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风水师瞎丙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一章 风水师瞎丙

    胡顺唐和胡淼几乎聊了一个通宵,一直到凌晨三点两人才实在撑不住,这才倒在凉席上沉沉睡去。

    据胡淼说,当年她奶奶告诉她胡家之所以要开棺,起因的确是胡家中有人接二连三的出事,事发突然并且十分怪异,可当时并没有人联想到是祖坟中出了问题,一直到某日太平镇上很出名的风水师瞎丙路过胡家门前时,突然停住脚步,高喊道:“此家主人在何处?”

    胡家管家闻声出来一看是瞎丙,不敢怠慢,忙将瞎丙迎进了正堂之中,上了茶点,又去叫当家的出来。因为瞎丙在太平镇很有名气,虽然身材矮小,行动侏儒,而且左手的手指断了一根,但属于那种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主。平日内瞎丙就没事在镇上到处逛逛,遇到有缘人便算上一卦,虽然说他是替人“看”风水的风水师,但对命理玄学也十分精通,并且算卦奇准,甚至有时候不需你报出自己的生辰八字,他单是凭着双手在你脸上一摸,便能说个**不离十,所以整个太平镇上的人都将他当做活神仙一样供着。

    瞎丙还有一个习惯,受请看风水,只在每年的一头一尾,绝不破例,但绝不会受请帮人算卦,除非认为有缘,但一个整月只算上一次。有好奇的人问瞎丙是什么原因?瞎丙只是笑笑道:“做这一行,靠的是精气,每日都算,每日都看,精气全无,根本准不了。”

    这样一来,瞎丙的身份立刻就变得与街头那些开摊算卦的神棍活神仙不一样了,还有不少镇外的人来请他,可他从不离开太平镇半步,说太平镇地气甚好,离开了,他会变成一个废人。

    当时的胡家曾经数次找瞎丙看风水算卦,但瞎丙都以无缘作为理由婉拒了,不管胡家出再高的价钱也无济于事。可现在瞎丙竟主动找上门来,这无疑是福从天降,所以管家根本不敢怠慢,请了瞎丙正堂落座,奉上茶点之后,忙告诉当家人胡长安瞎丙上门的消息。

    胡长安几乎是小跑着到了正堂中,见到瞎丙立刻拱手施礼,无比恭敬,一时间竟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在当时胡家人已经接二连三的出事,但找不到原因所在,现在瞎丙又突然现身在胡家,对于胡长安来说就如天神下凡相助一般。

    瞎丙用手挥了挥,示意胡长安上前,接着在胡长安脸上和肩膀摸了一阵,又抓起胡长安的手指,仔细摸着,随后沉声道:“胡家老爷,你们胡家最近有大事发生吧?”

    胡长安一听,忙遣走了正堂内的下人,这才说:“大师真乃神人!一摸便知道我胡家有大事发生!”

    瞎丙摆摆手道:“我刚才没算过,只是用手一摸便知道,你面部和双肩僵硬无比,双眼凹进,颧骨无端高凸,还有那十指关节过于松动,这分明是没有吃睡安宁的表现,随便找个郎中就能看出来,更何况是我?”

    “那……这……”胡长安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心中对瞎丙很是尊敬,不敢直言问瞎丙为何要突然上门来。

    “实话实说,我今天无事,从你家门前过时,感觉到一股煞气从正门冲出,我一时间步子都没有办法挪动,干脆便走了进来。”瞎丙道,语气中带着焦躁,“胡家老爷,我想这就是缘分,这种煞气的生成并不是一天两天,眼下这煞气越来越重,我就算坐在这正堂之中,都感觉到浑身不安,我问你,胡家是否近日来有人无端丧命?且死状怪异?”

    虽然胡家有人丧命,但胡家却因为丧命者死得太过于诡异,没敢报官,隐瞒了下来。胡长安听瞎丙这么一说,扑通一下就跪下道:“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们胡家!”

    说完,竟不停的磕头。瞎丙忙一把扶住胡长安道:“我只是知道原因在何处,但救你们胡家的人并不是我,你还得另请高明呀。”

    “大师,这是何意呀?”胡长安急得眼泪都已经落出来了,听瞎丙这样一说,心里凉了半截。

    “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我先问你,你胡家是否是三代之前发迹的?”瞎丙皱起眉头问。

    胡长安忙点头道:“的确如此,不瞒大师,我胡家三代之前本是山上土匪,得高人指点,下山转了营生,干起了正当买卖,靠贩卖布匹和食盐起家。”

    “嗯,那就对了。”瞎丙道,“你可知你家祖坟葬在何处?”

    胡长安隐约感觉到瞎丙要说什么,忙问:“大师的意思是我家祖坟出了事?”

