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老子废了他!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圣墟权力巅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袖挥起,庞大的灵气从韩斌的体内散发而出。瞬间,狂风大起,风吹动着沙石发出呼呼的声响。韩斌周围的的风力越来越大,只听他低喝一声,“狂风术。”凝聚在身前的狂风猛然向飞剑吹去,庞大的风之力带动着飞沙走石,让众人无法睁开双眼。

    眨眼之间,风停,众人连忙向韩斌看去,看到韩斌正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大口的喘息着。

    再看韩飞,仿佛失魂一般,怔怔地站在原地,眼中满是惊讶的神色,他身边早已没有了蓝琊剑。

    众人瞪大了眼睛,思忖着刚才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叮当一声,蓝琊剑从空中掉落而下,插入地面。掉落的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蓝琊剑上,随即张大了嘴巴,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因为他们看到,极品法器蓝琊剑的剑身上,竟然出现细微的裂痕。

    “怎么可能!”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回荡着这样一句话,刚才韩斌施展的攻击明明就是狂风术,可狂风术的威力怎么可能大到这等地步?

    张国强身边,一边记名弟子忍不住问道:“师父,韩斌师兄施展的真的是狂风术吗?”

    对于这个问题,张国强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刚想说是,但一想狂风术不可能施展到如此强大的威力,叹息道:“我看不像,应该是一种强大的法术。”他说不出原因,却不能在弟子面前表现出来,那样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那弟子点点头,道:“师父说的对,狂风术弟子也修炼过,根本没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蓝琊剑落下的瞬间,带走了韩飞所有的自尊,他看着满是裂痕的飞剑,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眼神,痴痴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施展出这么强大的法术?”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一向看不起的表弟,竟然有一天能将他击败。

    这场比试表面看上去不分胜负,其实所有人都明白,韩飞败了。

    刚才施展狂风术,用尽了全部的灵力,韩斌再也坚持不住了,双腿一软,就要摔倒在地上。一旁的谢虎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他,小声道:“兄弟,你刚才实在太帅了。看到他们那副吃惊的样子,老子心里就爽。”

    韩斌灵力枯竭,无法行动,苦笑道:“爽什么,如果他再出手,我根本没有抵挡的能力。”

    谢虎连忙拍拍胸脯,怒声道:“他敢,若是他再出手,老子第一个废了他。”

    韩斌知道谢虎在吹牛,但也没放在心里,低声道:“走吧!我们去杂物房领取灵石碎片。”

    谢虎一怔,颇为不解道:“丹房就在前面,为什么不先领取聚灵丹?”

    还没等韩斌回答,韩飞一把抓起插在地面上的蓝琊剑,愤懑道:“韩斌,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你不要走。”

    韩斌苦笑一声,道:“知道为什么了吗?”

    谢虎恍然,却已经晚了,刚才韩斌是想快点走,就是担心对方再下狠手。没有离去,谢虎脱不了关系,他让旁边的一名弟子扶着韩斌,转身对韩飞道:“韩飞,你丢不丢人,刚才都败了,还要打?如果还想继续丢人的话,老子陪你玩。”

    韩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脸色一青一紫,变换不定。

    终于,韩飞忍不住了,再也没有昔日镇定自若的样子,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说谁是老子,今天我给宰了你不成。”此刻,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快速掐动法决,身前的蓝光剑猛然飞动,直奔谢虎而去。

    谢虎的只有练气期一层的修为,根本挡不住这一剑,他没有闪躲,因为他一旦闪开,那一剑必将洞穿韩斌的胸膛。谢虎也是个明白人,看着飞来的蓝琊剑,他哈哈大笑道:“小杂种,有本事你在所有弟子的面前杀了老子,别人怕你,老子才不怕你。”

    “你找死!”韩飞怒火中烧,法决掐动,蓝琊剑上的光芒又盛了几分。

    “够了。”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飞向谢虎的蓝光剑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拍了一下,重重地掉落在地上。

    张国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他长袖一挥,一股灵力包裹着蓝琊剑飞落早韩飞的身前,同时厉喝:“掌门师兄赐你此剑,希望你用心修道,保卫宗门和帝国。可你呢?却为了一点小事在这里杀来杀去,你不觉得愧对掌门和令师的栽培吗?”

    韩飞一脸的怒火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收起蓝琊剑,低声道:“周长老说的是,弟子知错了。”

    看到韩飞主动认错,张国强的脸色稍微缓和一些,转身看向谢虎道:“你已经是天明宗的弟子了,不是乡野匹夫,一口一个脏字,这是仙人该说的话吗?”

