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誓死救父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石嘴里默默念着什么,手上灵力涌出,冒出浓郁的黑雾,将韩天河的灵体包裹在其中。韩天河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他努力的忍着,就是不发出声音。虽然他不知道黑石的用意,但他明白,一定和韩斌后关系。

    都城上空,韩斌脑海中再次浮现父亲的身影,看到父亲正在被人施展法术后,他身体一颤,眼中散发出无尽的杀意。他不知道那黑衣修士要对父亲做什么,但他必须去救父亲,身影一动,化为一道流光直奔仙台而去。

    诸葛龙等人怎会眼睁睁的看着韩斌离去,不知说大吼一声,“拦住他,不能让他跑了。”除了极少数弟子犹豫之外,所有人都追了过去。

    韩斌身影一顿,视线落在那些追来的修士身上,森然道:“你们想死吗?”为了救父亲,他不介意多杀几人。既然和天明宗已经结下了仇恨,杀多少都无所谓。

    众人一怔,同样露出犹豫之色,诸葛龙一咬牙,道:“韩斌,你已杀了不少宗内弟子,难道你还想继续杀下去?”说到这里,他见韩斌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说道:“你若是杀多了,即使我等制服不了你,太上长老也会出手。”他不想做出头鸟,但周通已死,其余长老都远远的躲在身后,他不出头谁出头?

    听到太长上老几个字,韩斌心里一紧,那可是金丹期修士,在对方面前绝无发手之力。但事已至此,他又能怎么办,父亲只剩下了魂魄,难道眼睁睁的看着父亲魂飞魄散不成?不,一定要救父亲,即使死在太上长老的法术下,也要救出父亲。

    韩斌没有选择,原本冰冷的视线,变得更加冰冷了。身上散发的杀气越来越弄,黑色的瞳孔黑变成了红色,充满了杀戮。周围的众人看到韩斌的变化后,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瞳孔血色,那是成魔的象征,这种时候人的意志最为薄弱,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要一句话触怒了他,便会出手杀人。杀多了,当魔性意识灌输在脑海中,根深蒂固后,便会嗜血成性,见人就杀。

    “让不让开?”韩斌并不知道此刻有多危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出父亲,无论多大的代价都要去做。

    诸葛龙犹豫了,嘴巴动了几下,一个字未说。此刻,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看向周围的众人。众人同样如此,他们心里明白,若是阻止韩斌,韩斌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如果仅仅是一道灵力指射来也就算了,万一他不计一切代价至于死地,恐怕和张龙一样,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长老尚且这般,练气期弟子更没有发言的权利了,一个个低下了头,生怕韩斌一个不爽,把他们给解决了。

    韩斌目光一凝,看也不看众人,快速的向都城后山飞去。

    刚一走,诸葛龙便喊来齐浩,急声道:“你来的时候,掌门师兄如何交代的?”

    齐浩一个飞身来到他的身前,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诸葛龙,道:“掌门真人说,如果我们敌不过他,就捏碎这块玉佩。”

    诸葛龙叹息一声,道:“幸亏在你手中,如果在周通那,恐怕储物袋都打不开了。”说着,他手腕猛然发力,玉佩化为粉末。

    天明宗,山顶上的一处洞府内,一名白发老者突然正开眼睛,眼中精芒闪过,“鸿运这小子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我在修炼吗?”他站起身来,打开洞府结界,一个闪身向天明殿飞去。片刻后,来到殿内,见鸿运不再,凌空打出一道法决。只见他身前白光一闪,直奔殿外飞去。

    片刻后,鸿运来到殿内,见白发老者后,忙拱手道:“弟子鸿运,见过太上长老。”

    楚飞摆摆手,道:“说吧!喊我来做什么?”

    鸿运真人把韩斌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后,道:“太上长老,那韩斌修为又提升了,门内弟子不是他的对手。”

    楚飞冷哼一声,训喝道:“一群废物,连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都杀不了,平日都如何修炼的?”说完,他想到什么,道:“你说朱云鹤前辈没死?”按修为来说,他确实不应该喊朱云鹤为前辈,但对方毕竟是鼻祖的兄弟,他以前又见过,还是应该喊一声前辈。

    鸿运一怔,没到对方也喊前辈,随即苦涩道:“那位前辈一个月前死了。”

    楚飞眉头一挑,疑惑道:“死了,难道大限到了?”

    “一个月前,被韩斌杀了。”鸿运如实说道。

    听到这话,楚飞更惊讶了,忙问道:“他可是筑基期的修士,那弟子能杀了他?”

    鸿运一阵苦笑,知道这事隐瞒不住,道:“回太上长老,那孽徒修炼成了灵力指,一个月不见,修为恐怕又提高了不少,弟子……弟子派了十名巩基期修士前去,都没有将其击杀。”

    楚飞开始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听鸿运这么一说,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了,道:“他竟然把凌天祖师的灵力指学成了?”

    凌天,天明宗鼻祖的弟子之一,排名第七。据说此人天资极差,连一星灵根都没到,却在机缘巧合下修炼到极高的境界。不但如此,他还自创了一种奇特的法术,以全身灵力为代价,化为一指,同等级修士中近乎无敌。

    鸿运点头称是,心里暗叹一声,“幸亏先前留了一手,否则韩斌又要逃遁了。”

    楚飞眼神转了转,对鸿运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把他抓回来,一个连灵力指都能学会的家伙,有意思。”他可不相信天资差的人能修炼出什么名堂,当年若不是鼻祖给了凌天一件宝贝,凌天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修炼出名堂。楚飞认定韩斌一定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什么宝贝,而这个宝贝,马上就要归他了。

    皇宫后山,韩斌已经第二次前来了,对于这里他并不陌生。身影一闪,便来到山顶之上,看着那高高耸立的仙台,韩斌的眼中的杀意更浓。就在飞向仙台的瞬间,一群皇家都是快速出现,阻挡了他的出路。韩斌脸色一沉,也不废话,抬头就是一道狂风术。

    狂风吹过,所有的修士被吹得东倒西歪,脸色苍白如纸。

    韩斌看也看不看,猛然一个加速,直奔仙台而去。

    看到韩斌飞来,黑石脸上并没有惊讶之色,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只见他左手掐动法决,右手中的雾气猛然涌进韩天河的灵体内。韩天河透明的灵体,顿时变得更加透明,因为抵挡不住剧烈的疼痛,韩天河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