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恐怖狐灵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章 恐怖狐灵

    “是痔……安娃认出来是因为那颗痔。”刘振明说到这,下意识看了一眼胡顺唐,好像意思是:你这下明白了吧?

    胡顺唐脑袋有点短路,一时没明白过来,还问:“痔?什么痔?”

    在胡顺唐说出这句话来的时侯,脑子里面闪过当时看见那半截女尸时的画面,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是在那半截女尸大腿内侧看见有一颗痔来着。

    刘振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在胡杏的大腿内侧有一颗痔,还有胡杏左脚三个趾头有灰指甲,安娃就是凭着这两点认定那个就是胡杏的死尸,后来我们一查一问,果然胡杏根本就没有回到太平镇,她婆婆还以为她早就回娘家去了,并没有意识到她出事了。”

    盐爷在一旁抽着烟,不发一语,不知道在想什么。胡顺唐又问:“但人平白无故不见了,婆家就算没察觉,胡杏她娘家也肯定觉得不对劲吧?现在又不是过去,一个电话打过去就知道人有没有回去。”

    “问题就在这,胡杏的娘家和婆家的关系一直不好,甚至可以说结婚这么些年也没怎么走动过,所以胡杏的失踪恰恰就卡在这个关节上了,谁也没有察觉,若不是安娃认出尸体来,凭我们现在手上的证据要查出身份来,恐怕也要十天半个月。”刘振明说完,又点起一支烟来,这已经是他的第十支烟了,看得出来他心中很郁闷。

    刘振明年纪轻轻能当上这个派出所副所长,全凭自己的实力和良好的群众基础,私下还有人送他一个绰号叫:刘正义。

    盐爷将烟锅在地上敲了敲,开口道:“两个月前的农历十四,胡钰晚上在镇子口被说是像大狗一样的东西给咬伤了脖子。一个月前还是农历十四,胡袁也是在镇子口被什么东西给咬断了一根手指,这个月,胡杏又被人给弄死,还只剩下了半截身子……”

    “盐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刘振明道,“关键是你那一套说法完全站不住脚,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存在呢?是,的确,胡钰和胡袁都说咬她们的东西像是一只白色的大狗,可也不能和这次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吧?”

    胡顺唐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唐天安下午时分会说那句“这次死人了”,还有村民在围观竹林时所说的那一番话,原来在这之前就有案子发生,不同的是前两次只是不同程度的受伤,到这次却死了人。同时,胡顺唐明白之所以这件事会造成镇子上人的恐慌,是因为三个女子都是姓胡的不说,而且前两个活着的人都声称自己被白色大狗模样的东西给咬伤。咦?白色的东西,唐天安在那夜离开时,也说看到过一个白影,会不会……

    想到这,胡顺唐问刘振明:“唐天安当夜离开的时候,看见的那个白影是什么样的?”

    刘振明摇头道:“他说自己没有看清楚,只是很清楚地看见一道白影从眼前一晃而过,随后自己便逃回家了,一夜没合眼,被吓得不轻,以为自己是见鬼了。”

    “不合理呀。”胡顺唐挠着脑袋说,“有那么快的速度吗?就算速度再快,他也应该判断出来那东西是人还是动物吧?”

    “那是狐灵……”盐爷突然开口道,“我早说了那是狐灵,你们就是不相信,第一次出事时我就告诉你们,这事没完,如果我算得没错,还会发生一次。”

    “啊?”胡顺唐愣住了,什么是狐灵?此时此刻他好像又产生了小时候在盐爷家听故事的感觉。

    刘振明此时猛地站起来,很是生气,但最终还是将怒气给压了下去,沉声道:“盐爷,我说了,你那一套东西可信度不高,哪有什么狐灵?要是有那玩意儿还要我们来干嘛?这就是变态连环杀手犯下的事情,早知道你还这么固执,我就不带你去现场了。”

    盐爷并不生气,只是用烟杆重重地敲打了一下刘振明的脚踝,也不知道他凭什么敲那么准。这一下疼得刘振明嘶牙咧嘴,但又不敢叫出声来,只得捂住脚踝在那低声地“哎哟”。

    胡顺唐坐在一侧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劝也好,还是怎样。按照一般百姓的看法,认为胡顺唐这种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根本不会相信鬼神之说的,可偏偏胡顺唐从小就对这些感兴趣,深信不疑不说,没事还在家里玩什么碟仙、笔仙之类的,虽然从来没有成功过,同时胡顺唐也对刑侦推理相当感兴趣,所以此时他特别矛盾,更不满的是到现在他们还在讨论关于那胡姓女人的死,完全没有提到半点关于吴叔的事情!

