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棺材中的大腿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十章 棺材中的大腿

    平面图上分别在上下左右写着“东南西北”,还有三个五角星分别在北、南和西三个字的下面,还写上了胡钰、胡袁和胡杏三个人的名字。

    这一次,胡顺唐看明白了,刘振明必定是在分析案情的时候发现,这三个人分别都在镇子的北面、南面和西面三个地方受到白影的袭击。

    “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实说,之所以我要找盐爷,一是因为盐爷曾经帮过我们的忙,二是盐爷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独特的……独特的……”刘振明“独特”了半天才终于将那两个字说出口,“独特的见解吧。”

    胡顺唐听完后问:“振明,你还是觉得这事有蹊跷?”

    胡顺唐话中所说的蹊跷意思是指振明还是觉得这件事很离奇,甚至可以说他潜意识中还是接受了盐爷所说的“狐灵”之说。

    虽然刘振明是警察,并不应该相信这些鬼怪之说,但事实摆在眼前,很多东西如果说是巧合,那也未免巧合得太诡异了。

    刘振明又点起一支烟,看着胡顺唐道:“我就是不知道为啥他知道的事情能告诉你,却不能告诉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胡顺唐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发誓哪个……骗你。”

    “好吧,我信你。”刘振明将那个本本收起来,“后来我在胡钰和胡袁所说的现场去勘察过数次,没有任何痕迹,说脚印,遍地都是,那些地方平日内虽然少有人经过,但毕竟也有人走,所以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也就是那时候盐爷才告诉我有狐灵这么一说,我开始不相信,其实后来也……唉,算了。”

    刘振明大概是顾及自己警察的身份,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胡顺唐见刘振明把那几个胡姓女人的案子都说完了,便开口道:“振明,现在你应该告诉我,吴叔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刘振明愣了一下,又点起一支烟,深吸了一口盯着地面摇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场景,从来没有,我当初在警校的时候,看过无数的凶杀案照片,都没有见过你吴叔的那种死状。”

    胡顺唐听到这,忙问:“什么意思?死状?”

    “对,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提出带你去看尸体,是因为怕你受不了,我一个和死者毫无关系的人看了之后,心理都觉得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你了。”刘振明深吸一口气,仿佛此刻还能看见那具倒挂在旅馆浴室中的血尸。

    随后,刘振明将在小旅馆内看到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胡顺唐,说完之后又接了一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

    胡顺唐听完愣在那,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是什么人才会对吴叔下这种毒手?按刘振明的初步调查,绝对不是谋财害命,吴叔身上所带的几千块钱还好端端地放在随身的老式皮包中。即便是谋财害命,凶手也不可能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对待吴叔,那方式就好像是对待屠宰场中的猪牛一样。

    胡顺唐站起身来,对刘振明说:“振明,你带我去看看吴叔的尸体。”

    刘振明忙一把将胡顺唐按到椅子上:“顺唐,我本来一直没说,就是担心你承受不住,你吴叔的尸体在省厅的专家来勘查了现场之后,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尸检的条件,便连夜运回了县里面。”

    胡顺唐一听便火了:“刘振明!瞒了我一天!现在才告诉我,我连吴叔的尸体都没有办法看上一眼?你什么意思?”

    “顺唐!你冷静一点!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我是警察!你刚才也说了理解我,警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不去尸检的话怎么能够找出证据来?”刘振明忙安慰胡顺唐。

    胡顺唐伸手将刘振明推到墙上,伸手指着他道:“我知道你是警察!但是我无论如何都要看一眼我吴叔的尸体,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我是他唯一的亲人!”

    刘振明点头,知道胡顺唐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同时又看到墙壁上那三幅遗像,很清楚其实吴天禄也是胡顺唐唯一的亲人,而现在的胡顺唐已经是孤儿一个。

    “行,顺唐,我这里有在现场拍下的照片,你想看就看看,不过我先说好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刘振明说着就去摸裤兜里面的几张照片,这是他来之前特地从装照片的小塑封袋子里挑出来的,就是怕胡顺唐看见,但眼下这个情况不给他看已经不可能了,再说死者亲属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胡顺唐一把将照片抢过去,借着昏暗的灯光刚看了一眼,浑身就止不住颤抖起来,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一种悲愤,体内就好像有一颗炸弹爆炸了一般。他闭上眼,告诉自己冷静,随后又看第二张,仔细地将几张照片都看完之后,胡顺唐憋着一口气,将照片递还给刘振明,自己则一言不发地坐回了椅子上。

    “盐爷怎么说。”胡顺唐半响冒出一句话来,这句话一出口刘振明就愣住了,心想这小子怎么知道盐爷对这个案子有看法?

