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前途不可限量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圣墟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修仙狂少大主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魏鹏沉默不语,郭阳继续挖苦道:“我说师弟,我以前觉得你挺厚道的,没想到你也会糊弄弟子啊!”

    魏鹏冷哼一声,愤懑道:“别说那么多废话,比试结果还没出来呢!”

    郭阳瞥了一眼擂台上,轻笑道:“好,那我就陪你等下去,看看你这祖师爷传下来的法器。究竟有多强大的威力。”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强大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擂台上,张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半响才说道:“韩斌师弟,你这个法器挺特别的。”

    韩斌一脸尴尬,早就知道这个法器不行,没想到拿出来以后,众人的反应这么大,除了大殿前的长老没笑以外,其余人都笑了。即使那些长老没笑,可韩斌也明白,那些人是畏惧掌门真人在,不好笑出声来,其实心里早就笑翻了天。

    “不好就不好吧!反正也没想过能胜。”韩斌看的很开,只把这场擂台当成普通的比试,心里并没有压力。

    张贺见韩斌怔怔在站在原地,还以为他失神了,提醒道:“师弟啊!我看你也有认输的想法了,如果我全力出手,别人会认为师兄欺负你,这样吧!我让你三招,只要你三招之内能战胜我,我就认输,如何?”

    所谓让三招,并不是不出手,而是不攻击,只做防御。

    两者的修为差距很大,即使张贺让了三招,韩斌也无法攻破他的防御。

    “让?”韩斌没想到张贺会说出这话,想了一下,道,“既然师兄认为一定可以赢我,那我就全力出手了。”他一拍储物袋,祭出飞剑,而后掐动法决。飞剑上灵光闪过,化为一道光影直奔张贺而去。

    飞剑速度极快,转眼间便来到张赫的身前。

    面对飞来的法器,张贺看都没看一眼,便祭出了灵气盾。灵气盾虽是低阶法术,可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后,自然不同凡响。张贺施展的灵气盾,已经半实体化了,同等修为的弟子全力攻击,也未必破的了防御。

    “叮当”一声,飞剑撞在灵气盾上,光芒黯淡,无法进入半分。

    张贺一脸得意之色,道:“第一招了,你只要能破除我的防御,你就赢了。”

    大殿上,不少长老窃窃私语起来。

    “灵气盾被他修炼到这等境界,确实不易。”

    “年轻轻轻,竟然能把灵气盾修炼到五层以上的境界,前途不可限量。”

    “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韩斌根本不可能破除张贺的防御。”

    擂台上,韩斌心里一阵苦笑,修为之间的差距,确实难以弥补,师父给什么法器不好,竟给了一个防御型的法器,这让我如何攻击?忽地,韩斌脑海中浮现出天道玉玺,随即摇摇头,天道玉玺虽然是不错的宝贝,可它没有攻击力,何况拿出来以后,若是掌门和长老们看出其中的端倪,必定会收去。

    不到万不得已,韩斌不准备暴露天道玉玺的秘密。

    韩斌看了一眼黯淡无光的飞剑,法决再次掐动,向灵气盾飞去。

    同样的结果再出出现,灵气盾完好无损,无论飞剑如何攻击,都无法留下一丝痕迹。

    张贺满脸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三招之后,他一招将韩斌制服的场面,道:“韩斌师弟,难道你想把三招都浪费在飞剑上吗?”

    擂台周围的弟子,开始嘲笑韩斌,即使先前认为韩斌会侥幸获胜的人,也都叹息起来。

    谢虎更是一脸愤怒,对擂台上咆哮道:“张贺,你太欺负人了。”

    张贺好像没听到一样,对韩斌道:“最后一招,出手吧!”他有些迫不及待了,右手暗暗掐动法决,等待韩斌施展出最后一招又,便施展雷霆攻势,务必要在一招之内将韩斌重伤,甚至要打下擂台。

    韩斌眉头紧锁,他明白这样打下去不会有结果,深吸一口气,把飞剑和玄铁盾同时收起储物袋内。体内的灵气快速的运转,凝聚在手掌之上,而后在众人狂笑的目光下,韩斌突然抬起右手,对着张贺所在的方向猛然一挥。

    “狂风术!”