    谢虎也没了脾气,主动认错道:“弟子知错了。”

    张国强冷哼一声,看向韩斌,刚想说什么,却咽了下去,朗声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里呆着了,你们三个跟我去天明殿。”最后一句,他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众人散去,张国强带着三人一路向山顶飞去,快到山顶时,一座气宇轩昂的大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大殿周围云雾缭绕,灵气十足,阳光照着其上,凭空升起一股紫气,如仙家圣地,令人心生敬仰。大殿门前的巨匾上,书有“天明殿”三个金光大字,字体金钩银划,带着一股披靡天下的霸气。

    大殿前有一个巨大的广场,比起先前来宗门考核时见过的广场要大的多。不但如此,广场地面全部用汉白玉铺砌而成,亮光闪闪,一眼看去使人生出渺小之心。广场前方有一个圆形湖,湖上种有荷花,荷花迎风吹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湖面中央立有一条拱桥,无座无墩,横空而起,一头搭在广场上,另一头直通大殿前方。

    众人走过拱桥,走上九十九层台阶,便来到大殿中。

    大殿之内,光线十足,最中间的墙壁上写了一个巨大的道字,字迹浑然天成,飘渺不定,仿佛蕴含着无上的天道。道字前方摆放着一把檀木大椅,椅子上坐着一名身穿黄色长袍的老者。宗内规定,凡是身穿黄袍的弟子,必须拥有金丹期的修为,有一人则是例外,那便是掌门真人。

    掌门真人虽身穿黄衣,但比起金丹期境界的太上长老所穿的道袍,颜色稍浅一些。

    各大帝国中,凡是成为国教掌门,都会拥有自己的封号,天明宗掌门人称鸿运真人。

    鸿运真人早就收到张国强的传音,见众人走来,便沉声问道:“张师弟,他们三人到底犯了何过?”

    张国强走到大殿中央,停下脚步,拱手道:“掌门师兄,他们三人在丹方前因为一些小事,大打出手,甚至还散发了杀气……”当他们把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后,又继续道:“弟子认为,此事一定要严加处理,否则体内拥有杀气,同邪魔外道有什么区别?”

    鸿运真人微微一笑,摆手道:“你先回去吧!此事我自然会处理好。”

    张国强脸色一沉,道:“掌门师兄……”

    鸿运真人目光如电,落在张国强的身前,凝声道:“张师弟,本尊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张国强只觉得,那视线落在身上,身体仿佛被看穿了一半,忙说道:“弟子遵命。”

    当他离去后,鸿运真人并没有说话,而是从旁边拿起一本书缓缓地看了起来。三人站在殿内,如坐针毡,不知道掌门真人会如何处罚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鸿运真人依旧未说一句话,好像把他们忘了一样。当太阳快下山时,鸿运真人才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

    三人凝视着鸿运真人,心里紧张不已,就在他们认为掌门真人要开口询问时,却看到他走向了侧门,看样子要离开一样。三人心里一紧,如果掌门真人离去了,他们岂不是要在这里呆上一夜?

    谢虎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掌门真人,您如何处置我们?”

    鸿运真人停下脚步,看向谢虎道:“你们何罪之有?都和我说说。”

    谢虎忙跪在地上,道:“弟子不该口带脏字,有辱仙家圣地。”

    鸿运真人点点头,又看向韩斌和韩飞,道:“你们呢?”

    韩飞同样跪在地上,如实道:“弟子不该带有杀气,更不该向同门师弟下此重手。”

    两人相继跪下,韩斌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面色肃然,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鸿运真人,不卑不亢道:“弟子无罪。”

    鸿运真人有些惊讶,快速的走到韩斌的面前,道:“你满身杀意,眼中充满了仇恨,还说自己无罪?”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在韩斌的身上。在这股威压下,韩斌感觉喘不过气来,似乎随时都会窒息死去。

    一旁的谢虎看不下去了,拉了一下韩斌的衣服,不停的向他使眼色。

    韩斌似乎没看到一样,依旧坚持道:“弟子无罪。”庞大的威压,让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微微错位,一股鲜血猛然喷了出来。韩斌脸色苍白,直直地挺着腰杆。他心里明白,如果威压再持续片刻,必死无疑。可即使如此,他也不会认罪,因为他根本无罪。

    鸿运真人眼中闪过一道惊讶之色,威压收回,对韩斌问道:“你说无罪,为何?”

