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千里大逃亡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圣墟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修仙狂少大主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知道韩斌的厉害,不敢小觑,身影一越而起,飞向空中,躲避那变.态的地裂术。

    韩斌抓住机会,对着众人就是一道狂风术。狂风呼啸,一时间众人无法睁开眼睛,只能用神识探查,当他发现韩斌正祭出法器快速飞去时,连忙驾御法器追了过去。夜空之上,一个人在前面飞,一群人在后面追击,众人脚下的飞剑上散发着耀眼的流光,光彩夺目。

    村庄中,一些喜欢出来乘凉的人看到这样一幕,无比瞪大了眼睛。

    “看,仙人!”

    “好多仙人啊!他们飞的好快。”

    “是啊!他们在干什么,好像一群仙人在追一个人。”

    “我看不像,如果前面那个仙人被追的话,他为什么还抱着一个人,你看过抱着人逃跑的吗?”

    “也许,那是他所爱的人呢?”

    “听你这话,一定没有恋爱过,如果那女子是仙人的挚爱,他会一只手提着她吗?”

    “……”

    天空上,被韩斌提着的江敏冷冷一笑,恨恨道:“韩斌,你飞上天空,简直是找死,大家正寻不到你,你飞上来不是暴露目标吗?”

    韩斌脸色一沉,刚才只顾着逃亡,却把这么重要的环节给忘了,他可不相信江敏会好心提醒自己。

    果然,江敏下一秒说道:“韩斌,回宗门自首吧!如果你回去,掌门真人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凡人杀了你。”

    韩斌冷哼一声,一眼就看出江敏心中的想法,道:“你怕我杀了你。”

    被对方看出了心思,江敏脸色微微一变,而后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我为什么要怕,你敢吗?如果你杀了我,被师兄们抓到后必死无疑。”

    韩斌刚想说完,却看到左边和右边各有十多几道流光飞来,知道有人发现他了,眼中闪过一个决然,对手中的江敏道:“你不觉得我带着你飞行,有点多余吗?”说着,抓着江敏的手猛然举起。

    江敏脸色大变,早已没有刚才的镇定,惊悸道:“你,你想干什么?”

    韩斌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冷声道:“不干什么,杀了你。”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决不是坏人,对于曾经想杀他的人,等到可以杀死对方的时候,他绝不会手下留情。杀一个女人虽然不光彩,但杀一个毒蝎心肠的女人,他并不觉得做错了。

    手臂举起,一股灵力输入到江敏的体内,庞大的灵力汹涌而入,顿时让她的经脉错乱,接着便吐出一口鲜血。江敏已经猜到韩斌要干什么了,眼中的杀意更浓,诅咒道:“韩斌,你好卑鄙,你不得好死。”

    对于这样的话,韩斌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不以为然道:“我是不得好死,不过你却要死在我前面。”废除江敏的修为后,韩斌手腕一用力,把她从空中抛了下去。而后一个加速,直奔地面而去。他飞向地面并不是要救江敏,而是找一个地方隐藏气息,躲避追杀。

    杀死土匪后,韩斌得到的那本隐息术,便是修炼隐藏气息的秘籍。秘籍上的字不多,只有上百个字,全部都是修炼法决。隐息术修炼起来十分简单,韩斌尝试了几次便成功了。对此,韩斌颇为差异,按说他的天资不可能这么快修炼成功,起码要修炼几个月才行。韩斌想了很久都没想出其中的原因,最终认为,隐息术是极为容易修炼的法术。

    扔下江敏的一瞬间,便有一人快速飞来,速度快的惊人,转眼间便来到江敏下落的地方。

    韩斌定睛看去,那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暗恋江敏的张龙。

    张龙甘愿倒退修为,强行加速,就是为了救下江敏。此刻,他的眼中喷射愤怒的火花,一边向江敏飞去,一边对韩斌咆哮道:“韩斌,你个混蛋,你不是人,你连同门师兄弟都杀,还配做仙人吗?”

