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惊心动魄的打擂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国强看到魏鹏吃惊的样子,传音道:“惊讶吧!当我知道掌门师兄不惜一切代价提高弟子的整体实力后,我也很惊讶。聚灵丹宗内有不少,可灵石却不多,这一次就拿了上百年的储蓄,掌门师兄真是大手笔。现在我才明白,掌门真人是对的,如果三年前没有拿出那么多灵石,他们中间,能提高一层的弟子屈指可数。”

    魏鹏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能,这家伙修为怎么提高的这么快。”

    众人走到大殿前方的台阶处,鸿运真人轻咳一声,让众人安静下来。当众人安静下来,整齐的排列在广场之上后,鸿运真人朗声道:“首先我要恭喜诸位,三年之间取得如此大的收获。其次,我要恭喜那些提高三层以上的弟子,你们没有辜负本尊的期望。”

    天明宗,练气期弟子五千多人,能在三年内提高三层以上的弟子,极为少见,加起来不到五百人,而这些人中大多灵根都在五星以上。韩斌能在三年内提高三层以上的修为,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一方面是他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则来自天道玉玺。

    鸿运真人神识散发而出,所有弟子的修为都尽收眼底,随即,他朗声道:“齐浩……”

    人群里走出一名相貌普通的弟子,拱手道:“弟子在。”

    鸿运真人点头道:“你的修为在是有弟子中最高,站到第一号石台吧!”

    广场周围,竖立了一百个白玉石台,每十丈一个,上面分别写了一到一百的数字。

    齐浩站在第一号石台上,意义非凡,这第一号石台,不但代表练气期弟子中修为最高,还拥有大师兄的地位。练气期弟子中,能被称为师兄的只有七人。第一名是大师兄,第二名是二师兄,第七名则是七师兄,至于第七名以后,都是普通的师弟。

    故而,前七名弟子是宗门内核心中的核心,即使长老看到他们也要客气,不会轻易得罪他们。因为长老门都明白,不知时候他们就突破练气期,达到巩基期的境界。那样的话,便会同他们一样,成为宗内的长老。

    “张龙、孙越、张贺、江敏、王平、周飞。”鸿运真人连续喊了六名弟子,让他们分别站在第二到第七个台阶上。

    当前七名弟子出现后,鸿运真人再次点名,一口气喊出一百个弟子后,才停止下来。

    这一百人中赫然有韩飞的名字,他练气期七层的修为,虽然靠在最后,起码也进了前一百。

    韩飞站在第九十八号台阶上,心里激动不已,他没想到真的进了前一百了。心里激动的同时,韩飞还不忘看向韩斌,心里恨恨道:“韩斌,三年前你当众让我很没面子,现在我虽然不能出手教训你,但一会自然有人帮我出这口恶气,你小子等着吧!”

    前一百名弟子,修为最低的都是练气期七层,韩斌的修为自然不能进入前一百。

    对于此事,韩斌也没放在心里,谁让他资质差呢!不过,韩飞能进去前一百,还是让他惊讶不已,一个人的资质确实很重要。三年时间,从练气期三层达到七层,确实是百年罕见的天才,甚至放在整个修真界,这等修炼速度也能名列前茅。

    当一百名弟子站好之后,鸿运真人又道:“这一百名弟子,修为都在练气期七层以上。尤其是韩飞,进入宗内不过四年时间,却能从入门期修炼到练气期七层的境界,诸位要以他为榜样。努力修炼。”

    说到这里,鸿运真人顿了一下,继续道:“当然,他们的修为虽然排名前一百,可他们的实战经验未必靠前,诸位中间要有不服者,可以挑战他们,凡是挑战成功者都可以取代他们的名次,并获得筑基丹的奖励。记住,无论失败,每个人只有一次挑战的机会。”

    与此同时,张国强身影一闪,飞落到广场中央,他让弟子散开之后,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个巴掌大小的擂台飞出。擂台见风就长,片刻之间便有三丈高,十多丈宽。擂台通体黑色,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矿物炼制而成,阳光照着在其上,散发着点点光芒,同白玉铺砌的地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国强祭出擂台之后,身影一跃,落在其上,而后朗声道:“诸位,擂台已经建成,如果谁想挑战,只要跳上擂台,报出要挑战者的名次,即可挑战。”说着,他站到擂台边缘,视线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大声道:“挑战开始。”