    韩斌的手臂刚刚挥起,广场上风云变色,呼啸的风声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直奔韩斌所在的方向。一时间飞沙走石,灰尘漫天,如此强劲的狂风之下,练气期弟子根本无法睁开双眼。眨眼之间,狂风便凝聚在韩斌的头顶,形成一道一人多高的旋风。

    韩斌站在狂风中心,衣衫抖动,仿若仙人。而他本身却并未受影响,好像狂风就是他的伙伴,他的朋友,不忍伤害他一样。臂膀挥下,悬浮的头顶的旋风俨然接到命令一般,呼啸一声,直奔张贺而去。与此同时,广场上的狂风消失不见,消失的速度快的惊人,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众人来不及整理衣衫,连忙向擂台上看去,却看到他们无法想象的一幕。

    旋风飞到张贺的身前,张贺施展的灵气盾瞬间奔溃,化为点点灵光芒消失在空气中。灵气盾奔溃后,张贺整个人暴露在旋风之下,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强的凤力,他根本来不及施展任何法术,便被狂风卷入其中,直上九天。

    面对这一幕,擂台周围的练气期弟子都看傻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脑海中一片空白。

    长老们虽然惊讶,但反应的速度很快,张贺被吹走的瞬间,几乎所有长老都从惊讶之中恢复过来。

    看到弟子被旋风吹走,郭阳怒骂一声,“混蛋。”身影一闪,化为一道惊鸿,直奔旋风而去。

    魏鹏满脸惊骇,看向韩斌的眼神,根本不像在看自己的弟子,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大殿前,鸿运真人眼中精芒闪过,对王猛传音道:“师弟,看明白了吗?”

    “没有!”王猛确实没看明白,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怎么可能施展出练气期十层左右的攻击力。韩斌刚才的攻击虽然强悍,可对张贺的威胁并没有这么大,张贺若不是掉以轻心,没有提前做好准备,根本不会败的这么惨。

    鸿运真人凝声道:“我刚才用清目术观察了他的身体,他丹田内的灵力极为特别,纯净的超出了你我的想象,正是因为灵气纯净,才能爆发出超出自身修为数倍的攻击力。只是我想不明白,一个连一星灵根都不到的弟子,怎么可能把灵气凝炼的如此纯净?”

    魏鹏突然想到什么,道:“难道他的体质特殊?”

    鸿运真人并不认同这个观念,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道:“我还是那句话,无论他身上有什么秘密都不重要,只要他是我天明宗的弟子就行。”他身为掌门,一切一大局为重,韩斌身上有秘密,他不但不会过问,还会当作核心弟子来培养,目的就是为我所用。

    说到这里,鸿运真人话锋一转,笑着道:“师弟,你为宗门立了大功,如果不是你私下把他安排到外围弟子那里,天明宗真是少一个前途无量的弟子啊!”对于韩斌的资质,已经不重要了,只有有提升的潜力,宗内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培养起来。

    再看韩斌,脸色苍白如纸,刚才的狂风术他只想全力施展出来,没想到施展出一个旋风,更没想到那旋风刚一出现,就抽干体内所有的灵力,甚至威胁到他的生命。若不是最后关头,储物袋中传来一股暖流,恐怕他已经因灵气枯竭而昏迷了。

    纵然那股暖流让韩斌保持清醒,灵力枯竭也让他的身体极为疲惫,甚至连力气都没有了。韩斌身体一晃,大口的喘息着。忽地,身边白光一闪,魏鹏随之出现,从怀里的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药,递给韩斌道:“服下去。”

    看到红色的药丸,韩斌一阵感动,这是培元丹,即使巩基期弟子都视若珍宝,师父他竟然舍得拿出来。不过,下一秒,当韩斌看到魏鹏手里还拿着一个储物袋后,心中的好感荡然无存,原来师父早有准备,刚才给的储物袋,并不是他储存宝贝的那个。

    看到韩斌愣在原地,魏鹏还以为韩斌感动的说不出话,笑着道:“服下吧!虽然我就一枚,舍不得给你,不过你今天的表现,为师为满意。”

    韩斌一口服下丹药,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红晕起来,体内消失的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力气也回到了体内。

    看到韩斌站起身来,魏鹏对大殿之上喊道:“掌门师兄,韩斌战胜了张贺,练气期四师兄的位置是不是应该给他了?”