    盐爷皱着眉头道:“你们都年轻,而且现在这个世道那些东西本来就少之又少了,但不能说没有,唉,总之我怎么说你都不会信的,你看着吧,下个月十四还会有一个胡姓的媳妇儿出事,狐灵认准的事情,不做到是不会罢休的。”

    盐爷说完长叹了一口气,又重新开始往烟锅里面装填烟叶。刘振明此时坐下来,很认真地说:“那好,盐爷,我就当信你,那你告诉我狐灵是怎么回事?为啥又要盯上姓胡的媳妇儿?为何又总是在农历十四的晚上出事?”

    刘振明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然后看着盐爷等待着他的解答,但盐爷只是慢吞吞地用手划燃火柴,点燃旱烟,慢慢地吸着,吐着烟圈,并不说话。

    胡顺唐见铺子里面的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忙转移话题问刘振明:“振明,我吴叔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刘振明根本不搭理胡顺唐,还是看着盐爷,期待着盐爷的回答,谁知道盐爷许久之后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这件事,你没资格知道,这里唯一有资格的是顺唐。”

    刘振明一听这话急了:“我是办案的民警!我没资格知道,难道他这么一个外人有资格知道?”

    刘振明才说话,盐爷猛地站起来,用手中的烟杆重重一敲刘振明的脑袋道:“我说了千百次了!顺唐是我的本家,血亲,不是什么外人!你办个什么案?这么大的案子你那派出所能管得了?盐爷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和政府打交道不在少数,更不要说和你们派出所,案子肯定你都移交给了县公安局了!这件事,你以后不要管了,用得上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你回去吧。”

    盐爷说完转身就进了里屋,刘振明看着盐爷的背影,觉得胸口发闷,也无处发泄,只得挥手向自己的胸口猛捶了几下后,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铺子,根本不管在旁边一个劲劝说的胡顺唐。

    刘振明一走,铺子里就剩下胡顺唐和那口黑漆漆的棺材。还没有关上的门,此时又卷进来阵阵阴冷的风,胡顺唐抱着胳膊摸了摸,浑身都在发凉,再把手往门外一探,奇了怪了,温度这么高?至少30度以上,怎么会吹来这种阴风。胡顺唐关上门,一回身便看到不知道啥时候又走出来的盐爷正靠着棺材抽着旱烟。

    这个老爷子,走路怎么无声无息的,也没点动静,吓死人了。胡顺唐摇摇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快九点,虽然这个时间在从前来说只是宅男生活的开始。如今不比从前,早些休息,明天直接上派出所去问问吴叔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顺唐走到盐爷跟前道:“盐爷,不早啦,我送您老人家回家吧?”

    盐爷点点头,被胡顺唐搀扶着来到门口,此时却忽然没头脑地问了一句:“顺唐呀,你爸以前有没有留下过什么东西给你?”

    胡顺唐想了想道:“啥也没留下,连存款都没有,就这么一间铺子。”

    “没有寄给你啥东西?”

    “没有,怎么这么问呀?”

    盐爷笑笑道:“没怎么,我就是那么问问,想看看你今后需要什么帮忙的。”

    胡顺唐忙说:“肯定有需要盐爷帮忙的时候,先谢谢了。”

    两人走出铺子,顿时感觉到阵阵热浪袭来。胡顺唐刚才发凉的身体此时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正要搀扶盐爷继续走,却听到盐爷说:“我自己知道怎么回家,你就先自个收拾收拾,不用管我啦。”

    “那怎么行?这大晚上的,不能让您一个人摸黑走夜路呀。”胡顺唐道。

    盐爷伸出两根手指,指着自己的双眼道:“嘿,我盐爷白天黑夜走路都是摸黑哟,不要管我啦,放心,在这个镇子上别人不敢说,但我盐爷肯定是安全得很。”

    盐爷说完,挥了挥手,拿着旱烟,背着手慢悠悠地走了。

    这个老爷子,这么多年还是一点没变,真固执。胡顺唐一直目送盐爷走上那道坡,这才转身回铺子。回到铺子之后,胡顺唐刚把门给关上,一只强有力的手便撑住了门,随后门外一个低沉的声音说:“我要问你一些事。”

    胡顺唐心里一惊,但随即发觉那声音有些熟悉,小心翼翼将门打开一看,原来是又折回的刘振明。

    刘振明一直躲在棺材铺对面上山的小巷中,等到盐爷离开,这才偷偷折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