    韩斌心里郁闷,他本以为这次的比试会以抽签的方式进行,没想到这样比试。这种方式比试虽然不太公平,却节省的时间,宗内为何要减少比试的时间呢?韩斌隐隐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比试结束后,掌门就会通知大家。

    谢虎突然拉了韩斌一下,传音道:“兄弟,上去试试,前一百可是有巩基丹的。”

    韩斌苦笑一声,同样传音道:“算了吧!如果你想被打的半死,可以上去。”

    谢虎摸了摸脑袋,摇头道:“我几斤几两,自个清楚,巩基丹虽好,有能力拿才行。”

    广场上,一时间极为安静,不是没有人说话,而是所有人都如谢虎那样,以传音的方式窃窃私语。

    大殿前,鸿运真人皱起眉头,佯怒道:“难道我天明宗都是胆小之人,没有弟子敢上前挑战吗?”

    话落,人群中飞出一人,直落擂台之上。他对向大殿方向行了一礼后,才对主持擂台的张国强拱手道:“弟子刘刚,要挑战第……”可能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自己,一时间紧张起来,竟然忘了要挑战谁了。

    张国强给了那弟子一个不用紧张的眼神,温和道:“你要挑战谁?”

    这么多人看着,刘刚心里更是紧张,道:“弟子要……要挑战一百号彭越。”

    听到刘刚说出要挑战的人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他竟然要挑战最后一名,有些弟子甚至都笑出声来。刘刚也是练气期七层的修为,他完全可以挑战更高名次的弟子。这样一次机会白白浪费,不少人都觉得可惜。当然,也有不少弟子并不看好,认为前一百名弟子,修为必定精深,想要挑战成功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彭越身影一闪,飞落在擂台上,拱手道:“刘刚师弟,请。”

    刘刚同样拱手道:“彭越师兄,恭喜你进入前一百。”

    彭越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听刘刚这么一说,微微一笑,寒暄道:“恭喜什么,也许等下被你挑战成功了呢!”

    刘刚苦笑道:“弟子哪有那个本子,只是想看看和师兄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主持擂台的张国强有些看不下去了,咳嗽一声,道:“两位,开始吧!”

    彭越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把三尺飞剑盘旋在身前,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黄光,显然是一把极品法器,他一边掐动法决,一边凝声道:“师弟,小心了。”

    刘刚也祭出了自己的法器,同样是一把飞剑,只是飞剑上的流光黯淡,只是一件中品法器。

    天明宗弟子,使用的法器大多以飞剑为主,因为飞剑是最容易掌握,也是最好驾御的法器。

    彭越低喝一声,“飞光剑影。”身前的飞剑猛然一动,化为八道剑影直奔刘刚而去。

    刚一出手,擂台周围的人便到底一口凉气,前一百的弟子果然厉害,这一出手就是飞光剑影。这道法术,必须练气期五层以上的弟子才能修炼,修炼起来极为艰难,没有三五年的时间别想成功。尤其是修炼到剑影分化,可以同时施展三道以上剑影的境界,更为不易。资质差的的弟子,甚至一辈子都无法修炼成功。

    “好厉害,彭越师兄竟然修炼出八道剑影。”

    “彭越师兄三年前就达到练气期六层,这三年时间恐怕在飞光剑影这道法术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不知道刘刚师兄能不能挡下这一击。”

    下面的弟子议论纷纷,擂台上的刘刚已经放弃攻击,选择了防守。

    刘刚祭出的法器飞向其中一道剑影,只听叮当一声,飞剑掉落在地。看着飞来的七道剑影,刘刚低喝一声,“土墙。”身前的地面上,碰空出现一道高约三丈的土墙,剑影飞入土墙中,土墙剧烈晃动,一眨眼的功夫便奔溃了。

    土墙奔溃的瞬间,一道剑影从墙内飞出,直奔刘刚而去。

    如此近的距离,刘刚根本来不及施展大型的法术,只能祭出一面灵气盾。

    灵气盾不过是低阶的法术,防御力太低,剑影径直洞穿了灵气盾,飞入刘刚的胸膛内消失不见。

    刘刚的身体猛然一颤,瞬间飞了起来,并飞出了擂台。落地的刹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艰难的站起身来,对擂台之上拱手道:“多谢师兄手下留情。”如果刚才彭越不留情,恐怕此刻已经重伤昏迷了。

    彭越拱手道:“师弟的土墙修炼的火候不够,如果再精深一下,我的剑影便无法穿过。”