    胡顺唐低着头道:“别瞒我了,我觉得盐爷有事情在瞒着我,我吴叔死后,他是不是也去过现场,是你叫他去的吧?否则他怎么可能去镇子口等我。”

    刘振明见瞒不住了,只好说:“案发之后,因为有些蹊跷,你知道盐爷开棺材铺的规矩和你家不一样,他有时候还替人画白妆,多年来对尸体方面有些研究,所以就请他来看看。”

    “我在问你盐爷是怎么说的。”胡顺唐又问了一句,声音很低沉,但在刘振明听起来就好像是从他牙缝中蹦出来的一样。

    盐爷当时到现场之后,来到房间后所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有股子棺材味。

    本来刘振明对这句话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以为盐爷说的棺材味和死人味差不多。但随后他给盐爷描述了现场之后,盐爷便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房间,刘振明随后跟盐爷来到旅馆楼下,问盐爷是不是感觉出什么了?盐爷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了胡顺唐大概会什么时候到之后,便离开了,弄得刘振明一头雾水。

    “还有呢?”胡顺唐抬起头来看着刘振明,他感觉刘振明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并没有一次说完。

    “好吧,既然我把不该说的也说给你听了,那还有一件事,也不瞒你了。”刘振明重新坐下,“发现你吴叔被害后,我们给旅馆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做了笔录,从尸体上来判断,你吴叔应该是死于昨天夜里,可是旅馆前台的服务员告诉我们她一直都没有离开前台,所以除了你吴叔之外,没有见到其他人出入,当晚的住客也只有你吴叔一人,不过入夜之后却发生了件奇怪的事……”

    刘振明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又去摸烟,却发现烟盒空了,揉成一团后扔到一边继续说:“有个服务员说上楼给你吴叔送开水时,看见了白影。”

    “白影!?”胡顺唐想起胡姓女子案中都声称见到过白影。

    刘振明点头:“对,白影,服务员是本地人,土生土长,没有在外地呆过,也没有结过婚,还年轻,比较单纯,知道旅馆死人之后被吓得不轻,那模样是装不出来的,应该不会撒谎。”

    “你的意思是,吴叔的死还和那个什么狐灵有关系?”胡顺唐侧头看着刘振明问。

    刘振明此时起身:“不知道,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说什么都只是猜测,连推测都说不上……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你到派出所来一趟,清点下你吴叔的遗物,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对了,因为这是个大案,遗物你暂时不能拿走,就等你查看之后还得送到县里去。”

    胡顺唐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脑子里像塞了一团乱麻似的,根本理不清楚。

    刘振明走后,胡顺唐好半天才起身来关好门,收拾了下东西,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收拾床铺,今天晚上睡哪儿?难道睡棺材里面?胡顺唐想到这,又盯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自己甩了甩头,自语道:“脑子里都想什么呢?”

    最终,胡顺唐还是将宅子寝室中的那床凉席给翻了出来,也没时间洗,简单地抹去了上面的灰尘,拖到外面的铺子中铺好,和衣而睡,因为寝室中实在太脏了,灰尘厚得一脚下去就是一个脚印,呼吸都感觉到有一股子潮味在里面。

    刚躺到凉席上,胡顺唐就合上了眼睛,不知道睡下去了多久,突然被沉重的“咚”的声音给吵醒,他很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对着铺子门口喊道:“谁大半夜敲门?振明是不是你?”

    胡顺唐走到门口时猛然发现那“咚”的声音根本不是从门口传来的,而是从自己的身后——声音来自那口棺材!

    胡顺唐身体贴紧了门,双眼紧盯着那口棺材,随后那“咚”的声音越来越大,还能听到呜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嘴巴里塞了东西后不停哭泣。

    胡顺唐转身去开门,但无奈怎么都打不开,不管他是用脚踹,还是用拳头砸,门依然纹丝不动。就在此刻,他耳边传来了好像是磨牙一样的声音“吱”,胡顺唐回头一看,棺材盖正在缓缓地被推开,而推开棺材盖的竟然是一条腿!