    对于这样的话,韩斌嗤之以鼻,反问道:“天明宗什么时候把我当弟子了,为了一个凡人,就要将我击杀?”既然要杀江敏,绝不对让别人救下。身体下落的时候,韩斌凝聚全部的灵力,对着江敏所在的方向低喝一声,“灵力指。”只见一道白光从韩斌的指间释放而出,化为一道白色的光线,直奔江敏而去。

    江敏的身体快速下落,当他看到飞来的张龙时,大声喊道:“张龙,救我……”

    张龙离江敏不足百丈,刚想去救,却看到飞来的白光,怒骂道:“韩斌,你……”

    白光快的惊人,转眼间便来到江敏的身前,飞入她的体内。江敏身体一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那双看到张龙后满是希望的眼神黯淡下去,随即闭上了双眼。双眼闭上的同时,她的气息消失不见。

    如果江敏还是修士,她的灵魂还能离体,可是韩斌把她扔下前,已废除了她的修为。

    张龙一个闪身,把江敏抱在怀里,痛苦的低吼一声,对怀里的佳人道:“没事,等你灵魂离体后,我会帮你找个肉身夺舍,或者从新转世。”所谓的夺舍,就是修士死去之后,灵魂进入别的修士的体内,吞噬别的人灵魂,进行夺舍。

    夺舍的限制很多,首先夺舍的人必须是修士,其次每个修士一身只能夺舍一次。凡是违背这个规则,天地间便会降临一种强大的力量,将其毁灭。据说,那股天地之力威力极大,即使元婴期修士也不敢碰其锋芒,元婴以下修士触之即死。

    片刻后,张龙发现江敏的灵魂并未离体,心里咯噔一下,忙把手放在她的丹田之上。当他发现江敏的丹田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仰天怒吼一声,“韩斌,我要杀了你。”他抱着江敏,一个闪身朝韩斌所在的方向追去。

    韩斌已落入树林中,他的声音随之传了出来,“张龙,当初你帮江敏杀我,我还记得呢!如果这次我侥幸不死,下一个杀得人就是你。”话刚说完,他的气息从树林中消失不见,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看着不远处的空中,张龙停止飞行,并没有追去。神识释放而出,把那片树林彻底覆盖,结果却让他难以置信。无论如何探查,就是无法发现韩斌的隐藏之地。虽然他知道,韩斌就在这片树林里,就在不远处,可他却没有勇气飞下去。韩斌能杀死江敏,足以看出他的修为达到了怎样的地步,若是莽撞下去,必定会遭到杀身之祸。

    想到韩斌刚才施展的法术,张龙的脸色更加难看,喃喃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施展出了灵力指。”

    灵力指,韩斌那一门祖师爷留下的绝学。此法术极为邪门,修炼起来看的不是资质,也不是修为,而是运气。第一次修炼时施展不出,终生无法学会。不但如此,灵力指的攻击力也颇为特别,不像别的法术那样可以修炼到极高的层次。而是随着修为的提升,威力自然会成倍增加。据说修炼到了元婴期境界,速度快的惊人,指法一出,便可取修士首级于千里力外。如此霸道的法术,并非没有限制,需要消耗全身的灵力才能施展出来。

    张龙脑海中快速闪现出关于灵力指的情况,越是想下去,越是觉得不可思议,这道绝学他进入山门的时候就听师父说了,平时和师兄弟们也谈论过,完全当成一大笑柄。原因无它,因为除了韩斌那一门的祖师凌涯子修炼成功以外,宗内竟然没有一人修炼成功。很多弟子都认为,这道法术只是一个鸡肋,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功。

    天空上流光闪过,仅仅几个呼吸,便有三队弟子飞了过来。

    其中一队自然是张龙所带的人,另一队则是江敏所带的女弟子,最后一队领头人则是齐浩。

    齐浩第一个飞到,当他看到张龙怀里抱着的江敏时,瞳孔一缩,沉声道:“她死了?”刚才在空中飞行时,已经看清了。他没有想到,韩斌竟然会出手杀了江敏。更没有想到的是,韩斌竟然把传说中的鸡肋法术修炼成了。

    张龙抱着已经冰冷的尸体,愤懑道:“大师兄,你一定要为师妹报仇。”

    韩斌杀了江敏,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天明宗,即使众人杀不了他,宗门也会派强者围杀。

    齐浩神识散发而出,感应着韩斌隐藏的那片树林,随即眉头一紧,对张龙道:“你去把所有历练的弟子叫来,隐藏在树林周围,千万不要让韩斌逃遁了。记得,你们只能等他出现,切不能擅自进入树林内。”刚才,他看向韩斌的时候,竟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这并不是修为上的看不透,而是气息。

    张龙问道:“大师兄,那你呢?”

    齐浩深吸一口凉气,道:“我要回去禀报掌门真人,让长老出手相助。”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一愣,张龙问道:“大师兄,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对付不了他一个?”