    韩斌大口的吸了几下新鲜的空气,才说道:“韩飞辱骂弟子父母,如果这样都没有仇恨,都不带杀气,那还是人吗?”辱骂他可以忍,但辱骂他父母,忍无可忍。

    鸿运真人道:“你应该知道,修道者要忘记尘缘,如果尘世的因缘斩不断,越到最后,修为越是难以提高。”

    韩斌现在的修为,还未到斩断尘缘的时候。练气期五层如果无法斩断尘缘,修为要么停滞不前,要么寸步难行。可即使如此,韩斌也会坚持自己的观念,凝声道:“掌门真人,你说的弟子明白,但这尘缘弟子永远斩不断,如果这也有罪,弟子无话可说。”

    鸿运真人心里更是惊讶,看了韩斌片刻,才缓缓道:“既然你认为无罪,本尊就不处罚你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话,大道无情,你选择了什么路,永远不要后悔。”

    韩斌一愣,随即拱手道:“弟子明白。”

    鸿运真人想了一下,对韩飞和谢虎道:“你们两人,本尊暂时不处罚,我给你们三年时间,如果你们能修炼到练气期五层以上的境界,此事作罢,若是无法做到,每个人面壁十年,听明白了吗?”

    两人满是不解,但还是道:“弟子明白。”

    鸿运真人摆摆手,道:“你们回去吧!”

    三人离开大殿,韩飞瞪了韩斌一眼,驾驭飞剑破空而去。

    谢虎冷哼一声,冲着韩飞离去的方向,怒声道:“神气什么,今天还不是败在我们手下了。”

    韩斌苦笑,沉默不语,心里却在回味掌门的那句话。

    你选择了什么路,永远不要后悔。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韩斌想了许久,依旧没有想出话中的意思,按说掌门应该处罚他,为什么不处罚了呢?还有,韩飞的处罚是不是有点轻了,谢虎的处罚是不是有点重了?三年时间,韩飞达到练气期五层应该不难,谢虎却根本不可能。

    两人驾御飞剑向落叶峰飞去,路上,谢虎不禁问道:“韩斌,你说掌门到底要干什么,他让我三年时间修炼到练气期五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韩斌两手一摊,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想给你点压力。”

    谢虎并不认同这个观点,郁闷道:“就算给我压力,这压力太大了吧!即使不睡觉,三年时间也不可能修炼到练气期五层。”

    天明殿内,韩斌等人离开之后,一个身穿红衣的老者从侧门走了出来。

    老者刚走进大殿,便说道:“掌门师兄,你刚才做法是为何意?”

    如果韩斌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此人,他正是当初答应带韩斌进入天明宗考核,又在考核失败把他送到外院的那名长老。

    “师弟,你也看不出来?”鸿运真人转过身,叹息道,“王猛啊!你不必喊我掌门了,还是喊我名字吧!”

    王猛几步走到鸿运真人的面前,道:“私下我们是兄弟,但在天明宗内,必须喊一声掌门师兄。”

    鸿运真人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多说,转移话题道:“刚才那小子叫韩斌,他的事我已经查过了。”

    王猛一怔,道:“查过了?”

    鸿运真人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一个乞丐进入国教修炼,我能不查吗?我还查到当初是你把他引入山门的,不过他小子和你一样,倔强脾气,心里认准了一件事,八头牛都拉不动。”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继续道:“你带回的情报,我思忖很久,刚才看到他们时才想好如何应对。”

    王猛不知其意,道:“掌门师兄,处罚他们和我带回来的消息有什么关系?”

    鸿运真人道:“齐国、赵国、楚国正在大力培养门下弟子,这些年也取得很大的成效,如果我猜的不错,三五年内必定有一场战争。帝国之间的战争其实就是修真门派的战斗,我们即使不参与也会被卷入其中。韩斌的情况你也了解,他成为正式弟子后,从未离开过洞府,日夜修炼,没想到他竟然修炼到练气期二层的境界,以他的资质,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王猛点点头,赞同似的说道:“他的天资确实很差,没想到还有这份毅力,可以做到日夜修炼。”

    鸿运真人道:“所以我觉得,只要苦修,一定能修炼出成绩。”

    听到这里,王猛恍然憬悟,道:“掌门师兄,你是想让他们苦修?”