    此话一出,擂台周围的弟子神色各有不同,有人愤怒,有人欢喜,还有不少人抱着一副看笑话的心情,看看掌门真人到底会如何处理。虽然韩斌挑战成功,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若不是张贺掉以轻心,根本不会被吹走,落个惨败的下场。

    掌门真人刚要回答,忽地,一声愤怒的咆哮从天空传来,“我反对……”

    天空之上,一道人影快若惊鸿,直奔擂台而去。

    人影显现,正是刚才破空而去的郭阳,他的腋下夹着张贺。张贺身上的衣袍已经破烂不堪,脸色苍白如纸,头发凌乱,呼吸微不可闻。郭阳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花,怒不可遏的瞪了魏鹏一眼,才对鸿运真人道:“掌门师兄,张贺修为远在韩斌之上,只是一时失手罢了,请掌门师兄等张贺醒来,从新举行一次比试,若是他再败,我无法可说。”

    魏鹏一听这话可不愿意了,他这不成器的弟子,好不容易获胜了,对方还不承认。他冷冷一笑,对郭阳道:“刚才可是你徒弟叫嚣着要挑战的,输了还不想承认,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他说起话来,毫不留情面。

    郭阳冷哼道:“不是不承认,而是再举行一次,你不敢吗?”

    “别给我狡辩,不想承认比试结果就直说,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也不怕闪了舌头。”魏鹏不屑的说道。

    “你……”郭阳说不过魏鹏,心里愤怒不已。

    魏鹏看都不看郭阳一眼,走到韩斌身前,道:“徒弟,不要怕,师父给你顶着呢!今天谁要是不承认你获胜了,我就跟他急。”

    这一招指鹿为马,说的郭阳更是愤懑,把张贺仍给一名弟子,挽起袖子道:“你跟谁急,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打趴下?”

    魏鹏一怔,随即讥讽道:“小的败了,老的不承认,还想动手不成?”

    “我就要动手,你能把我怎么样。”郭阳一拍腰间的储物袋,祭出一把极品飞剑,飞剑指向魏鹏,只要他神识一动,便会发动攻击。

    魏鹏一看这架势,心里有些没底了,可一想这么多人看着呢!总不能丢了面子,否则以后还怎么在练气期弟子面前吹牛,挺起腰杆道:“别以为我怕你,信不信我等下让你同张贺一样,飞到天上去。”

    “我等着呢!”郭阳快速掐动法决,飞剑上光芒大作,发出嗡嗡的声响。

    魏鹏毫不示弱,同样祭出一把飞剑,对视道:“今天我不把你打趴下,我就不要魏鹏。”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喊道:“掌门师兄啊!你笑话看够了没,怎么还不阻止。”若不是他明白掌门真人一定会阻止,才不会说这样的大话。

    “都给我住手。”鸿运真人身影一闪,化为一道流光,落在擂台之上。与此同时,所有的长老都来了。当然,有一人却悄悄离开了,那就是王猛。王猛在宗内的身份极为特殊,很少参加重大的场合,甚至很多练气期弟子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长老。

    鸿运真人的视线在两人身上一扫而过,郭阳一肚的怒火顿时收敛许多,可他心中仍旧不服,拱手道:“掌门师兄,如果让韩斌那小子做练气期弟子中的四师兄,我第一个不服。”他的话刚说完,擂台下一百多名练气期弟子同时喊道;“弟子不服,弟子不服。”

    这一百多名弟子,全部都是郭阳的徒弟。宗内长老一百多人,除了极少数的几人外,大多都有几十名弟子,如郭阳这样有上百名弟子的长老也不在少数。这些弟子看到师父发怒了,心里当然跟着喊,喊的最凶的便是韩飞。韩飞已经把韩斌当成头号对手,如果眼睁睁的看着韩斌成为他的四师兄,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韩斌没有说话,他知道双方争论不休的时候,不说话比说话都有用。

    鸿运真人脸色一沉,视线在那些弟子身上一扫而过,后者当即闭上了嘴巴,他沉声道:“郭阳,我理解你的心情,不但你不服,我也不服。”说到这里,他话锋突然一转,厉声道:“可是,这件事是你徒弟先挑起来的,无论他是大意输了,还是手下留情,他都要为先前的邀战承担责任。”

    听到前面的话,郭阳还一脸喜色。可头到后面,越听越不对劲,哪还不明白掌门话中的意思,忙说道:“可是……”他刚说出口,便被鸿运真人便打断了。

    鸿运真人凝重道:“此事我意已决,从现在开始韩斌取代张贺的名次,成为练气期弟子中的四师兄。至于张贺,闭关修炼三年,期间不允许离开洞府半步。”说完,鸿运真人长袖一挥,直奔大殿而去,他的声音也随之传来,“排名前一百的弟子,去杂务处领取各自的洞府玉牌,前七的弟子明日一早到大殿前,前一百的弟子晌午时分到广场集合。”

    看到鸿运真人离去,郭阳愤懑的甩了一下长袖,对门下弟子道:“走。”

    魏鹏哈哈一笑,得意道:“老家伙,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郭阳瞪了魏鹏一眼,带着门下弟子破空而去。

    魏鹏哼哼一笑,转身对韩斌道:“好徒儿,你今天的表现真让为师惊了一把冷汗,说,想要什么?”

