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原来你们有私情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大主宰修仙狂少合体双修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狂少最新章节!

    张龙微微笑着道:“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谈谈,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

    众人的眼神全部集中在韩斌身上,他若是不去,好像也说不过去,于是向张龙走去。

    韩斌刚走到张龙身边,江敏便喊道:“凌师妹,师父让我给你件东西,你也过来一下。”

    凌双双脸色一沉,下意识的向韩斌看去,见韩斌摇头,道:“五师姐,等下就要启程了,有什么东西,你直接扔过来吧!”

    江敏心里一火,对张龙使了个颜色。

    张龙会意,对韩斌道:“四师弟,我们去旁边谈谈。”

    韩斌心里冷哼一声,这江敏性子也太急了,刚来到下山就要对他动手,而且还找好了帮手。看众人一副蠢蠢欲聋的样子,只要张龙和江敏一下命令,他们便会出手。同时,韩斌心里也暗暗惊讶,两人的能力确实很强,如此短的时间就能说服他们对自己下手。

    既然对方挑明了要动手,韩斌也不必在意那么多,撕破脸皮道:“江敏,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如果你乱来,别怪我动手。”说着,他身影有闪,站在凌双双的身前。

    江敏一愣,怒极而笑道:“韩斌,早就听说你和凌双双有私情,没想到还是真的。”

    韩斌没有反驳,对身后的九人道:“我们走。”

    江敏怎会看着他们离去,厉声道:“拦住他们。”

    只听嗖嗖的声音传来,众人相继祭出了法器,指向韩斌等人。

    张龙一边控制着飞剑,一边对韩斌道:“四师弟,你不用紧张,我们不会杀你,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人不可得罪。”

    这话只要是个人都不会相信,韩斌自然不信,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居然真敢在这里动手。想想也对,如果不在这里动手,以后想找到他们就难了,潜伏者虽然在都城,若是他们不去都城,或者追杀别的潜伏者了,很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当然,还有另一个因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门内弟子会在宗门的山下厮杀呢?恐怕身为掌门的鸿运真人,也想不到这一点。

    韩斌脸色一沉,视线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对身边的人道:“你们先走,我来对付他们。”

    听到这话,凌双双等人都是一愣,江敏更是哈哈大笑道:“想走,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看到眼前的一幕,韩斌心里有些苦涩,原来最危险的敌人并不是真正的敌人,而是身边的人。这些道貌岸然的修道者,看起来为人正派,其实内心无比的肮脏,比谁都要恶毒。这样的人也能当修士,也能修仙?如果这就是修道者必须走的路,韩斌真的有些无法接受。

    “你们想不死不休?”韩斌看向众人的眼神冷了下来,好像在看生死大敌。

    江敏一脸得意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韩斌被他们诛杀了,笑着道:“不错,你们休想从这里活着离开,明天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周年。”

    这么多弟子围杀,决没有逃脱的可能,韩斌刚想祭出法器全力一搏。忽地,一道神识在他身上快速扫过,那神识极为难以察觉,显然不是练气期的弟子所能施展的。韩斌想到什么,对着天明山的方向道:“江敏,如果你真的要动手杀我,我决不会反手。”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愣,张龙连忙传音道:“江敏,我看还是算了吧!”韩斌如此坦然的模样,让他担心起来。如果掌门真人跟踪他的话,发现他们再此击杀韩斌,轻则废除修为,逐出师门,重则当场击毙。

    江敏也想到昨夜师父说的话,当时师父就暗中观察她们,这次会不会也一样,毕竟还没离开天明宗的范围。如果这么放韩斌离去,她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冷声道:“韩斌,最好带着你的贱人离我远一点,如果被我遇到,我见一次杀一次。”

    韩斌心里松了一口气,嘴上却不示弱,森然道:“我也希望能有单独遇到你的机会。”说着,便祭出法器,带着众人破空而去。

    江敏来到张龙的身前,质问道:“刚才为什么说那样的话?”

    “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张龙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

    江敏一怔,道:“你也感觉到了?”

