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咬人的白影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章 咬人的白影

    棺材铺内,昏暗的灯光照在胡顺唐和刘振明的身上。刘振明进铺子之后,竟学着先前盐爷的模样靠在那口黑漆漆的棺材上,一支又一支地抽着烟,胡顺唐坐在旁边,见刘振明不说话,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得百无聊赖地在屋子里四下看着。坐在挂有三幅遗像的墙壁下,总觉得墙壁上那遗像上的人双眼好像一直盯着自己一样。

    这香也上了,纸钱也烧了,算是祭拜过了,难道他们还在责怪我?改天抽空去坟上拜祭去。胡顺唐这样想,可是他根本就找不到自己家祖坟到底在什么地方?很小的时候父亲曾带自己去过,只记得先坐了客车到了另外一个镇子,然后又走了很久的山路,感觉双腿都要断掉了一样,这才来到祖坟前,所以胡顺唐压根儿就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去?不过盐爷应该知道,父亲的葬礼当时是他一手操办的,明天去问问。

    胡顺唐起身来,凑到刘振明身边:“振明,现在你应该告诉我吴叔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刘振明叼着一支烟,双眼无神,半响才道:“顺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听完刘振明的话,本站在棺材旁边的胡顺唐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三幅遗像,道:“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为什么要这么问?这和我吴叔的死有什么关系?”

    “唉,信则有,不信则无……你我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其实心里都拿不准这玩意儿到底存不存在,真可悲。”刘振明看起来特别失落,并没有直接回答胡顺唐的话,大概是因为案子的事情给他打击很大。

    胡顺唐蹲下来说:“振明,你是警察,用证据来说话的,我理解你,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吴叔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人害死的?”

    刘振明摇头又点头:“我不明白为啥盐爷说他知道的事情非得告诉你,不告诉我,我并不是说看不起你,而是我想搞明白为什么。”

    胡顺唐实在憋不住了,刚要发火,却听到了刘振明说:“你吴叔的死,我不知道是不是和那几件案子有关联,但也一样很邪门。”

    胡顺唐又坐下,看着刘振明说:“你先说说,怎么个邪门?”

    “好,我先从两个月前那次伤人案讲起。”刘振明又点起一支烟来,“两个月前,那次伤人案发生时,我接到报案,第一时间去了医院,找到受伤的胡钰,当时胡钰连话都说不出来,被吓得脸色苍白,最可怕的是在她脖子处还有两个牙印,虽然不是很深,但已经出血了……”

    “继续说。”胡顺唐见刘振明开始说两个月前发生的案子,想听听这其中是否会与吴叔的死有关联,虽然心急想知道吴叔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眼下也只能听刘振明慢慢的说。

    赶到医院的刘振明在医生的协助下,先是查看了胡钰的伤口,拍了照片之后,随后开始询问胡钰当时的情况。胡钰说,晚上九点多,她刚从县城回来在镇口下车,随后径直就往家里走。因为胡钰家靠着河边,走河边会近很多,干脆萌生了走近路的想法,谁知道刚走到河边没多久,便出事了。

    胡钰说到这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刘振明忙安慰了一阵,让胡钰宽心,告诉他准确的地点之后他立刻去查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可胡钰一直到打镇静剂睡着前,都在喃喃自语两个字——白影。

    胡钰睡着后,刘振明觉得事有蹊跷,从伤口上来看,好像是狗之类的东西咬伤的,也许是胡钰看花眼了,将一只大白狗看成了白影,可他对这广福镇再熟悉不过了,曾经满街都是野狗,但后来逐渐地养狗的人变少了,那种大白狗几乎没有,说大黄狗倒是有不少,但是那些狗虽然说一般都在镇外徘徊,但从来没听说过有狗伤人的事件发生。刘振明本想连夜调查的,但是胡钰根本没有说明白自己被那白影所咬的地点,被咬之后,自己都是跑回镇子被人发现,才送到医院来的。

    无奈,刘振明只好看着数码相机上面拍下的那几张胡钰颈脖处的伤口,看了整整一个通宵,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听到这,胡顺唐来了精神,问道:“那伤口是什么样子的?”