    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罢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两者之间的差距极大。

    韩斌一直关注着比试,他清晰的感应到,七道剑影飞入土墙时,只有一道消失,消失前释放出大量的灵力,使得土墙奔溃。奔溃的瞬间,彭越仅仅让一道剑影飞出,便重伤了刘刚。刘刚说的不错,如果彭越没有手下留情,恐怕就不是轻伤那么简单的事了。

    彭越轻松战胜刘刚,张国强微微一笑,对彭越道:“怎么样,还能继续吗?”彭越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刚才那一手打的干净利索,没有半点拖沓。

    “回师父,弟子没事。”彭越拱手说道。

    张国强点点头,朗声道:“下面还有没有人继续挑战了?”

    擂台下,众人沉默,一个个暗暗感叹,能进前一百的弟子,不但修为精深,法术也修炼到难以想象的境界。不但如此,他们的法器也非同一半。刚才孙刚若是有一件极品法宝,虽然最终会失败,起码还有一拼之力,不会是一面倒的局面。

    韩斌同样明白一个道理,同等修为的比试,法器是胜利的关键。

    接下来,又有几人上前挑战,结果相同,竟然没有一名弟子成功。而挑战的弟子,都在最后几名,竟然没有一人挑战九十名以上。一个时辰后,再也没有弟子挑战的时候,主持擂台的张国强道:“既然诸位不再挑战,下面将进行百名内的挑战,规则相同。”

    张国强的话刚说完,彭越身影一动,再次落在擂台上,拱手道:“弟子彭越,想挑战七十六名赵强。”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彭越排名第一百,竟然想挑战第七十六名。

    不过,转眼想想也并非没有可能,前十之后,修为都在练气期七层,差距并不是很大,只要法器的品次高,法术修炼的境界高,完全有获胜的可能。一时间,众人无不紧张起来,等待比试的开始。前一百的弟子没有一个弱的,最差的恐怕都有上品法器,毕竟修炼到练气期七层以后,都有资格去灵器阁选一件理想的法器。即使没选到好的法器,其师父也会曾送一两件。

    赵强身影一闪,飞落在擂台上,拱手道:“早就听说孙师弟的飞光剑影修炼到第八层的境界了,今日一看果然威力非凡,请。”

    彭越也不废话,快速祭出法器,一动手便是飞光剑影。

    赵强满脸的自信,等彭越施展攻击后,才祭出自己的法宝。那是一块红色的玉石,只有巴掌大小,光滑如玉,上面散发炙热的气息。他一把抓住红色玉石,握在手中,同时低喝道:“火海。”赵强身前的空间,顿时变得炙热起来,三丈之内全部变成一片火海,无数黄色的火焰如同精灵一般跳动着。

    剑影进入火海后,竟无法行动半分,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起来,三息之内,七道剑影化为阵阵灵气消失在火海中。最后一道剑影上白光一闪,变成飞剑的模样,快速飞回。当飞剑回到彭越身前时,剑尖已经融化,可见火海内的温度达到怎样的程度。

    再看彭越,身体猛然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上,他努力让自己站稳后,才说道:“赵强师兄果然厉害,火球术竟然修炼到第十层火海的境界,我认输。”

    赵强就等这几话呢!当彭越认输后,他右手一挥,火海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拱手道:“彭越弟子,承让了。”

    “本场比试,赵强获胜,名次保持不变。”张国强快速走到弟子面前,关心道,“彭越,你没事吧!这个服下。”说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培元丹。

    培元丹,练气期弟子恢复伤势最好的丹药,服下之后,无论多重的伤势都能短时间内恢复,不但如此,还能起到固本培元的效果,清除体内的杂质,加快修炼的速度。当然,一般长老可拿不起这等丹药,也只有掌管丹药房的张国强出手才能如此阔绰。

    张国强转过身前,快速的向大殿前飞去,而后对一名中年男子道:“柳师兄,想不到你把火灵玉都赐予弟子了。”

    柳叶微微一笑,道:“张师弟,你不也把化影剑赠送给弟子了吗?”

    两人话中叫起劲来,鸿运真人眉头一皱,沉声道:“两位师弟,我选前一百弟子并不是仅仅是按修为来断定,他们储物袋中的法宝,我看的一清二楚。”

    众长老无不被这句话吸引了,张国强惊讶道:“掌门师兄,清目术修炼成了?”