    张龙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他还以为只有自己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江敏也能感觉到,惊有些慌道:“难道真的有人暗中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江敏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天明山的方向。许久,才叹息一声,道:“走吧!若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要轻易动手,千万不能留下把柄。”前一句说出了声,后一句则是传音。

    韩斌等人驾御的法器,一路向西飞去,地面上的花草树木化为一个墨点,不断后移。

    路上,凌双双一个加速,来到韩斌身前,感激道:“刚才谢谢你。”

    韩斌凝视着前方,并没去看身边的绝美佳人,淡淡道:“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看到队伍中少人。”

    凌双双沉默,双眸一直打量着韩斌,嘴巴动了几下,几次想说话,都咽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一座城市在瞳孔中逐渐放大,看到城市的瞬间,韩斌眼中满是感慨之色。天风城,当年修道从这个开始,现在又从这里经过。看了一眼天风城不远处的山村,韩斌一咬牙,快速的飞了过去。

    凌双双本想回家看看,看到韩斌的眼神后,叹息一声,继续向前飞行。

    众人大约飞行了半日,终于来到都城外的一处山脉中。他们身为修士,又是国教中人,不能太过张扬的进入都城,否则会打乱凡人的生活。落在山脉中,众人收起法器,快速的向都城方向走去。他们并没有换下道袍,国教虽不能轻易在凡人面前施展法术,身穿道袍在凡人中行走还是允许的。

    片刻后,众人来到一处驿站。韩斌亮出身份玉牌,驿站的衙役连忙准备了十辆马车,护送众人朝都城的方向行驶而去。

    马车刚一走,其中一名士兵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以前很难看到一次的国教弟子,今天出现几十个了。”

    另一人也道:“可不是嘛!如果不是上面提前打了招呼,马车根本不够用。”

    “是啊!国教的人可不能得罪。如果马车着不够用,你我都要掉脑袋。”先前说话的那名士兵道,“我们还是快点准备马车吧!看这势头,不知道等下还要来多少人呢!”他说着,快速的向驿站里走去。

    众人坐上马车后,韩斌从储物袋中拿出玉简,神识输入其中,一行行文字出现在脑海中。看完之后,韩斌大概明白等下要做什么了,对车夫道:“去吴文侯府。”据玉简内所述,每个小队在都城内都有一处落脚的地方,他们这队落叫的地方便是吴文侯府。

    吴文侯府的主人名叫吴天,虽然只是一名侯爵,却是当今皇帝最宠信的大臣。他深受宠信,手中又握有兵权,在都城的势力极大。都城内的百姓,即使不知道皇帝是谁,也都知道他的威名,他的势力隐隐大过的皇权。

    “都城!”韩斌一想这个地方,心中就撕心裂肺的痛,柳惜晗就在都城,不知道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了。

    马车一路飞奔,路上的行人无不躲开,仅仅用了三个时辰,便来到了都城前。

    都城的城墙高约三十丈,远远看去,像是一个巨大的堡垒。城墙上,每个三丈便站着一名身穿盔甲的士兵,他们凝视着前方,守护着都城的安全。都城四周,有一条巨大的护城河,河面上飞舟点点,扬帆远去。

    马车狂奔而来,眨眼间便来到都城前,城门下守卫的士兵看到车上插着国教的旗子,根本不敢阻拦,便放行了。周围的路人,看到国教马车进城,无不露出羡慕之色,不少人恨不得现在就成为马车内的弟子。

    曾几何时,韩斌也希望成为国教弟子,有着绝对的权利。如果当年他是国教弟子,柳惜晗还会离她他而去,那名将会还敢出手把他打成重伤吗?想到那名将军,韩斌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当年他可以把自己当做蝼蚁一样揉捏,今天之后,将会让他感受到被揉捏的滋味。

    韩斌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不会轻易去得罪人,如果别人得罪了他,决不会轻易绕怒。

    进入都城,马车在士兵的开道下,顺利的来武文侯府。

    韩斌刚下马车,便有一名身穿官府的中年男子迎了过来,只听他满脸恭维的说道:“仙人,里面请。”

    凡人对国教分坛弟子的称呼是国教大人,对于他们这样的正式弟子,一律统称为仙人。

    韩斌看都没看他一眼,点了一下头,快速的进入府邸内,其余弟子紧跟其后。

    众人进入府堂内,吴天忙招呼侍女端茶端水。当侍女退下后,吴天指向府堂中央的位置,对韩斌等人道:“诸位仙人,请坐。”他早就得到了消息,有一队仙人要来到这里,而这队仙人的领队之人,正是坐在第一驾马车上的人。