    鸿运真人看了一眼大殿之外的苍穹,仿佛做出了重大的决定,沉声道:“不但让他们苦修,宗门还要大力支持,务必在三年之内修炼出来。他们修炼时需要什么,宗内提供什么,我就不信,天明宗弟子能比他们差。”

    翌日清晨,宗内钟声响起,连续三声。

    三声钟响,代表门内所有练气期弟子都要去殿外广场集合,一时间,五座山峰上流光闪动,一道道身影直奔广场而去。一炷香的时间,五千多名练气期弟子便整齐的排列的广场上。大殿的门开了,并没有如同众人想象的一般,掌门真人和所有长老出来,而是只走出一人。

    鸿运真人独自一人走出大殿,视线在五千多名弟子身上一扫而过,朗声道:“诸位,你们是天明宗的未来,肩负着保卫国教和帝国的责任。三年以后将会有一场练气期弟子之间比试,第一者将成为练气期弟子中的大师兄,奖励极品法器一件,巩基丹十枚,第二名极品法宝一件,巩基期七枚,第三名六枚,以此类推,直到第七名获得两枚为止。当然,前一百名弟子均可得到一枚巩基丹。”

    广场上的弟子听到这里,无不热血沸腾,巩基丹是什么?对于练气期十层弟子来说,那可是梦寐以求的丹药。只要体内的灵气达到瓶颈,冲击巩基期时可以提高三层以上的成功率。不但如此,即使巩基失败,残余在体内的药性也可以改造体质,以后巩基时,也可以加大成功率。

    鸿运真人把众人的情绪看在眼地,他抬起右手向下一按,示意众人安静,而后才说道:“当然,为了让诸位能更好的修炼,宗内也准备了一些东西送给你们,每人可以得到聚灵丹一百枚,辟谷丹五十枚,下品灵石十块。”

    聚灵丹和辟谷丹虽然也是珍贵丹药,可每个月都能去丹药房领取一枚,相对来说,下品灵石就显得珍贵多了,一年才能换一块。不但如此,下品灵石的功效也十分显著,据说每一个下品灵石内都有惊人的灵力,只要把其中的灵气吸收,足以让练气期弟子提高一层的境界。

    韩斌目光闪烁,这是一次机会,如果能把握住这次机会,修为一定能大幅度的提高。

    大殿前,鸿运真人突然抬起右手,对人群里一指,凝声道:“韩斌,出来。”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露出不解之色,熟悉韩斌的人更是疑惑,掌门真人怎么了,为何叫一个练气期二层的弟子?更有人同昨天发生的事联系到一起,认为掌门想在此时处罚他。韩斌心里忐忑,皱着眉头向大殿上走去。九十九层台阶走起来是那么的费力,每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片刻之后,当韩斌走到大殿前,等待掌门真人处罚他时,鸿运真人却朗声道:“对于韩斌,诸位应该很熟悉了,他并非传言那般是一个乞丐,而是一个山村里的少年。他的资质我就不多说了,可是他的修为呢?一个如此资质的弟子,半年内日夜不停的修炼,达到练气期二层的境界,你们之中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鸿运真人的话回荡在大殿之外,回荡在广场上,回荡在天明峰上。

    所有弟子听到这话后,都低下了头,刚入宗内的弟子有几百人,可以达到练气期二层的弟子,却不到十分之一。并不是他们的资质不行,而是他们没有如韩斌那样,日夜不停的修炼。鸿运真人把韩斌叫到大殿前,就是想告诉众人,一个人资质再差,只要努力修炼同样能提高修为。

    对于韩斌的修炼速度,鸿运真人开始也不相信,毕竟一个人的资质如何,修炼到怎样的地步完全成正比。资质差的弟子,决不可能大半年的时间就取得如此好的成绩。他暗中也调查过一番,却什么也没调查出来,最终只能相信,韩斌因为日夜不停的修炼,才获得如今的修为。

    鸿运真人深吸一口气,再次道:“相信诸位都明白,天道酬勤的意思,只要努力修炼,一定能取得好的成绩。三年时间,我希望诸位可以日夜不停的修炼,每人都能提高三个层次以上,甚至更高的境界。”接下来,鸿运真人又说了一些话,才让众人离去。

    弟子散去的时候,鸿运真人深深的看了韩斌一眼,一字未说。

    韩斌不知道鸿运真人为何那样看他,但他心里明白,鸿运真人想通过那一眼,向他传递什么信息。难道他看出天道玉玺,难道他发现了我的秘密?不,不可能,如果他发现了我的秘密,不可能不问清楚,也不可能不拿走天道玉玺。

    心里疑惑,韩斌脸上却未表现出任何神色,身影一闪,向杂务处奔去。

    来到杂务处前,韩斌领完东西,刚想离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人感觉到韩斌发现了了他,转过身前,笑着道:“韩斌,没想到大半年不见,你竟然成为正式弟子了。”

    韩斌几步走到对方的面前,拱手道:“唐师兄。”

    唐小峰摆摆手,道:“你小子和我客气什么,恭喜你啊!”