    “对!”瞎丙肯定说,“我看你胡家这宅邸所选位置不错,本不犯冲,但煞气全是因地而生,我想必定是祖辈祖坟出了问题,我坐在正堂这么片刻,感觉出煞气来自宅邸的西面,我斗胆说上一句,你家祖坟可是葬在大西山之中?”

    胡长安一听就惊了,心想这瞎丙果然了不得,竟然连自家祖坟所葬方位都算得一清二楚,又一次跪下道:“大师!还请明言!到底是因何原因?”

    “我虽然没有去过你家祖坟,但感觉出这股煞气必是传自你家祖坟处,那个穴位应该已经过了时候,再不挪动穴位迟早还会出大事的!”瞎丙道,说完长叹一声,“真是罪孽!这种穴位乃是邪穴,你家祖辈哪里是遇到什么高人了,肯定是遇到个会使邪门手段的家伙。”

    “啊?大师的意思是要给祖坟动土?另选佳位再葬?”

    瞎丙点头道:“差不多是这样,不过关键在于你家祖坟内所下葬的先人尸身已经被煞气所噬,必须要开棺放出煞气之后,再另行寻找佳位下葬,否则的话不管移到什么地方,都无济于事。”

    胡长安思来想去,权衡利弊了之后决定听从瞎丙,于是便说:“大师,那什么时候才能动土呢?佳位又应选在何处?”

    瞎丙沉思片刻道:“这动土之事,你我都不能做,没有这种天赋之人,擅自开棺是要遭受天谴的,必须要找开棺人。”

    “开棺人?”胡长安第一次听到这种名字,很是不解,“开棺人是什么?”

    “我只清楚,要动土先人坟墓,如不开棺,不必请动开棺人,但如果要开棺的话,必须请他们才行,古语有云晋西风水,湘西赶尸,川西开棺,我本是山西人,算是风水世家,而开棺人恰恰就在川西可以寻到,我想这大概是天不灭你们胡家,算是走运吧。”瞎丙脸上的表情有些缓和。

    胡长安又问:“大师,你可知什么地方有开棺人吗?”

    “嗯,我只是早几年听我师兄提起过,在棺材镇有一个开棺人,姓唐名五,是个棺材铺的老板,你可以试试去棺材镇找找,不过听说他们开棺人规矩甚多,哪一条规矩给败了,都不会答应你的请求。”瞎丙握着自己的竹竿。

    “大师,我对这些完全不懂,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规矩……这可怎么……”胡长安面露难色。

    瞎丙抓起竹竿往地上敲了敲道:“我听说有两样规矩,第一你必须得告诉开棺人开棺所取物件是什么,如果不说清楚,他们不会答应,第二必须得送上重金……对了,还有一件事,开棺人要替你家开棺的话,还必须改姓进入你家的族谱,这一点你必须要说服家中的长者,否则开棺人是不会答应的。”

    “这些个规矩……唉,你说送上重金还好办,可开棺所取,还有要入族谱这个实在是有点……”胡长安也不是傻子,很清楚开棺人说的开棺所取物件是指实际的东西,难道说是要开棺放出煞气么?

    瞎丙道:“这些规矩一条都不能败,如果不答应你出再高的价钱开棺人都不会答应的。”

    “不是呀,大师,你刚才说要说清楚开棺所取,但我们只是为了开棺放出煞气而已,并不是取物。”胡长安很是焦急。

    瞎丙叹了口气道:“规矩就是规矩,我也有自己的规矩,坏了规矩谁会答应你?但你还是去试试吧,我这几日无事就四处走走,帮你胡家另外找一处佳位。”

    说完,瞎丙起身便走,胡长安忙叫管家拿钱过来,但瞎丙死活不要,说这是缘分,使不得银钱,使了银钱也会坏了规矩,说罢离开了胡家,杵着竹竿走了。

    瞎丙走后,胡长安赶紧唤了家中的长者商议,商议之后长者都同意了要入族谱这件事,认为保住胡家事大,那开棺人既然愿意改姓入了胡家,也未尝不可,但胡长安并没有将“开棺所取物件”的事情说出来。于是,当夜胡长安便孤身一人,将金条装到放有玉米的竹篓中,赶往了棺材镇。

    果然,和瞎丙所说的一样,胡长安不说清楚开棺所取,唐五死都不同意,任凭胡长安如何恳求都无济于事,最终还被唐五给“请”出了棺材铺。无奈,胡长安只得回到家,这次他并没有与任何人商议,苦苦思索了一夜之后,想出了一个法子。因为早年听人说过有“木蠍”可破风水这么一说,那么就干脆骗唐五帮胡家祖坟中取出木蠍,唐五势必会答应,到时候开棺放出煞气,再将实情告知,到时候事已至此唐五也无可奈何。

    打定主意后,胡长安第二次前往棺材镇,这次唐五果然和猜想中一样,终于答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