐点点头,那块匾额在解放后就被取下来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挂出去,后来听爸爸说文革时期,爷爷经常躲在吊脚楼最下面一层里面,给那块匾额上漆,匾额上写着三个字:关财铺。意为将财富关起来不泄出去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那个特殊的年代,要除四旧,反封建,所以爷爷把家中很多老物件都偷偷地藏了起来,听说还有些古玩,可不知道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或许在吊脚楼下面?想到这,胡顺唐又想起铺子中的那口棺材来了,于是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盐爷。

    盐爷听完之后说了两个字:“果然……”

    “果然什么?”胡顺唐忙追问,意识到盐爷必定知道些什么。

    盐爷还是那个毛病,不直接回答胡顺唐的问题,而是说到吴天禄之死上面去了,问胡顺唐是否知道吴天禄到底是如何死的?胡顺唐点头道:“刘振明给我看过照片了,很惨……也很诡异,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凶犯要这么对待吴叔,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胡顺唐记得自己曾经感兴趣那些个变态连环杀手,杀人都是用各种奇怪的方式,分尸算是最普遍的做法,例如胡杏。当然还有的是使用某种邪恶宗教的仪式,将人吊起来自己挖出心脏,用来召唤恶魔,也看过有将人倒吊起来杀死的,可为什么要在吴叔的左脚脚脖割上一条口子放血,又在腹部割上一刀,还用木钉从他后脑给钉入呢?

    这些行为看起来都不像是随意而行,好像是有什么目的。

    “顺唐,你相信鬼存在吗?”盐爷忽然问道,同时还慢慢抓住了胡顺唐的手腕。

    胡顺唐惊了一哆嗦,忙将手缩了缩,反问:“盐爷,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周礼》有云,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盐爷收回了手,又开始塞烟叶进烟锅里面,“千年前,咱们的老祖宗就说得很明白,鬼是人死后存在的一种状态,而鬼通常又与魂有关系。”

    胡顺唐认真听着,记忆中盐爷说的这些话小时候并没有听过,那时候估计也听不明白,只喜欢听故事。

    “顺唐,你念过大学,应该知道龙骨文吧?”盐爷又发问道。

    胡顺唐点点头:“知道,就是甲骨文。”

    “对,我眼睛还没有瞎的时候,也喜欢看书,记得那时候我看过一个报道,说是从阴虚出土的甲骨文当中,发现当时的象形文‘鬼’字,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人脸上盖了东西,意为人死了。鬼也译音为‘归来’的‘归’字,为啥大多数人都说人死了是回去了,意思就是说人回到他以前所来的地方了,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是咱们中国还是国外,在大户贵族皇室死后,都要修建陵墓,放进那么多陪葬品的原因了,他们觉得人死了,只是变成另外一种形态回到从前的地方去生活,所以还需要那种东西。”

    胡顺唐听完道:“这些我知道一些,曾经读书的时候,因为喜欢这些东西,私下做过研究,夏商周时期比较崇尚鬼存在这样一说,但是到了汉代,因为儒家学术盛行,取代了百家成为了当时社会的正统学说,而儒家学说在当时恰恰是重人轻鬼,也可以说完全对鬼的存在是否认的。”

    “嗯。”盐爷点燃烟叶,“我记得有段古文中,是这样说的,人所归为鬼。”

    胡顺唐越听越奇怪,直接问道:“盐爷,你说这些是想说你相信有鬼的存在?但是这与吴叔的死有什么关系?”

    盐爷吸了一口烟,然后才说:“三魂七魄你应该知道吧?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幽冥呀,所谓三魂指的是胎光、爽灵、幽精,七魄指的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和鼻肺。”

    胡顺唐听傻了,这些他以前闻所未闻,吞了口唾沫继续听盐爷说下去。

    “魂魄之所以是连在一起的两个字,是因为人活着时,这两者分不开,魂与人的精气神连在一起,而魄则与**相关,所以**和精气神在人活着的时候密不可分,魂魄也随之连在了一起,但是如果人死了之后,魂魄之中魄会随着**的消亡而消失,但魂却可以不灭,随之便变成另外一种形态。”

    胡顺唐听到这,接话道:“鬼?”