    “恭喜我什么?”韩斌一怔,不解道。

    唐小峰嘿嘿一笑,道:“我来宗内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掌门真人当众夸过谁,你还是第一个。”说到这里,他想到与韩斌见面的情形,叹息一声,道:“那次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早都死了,那几个得罪我的师弟师妹,已经被废除修为,逐出师门了。”

    韩斌沉默,缓缓向前走着。

    唐小峰继续道:“说实话,你能达到练气期二层,我也很惊讶,没有七星以上的灵根,一年内很难修炼到这等境界,真不知道你是如何修炼的。别和我说日夜不停的修炼,我可不信,只有巩基期以上的修士才可以做到辟谷和不眠。”

    韩斌担心对方再说下去,肯定会有所怀疑,甚至会想到阴尸绝地的事,便转移话题道:“唐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唐小峰道:“还不是在这里等你,你可是宗内的大名人,想见你一面都难。”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什么,道:“这三年,有什么打算吗?”

    韩斌神识在腾小凤身上一扫,发现他已经是练气期五层的修为,道:“还能能有什么打算,希望三年后能和你现在的境界一样。”

    唐小峰微微一笑,道:“修为越高后面越难,前三层资质好的一年就可以做到,后面却不一样了,尤其是五层以后,几年都无法突破也很正常,我希望三年以后可以达到练气期六层。”

    韩斌心里一紧,忍不住问道:“五层到六层这么难?”

    唐小峰没有回答,而是惊讶的看着韩斌,半响才说道:“现在我算相信了,你从未和别人讨论过心得。五层到六层,练气期中一个分水岭,突破了,可以继续修炼下去,突破不了,一辈子只能停滞在这个层次。”他知道韩斌不明白,继续道:“修道必须斩断尘缘,第五层则是斩断尘缘的关键,斩断了便可以继续修炼下去,斩不断只能停滞不前。”

    这话掌门说过,没想到关系如此重大,韩斌问道:“你斩断了吗?”

    唐小峰苦笑一声,无奈道:“尘缘岂是说斩断就能斩断的,我斩断了大部分,还有一些没有彻底斩断。”

    两人徒步向前方走出,当走到路口时,唐小峰道:“我要去断崖峰了,你路上小心。”

    韩斌驾御飞剑,快速的向落叶峰飞去,路上脑海中不停闪过掌门真人和唐小峰说的话。大道无情,难道修道真的非要斩断尘缘吗?如果真的斩断了,岂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修道者吗?若真是那样,这道还修炼什么?一个毫无感情的仙人,不做也罢。可既然来了,走上了这条修道之路,便没有退路,韩斌不信,不斩断尘缘的情况下无法修炼下去。

    回到洞府内,韩斌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聚灵丹,吞服而下,而后又拿出一块下品灵石。下品灵石呈白色,只有巴掌大小,里面凝聚了惊人的灵气。灵气虽然浓郁,但并不纯净,韩斌想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拿出天道玉玺,神识一动,天道玉玺便开始吸收起灵气,下品灵石内的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涌进玉玺内,片刻功夫,灵石便化为一摊白色的粉末。

    体内的聚灵丹,在这个时候也起到了效果,一直没有突破的瓶颈,这个时候松动了一些。韩斌心里一紧,既然瓶颈时无法吸收灵气,为何吞服聚灵丹后,又会出现松动的情况?难道不需要法决也能开启下一层?想到这里,韩斌闭上眼睛,借助聚灵丹所产生的灵力,进入修炼之后,同时,他不断的开始法决。

    十天后,韩斌闭上的眼睛再次睁开,身上同上次突破一般,再次出现粘乎乎的杂质。经过十天的苦修,韩斌终于突破了,他没有半点兴奋,离开洞府简单的清洗一番后,再次进入修炼之中。他为自己下了一个目标,三年之内必须达到练气期五层,甚至更高的境界。

    岁月如白马过隙,匆匆流逝,春去秋来,三年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三年内,天明宗没有一名练气期弟子离开洞府,全部都在苦修。有些人取得了很大的收获,有些取得的收获甚微。当然,众人如此努力的修炼,都是为了相同的目的,三年后练气期弟子的比试中,能进入前一百。那样的话,便能有机会成为巩基期修士,若是进不了,恐怕终生别想成为长老了。