    齐浩看了一眼树林之中,不能确定道:“我不知道能不能对付了他,但我明白,你们若是单独遇到他,必死无疑。即使是我,恐怕也胜不了他。”

    众人根本不信,韩斌只有练气期五层的修为,齐浩可是练气期十层的顶峰,怎么可能战胜不了。

    张龙道:“大师兄,你说,你也不是韩斌的对手?”

    齐浩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谈论下去,摆手道:“你们按我说的去做,我回宗派了。”

    一个时辰后,齐浩回到了天明殿,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又道:“掌门真人,韩斌身上的气息很是古怪,我怕历练的弟子不是他的对手。还有,他已经修炼成灵力指,即使我们能抓住他,恐怕也要……也要受伤。”

    鸿运真人听完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想让长老们出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杀死韩斌,韩斌是他颇为看中的几名有潜力的弟子之一,没想到竟然发生这事。如果不是朱云鹤出现,即使韩斌把皇城闹翻了,他也可以拒绝当今的皇帝。事情发生到这样一步,他根本没有料到,同时他也不明白,韩斌为何不把传国玉玺交出来,一个传国玉玺对他到底有什么用?

    思忖再三,鸿运真人才说道:“你先下去吧!韩斌那边你盯紧点,我会派人过去的。”

    “是!”齐浩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大殿内,又恢复了安静,鸿运真人凝视着殿外,凝视九天之上,嘴巴动了两下。

    片刻后,一名身穿红衣的长老飞到殿前的台阶上,化为魏鹏的身影。

    魏鹏一进大殿,便大声道:“掌门师兄,今天吹了什么风,你怎么有把我喊来了。”他加入宗门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鸿运真人单独叫来,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同时,他心里也有些期待,掌门真人难道想夸奖他教导有方,培养出一个核心弟子不成。

    鸿运真人开门见山的问道:“最近宗内的事你听说了?”

    魏鹏来到一个凳子上坐下后,笑着道:“当然听说了,韩斌立了首功,宗门的人都知道了。”

    “首功你听说了,那他犯错的事你知道了吗?”鸿运真人脸色一沉,正色道。

    魏鹏这几天一直在修炼,并没问宗内的事情,听鸿运真人这么一说,当即一愣,道:“你说什么,韩斌犯错了?”

    “他不但犯错,还同门相残。”鸿运真人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直直的看向魏鹏。

    魏鹏赫然起身,同鸿运真人对视,情绪有些激动道:“不可能,韩斌来到宗门后,从来没做过错事,即使有人辱骂他,他也很少出手,怎么可能杀人?”对于自己的徒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并不相信韩斌会杀害同宗的师兄弟。

    别说魏鹏不相信,鸿运真人开始也不相信,但事情已经发生,已经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了,而是如何解决。鸿运真人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争论的必要,话锋一转道:“师弟,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韩斌是你的弟子,他犯了宗归应当如何处罚,你不用问我了吧!”

    魏鹏眉头紧锁,沉声道:“如果他真的杀了人,那我就把他逐出师门,再带回宗门审讯。”

    鸿运真人点点头,凝重道:“千万别让他逃脱了,否则你也不用回来了。”

    魏鹏抬手抱拳,信誓旦旦道:“若是我不能把他带回宗门,甘受处罚。”

    茫茫山林,到处都是苍天巨树,一眼看不到边际。

    韩斌的身影如同一只敏捷的豹子,快速的在树林中闪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修士的气息,看起来像是一个凡人。片刻后,他身体猛然跃起,落在一个巨树的枝干上。他目光闪动,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自从被围杀开始,韩斌几乎没休息过,每天都在山林里跑动,希望能找到机会离开。最终,他还是失败了,这次下山历练的一百多人,几乎全部都来了。或许宗内知道天明宗的先祖并没死,不需要保护,才把众人调集到这里。由此也可以看出,宗门这次下定的决心,务必要将他缉拿。

    就在这时,天空上一道惊鸿闪过,以惊人的速度向那山林周边落去。

    韩斌双眼闪动,透过树叶的罅隙,虽然没看清对方的样貌,但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决不是练气期。宗内除了练气期的弟子外,只有巩基期的长老会来,至于金丹期以上的太上长老,他们从不问宗内的事情,除非宗派出现生死存亡的时刻,否决不会出现。

    “长老也来了?”韩斌脸色阴沉,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想从活着离开不可能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韩斌站在树干上思忖起来。忽然,他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剑悬浮在前,他脚踏剑身,猛然向天际飞去。这么做,虽然会暴露身份,但要是不这么做,等巩基期长老前来搜寻,他的隐息术根本起不到作用。到时候,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韩斌刚飞到天空,周围潜伏的弟子便发现了他,纷纷祭出法器,前去阻拦。

    齐浩身影一闪,挡在了韩斌的身前,凝声道:“四师弟,你走不了的,还是投降吧!”

