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狐灵伤五行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四章 狐灵伤五行

    虽然暂时解开了自己为何是盐爷本家血亲的谜团,但依然还有很多问题在胡顺唐脑子中转来转去,为何盐爷和胡淼的奶奶都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何事?是因为不知道,还是发生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不敢外泄?这件事是否和眼下镇上所发生的一切有关联?

    想到这,胡顺唐意识到一件事,忙问胡淼:“刚才盐爷所说的胡家本家与分家是什么意思?”

    胡淼道:“以前大户人家都有本家和分家这种说话,说得直接点,便是都是姓胡的地位却不相同,本家高高在上,而分家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家,甚至还可能成为本家的佃户。”

    “哦,我明白,就是说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胡顺唐脑子里不知道为何会冒出这样两个名词来。

    “你是在炫耀你有文化呢?”胡淼瞪了胡顺唐一眼,“不过我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因为离婚,便离开了这里,我跟了妈妈到了省城,姐姐则跟了爸爸留在了这里。”

    盐爷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并不说话。

    胡顺唐又问:“那为什么你刚才要对你幺爷说,胡家人反正也不喜欢你呢?”

    “那是因为妈妈后来改嫁了,胡家最痛恨的便是儿媳改嫁或者偷人这种事情,说白了,他们认为儿媳离婚改嫁和偷人没有区别,觉得很耻辱,加之当时我选择了要跟我妈妈离开,所以胡家上下,连同我爸、我姐都很不待见我和妈妈。”胡淼说到这,声音低了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和我姐就不合,三天两头打架,听我奶奶说,因为我和我姐八字相克,上辈子就是冤家,在出生时就已经算过,所以故意给我姐取名叫胡杏,名字中带木,我取名叫胡淼,名字中带水,就是为了水升木,木不排水……结果还是一点作用都没用,那时我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何总是看我姐不顺眼,我姐看我也不顺眼,有次问我奶奶,我奶奶不知道想起什么来了,便告诉我了开棺人的事儿。”

    胡顺唐“哦”了一声,又转向盐爷问:“盐爷,不过你所说胡家牺牲了分家,成全了本家又是什么意思?”

    盐爷听完胡顺唐的问题,没有马上回答,反倒是问胡淼:“小姑娘,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胡淼想了半天,摇摇头:“我只记得奶奶说过,本家一直压着分家,从来没有改变,就算解放后,都是那种情况,还说划分成分的时候,本家应该是地主,结果分成了中农,分家好几个后来莫名其妙地被扣上了什么什么……对,漏划地主。”

    “嗯。”盐爷伸手摸了一下胡淼的脸,又握住她右手,在掌心中摸索了一阵后道,“果然……顺唐的祖爷虽然没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不过倒是说过那次开棺算是成功了一半,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祖爷还说胡家那次之后为了后世的兴旺,被逼无奈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其中之一便是牺牲了分家,好像是在祖坟中重新下过什么物件,将分家的命理风水都转向,以免克着本家。我刚才摸了摸这小姑娘的面相骨骼,面中生灾,掌心中又少一脉,本来应该是飘离落魄之命,但却有一身胭脂水粉味。我估计小姑娘避开了灾祸是因为其一当年风水中所下物件的缘故,其二你妈妈带你离开了胡家并且改嫁,等于是在帮你转运,但是你姐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我说这剥削阶级就是剥削阶级,永远都会压迫普通百姓,看看你这一身资本家的打扮,还有那股盐爷所说的胭脂水粉味……”胡顺唐心中谜团解开了一部分,算是轻松了不少,同时意识到当年的事情很有可能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有莫大的关联。

    “顺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你别忘了你祖辈可是入了胡家的族谱,按理说你的运程也是跟着胡家而转,我琢磨着你父亲当年将你送走,远离这里,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好像是天意,转来转去,又让你转回来了,唉,加之这个小姑娘姐姐之死,我想那个你祖爷所说的‘白狐盖面’应该又要重演了。”盐爷说着竟手抖了一下,烟杆落在了地上。

    胡顺唐忙帮盐爷把旱烟杆给捡起来,递还给他。盐爷拿过烟杆,又重新开始往烟锅里面装填烟叶。

    胡淼和胡顺唐此时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一个相同的问题:白狐盖面到底是什么?而为何盐爷要说会重演呢?