    眼前这些人的年龄都十五岁和十七八岁之间,只有一名三十多岁。别看吴天身为侯爵,还是第一次看到仙人,心里惊讶连连,“原来仙人都这么年轻。”

    韩斌坐下之后,众人也相继坐下,吴天却不敢坐,乖乖在站在一旁,像是一个下人。如果让别人看到,当年皇帝最宠爱的大臣这个模样,一定无法相信。当然,国教弟子的身份不同,即使遇到了皇上,皇帝也要对这些人客客气气。

    “给我准备一间密室,我有用。”韩斌淡然的说道,说话的口吻同当年仙人对他说话时一模一样。

    片刻后,密室准备好了,众人相继进入密室之中。

    密室不大,只有十多平方米,周围密封的特别好,一般人根本无法偷听到里面的谈话。密室内有十把椅子,好像为众人量身定做的一样。十把椅子,分为两排,中间放着一把。韩斌坐在最中间的那把之后,众人相继坐下。

    这个时候,那名叫刘克的老弟子道:“四师兄,我们此次来这里干什么?”他们身上虽然都有一枚记载任务的玉简,但却不同,韩斌的玉简上写的更详细。

    韩斌道:“这是我们在都城的落脚点,其余六队也是如此。”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从现在开始,下山历练便正式开始,以后大家都呆在府邸内修炼,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单独行动,听明白了吗?”

    “是!”众人齐声说道。

    韩斌点点头,又道:“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还是刘克问道:“四师兄,如果我们发现潜伏着,怎么办?”

    韩斌并没有当即回答,想了一下,才说道:“如果发现潜伏着,先禀告我。如果时间不允许,可以暗中跟随。记住,千万不要私下动手。”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又讨论一些关于发现潜伏着之后的问题,一直谈到深夜,才结束了此次谈话。

    走出密室,便来到一条长廊,吴天正恭敬的站在那里,见众人走来,恭敬道:“诸位仙人,你们的房间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回去休息,只是……”他抬头瞥了一眼韩斌,又看看众多男弟子,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韩斌眉头一紧,道:“有什么话就说。”

    “是,是!”吴天忙说道,“诸位仙人长途劳累,如果需要人侍候,本府内刚选了一批年轻貌美的侍女,正在院子里候着呢!”

    众弟子听后,先是一愣,随即轻声的笑了起来,有几人甚至眼冒精光。

    “嗯?”韩斌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吴天。

    吴天额头上直冒冷汗,忙说道:“仙人息怒,请放心,那些侍女绝对没有被人碰过。”看那他惊恐的样子,就差没给韩斌等人跪下来了。

    韩斌刚想发怒,一旁的刘克道:“四师兄,他也是一片好意,你就不要怪他了。”

    肖刚也道:“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如果错过这次,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

    “四师兄,你不会不允许吧?”刘伟可怜巴巴的看着韩斌,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这些弟子从未经历过人事,他们这个年纪,对女人有着极大的好奇心。宗内虽然有女弟子,可男弟子实在太多,凡是有点姿色的女弟子都成为别人的仙侣了,即使长相一般者,也是众人弟子追求的对象。很多弟子,只听说男女之间的事,却根本没有做过。

    韩斌原本想打发掉,可听到众人的话后,他改变了主意,道:“算了,想让人侍候的跟他去选,不想的回府邸修炼。”他和这些人并不熟,也不知道他们心里脾气。如果真的阻止他们,不但起不到效果,反而会遭到众人的怨恨。

    众人一听,大多数欢呼一声,向院子内跑去,剩下几人不屑的一笑,向各自的房间走去。凌双双早已红透了脸,刚想转身离去,却见韩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失神一样看着前方,忙问道:“韩斌,你怎么了?”

    韩斌身体一怔,随即缓过神来,摇头道:“没事,想起一些事情罢了。”

    凌双双见韩斌不愿回答,便没有继续问下去。她玩弄了一下衣角,低声道:“四师兄,我们一起回去吧!”