    韩斌摇摇头,道:“师父,弟子什么也不要。”他同魏鹏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也摸清了这个师父的脾气,魏鹏极为要面子,只是在众人面前这么说罢了,若是真的问他要东西,肯定什么也要不到,还不如不要。

    魏鹏确实这么想的,韩斌的回答让他很满意,笑着道:“本想给你准备几件极品法宝的,既然你不想要就算了。走,师父带你去杂务处去。”

    两人离开口,广场上的弟子相继散去,张国强收起擂台,摇头苦笑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也能成为四师兄,真是奇迹。”

    周通走到张国强的身前,笑着道:“确实是奇迹,早就听说他连一星灵根都不到,没想到三年多时间竟能修炼到这等境界。”

    张国强点点头,一边向丹药房走去,一边道:“周通师弟,听说韩斌以前在你所在的落叶峰修炼,他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周通一愣,随即想到什么,嘿嘿笑道:“你也怀疑了?”

    张国强道:“当然怀疑,他连一星灵根都没到,修炼速度如此神速,能不怀疑吗?”

    周通看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传音道:“实话告诉你吧!掌门真人三年前就怀疑了,还特意把我叫去,问了关于韩斌修炼的情况。最后,你知道掌门师兄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张国强好奇道。

    周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颇为郁闷地说道:“对于努力修炼的弟子,有点自己的秘密也是允许的,还让我不要打扰他修炼。”

    张国强眼中精芒闪过,又道:“那你发现他身上有什么秘密了吗?”

    周通摇摇头,道:“没有,他小子除了修炼以外,从来不离开洞府。说句心里话,像他这样刻苦修炼的弟子,我从未见过。”

    张国强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又问道:“除了刻苦修炼外,他身上没有奇怪的地方。”

    周通想了许久,突然想起什么,道:“我想起一事,他隔壁的洞府曾经出现一次诡异的事。”

    “什么事。”张国强好像抓住了什么线索,急声问道。

    周通没有注意他急切的样子,回答道:“他隔壁的洞府,有过灵气全无的现象,据洞府内的弟子说,好像灵气被什么东西吸收了一样。”

    “那弟子叫什么名字?”张国强继续问道。

    “谢虎。”周通说完后,意识到什么,忙问道,“师兄,你不会想调查他身上的秘密吧!我看还是算了吧!掌门师兄交代过,这事千万不要说出去。你若是真的调查起来,出了什么乱子,掌门师兄一定会怪罪于我。”

    张国强一脸温和,平声道:“我怎么会调查,只是好奇多问几句罢了。”

    天明峰半山腰,风景秀丽,灵气十足,大大小小有上百个洞府座落于此,这些洞府内的主人,都是宗内的长老。

    郭阳刚回到洞府,便愤怒道:“你们看看,魏鹏那家伙嚣张成什么样了,抢了张贺的名次不说,还出言辱骂我。”

    此刻,他身前站着十多名弟子,这些人排名都在前一百之列,韩飞也在其中。

    张贺闭关修炼去了,眼前十多人中修为最高的便是张元,前一百中百名排名第十三,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张贺的弟弟。当年去国教分坛删选弟子的两人,其中就有他。他成为郭阳弟子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师父发这么大的脾气,忙说道:“师父,你用不了为这种人生气,徒弟是一个乞丐,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人。”

    韩飞心里同样怨愤不已,开口道:“师父,韩斌就一个乞丐,一个杂种,你为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其余弟子也纷纷表态,一个比一个骂得狠,好像和韩斌之间真的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听到这些话,郭阳心里舒坦多了,摆手道:“这事以后不要提了,为师刚得到一个消息,掌门真人准备安排你们下山历练一年,如果我猜的不错,一定让前七名弟子带队。下山之后,你们知道怎么办吧?”