    胡顺唐立即将自己的这个疑问提了出来,盐爷沉默了半天之后说:“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关于白狐盖面具体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只有开棺人才清楚什么叫白狐盖面,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件事,如果活人葬中使用了白狐盖面,后世又重新开棺惊扰了棺中亡灵,是会危害到那家后人的,而且三代之后必有祸端,我算算从那时候起到现在胡家至少也有三代了吧?”

    “盐爷,您的意思是这镇上先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包括胡淼姐姐和我吴叔的死都与白狐盖面有关?”胡顺唐问。

    盐爷道:“对,依我看应该是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胡钰、胡袁两人在被咬伤之前都声称见到了白影,胡杏死前和她有奸情的唐天安也声称看到了白影,你吴叔死的当夜,也有旅馆服务员看见了白影。”

    胡顺唐听完盐爷的话陷入了沉思。道理是应该这样没错,所以刘振明才会排除旅馆服务员与凶犯是同谋这么一说,但吴叔和胡家的人并没有关系,他又是为什么遇害呢?他死后被凶犯倒挂在浴室中,又代表了什么?凶犯又为什么一开始会咬伤胡家两个女人,随后才下毒手,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此时,胡顺唐又听到盐爷说:“我特别注意了一下胡姓女子被伤的时间,巧合的是都在农历十四的夜里,传说白狐盖面活人葬必须选在农历十四那一天,那么三代之后伤害的也会是胡家的后人,不过为何会只伤害女子我就不明白了,但我想大概还会有人遇害。”

    “啊!?”胡淼很是诧异地问,“盐爷,为什么呀?”

    胡顺唐也随后问:“盐爷,那我吴叔不是胡家人为什么也会遇害?”

    “你们别急,听我慢慢把话说完。”盐爷道,“狐灵伤人,听说是按照五行学说,金木水火土。你们看,胡钰的钰,属金。胡袁二字带土,胡姓带木,剩下的五行还有水与火,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剩下遇害的两人名字中肯定带有水火,定是命中缺水火之人。”

    盐爷说完后,胡淼顿时紧张起来,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了看胡顺唐,又转头看着盐爷,开口道:“盐爷,我……命中好像是缺水……”

    “是吗?唉,如果是,那真的是天意了……”盐爷说完起身,摸着那副棺材,“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以前做下的孽,迟早要还的,又聚在一块儿了。”

    “盐爷,那我吴叔的死呢?还有,你先前说起过,当年胡家开棺之前,就发生了离奇命案,那些命案又是怎么回事?”胡顺唐急切地问,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离真相不远了。

    谁知道胡顺唐刚问完,胡淼便立刻回答:“我知道,我奶奶告诉过我,当年传说是有白物伤人,先是咬伤,后来便开始死人……”

    “白物伤人?”胡顺唐立即想起了那些人口中所说的白影,又问,“死伤了几个?”

    胡淼想了想道:“好像……好像是五个吧?”

    胡淼刚说完,脸色就变得惨白,自己也意识到当年发生的事情和眼下所发生的事情几乎完全一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胡顺唐此时觉得倒没有那么可怕,虽然一切都如盐爷所说,很象是狐灵所为,可如果是狐灵,为何要先咬人颈脖?再咬断人的手指?其后又将人分尸呢?那接下来是什么?胡杏尸身的上半截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吴叔的死和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联?

    “吴叔为何来到这里?又为何会离奇死在这?”胡顺唐又一次问盐爷。

    盐爷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胡顺唐的话,反而是问胡淼:“小姑娘,你们胡家的长辈是不是来了?”