    “当,当,当……”

    钟声连响三声,所有练气期弟子在这一刻同时睁开了眼睛。

    天明峰一间洞府内,韩飞眼中精芒闪过,兴奋道:“终于达到练气期七层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些。”突然,他的心里一股怨愤之色油然升起,愤懑道:“韩斌,三年前的事我还记得,看你这三年修炼到何等境界,下次见面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落叶峰一处洞府中,谢虎耷拉着脑袋,一脸郁闷的样子,皱眉道:“掌门真人太狠了,老子三年来没日没夜的修炼,才修炼到练气期三层。这还是服用大量聚灵丹,使用这么多灵石的结果。练气期五层,根本不可能啊!”说到这里,他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激动道:“三年前他就达到练气期二层的瓶颈了,不知道现在修炼到何等境界了。”

    落叶峰,一处洞府内。

    韩斌突然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神识在身上一扫而过,感应到丹田内只有五个气团,不禁叹息一声,“断绝尘缘,真的很难,如果不能忘却,真的不能再进一步了吗?”这三年来,他日夜不停的修炼,聚灵丹和灵石全部用完了,依靠天道玉玺的聚灵能力,修为一举达到练气期五层的境界。到了五层之后,吸收速度猛然慢了下来,虽然还能吸收,可无论吸收多少灵气,都无法突破。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无法忘记尘缘,尘缘断不了,便无法开启法决,进入下一层。三年之间,能修炼到这等境界,韩斌已经满足了。听到钟声响起,他身影一动,快速的离开洞府,直奔天明峰而去。

    路上,遇到不少前往天明峰的弟子,他们看到韩斌后,相继露出惊讶的神色。

    对于这样的表情,韩斌已经习惯了,三年时间修炼到练气期五层,这样的速度在整个宗内已经算是很快的了。

    半个时辰后,韩斌来到殿外的广场上,五千多名弟子都到了,相互聚集在一起小声的聊着什么。

    韩斌闭上眼睛,等待掌门真人出现。

    忽地,一个声音响起,“韩斌,你总算来了。”

    韩斌睁开眼睛,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见谢虎一脸兴奋的跑来,笑着道:“三年闭关,收获如何?”

    谢虎没有回答,神识在韩斌身上一扫而过,随即张大了嘴巴,惊讶道:“早知道你修炼努力,这也太快了吧!”

    “运气罢了。”韩斌笑这说道。

    谢虎摆摆手,不信地说道:“别和我说运气,老子三年来也日夜不停的修炼,怎么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呢!”他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又道:“韩斌,我刚才看了一下,好多弟子都突破练气期五层的境界了,就我好在练气期三层徘徊。”他心里也明白,以他的资质,如果没有那么多聚灵丹,那么多灵石,这辈子都别想突破练气期三层。只是他心中有一个疑惑,宗门为何要不惜一切代价提高他们的修为呢!

    韩斌也想过这个问题,却想不出结果。听唐小峰说,他来门派这么多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发放这么多丹药和灵石。如此以来,只有一个解释,宗内发生什么事了,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来提高弟子的修为。

    不远处,韩飞正和一名青年聊着,那青年面如冠玉,气宇轩昂,修为更是高的惊人,竟然达到练气期八层的境界。这等修为的弟子,整个宗派内也不到十人,宗派内绝对的核心,并且重点培养的那种。

    韩飞看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传音道:“张贺师兄,刚才的事没问题吧!”

    张贺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一下韩飞的肩膀,道:“韩师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师兄我吗?那小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上次的事我也为你感到不平,可师父不让我找他麻烦,我也没办法。等下比试的时候,就算他不挑战,我也会把他拉上来。”

    两人话中的他,自然指的是韩斌。韩飞的修为,进入前一百名极为勉强,即使进了,也没有发言的权利。韩飞很想教训一下韩斌,又怕没有出手的机会,便让张贺帮忙,让他在比试的时候讥讽韩斌,让韩斌不得不出手战斗。

    一个时辰后,一群修士相继出了出来,领头的一人身穿黄衣,正是掌门鸿运真人,后面跟着的人全部传着红衣,一眼看去,有一百多人,宗内所有的长老都来了。韩斌的师父,魏鹏也在其中。魏鹏刚出现时,便在广场上寻找起来,当他看到韩斌后,神识不经意的感应一下,在他看来,韩斌能修炼到练气期三层以上就不错了。可他感应之后,发现韩斌的修为后,不禁瞪大了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