    韩斌点点头,快速的向长廊前方走去,走到尽头,出现两条路。一条通往大院,另一条通往花园,穿过花园便是众人居住的房间。走在花园里,凌双双突然想起临行前师父交代的话,便轻声问道:“四师兄,刚才你为何想阻止他们啊?”虽然韩斌没有表露出心里的想法,但察言观色的她还是看出来了。

    韩斌眉梢一挑,大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才沉声道:“我觉得修道者不该有太大的杂念,如果被女人束缚,怎能静下心来修道?”

    凌双双想了一下,问道:“这么说,修道者就不能拥有自己的爱情了?”

    “爱情?”韩斌前行的身体猛然停了下来,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他的身体轻微地颤抖起来。

    凌双双满脸疑惑,不明道:“四师兄,你怎么了?”

    韩斌苦笑一声,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说着,就要向前走去。

    凌双双站在原地没有动,她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有心事,如果方便,可以和我说说。”说到这里,看见韩斌并没有因为她的话停下身来,又继续道:“修道者不能被凡尘羁绊,如果心里的结解不开,如何能静下心来修炼?”

    这句话刚说完,现在有人又对他说出同样的话,韩斌觉得有些可笑。是啊!如果心里的结解不开,如果能静下心来修炼呢?韩斌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凌双双,月光照着在她的身上,整个人仿若仙女一般,看得他不禁一愣。

    韩斌摇摇头,摒除内心的紊乱思绪,道:“既然你想听,我就和你说说吧!”

    两人来到花园中的石凳上坐下,韩斌缓缓的讲诉着他的过去,尤其说到柳惜晗离去的时候,声音变得无比的激动,“如果当年不是她离开我,我也不会走上修道的路,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上天的捉弄?”他一直很坚强,可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他从没想过把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也没想过会和一个女子说这么多话。

    凌双双听完以后,发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开口问道:“你现在爱她吗?”

    韩斌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不语。如果说不爱,那是假的,可即使爱了,又能如何?曾经深爱的女子,早已变成别的妻子,难道抢过来?韩斌没想过那么做,也不会那么做,失去的东西永远无法挽回,爱情也是一样。

    看到韩斌没有回答,凌双双再傻也明白了,又道:“你后悔吗?”

    韩斌抬起头,凝视着凌双双,一字一顿道:“我不后悔,如果两人的感情因为一些原因而分开,那就不是真爱。不是真爱的爱,为何要去后悔?”他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怎么做。可即使如此,心里的痛还是无法抑制。一如吸毒,纵然知道不对,纵然很想戒掉,就是控制不住。

    凌双双深吸一口凉气,幽幽地说道:“韩斌,我知道忘记一个人很难,并不是没有办法。”

    韩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佳人,突然问道:“什么办法?”本以为努力修炼就能忘记过去,可如今来到她所在的地方,想起过去的种种,他才发现根本没有忘记。过去被尘封的记忆,只是深埋在心里,当开启的那天,曾经的痛苦将会成倍的增加。

    凌双双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说出来对不对,可看到韩斌痛苦的模样,她心一软,道:“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爱上另一个人。”

    “爱上另一个人?”韩斌一愣,随即轻声地笑了起来,笑声很苍凉,也很无奈。

    凌双双待韩斌笑完,正色道:“你不信?”

    韩斌摇摇头,道:“不是我不信,而是我根本就不相信爱情了。”回忆如满意一般撕咬了自己的心,吞噬了爱的勇气,又如何去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站起身来,韩斌看了一眼花园的尽头,缓缓道:“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说着,大步向前方走去。

    看着韩斌的背影,凌双双喃喃道:“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心中这么多事,为何还能在短时间内修炼到这等层次?”对,他一定把记忆尘封了,难道他不知道,修道者尘封记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凌双双没有喊住韩斌,她心里却暗暗决定,以后找机会帮他忘记那段不开心的往事。

    夜深了,府邸内一片安静。

    韩斌所在的房间,门吱呀一声开了,他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身影一闪消失在黑夜中。站在走廊时,他之所以失神,因为他看到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人从长廊尽头匆匆而过。那个人的相貌,正是曾经深爱的柳惜晗。