    鸿运真人点头叹息道:“清目术本宗三大神通之一,我刚修炼到皮毛,只能看看宗内弟子储物袋中的法器罢了。诸位不用担心,修为同我相当,不可能在神识毫无擦据的情况下看到的你们的储物袋,当然,法宝之类宝物也看不到。”

    众人一听,这才放心下来,如果储物袋中什么东西都能看到,那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鸿运真人看着广场那个之上,视线在排名前七的弟子身上一扫而过,随即道:“挑战继续,还有谁愿意挑战?”

    排名前七的弟子,除了第一不能挑战外,前六名都想挑战。后五名弟子把视线落在排名第二的张龙身上,见他没有挑战的意义,暗暗叹息了一声,都放弃了。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胜负都有可能,胜了还好,若是败了,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毕竟这么多师弟们看着呢!

    众人思忖再三,全部选择了放弃。

    张龙很想挑战,他已经修炼练气期八层,胜过练气期十层的齐浩几乎不可能,他是一个稳扎稳打的人,没有绝对的实力前,再也不会出手。三年前,宗内大师兄的选拔,他就败在齐浩的手中,不但如此,还被不少人嘲笑了一番。这三年努力修炼,最终还是没有达到练气期九层,他感觉和齐浩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鸿运真人见无人挑战,松了一口气,他也不希望众人挑战,前七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了,即使挑战,胜利的可能也无限接近于零。下面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前七名弟子去做,不想让他们在这里耽误时间,于是道:“既然无人挑战,本次大师兄争夺比试到此结束。”

    就在众人认为可以离开的时候,排名第四的张贺突然说道:“掌门真人,弟子有话要说。”

    鸿运真人已经转身了,当他听到张贺的话后,又转过身来,问道:“你有何事?”

    张贺拱手道:“以往挑战结束的时候,都会让前七弟子选一名想挑战的弟子,为何这次取消了?”若不是韩飞一直使眼色,自己又收了他的东西,他才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头。

    鸿运真人眉头紧锁,沉声道:“张贺,你想挑战谁?”

    “弟子想挑战落叶峰——韩斌。”张贺的视线在擂台下一扫而过,最后停留在韩斌的身上。

    此话一出,擂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张贺身上,眼中充满了惊讶。

    当然,有两个人是例外,韩飞和韩斌。

    韩斌可事这件事的主谋,早知道会出现这个情况,心里不但没有惊讶,反而还有些得意。

    至于韩斌,虽有些意外,但决不会众人那样,一脸惊讶的样子。这些年来,讥讽嘲笑侮辱,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一颗心早就练的如同磐石了。只是韩斌想不通,他和张贺无冤无仇,对方为何要点名道姓让他上去?

    谢虎惊讶的看着张贺,随即对韩斌道:“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他了?”他不说还好,刚一说出,所有的人都知道韩斌在这里,于是乎,视线快速转移到他的身上。这些人的眼神各有不同,有同情,有疑惑,还有不少带着一副看笑话的心情。

    大殿上,鸿运真人的话再次说道:“韩斌不过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你为何要向他挑战?”

    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练气期七层对上练气期五层,后者决不没有获胜的可能。

    如此以来,这场比试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站在鸿运真人身后的一名老者,刚想上前训喝张贺,却被鸿运真人拦下了,“郭阳师弟,让他说吧!”鸿运真人也想知道,其中的原委。

    郭阳正是张贺的师父,他瞪了张贺一眼,转身走进人群。

    张贺被师父一瞪,心里咯噔一下,师父的眼神他再明白不过了,让他不要多嘴。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不说不行,一咬牙,道:“掌门真人,弟子听说韩斌师弟练气期二层的时候就能战胜韩飞师弟,弟子想看看,他如此练气期五层了,还能否战胜弟子。”

    鸿运真人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韩飞和张贺同一个师父,师弟被人击败了,他想替师弟找回面子。如果一般场合下,这事并不过分,可眼前众目睽睽下,他硬是说出这样的话,其中肯定有些猫腻。不过,这都不重要,鸿运真人也想看看韩斌有没有这个胆子应战,于是道:“大师兄选拔的比试,你也不是第一次参加了,规矩不用我说了吧!”

    张贺脸色一喜,拱手道:“谢掌门真人。”说着,他忙转身向韩斌看去,凝声道:“韩斌师弟,我想与你比试一场,你可敢应战?”