    刘振明给胡顺唐描述了一阵后,一拍脑袋说:“我随身都带着,一急把这事给忘记了,给你看看。”

    刘振明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塑封袋子来,掏出袋子中的一叠照片,选出几张胡钰案拍摄的伤口照片递给胡顺唐。胡顺唐在刘振明选照片时,注意到还有其他照片,要不就是现场拍摄的,要不就是伤者本人的。

    胡顺唐先看着一张中距离拍摄的照片,照片上的伤口是已经做过止血处理的,只有两个小洞,看起来并不深,也没有咬到动脉处,因为伤者挣扎所以导致有拉痕出现,红色的拉痕印记一直拉伸后颈脖后,从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当时那条“白影”是从胡钰的后方扑上去咬住的。

    胡顺唐又抽出第二张照片,是微距拍摄的其中一个伤口,伤口呈圆形,应该是尖牙所导致的。看到这的时候,胡顺唐第一反应就是:吸血鬼。可他并没有说出来,知道作为警察的刘振明是肯定不会相信这些玩意儿的,谁知刘振明此时却说:“当夜我看照片的时候,脑子里面竟然想过会不会是吸血鬼。”

    “你相信有吸血鬼?”胡顺唐问,这让他很是奇怪。

    刘振明摇摇头:“刚才你说过有些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我说不上信或者不信,只是觉得哪有那种事情?我读大学的时候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过,在咱们中国没有吸血鬼这么一说,都是说僵尸,可是僵尸一旦咬人就会发生尸毒侵入,人会产生异变这么一说,你看在西方的吸血鬼传说中也有类似的说法。可是胡钰没有事,医生说没有狂犬病菌,但却拿不准到底是不是被动物给咬伤了,最终还是建议给胡钰打了破伤风针,因此我才觉得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吸血鬼所为。”

    “等等。”胡顺唐指着照片说,“你要知道如果是动物咬伤,就如狗,一般来说不是受过训练的狼犬或者藏獒之类,普通狗都是照着人的下半身去咬,而不是脖子。可是,如果是狼犬或者藏獒,要致命,肯定是正面扑上去咬咽喉,我从前在网上见过一些被狼咬死的人的照片,气管都被活生生地咬住拖出来。”

    刘振明听胡顺唐这么一说,想了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顺唐指着那照片上的咬痕说:“你看,这是咬痕对吧?你刚才又提到说吸血鬼,你仔细想想,咬住再吸和只是咬住致死是两码事。”

    刘振明用手点了点照片,一拍脑门道:“我知道了,你是说这既不是狗所咬,也不是吸血鬼所为对吧?”

    胡顺唐“嗯”了一声:“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我不是专业人士,不敢肯定。只是猜测,按照刚才所说,如果是普通的狗咬人,必定是咬腿而不是脖子侧面,如果是野兽狼之类的,肯定是正面对咽喉下口,吸血鬼就更不可能了,如果真的是那玩意儿,我们早就看不到胡钰了。”

    刘振明道:“嗯,有些道理。”

    “盐爷对这事是咋说的?”胡顺唐又不很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

    刘振明苦笑道:“还能咋说?你知道的,算了,不说盐爷了,我再给你说下一个月前的那个案子,也是姓胡的媳妇儿,叫胡袁,不过这次她伤得比胡钰要严重一些。”

    一个月前,同样是农历十四。当天晚上说也巧合,正好碰上刘振明值夜班,刚准备合体躺在值班室床上眯一会儿,电话就响了。刘振明赶紧接起来,是镇医院来的电话,说是有人被咬伤了,电话里面那个值班医生吞吞吐吐半天也没有说清楚。刘振明本来就在为胡钰被咬伤的案子伤神呢,这又来一件也是咬伤的,二话不说,带上人就往医院赶。

    赶到医院之后,在急诊室里面找到了那个伤者,伤者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虽然口齿不清,但依然在那自言自语道什么白影白影。刘振明一听,吃了一惊,又是白影咬人吗?忙问医生伤者情况如何?值班医生说伤者的食指给咬掉了,刚止血,而且精神状况有些不稳定,本来没想到报警的,但也是听到伤者说白影这才想起来也许和上次的案子有关联,这才打电话给派出所。

    刘振明知道那个时候问伤者肯定问不出什么来,于是就简单让医生描述了一下伤者是怎么来医院的?医生说伤者是家人送到医院来的,家人则是凌晨时分听见家门口有狗叫声,一直吵吵嚷嚷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开门去看怎么回事。开门一看,伤者正躺在门口呢,而且手指头正在哗流血,赶紧就送了医院。

    刘振明讲述到这,补充道:“在当时,因为情况很特殊,我只得简单让医生做了一个笔录,复印了伤者的资料,伤者叫胡袁,女性,35岁,家住广福镇,是从太平镇嫁过来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起来和第一个伤者胡钰之间的相似之处。”

    “嗯,同样是姓胡的,女性,年龄也是三十多岁,都是从太平镇嫁到广福镇来的,在受伤之后都自言自语说有白影,更重要的是她们两人都是在农历十四的晚上遭到那个白影袭击的。”胡顺唐分析道。

    “不过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刘振明又想起来了什么,竟掏出一个本本来,打开,摊在胡顺唐的面前。

    胡顺唐凑过去一看,是一张简易的广福镇平面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