    回到房间后,韩斌很想修炼,可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最终决定调查清楚。

    韩斌的身影快速闪动,快如鬼魅。府邸中隐藏了不少武林高手,这些人发现普通人还行,却无法发现韩斌这样的修士。韩斌的身体在院子内几番闪动,来到一处隐蔽的地方,神识散发而出,向周围感应起来。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感应到方圆半里内的情况,武文侯府很大,若是想把所有的地方都感应到,起码要感应十多次。

    一炷香后,韩斌出现在一片简陋房间前,这里是下人居住的地方,连个守卫都没有。韩斌本想不前来,因为柳惜晗当年说过,要嫁给一个贵族,怎么可能住在这里。不过,他不能确定柳惜晗当初话的是不是真话,所以想查个究竟。

    神识散发而出,这片房屋内的一切尽收在眼里,有打鼾,有说话声,甚至还有男女之间的喘息声。韩斌看到这里,实在看不下去了,刚想收回神识,却听到一个女子道:“夫人正够可怜的!来府邸才三年多就被冷落了,更没想到的是,老爷竟然把她……”

    “三年多?”韩斌即将收回的神识停了下来,柳惜晗来到都城确实三年多。难道真的这么巧,她就成为武文侯府里当夫人?想到这里,韩斌决定继续听下去。

    房间内,两一个丫鬟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小翠,你小声点,别被外人听到了。”

    小翠摆摆手,道:“小红,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这里有没守卫,你还担心隔墙有耳?”

    那个叫小红的丫鬟吐了吐舌头,道:“还是小声点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府内的规矩。”说完,忙问道:“你刚才说倒哪了,哪个夫人被送给杨将军了?”

    小翠道:“还能是哪个夫人,就是三年前来的那个柳夫人啊!她真可怜,听说才十七岁,长的又漂亮,就是因为服侍老爷时说错了一句话,就被送给杨将军了。听王哥说,老爷对杨将军说了,他玩腻了,可以让手下的将士轮番玩。”

    小红一阵咂舌,不忍道:“老爷太狠了吧!这不是让夫人去死吗?”

    听到这话,小翠不屑的一笑,道:“这算什么,你还记得当初那个王夫人吗?她当年……小红,你怎么了?”她看到小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身后,脸上的神情就好像见到鬼一样。她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忙转过身来。当她看到身后的一幕后,差点晕过去。

    房间内,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个人,正是韩斌。

    韩斌身上散发着一股黑色的雾气,灯火的照着下,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看起来确实像明间流传的鬼怪。

    “你是人是鬼。”小翠被吓的不轻,头发都竖了起来。

    韩斌一脸阴沉,用略带嘶哑的声音道:“我是人是鬼不重要,你们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保你们平安无事。”

    两人小鸡啄米般一个劲的点头,“鬼大人请问,奴婢一定如实相告,决不会隐瞒。”

    韩斌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个柳夫人叫什么名字。”

    两人身体一怔,早就知道鬼怪很厉害,想不到还能偷听人的谈话。

    小翠惊恐不已,带着颤抖的声音道:“鬼大人,我们做奴婢的怎么……怎么可能知道夫人的名讳,你还是找……找别人问吧!”

    韩斌冷哼一声,视线转落到小红的身上。

    小红同样不知道,努力了想了半天,才说道:“鬼大人,我……我只听别人说,柳夫人叫柳什么晗,这事过好久了,你杀了奴婢,奴婢也想不起来。”

    “是不是柳惜晗?”韩斌眉头一紧,突然说道。

    小红一听,惊喜道:“对对对,就叫柳惜晗。”下一秒,她又疑惑了,脱口而出道:“鬼大人你怎么知道?”

    韩斌没有回答,继续道:“杨将军住什么地方?”

    这一次,小翠抢先回答道:“出了侯府,一直向东走,穿过三条大街就到了。”小红刚才回答对了问题,她说什么也要回答对一次。万一鬼大人因为她没有回答出问题,一气之下把她杀了,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韩斌刚想离起,突然想起什么,又道:“她说了什么话,被吴文侯责罚?”

    小翠道:“她好像提到一个人,叫韩什么,说如果是他一定不会那么对我。”

    房间内,黑光一闪,韩斌消失不见。

    两名丫鬟满头大汗,后背已经湿透,小红深吸了好几口空气,才问道:“小翠,你说鬼大人怎么知道夫人的名字?”