    胡顺唐贴近了大门,使劲往后面缩着身体,似乎想把自己整个身体从门缝中给挤压出去。

    那条腿再一用力,将棺材盖整个给掀翻在地,随后露出一对苍白的大腿,大腿上的指甲的颜色与棺材相同,都是黑漆漆的。胡顺唐觉得自己精神都快崩溃了,甚至祈祷自己赶紧被吓晕!无奈自己却无比清醒,双眼也根本没有办法离开那搭在棺材边缘的一双大腿。

    这时候,那双大腿竟然一上一下地慢慢晃悠起来,那样子就好像是一只手伸出手指让胡顺唐过去。也不知为何,胡顺唐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竟慢慢地向棺材走去,快走近时又听到阵阵“嘿”的笑声。

    胡顺唐想要转身逃走,可身体却如同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给拉扯过去,在快靠近棺材边缘的刹那,那股力量突然变猛,将胡顺唐整个人扯进了棺材中。

    跌落棺材中的胡顺唐一转头便看到,棺材里哪里有人,明明只有一个人的下半截身子,而自己的脸正好紧贴在那半截身子的烂肉上!

    “我入你先人!”胡顺唐大骂一声,鼓起勇气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从棺材中翻出来……

    “咚”又是一阵沉闷的声音!

    “啊!”大叫一声的胡顺唐满头大汗地从梦中惊醒,第一反应便是去身边的那口棺材。

    棺材还是昨夜睡下去时的样子,棺材盖没有打开,也没有什么死人腿。一切只是一个梦……

    可胡顺唐摸着自己的胸口,心跳很快,自己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梦中的每一个细节,不由得怀疑那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正在此时,又是一阵沉闷的“咚”声,胡顺唐被吓了一跳,这次听清楚了,是敲门声。

    “谁呀?”胡顺唐问,随后起身来到门边,从门缝中射进来的光看,应该已经天亮了。

    “买棺材叻!”门外一个男声传来,听声音来人应该年纪不小了,还操着一口当地的土音。

    胡顺唐也没开门,只是对着门缝说:“没棺材!这里不卖棺材了!”

    “买棺材急用!急用!开开门!开开门!”那个人依然在外面敲门,力气还越来越大,震得整个门都嗡作响,门上的灰尘也因此掉了胡顺唐满头都是。

    无奈,胡顺唐只得将门给打开,刚打开门,来人便推门进来,看见胡顺唐时先是一惊,随后道:“你们老板喃?”

    胡顺唐打了一个哈欠,看着走进来的这个老头。老头穿着一件白色褂子,两只胳膊露再外面,下面就穿着一条地摊上十五块钱一条的那种大短裤,可笑的是短裤上还有一个哆啦a梦和大雄的图案。

    老头儿手中拿着一把蒲扇,一边扇着一边扫视铺子里面,最终目光落在铺子中间那口棺材上面,伸手一指道:“哪个说没得棺材?这不是棺材是啥子?”

    说罢老头儿摇着蒲扇就走到棺材前去,俯身查看了一番道:“是好木头!就要这个勒!好多钱?”

    胡顺唐见那老头儿铁了心要买棺材,想想自己把这棺材放宅子里也没啥作用,免得以后再做恶梦,干脆卖给他得了,多少能卖点钱,还可以贴补下自己。

    胡顺唐走过去,挠着头道:“你说吧,你愿意出多少钱,这是最后一口棺材了。”

    “最后一口棺材唠?”老头儿很是奇怪地转过头来看着胡顺唐,顺后又看着里屋,开口问,“你是哪个哦?你们老板喃?”

    胡顺唐见那老头儿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自己,指着自己说:“我就是老板,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

    “你是老板?贵姓?”老头儿态度有些转变了。

    “姓胡!”胡顺唐又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这个老头儿,觉得他提出的问题十分怪异。

    老头儿一愣,紧紧盯着胡顺唐的脸,随后又问:“胡虎是你啥子人?”

    “是我爸!”胡顺唐指着旁边墙壁上自己爸爸的遗像道,“已经过世很多年了,你认识他?”

    老头儿听完胡顺唐的话好像被电打了一般,身子一发软,重重地靠在了棺材上,盯着胡顺唐道:“胡虎死唠?”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