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张遗照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七章 三张遗照

    胡顺唐见胡钱福承认了,心想果然盐爷说得不假,这胡家人果然是来寻找开棺人的。大概是因为胡家嫁到广福镇来的女人都接二连三出事,让胡钱福想起了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于是想重新开棺,但这次开棺他又为了什么呢?

    “幺爷,实不相瞒,现在要找开棺人很难,不过你也知道规矩,既要请人开棺,那必须得说明白开棺所取何物?”胡顺唐眼下的意思很明白,是在问胡钱福这次为何要开棺。

    胡钱福张嘴刚吐出一个“你”字,又收了回去,反问胡顺唐:“顺唐,既然你说要找开棺人很难,那为啥子你先前对开棺人一无所知,现在咋个又晓得了喃?”

    胡钱福虽然老,但并不糊涂,这句话问得胡顺唐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不过转念一想,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搞清楚弄明白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于是撒谎道:“晚上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应该可以帮你。”

    “啊?我还以为是你。”胡钱福有些诧异,脸上有一种遗憾的表情。

    胡顺唐更奇怪了:“为什么你要认为是我?”

    “没得啥子,我只是想多唠,那我们啥子时候切见他喃?”

    “晚上九点,约好了,到时候我带你去。”

    “好嘛,那我先出去办点事情,等哈再回来。”

    胡钱福说完,打开铺子门就出去。胡钱福刚走没多大一会儿,胡淼便回来了,推开门便说:“我回来了!”

    胡顺唐正在用扫帚扫地,头都没抬:“这又不是你家。”

    胡淼俯身嬉皮笑脸地说:“咱们都是姓胡的,本家啦。”

    胡顺唐听着那两个字就觉得来气,他觉得之所以自己到这个年龄还是这副德行,全怪当年祖辈帮胡家开棺,说不定本来唐家风水命程不错,结果一入了胡家族谱,后人全遭殃了,最倒霉的就是自己,无缘无故被牵扯进这件事里面来,而且吴叔也因为这事惨死。

    想到这,还在扫地的胡顺唐猛地抬起头,这一抬头刚好撞上胡淼,将胡淼撞了个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捂着鼻子一直叫疼。胡顺唐摸着自己被撞得生疼的脑门,忙过去看胡淼有没有事,可此时刚好躺在棺材边上的胡淼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用手指着墙壁上的三幅遗像,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胡顺唐顺着她手指看过去,发现胡淼指着那三幅遗像,奇怪地问:“怎么了?”

    胡淼虽然鼻子还是生疼,但刚才那瞬间的恐怖还是压过了痛楚,她转过头看着胡顺唐,脸部都有些抽搐:“你……那个……遗像上的人刚才好像在盯着我看。”

    “啊?”胡顺唐立即想起自己先前也有相同的感觉,可此时再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胡淼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但双眼一直没有离开那三幅遗像,刚才那一瞬间自己落地后睁眼正好看到遗像上三个人好像都瞪大了眼睛在盯着自己。

    胡顺唐见胡淼被吓成这模样,心想原来这姑娘还是胆小,开始还以为胆子很大呢,上铺子来张口就找开棺人。要是我告诉她这几天宅子里都发生了哪些怪事,那还不把她给吓跑了呀?胡顺唐认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孩儿来,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穿着热裤,那双白花花的大腿特别晃眼,若是从前,恐怕自己早就在心中开始扒她的衣服了……

    不过照这样来看,那个胡淼的姐姐胡杏肯定也是美女一个,怎么会看上了唐天安那个玩意儿?难道真如人们所说的一样女人一过三十就进入如狼似虎的年龄了?

    “我还以为你胆子很大呢。”胡顺唐帮胡淼拍打着后背上的灰尘,但手到胡淼腰身那的时候就赶紧停住了,担心这样再拍下去,就到了屁股,然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便可以听到自己的脸与胡淼的手掌之间接触后发出的清脆响声。

    胡顺唐干咳了一声,直起身子来,问:“你上班还是上学呀?这么闲,说回来就回来?”