    韩斌没有回答,快速思考着其中的利弊,若是答应,必定会重伤,这种场合下如果不答应,日后肯定会有人出言讥讽他。一个重伤,一个讥讽?韩斌想了一下,还是不想应战。毕竟讥讽的话听得多了,没必要为了一点面子,落个重伤之身。

    张贺见韩斌迟迟没有回答,想起韩飞交代的话,冷哼道:“韩斌师弟,你不会这点胆量都没有吧!”

    韩斌脸色一沉,知道来者不善,正色道:“张贺师兄,我有权利拒绝你的邀请吧!”

    “哈哈!”张贺大声笑了起来,眼中闪烁着不屑的神色,“以前听他们说,你是个乞丐,是个孬种,我还不信。现在看看,还真是这么回事,一场比试都不敢应战,你还是不是男人,修道修炼到你这个份上,我都替你感觉丢人。”他说的兴起,把周围的人都忘了。周围人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视线不时向掌门那边瞥,向看看掌门的反应。

    原本站在长老中间的郭阳,突然走到众长老的身前,怒声道:“张贺,你给我退下。”

    张贺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刚才的话说的确实有些过了,听师父训斥,忙说道:“师父,弟子只想和韩斌师弟比试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比试一下?”郭阳愤懑道,“想要比试,需要用这样的语气吗?”

    张贺低头道:“师父,弟子错了。”

    郭阳冷哼一声,挥袖道:“知道错了就好,韩斌没有胆量和你比试,你说那些也没用,退下吧!”

    刚开始,韩斌还以为郭阳是在教训弟子,可说到这里,他才明白,这两人根本就是一唱一和。想想也对,韩飞是郭阳的弟子,当初败在自己手上,肯定没有面子。郭阳也是个聪明人,看自己不出手,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法子。

    明眼人早就看明白了,不少人看向韩斌,想看看他到底如何选择。

    谢虎低声骂了一句,传音道:“韩斌,你别去,那老家伙明显想阴你,你去了肯定会被打成重伤。”

    韩斌确实没想过上场,刚想拒绝,却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郭阳,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韩斌的师父,三年多没去看过他一次,没一点过一次的魏鹏。

    魏鹏一脸愤怒,怒视着郭阳,道:“今天你不把话说明白,我就废了你。”

    郭阳冷哼一声,见鸿运真人没有阻拦,冷笑道:“你那点修为,还想废了我,也不照照自己几斤几两。”

    “我几斤几两不用你来操心。”魏鹏冷哼道,“你管好你的弟子就行了,别到时候让诸位弟子觉得,老的会欺负人,小的也会欺负人。”

    郭阳脸色一变,吐口道:“你给我说清楚,谁欺负人了,这是正当比试。”

    魏鹏冷哼道:“正当比试,亏你说的出口,你怎么不让张贺挑战齐浩,非要挑战我那不成气的弟子呢?”他瞪了郭阳一眼,对鸿运真人拱手道:“掌门师兄,我这一门就一个弟子,万一比试时有个损伤,不是让我这门绝后吗?”

    郭阳刚才说出那番话,就是想逼韩斌出手,没想到被魏鹏搅合了,忙说道:“掌门师兄,我让张贺不用邀战了,有些人比不起。”他这是以退为进,以他对魏鹏的了解,说出这话后,他一定会让弟子比试,因为魏鹏不但还吹牛,还极为要面子。

    果然,魏鹏当时就火了,怒声道:“谁说不敢比,今天我就让韩斌废了你徒弟,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得意。”

    “你少在我面前吹,谁废了谁还不知道呢!”郭阳不屑道。

    鸿运真人脸色平静,好像看戏一样,道:“既然你们都决定比了,我想他们没有意见吧!”他的视线落在韩斌的身上,等待韩斌的回答。

    一时间,所有人再次向韩斌看去,殿门前的长老也想知道,这个少年究竟是比,还而执意拒绝。

    韩斌有种被逼上绝路的感觉,这种情况下若是执意不比,根本不可能,只希望比的时候尽量伤的轻一点。韩斌深吸一口凉气,拱手道:“掌门真人,师父,弟子可以比,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鸿运真人道:“什么要求?”

    韩斌想都没想,便说道:“弟子想要一件极品法器。”

    还没等鸿运真人回答,正在气头上的魏鹏便说道:“没问题,我把这个法器给你,只要你能战胜他,这个法器就是你的了。”

    此话一出,所有长老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就连鸿运真人也有些意外。

    下面的弟子看到众长老的眼神后,更是疑惑不已,究竟什么样的法器,能让众长老这么大的反应呢?