    韩斌脸色肃然,道:“让开。”说着,他抬起右手。

    看到韩斌的动作,齐浩脸色一沉,忙说道:“你不能一错再错了,跟我们回去,我等一定会向掌门求情。”他没有直接出手,狂风术的威力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很,同样没把握挡下来。

    天空中,一道道流光快速飞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把韩斌包围。

    韩斌神识一扫,发现那名巩基期长老并没有前来,暗暗松了一口气。而后,他猛然抬起右手,对着齐浩所在的方向奋力挥去。天地间狂风大作,一道巨大的旋风出现出现在韩斌的身前,旋风在韩斌的控制下,快如闪电一般直奔齐浩而去。

    齐浩不敢力敌,身影一闪,向旁边躲去。哪想到,韩斌的神识死死地锁定在他的身上,无论他向哪里闪躲,旋风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旋风内蕴含和强大的力量,凡是经过的地方,天明宗弟子无不躲开,生怕被卷入其中。

    韩斌施展出狂风术之后,手中多出大把的符咒,对着周围的弟子扔去。

    符咒飞向空中,自行燃烧起来,一道道威力不等的法术随即出现。狂风术,火球术,甚至还有剑影术。此时此刻,天地间流光闪动,煞是好看,仿佛放起了烟花一样。韩斌没心情看空中的美景,趁着众人抵挡符咒的瞬间,身影一闪,骤然向西面飞去。就在韩斌刚想冲出包围圈的时候,一行人飞了过来,再次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些人虽身穿白衣,但他的袖口有一道金线,这是执法弟子的标志。

    领头的一人,韩斌并不陌生,正是把他代入宗门的王风。

    王风脚踏飞剑,身上的衣服轻轻舞动,对韩斌道:“四师兄,投降吧!你走不了。”

    韩斌刚欲抬起右手,又放下了,凝重道:“王师弟,我不想动手,你让开吧!”

    王风叹息一声,道:“韩斌,当初是我把你代入宗门,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但你要明白,你是宗门的一员,做什么事都要以宗门考虑,千万不能擅做主张。你犯下的错不大,掌门真人说了,只要你交出传国玉玺,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

    交出传国玉玺,听起来简单,对于韩斌来说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传国玉玺飞入储物袋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根本找不到。韩斌不是没想过把实情说出来,可是说出来之后谁会相信呢?谁能相信不是他私吞了?既然这样,不如不解释呢!

    “让开!”韩斌的眼神逐渐冰冷起来,冷冷道,“今天谁挡我,就是和我韩斌为敌。”已经杀了一个,他不介意多杀几人。

    王风见劝说无用,一挥手,对身后的众人道:“动手。”

    韩斌早已把真力凝聚在手腕上,右手抬起,对着王风身后一指。

    灵力指出,一道白光骤然飞去,以惊人的速度来到王风身后。他身后的那名弟子,根本没感应过来,便中指身亡,从空掉落下去。

    看到这样一幕。周围的众人都是一愣,尤其是王风,背后已经湿透了。他认出了那一指,也知道那一指的威力。如果那一指飞向他,他已经成一具尸体了。灵力指极为霸道,杀死同等级的修为如探囊取物一样简单,更变.态的是,杀死之后还能把修士的灵魂瞬间吞噬。只要没修炼到元婴期的境界,灵魂根本逃不出灵力指的吞噬。

    王风身体一晃,便恢复了平静,他深吸一口凉气,对韩斌道:“你施展一次,体内还有灵气吗?”