    张元眼珠一转,低声道:“师父,你是让我们……”他抬起右手,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郭阳没有回答,闭目思忖起来,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杀就不用了,万一宗内查出来,后果极其严重,你们这样……”

    魏鹏领着韩斌来到杂务处,杂务处的刘烨忙跑过来,极为客气地说道:“魏鹏师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对于这个称呼,魏鹏一愣,旋即道:“刘烨,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么称呼我的吧?”

    刘烨和魏鹏的修为差不多,可他达到巩基期比魏鹏早半个月,所以这些年来一直称呼魏鹏为弟子。

    “魏鹏师兄,你这是什么话,我早就应该喊你师兄了。”刘烨也是个聪明人,韩斌能战胜张贺虽然有运气成份,但鸿运真人的态度决不是一时糊涂。鸿运真人不顾郭阳的感受,执意让韩斌做练气期弟子中的四师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想把韩斌当作核心弟子来培养。

    核心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即使最差的也能成为巩基期长老,甚至还有机会成为太上长老。

    俗话说,水涨船高,魏鹏有这样一个徒弟,纵然不巴结,也决不能得罪。

    魏鹏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心里却一阵暗爽,沉声道:“刘烨师弟啊!我徒弟今天取得这个好的成绩,是不是应该……”他抬起右手,三指合并,在刘烨面前搓了一下。

    刘烨一怔,随即笑道:“那是,一定要表示一下。”他不甘愿的从储物袋中拿出几瓶丹药和灵石,心里诅咒道:“老不死的,竟然到我这里要起东西了,如果不是看在你徒弟的面子上,大爷我才不会给你。”

    魏鹏接过刘烨表示的物品,以及该领取的杂物,随意提给韩斌,道:“你先回去吧!为师还要去别的地方走走。”说到,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玉简,郑重道:“这是练气期前十层修炼的法决,还有一些中低阶法术。别的法术你不学没事,最后一道法术你一定要学好,那可是我们这一门祖师爷当年的绝学。”

    韩斌收起玉简,告别魏鹏后,脚踏飞剑破空而去。

    刚来到新分配的洞府前,韩斌便看到一个妙曼的身影站在那里,他还以为去错了地方,连忙向那洞府前的石碑上看上,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四”字。这个数字代表着第四号洞府,只有练气期排名第四的弟子才有资格住在这里。

    此刻,背对着韩斌的妙曼身影,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前来,猛然转身。

    转身,对视,一切都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优雅,好像事先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对视的刹那,韩斌整个人不禁一愣。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庞,仿佛出水芙蓉一般清秀可爱,一双大大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一般。洁白的皮肤吹弹可破,如同夜色下最美的一轮弯月。高挑的身体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让人看了一眼再也无法忘却。

    瞬间的愣神后,韩斌便清醒过来,道:“师妹,你是找我吗?”对方只有练气期七层的修为,别看韩斌修为上不如他,今天比试时战胜了张贺,一举取代了他的地位。除了那三个人外,练气期弟子中修为再高的人,见了他也要喊一声四师兄。

    那女子莞尔一笑,几步走到韩斌的面前,柔声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了,但我还记得你。”

    韩斌可不认为会有桃花运送到面前,少年时感情受挫,让他几乎不相信爱情了,正色道:“师妹,如果没什么事,我要进洞府修炼了。”说着,就向洞府方向走去,从对方身边擦肩而过,看都没看一眼。

    女子眼中满是惊讶之色,以前男弟子看到她,哪个不眼冒金光上来追求,可眼前这一个除了第一眼看到她时愣了一下,随后连看都没看一眼。他要么对男人没兴趣,要么毅力十分坚定。女子想到这里,见韩斌已经走远,忙说道:“等一下。”

    韩斌停下脚步,却未回头,凝声道:“师妹,如果你再不说是为何事而来,我真的要进洞府了。”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这女子究竟是谁。

    女子款步走到韩斌的面前,细声道:“四师兄,你能帮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韩斌眉头一挑,问道。

    女子叹息一声,缓缓地说道:“五师姐要对我下手,我怕……”

    听到这里,韩斌已经明白对方要找他干什么了,宗内虽然不允许杀人,只要做的干净利索,不留下把柄,即使宗内追究下来也查不出什么。一如当初的唐小峰,同样被几名弟子追杀,险些死去。这种事,还是不要参合的好,毕竟他不认识眼前的女子。

    韩斌想都没想,便拒绝道:“你还是找别人吧!”

    女子真的急了,在韩斌起步的瞬间,快速说道:“这整个宗内,我只认识你。”

    韩斌心里一紧,对方的语气中满是信任,好像真的认识自己一样。刚欲起步的身体,猛然停下,转身问道:“你认识我?”