    “鬼大人连我们刚才的谈话都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啊!”小红拍拍胸脯,惊魂甫定地说道。

    “可是?”小红满脸不解,“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为何还问杨将军住的地方呢?”

    小翠:“……”

    就在这时,韩斌再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双手分别放在他们的头顶上,随即两个人晕了过去。韩斌再次回来,便是抹去两人这段的记忆。虽然不怕别人发现,可这事万一传出去,吴天很可能会怀疑到他身上,如果打草惊蛇,让吴天连夜逃走,想杀他就没这么轻松了。

    抹去两个人的记忆后,韩斌认准了方向,身影一闪,直奔杨将军府邸。

    都城街道上,韩斌的身影快速闪动,片刻之后便来到一个府邸前。

    府邸门前站着两名守卫的士兵,肃然的看着前方,其门匾上书着三个黄金大字——将军府。

    韩斌想了一下,换了一身凡人的衣服,而后身影一闪,飞入将军府内。

    府邸内,暗中同样有不少武林高手隐藏,韩斌轻松的躲开这些人,直奔府邸的后院而去。府邸内的院子很多,房间也很多,府邸的主人一般都居住在后院。来到后院中,眼前是一个极大的房间,韩斌闭上眼睛感应着房间内的一切。

    房间内,灯火通明,隐约传来皮鞭抽打的声音。

    皮鞭声中,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隐约传来,“骚.货,让你伺候本将军是你的福气,既然你不从,老子今天就打死你。”

    “啪!啪!啪!”皮鞭快速的抽打起来,每一鞭都用了很大的力气。

    韩斌的神识进入房间内,他他看到里面的情况后,不禁一怔。

    一名身穿衬衣的将军手握一把长约三尺的皮鞭,正愤怒的抽打着地上的一名女子。那女子十七八岁,穿着一身半透明的纱衣,衣服在皮鞭的抽打下破烂不堪,露出若隐若现的肌肤,肌肤上鲜红一片,不时有鲜血流出。

    再看两人的样子,韩斌有种窒息的感觉,那女子正是离开他三年多的柳惜晗,而那中年男子,正是当初出手重伤他的人。

    柳惜晗脸上满是泪痕,咬着牙一声不吭,瞳孔内满是绝望之色。

    三年后,三人再见,竟是这样一番场景。

    韩斌的眼中直冒火光,身影一闪,便来到门前。他一脚踢在大门上,只听啪嗒一声,门被踢开,而后走入房间。

    杨将军名叫杨雄,吴天手下一大猛将,除了打仗之外,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为吴天物色一些资质不错的女子。那些女子嫁入侯爵府,最多宠幸几年,当吴天玩够了,便赏赐给下面的将军统领。杨雄赏赐的最多,死在他手中的年轻妇人不知有多少了。

    门被踢开,杨雄不禁一愣,猛然向门前看去,当他看到走来的韩斌后,怒声道:“你是什么人?”

    三年多不见了,韩斌的样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杨雄一眼并没认出他,只是觉得眼前的青年好像在哪里见过。

    韩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气,一步步走到杨雄身边,森然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你可以死了。”

    杨雄哈哈一笑,这里可是将军府,没有人可以左右他的生死,他不屑的看了一眼身前的人,笑着道:“小子,你太猖狂了,好像你还没弄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房间里的变故,惊动了几乎昏迷的柳惜晗,她努力的抬起头,向走来的那名青年看去。当她看到韩斌的样貌后,整个人如触电一般不禁一颤,失声道:“韩斌,你怎么来了。”虽然过了三年,韩斌的样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而后,她突然想到什么,艰难的站起身来,猛地扑到韩斌的面前,急切道:“你快走,快走啊!他会杀了你的。”

    韩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无论柳惜晗如何推他,他都未移动脚步。

    看到这样一幕,杨雄即使再傻也明白了,讥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姘头找上门来了。可惜,他这是找死。”他心里疑惑,将军府守卫森然,这小子如何进来的?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心想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能有多大的本事?

    韩斌身上的杀气更浓了,他反手抱住柳惜晗,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惜晗,你去一边坐着,我来解决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