    魏鹏身影一闪,来到韩斌身前,把腰间的储物袋扔给韩斌,道:“拿去,法器就在里面。”

    韩斌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师父他竟然把贴身的储物袋给了自己。当他把神识输入到储物袋后,当下就晕了,储物袋中除了一个盾牌和一个玉简外,什么东西也没有。韩斌看了一下玉简,正是盾牌的掌控方法,不过他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盾牌防御力很强。

    就在这时,韩斌听到师父的传音,“这玄铁盾是为师这一门的祖师传下来的,师父一直没舍得用,你等下给我好好教训那小子。郭阳那老匹夫,我早都看他不顺眼了,不就有几个资质比较好的弟子吗?老在我面前神气,每次看到他那得意的样,我就来气。”

    郭阳也来到张贺面前,传音道:“等下给我好好教训他,帮韩飞找回面子。”

    张贺传音道:“弟子明白。”

    郭阳点了点头,故意大声道:“张贺啊!为师不像某些人一样,家大业大,送不起宝贝,等下你出手轻点,别把人家唯一的弟子打伤了,否则人家可就要绝后了。”

    这话说的实在太狠了,不少弟子听后,都涨红了脸,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魏鹏心里气啊!瞪了郭阳一眼,对韩斌道:“去吧!有师父在,那老匹夫不敢对你怎么样。”

    “你骂谁老匹夫?”郭阳脸色一变,怒不可遏。

    “就骂你,你能把我怎么样?”魏鹏得意瞥了郭阳一眼,露出一副我就是找打的模样。

    大殿前,鸿运真人轻咳一声,朗声道:“开始吧!只要不伤其性命,可以随意出手。”

    韩斌深吸一口凉气,一个飞身落在擂台之上。所有人的视线也落在他的身上,或者说落在他腰间的储物袋上,很多人都想知道,魏鹏长老送给韩斌的法器,究竟是什么?有多大的威力?否则魏鹏长老怎么可能如此自信呢?

    就在韩斌和张贺对持,即将祭出法器的时候,鸿运真人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人。

    那人刚一出现,鸿运真人便传音道:“先别和我说这次带来的消息,看看这场比试吧!”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王猛,他传音道:“掌门师兄,你为何让他们两人比试,他们之间的差距很大。”

    鸿运真人否认道:“差距是很大,但我总觉得韩斌不一般,也许他能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当初,他练气期二层的时候不也战胜了韩飞吗?那场比试我没看到,如果我猜的不催,韩斌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身上应该有些秘密。”

    王猛长叹一声,道:“谁身上没有秘密呢?”

    鸿运真人笑着道:“像他这样努力修炼的弟子,身上有些秘密可以允许,我只是想借这次比试,来应证我的猜测对不对。”

    王猛沉默,半响,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其实你已经知道借结果了。”

    张贺见韩斌飞落到擂台上,暗道:“小子,你死定了,限于宗归,我不能把你杀死,但把你打成重伤,永远无法修炼还是可以做到的。你不能怪我,要怪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韩斌师弟,祭出你的法器吧!”

    韩斌神色平静,没有半点紧张,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个灰黑色盾牌悬浮在身前的空中。盾牌只有半个人的身体那么大,上面毫无流光,根本没有特别之处,看起来更像是低阶法器。擂台下的众人,看到盾牌之后,先是一愣,而后不知谁忍不住带都笑了起来,顿时哄堂大笑。

    郭阳也忍俊不禁,对魏鹏笑道:“早就听说,你那一门的祖师留下一件防御力极强的法器,难道就是这破铜烂铁?”盾牌上灵气黯淡,毫无光泽,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看不出能起到多大的防御。

    魏鹏冷哼一声,道:“玄铁盾防御力强着呢!你不识货就别在这瞎说。”

    听到这话,郭阳笑的更欢了,强忍着笑意道:“我不识货,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拿一个破盾牌给弟子,也只有你能拿的出手了。”

    魏鹏很想反驳,关键他也认为这玄铁盾毫无威力。他私下尝试了许多次,连一个最普通的火球术都抵挡不住。很多时候,他甚至在想,祖师是不是传给弟子法器的时候拿错了,又或者哪一代弟子把法器弄丢了,随便炼制一个来替代,以至于传到自己手中是这个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