    “对,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就是这个意思。”盐爷又吧嗒吧嗒地抽了好几口烟,“总会听到有人说见鬼,好多都是瞎扯,这世上真正见鬼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声称自己见鬼之人,无非都是自己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所幻想出来的东西,少部分是因为偶然看到,因为要想见鬼必须要有特殊的法子,你吴叔被倒挂在旅馆中的那个样子便是一种很特殊的见鬼办法,当我走进旅馆靠近他的尸体时,闻到他身上有股子棺材味,便猜了个**不离十,他应该是开棺人。”

    胡顺唐一听,更奇怪了:“盐爷,你为什么要说吴叔被倒挂在那是一种很特殊的见鬼法子呢?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吴叔的身份?”

    吴叔的身份被盐爷察觉出来,也是在胡顺唐意料之中,否则盐爷一开始并不会故意隐瞒他一些事情。

    盐爷咳嗽了一阵,胡顺唐忙帮他轻轻拍着后背,好一会儿盐爷才继续说:“俗话说人要顶天立地,头顶天脚踩地,这样才是一个正常人正常的模样,据我所知,有一种很邪门的法子可以见鬼,那就是利用天地逆转,调整自己的**和精气神,使其魂魄短时间分离,这样便可以见鬼。”

    胡顺唐静静地听着,脑子中回忆着照片上吴叔血尸被倒挂在厕所中的情景,虽然有些难过,但还是强迫自己使劲回忆下去,但心中又出现两个疑问:其一、按照盐爷的说法,吴叔是自己将自己倒挂在浴室中,目的是为了见鬼,可他为何要见鬼?其二、如果第一条成立,那么吴叔就极有可能是在将自己倒挂起来之后,才被凶手所杀死,可凶手为什么会那么恰好在吴叔将自己倒挂在了浴室后才出现呢?

    盐爷又道:“人的体内有‘三尸’,分别为上尸彭琚,中尸彭踬,下尸彭矫,这三尸对人的精神、心智和精气有损伤,传说如不驱除‘三尸’,人的身体会得恶疾,但这‘三尸’乃是每个人生下来便与生具有,想要完全驱除,除非是得道高人。另外,除了三尸之外还有‘五脏仙’与‘九虫’……”

    五脏仙,胡顺唐听说过,乃是心肝脾肺肾所代表的丹元守灵、龙烟含明、常再魂庭、皓华虚成以及玄冥育婴,九虫他记不起来是什么,只记得好像有伏虫、拍虫和肉虫这三样。还有上中下三丹田之说,都是来源于那句“天地一人身,人身小天地”。

    胡顺唐问盐爷:“这些和见鬼有什么关联吗?”

    “当然。”盐爷道,敲了敲烟锅,“人如果活着,必然见鬼难,但活人要见过,必有假死这么一说,既然要假死就必需要逆转天地,而要逆转天地必须要瞒过体内的这些个‘三尸’、‘五脏仙’等,虽然只是短暂的,但如果不瞒过,活生生的人要想见鬼是很难的,而吴天禄所采取的法子则很简单直接,我相信振明告诉过你,吴天禄的左脚脚脖给割开了一条口子对吧?”

    “嗯。”胡顺唐想起照片上清楚地能看见吴天禄脚上的那条口子。

    “先前我说过,魂魄之说,魂气归于天,而形魄归于地,魂可以短暂改变成为另外一种形态,而形魄则必须要离开身体,人才算是死亡,所以阴阳之说,男左女右,男人割伤自己左脚脚脖,放出精气血,做为假死的先兆,这样才能瞒过体内的那些个东西,逆转天地倒挂见鬼,不过这种法子很危险,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使。”盐爷说完,将抽尽的烟锅中的烟灰抖落出来。

    按照盐爷的说法,吴叔要见鬼肯定是因为迫不得已,不过却有一点说不通,按照吴姨电话中所说,吴叔曾经告诉她,自己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既然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还需要避过体内的那些东西吗?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