    胡淼点头道:“对,幺爷来了,现在家里辈分最高的人就是幺爷。”

    “那就对了,你幺爷也知道发生了何事,一面是来帮胡杏收尸,一面肯定是来求救的。”盐爷说。

    胡淼奇怪地问:“求救?向谁求救?”

    盐爷摸了半天,抓到胡顺唐的手说:“还有谁?开棺人唐五的后人……”

    “找我干什么?我能帮得上什么忙?”胡顺唐想起胡钱福走时那种怪异的眼神,还有那些想说又没说出口的话,好像真的是有求于自己。

    盐爷松开胡顺唐的手道:“我如果没有猜错,他肯定是来找开棺人再次开启他们胡家祖坟中的棺材,一探究竟。”

    胡顺唐此时道:“可我不是什么开棺人呀!我什么都不明白,找我有什么用?”

    盐爷叹了口气道:“他肯定也是想来碰碰运气,如今哪还能找得到真正的开棺人,他认为即便你不是,肯定你也认识一个两个的,谁知道你对此事一无所知。”

    说到这,盐爷又加了两个字:“天意呀。”

    此时,胡顺唐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是当年爸爸送他离开广福镇,将他亲手交给自己那个朋友吴叔时,告诉过他吴叔是家中除了亲戚之外最信得过的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一定会看在祖辈的面子上好好照顾胡顺唐,不会怠慢他。

    胡顺唐猛然想起来了,之所以自己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开棺人”三个字,那是因为小时候曾经不小心听爷爷和爸爸说话时聊起过,自己也没有在意。后来跟着吴叔到了省城之后。在某个深夜,吴叔和当时未离婚的吴姨争吵,在吵架的过程中,听见吴姨骂过什么“绝后的开棺人”之类的话,难道说吴叔和开棺人有关系?

    如果吴叔是开棺人的话,那么这一切就能解释得明白了?

    胡顺唐此时开口对盐爷说:“盐爷,我有个猜测,吴叔会不会是开棺人?”

    盐爷听罢身子一抖,半天才说:“你是说吴天禄是开棺人?”

    “对,我猜测估计是这样,你们等会儿,我去打个电话。”胡顺唐起身拿着电话,便向宅子后面面朝小河方向的晒台走去,接着从手机中翻查出了已经与吴叔离婚多年的吴姨电话,心中祈祷着吴姨的电话千万不要变,千万不要变。

    电话拨出去后,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随后断了线,提示说暂时无人接听。

    不知道吴姨是不是更换了电话号码?如果换了,那就糟糕了。

    对了,刘振明说过吴叔还有遗物需要我去清点,如果他是开棺人,必定会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他的身份?事不宜迟,马上去派出所,想到这胡顺唐立即奔了出去,在走过铺子门口的时候,只是简单地告诉盐爷和胡淼自己去派出所,然后便跑了出去。

    来到派出所之后,很快便找到了刘振明,刘振明一见胡顺唐就有些生气:“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你再晚一点,东西就要被送到县里面去了。”

    胡顺唐没有解释那么多,只是让刘振明快点带自己去看吴叔的遗物。刘振明领着胡顺唐向档案室走去,在档案室内的柜子中提出来一个上了锁的铁盒,打开之后,递给胡顺唐一副手套道:“清点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一直在想也许等你来,能发现什么特别的线索。”

    胡顺唐戴上手套,翻看着吴叔的遗物,刘振明站在一边随时注视着胡顺唐脸上的表情和他手上拿起来的一件件东西。手表、现金、身份证、衣服,看起来都是很平常的东西?胡顺唐将遗物又重新清点一遍,此时刘振明问他:“有没有发现少了什么东西?”

    那本册子刘振明已经预先藏起来了,因为盐爷有些事情瞒着他的关系,所以他有些不信任胡顺唐,故意将那本册子给藏了起来,看看胡顺唐会不会有所察觉,如果察觉,那就证明胡顺唐知道一些事情,故意隐瞒。

    就在此时,胡顺唐的手机响了起来,胡顺唐拿起来一看,是吴姨来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