    韩斌的脸色变得苍白,体内的灵力已经清空,脚下的飞剑也变得摇摇晃晃,随时都会从空空掉落下来。

    看到韩斌的此刻的样子后,所有的修为都松了一口气,王风刚想将韩斌缉拿,瞳孔猛然放大,而后看到他无法相信的一幕。韩斌苍天的脸色,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体内枯竭的灵力便恢复到了顶峰。

    “这怎么可能!”王风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是如此。

    韩斌再起抬起右手,指向王风身后的一名弟子,那弟子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双腿不断的发抖,也不管王风的命令,忙说道:“四师兄,我让开,你别杀我。”说着,驾御脚下的飞剑,朝远处飞去。

    看到对方离去,韩斌并没有指向王风身后的人,而是直接指向了王风,“王师弟,当年你对我有恩,我已经报答你了。”

    王风心里明白,韩斌已经给了他两次机会,若是再不让来,那一指必定会飞来。

    “我让开。”王风叹息一声,无奈的闪到了一边。

    不远处,快速飞来的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张元,原本他还想找机会杀死韩斌,现在才发现韩斌比他想象的强多了。他可以肯定,如果韩斌要杀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行了。看到王风让开,张元大喊道:“王风,你不能让开。”

    王风瞪了张元一眼,没有说话。

    韩飞的脸上满是露出复杂的神色,当年他是新人王,宗门内的天资骄子,没想到一向看不起的表哥,竟然强到这种地步,连传说中的灵力指都修炼成功了。如果仅是这样那就算了,他实在想不明白,韩斌到底修炼了什么密法,竟然能在一息之内恢复体内的灵力。

    韩斌能在瞬间恢复灵力,自然靠的是天道玉玺,玉玺内储存的灵气虽然还剩不少,但也经不住这样消耗。王风刚一让开,韩斌便身影一闪,直奔西面飞去。这些天,他已经想清楚了,只要能逃遁众人的围杀,就飞向西面的七天山脉。进入山脉后,想办法进入赵国,再从赵国逃到别的国家。

    众人的视线先是落在韩斌的身上,看到他就要离去,全部都向东边看去。

    那里,一道身影快速飞向天际,刚一现身,便低喝道:“孽徒,我看你往哪跑,给我停下。”他身影一闪,直奔韩斌而去,速度快的惊人,眨眼之间便追了上去。

    听到那声音后,韩斌身影一颤,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早就知道有巩基期长老前来,没想到来的竟然是自己的师父。

    韩斌身体一顿后,忙一个加速,继续向前飞去,心里低声道:“师父,对不住了,我不能停下。”

    魏鹏见韩斌继续飞行,怒吼一声,“我在这里,你能跑的了吗?”他指间快速掐动,一股庞大的灵力释放而出,身前的空间顿时凝聚出一把三丈长的黑色巨剑。巨剑上灵力十足,散发着惊人的威压,呼啸一声飞落到韩斌的头顶,而后斩了下去。

    巨剑刚一飞来,韩斌便感觉呼吸苦难,他猛然抬头,双手举起,对着上面施展出一道灵气盾。灵气盾出现后,继续施法,片刻功夫便祭出了十多道灵气盾。巨剑斩在灵气盾上,只听啪的一声,灵气盾瞬间奔溃,眨眼的功夫,所有的灵气盾便消散不见。巨剑攻势不减,径直落在韩斌的身上,庞大的力量顿时把韩斌拍到了地上。

    地面上,大片的树木化为木屑,随风飘散,一个巨大的人形深坑随之出现。

    众人的神识落在深坑内,不但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连韩斌的呼吸也消失了。

    不远处的凌双双,身体一颤,凝视着那巨大深坑,怔怔道:“他,他死了吗?”

    张元兴奋不已,哈哈大笑道:“终于死了,太好了。”

    韩飞神色依旧复杂,他很希望韩斌被杀,当韩斌真的被杀时,才发现对韩斌的恨并没有那么深。

    魏鹏身影一动,出现在深坑旁,而后对着深坑内一抓,韩斌的身体被抓了出来。

    韩斌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脸色惨白,看不到血色,呼吸微弱的几乎不可闻。

    看到徒弟变成这个样子,魏鹏心里很不是滋味。随即叹息一声,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锁链,拷在他的双手上,同时传音道:“我知道你没死,有什么话等下再和我说吧!”说完,一把抓起韩斌,带着他向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飞去。

    山洞内,灵光石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照射在众人的身上。山洞不大,只有寻常洞府的一半大小,这个不大的山洞内,站着八人,这些人都是各队伍的领队弟子。韩斌和江敏的队伍也被凌双双和另一名女子顶上了。

    魏鹏站在人群前方,瞪了一眼齐浩,怒声道:“他是我徒弟,我想什么时候带他回去都可以,用不了你来管。”

    齐浩刚才仅仅插了一个嘴,让魏鹏快点带韩斌回宗门审讯,却被魏鹏训斥了一顿。

    众人相继低下了头,不敢多说。山洞内变得安静起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能清晰的听到。

    片刻后,张龙实在忍不住了,拱手道:“魏师叔,我们知道韩斌是你的弟子,万一你偷偷地把他放了,怎么办?”