    胡淼拿出湿巾来擦了擦手:“刚毕业一年,还没工作呢,天天在家闲着。”

    “哦,你大学学什么专业的?”胡顺唐又问,反正还早着呢,和美女闲聊一会儿也不错。

    “历史,最不好找工作的专业,充其量找个文化馆什么的地方上闲班。”胡淼说,提起这个心里就不痛快,从小就喜欢历史的她,上大学时不管妈妈怎么劝说,就选定了这个专业,结果一毕业,发现找工作特别困难,甚至打算跟着某些学术机构去考古,自己倒贴钱都没有人愿意要她,于是只得在家闲着了。

    胡顺唐听到这,忍不住笑起来,胡淼的经历倒和自己有些相似,不过他家庭条件可没有胡淼那么好,想在家闲着都没有办法,什么发传单、送水、送快递、当保安他这些年都做过,就是没有干过能坐着面对电脑的工作,而胡淼恰恰相反喜欢到处跑,不喜欢整天坐在那。

    两人说到这,胡淼想起来先前还在铺子里面的胡钱福,问胡顺唐:“我幺爷呢?怎么走啦?他不是说在这等你有要紧事吗?”

    “他走了,我告诉他晚上让他过来,到时候再说。”胡顺唐刚说完,想起也许晚上可以让胡淼帮自己一个忙,为了套出事情的真相,不如自己假扮成开棺人,引诱胡钱福将实情说出来?

    想到这,胡顺唐又问:“你干嘛总是对这些东西这么感兴趣?”

    胡淼却靠近胡顺唐有点神秘地说:“你知道我上大学为什么要选修历史专业吗?”

    胡顺唐问:“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那些历史上的未解之谜呀,还有各种各样无法解释的稀奇古怪的事情。”说到这,胡淼又如泄了气的球一样,身子一松,靠在墙壁上,“结果我读大学的时候,那些个导师教授通通都自称是无神论者,当然也不相信这些了,还说我不学无术,一天到晚寻思些没用的东西。”

    胡淼刚说完,捂着肚子说:“肚子疼,厕所在哪儿?”

    胡顺唐指着里屋说:“往里面走,经过厨房就有间大房子,大房子左边那个小门就是厕所,不过要小心点,是架空的小阁楼,厕所是悬空的,下面就是粪坑。”

    胡淼点点头,捂着肚子,皱着眉头便跑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胡顺唐听到胡淼在里面叫他,胡顺唐刚走进里屋的厨房,便听到胡淼在里面说:“谢谢了。”

    胡顺唐“哦”了一声,转身又回到铺子内,寻思起这铺子到底能做什么,棺材铺肯定是不能开了,现在谁还买棺材呀,胡杏的尸身肯定最后还是火化,最后这口棺材有机会打折卖给谁得了。想到这,胡顺唐又开始后悔胡钱福买棺材时,自己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这时,胡淼从里屋走出来,边走边说:“这宅子还真奇怪,外面是铺子,进来竟然是厨房,厨房怎么能修在这里嘛。”

    胡顺唐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小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直到跟着吴叔去了省城之后,才发现原来大城市的厨房不一样,不用柴火,用天然气。

    胡淼坐下,拿出湿巾擦手,边擦边说:“你拿纸就好好拿,干嘛还偏用脚给我夹进来?不过还是谢谢你,下次别那样了……没有下次了,我下次自己会带纸,我都忘记了这种地方就算家中的厕所也不会放卫生纸的。”

    胡顺唐背对着胡淼越听越奇怪,什么叫拿纸用脚夹进去?

    胡顺唐转身看着胡淼说:“你刚才叫我,是让我拿纸?”

    “对呀,我还没有说拿纸,你就用脚把纸给递进厕所了。”胡淼没注意到胡顺唐脸色有些不对劲。

    胡顺唐往屋里看了一眼,吞了口唾沫说:“胡淼,要是我刚才说我没进去给你拿纸……”

    “开什么玩笑?”胡淼说,“你用脚夹着纸递给我,想反悔呀?我看你脚趾头上都有灰指甲,我还是扯了两头的纸,只用中间的呢,有病菌的好不好?”

    灰指甲?胡顺唐愣住了,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他想起刘正明所说的,唐天安认出那半截女尸是胡杏,凭的就是大腿内侧的那颗痣,还有脚上的灰指甲……

    “我……我真的没有给你拿纸,况且你认为你刚叫我,而且没告诉我干什么,我能那么聪明就知道你要纸吗?再说了,从铺子走进去,也要花点时间吧。”胡顺唐努力想笑,但怎么都笑不出来。

    胡淼此时慢慢抬起头来,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此时两人同时慢慢地将头转向里屋。刚才胡淼肚子疼,忙着找厕所,完全没有顾忌里屋里面一团漆黑,如果现在叫她再进去,打死她都不敢!

    “啊!”胡淼终于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这一叫不要紧,把胡顺唐吓得后退了好几步,直接撞上了那口棺材,把棺材盖给撞开了一个缝隙。胡顺唐手忙脚乱地忙将棺材盖给盖好,同时又战战兢兢地去看墙上的三张遗照,这次看清楚了,遗照上三个人真的在盯着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