    女子见韩斌再次转身,双眸中黯淡的光芒再次燃起了希望,只听她急声说道:“当然认识,第一次在国教分坛里,第二个在你刚入门的时候。”

    这两件事,韩斌都清晰的记得,那些人的讥讽嘲笑,历历在目。眼前的女子既然会来找他帮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并没有讥讽过自己,这些人中没有讥讽过自己的只有一人。脑海中的记忆慢慢整理,最终定格在一个人身上,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就是我进入宗门时,站在韩飞身边的那个女子?”

    女子脸色一喜,重重地点点头,道:“是我,我叫凌双双。”

    都说女大十八变,当年她还未到十五岁,三年多不见,不但变得漂亮了,连样子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如果不是对方说出,韩斌还真认不出来。不过,即使他们认识,又同来自天风城,可是为什么帮她呢?韩斌从小忍受过无数讥讽嘲笑,磨练着他的心志,他已经不是容易冲动的人了,凝声问道:“凌师妹,纵然你我认识,我也没必要帮你吧!”

    凌双双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歉意道:“四师兄,当初的事是我不对,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世。”

    韩斌并不是因为这个不帮她,而是觉得没有帮她的必要,道:“凌师妹,这事我真的不能帮你。”

    天边的夕阳已经降落到半山腰,用不到多久,黑夜便会笼罩在天地间,凌双双轻咬着下唇,脸上满是无奈之色,只听她轻声说道:“四师兄,如果你不帮我,我真的死定了,她们不会放过我的。”

    看到对方的样子,韩斌心一软,劝说道:“你已经进入前一百了,可以留在主峰上修炼,你回到洞府,她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凌双双摇摇头,眼眸中盈满了泪水,哽咽道:“今晚我不能留在这里,师父让水月峰所有的弟子都回去,说晚上有重要的事通报。”说到这里,她似乎下了重大的决定一般,凝声道:“四师兄,只要你帮我这次,以后双儿一定会报答你。”接着,她在韩斌惊讶的眼神中,猛然跪了下来。

    就在她双膝即将落地的瞬间,韩斌长袖一挥,一股灵力拖着她的身体站了起来。

    一个女子,如果没有被逼上绝路,根本不会向一个男子下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斌一下好奇起来,问道,“凌师妹,你先把事情的原委和我说说,如果我能帮你,一定不会拒绝。”与其说他心软了,还不如说被对方的执念打动了。当年他无助时却没有人帮过他一把,他深深的明白那种情况下的滋味是多么的心酸,多么的痛苦。

    韩斌将她扶起的时候,凌双双便已然绝望,下一秒,当她听到韩斌的话后,已经激动的不知所措。

    韩斌叹息一声,轻声道:“太阳快下山了,如果你再不说,可就没时间了。”

    听到这话,凌双双也不在乎自己的丑态,快速的擦去眼角的泪水,讲诉道:“我进入宗门时,韩飞便追求我,后来我忍受不了他的追求,便去了水月峰修炼,没想到他竟然三番五次的去水月峰找我。再后来,他认识了同样在水月峰修炼的江敏师姐,江敏师姐对他一见钟情,她在水月峰很有势力,曾经警告我很多次。我告诉过江敏师姐,我一心修道,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也不会答应任何人的追求,可她不但不信,暗中对我下手,若不是因为三年闭关,我恐怕三年前就被他们陷害了。水月峰上的弟子,大多都听江敏师爷,即使我被杀死,师父她也查不出证据。”

    “韩飞!”韩斌心里冷哼一声,对凌双双道,“凌师妹,我送你回去。”

    凌双双心里一喜,紧张之下,一把抓住韩斌的手,激动道:“真的,你真的愿意护送我回去?”她此行的目的,就是让韩斌送她回去,因为她已经从几个较好的姐妹那里得到消息,江敏师姐很可能会在回去的路上对她下手。

    如果是别的事,韩斌有可能不管,这可是关系到了韩飞,他不管不行。

    韩斌看了一眼桃花带雨的佳人,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暗暗道:“韩飞,我们之间的帐应该算一算了,就从现在开始吧!”

    太阳收回了地平线上最后一丝光线,天地间一片黑暗。

    今夜,没有月光,四周漆黑无比,确实是个杀人的好时机。

    韩斌带着凌双双飞入高空,刚飞到主峰边缘,两名守山弟子突然拦住了他们,其中一人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