    魏鹏脸色一沉,愤懑道:“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说着,他一手指向韩斌,“他都伤成这样了,又被封灵锁封住了体内的灵力,即使我放了他,他能在你们的眼皮底下逃走吗?”

    齐浩深吸一口凉气,道:“既然如此,魏师叔不如让我等带他回去。”

    魏鹏长袖一挥,盘坐着蒲团之上,道:“我刚来,你们就让我走,想累死我不成?”他摆摆手,用着命令的口气道:“你们先到外面候着,明天一早我带他回宗门。”

    众人一怔,齐浩道:“这样不好吧!”

    “怎么,想违背我的命令?”魏鹏冷哼一声,不满道。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齐浩带头,相继走出洞府。

    魏鹏转过身,向韩斌看去,看到韩斌苍白的脸色,他忍不住叹息一声,道:“都走了。”

    原本躺在地上,气息微弱的韩斌,突然睁开眼睛,目光闪动道:“师父。”他心里明白,师父那一剑威力极大,他根本挡不住,如果不是师父最后关头收去了大部分灵力,那一剑足以把他的身体连同魂魄一同斩杀。

    魏鹏那一剑只是做作样子罢了,他从未想过杀韩斌,毕竟就这么一个弟子,杀了以后,恐怕他这一门就绝后了。听到韩斌的话,魏鹏示意韩斌靠近一些,道:“韩斌,师父的脾气你也知道,有什么就直说吧!”

    韩斌一怔,道:“师父,我……”

    魏鹏道:“我什么我,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江敏?为什么抢别人的传国玉玺?难道你小子也想当皇帝?”

    韩斌沉默,随即一咬牙,道:“师父,江敏三番五次的对我下杀手,我若是不杀她,日后她必杀了我。”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至于那传国玉玺,并不是弟子去抢,而是大明帝国的先祖用它杀我的时候,自行跑到我的储物袋。”

    听到弟子的话,魏鹏琢磨了一下,道:“你的事我不想多问,只要你把传国玉玺拿出来,我保证你没事,鸿运那家伙决不敢动你一根毫毛。”

    听到师父的话,韩斌一阵感动,关键是传国玉玺已没了,他如何拿得出来。

    魏鹏见韩斌一副为难的样子,不快道:“怎么,难道你真的想当皇帝?”

    韩斌苦笑一声,道:“师父,弟子拿不出来,那……那传国玉玺丢了。”

    “什么?”魏鹏顿时把声音提的老高,惊讶道:“丢了,怎么会丢了。”

    韩斌也想知道怎么丢的,可他说不出来原因,只好道:“师父,弟子该的说都说了,如果你

    真的把弟子带回去,弟子必死无疑。”

    魏鹏皱起眉头,思忖了其中的厉害关系,最终叹息一声,道:“韩斌,我知道你的难处,可是师父也没办法,哎!!!”

    从师父的话中,韩斌听的出来,他其实也想帮自己,却没有办法,于是道:“师父,你不是和我说过,做人事,听天命吗?如果我此次回去真的要死,那也是天命。”他苦笑一声,对于天命二字又有了新的认识。

    “什么天命?”魏鹏听完,当即就火了,怒声道,“我们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行事,命永远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韩斌反问道:“我的命还属于自己吗?”

    “这个……”魏鹏尴尬的摆摆手,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半响,才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回宗门。”

    看到师父离去,韩斌的眼神黯淡下去,他本想说服师父放他离去,看样子不行了。看了一眼手中的封灵锁,暗暗提升灵力。却发现体内的灵力旋窝被无限的压缩,成一个只有芝麻大的点,无论如何引动,丹田内的灵力都无法听从自己的指挥。每次刚一引动,封灵锁上便传来一股奇特的力量,将灵力压缩起来。尝试几次后,韩斌最能放弃,凝视着山洞的出口,眼中的光芒不断闪烁。

    山洞外,几乎所有的弟子都相互聚集在一起低声的说着什么,只有凌双双不在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