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神奇巨力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大主宰修仙狂少合体双修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狂少最新章节!

    “算了,既然都答应他了,也不必后悔,希望他不要让我这一门绝后。”别看魏鹏平日里爱吹牛,做起事来可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仙人有原则多了。正是如此,他把收韩斌做弟子的事禀告掌门之后,被许多师兄弟嘲笑,甚至还有不少人劝他别在主峰上修炼了,免得抬不起头。

    片刻之后,韩斌来到一处洞府前,深吸了一口凉气,恭声道:“师父,弟子来了。”

    洞府,其实就是山壁上开辟的山洞,只是外面布置了简单的阵法,阻止外人自由进入。韩斌眼前的洞府,看起来同山壁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山壁前的石碑上写着“魏鹏”两个大字,他定会认为来错了地方。因为山壁上布满了蔓藤,根本看不到洞口在哪里。

    半响,洞府内没有回音,韩斌皱起眉头,喃喃道:“难道师父听不到我说的话?还是他不在洞府内?”

    话刚说完,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你小子天资不行,却不傻。”

    韩斌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师父后,微微一愣,道:“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不提这事就罢了,一听这话,魏鹏心里就一阵恼火,怒声道:“还不是因为你。”他走到韩斌身前,右手对前方一挥。一股灵力从他的身体散发而出,原本长满藤草的洞口突然出现一阵水波形态的波纹,接着白光一闪,露出一人多高的山洞。

    看到这一幕,韩斌整个人痴呆了,喃喃道:“这就是仙术吗?”

    洞府内十分单调,除了一张石床以外,只有一个修炼用的蒲团。

    这里的灵气比外院要浓郁许多,尤其是蒲团的周围更为浓郁,好像四周的灵气都向那里聚集聚集一般。

    魏鹏坐在蒲团之后,一拍腰间的灰色布袋,一个同样的布袋飞了出来,悬浮在他的身前。他一把抓住布袋,仍到韩斌的面前,道:“这是修士用的储物袋,里面有正式弟子所穿的衣服,还有练气期前三层的法决。”他神识在韩斌面一扫而过,发现体内的灵气比想象中的要多,怒气稍微减弱了一些,若是韩斌连入门都未到,他真没信心教下去了。

    韩斌接过储物袋,把袋口打开,向里面看去。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说也奇怪,那储物袋同村里人用的钱袋相比,除了布料要好一些,制作的要精细一些,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这样一个储物袋,为何阳光进不去呢?

    看到韩斌的举动,魏鹏刚消散的怒火,又忍不住提升起来,喝道:“看什么看,还看不明白吗?”

    韩斌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他明白什么?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明白。

    想到韩斌的资质,魏鹏知道问他这些话,同问一个白痴没什么区别,压住怒火讲解道:“这储物袋用妖兽的皮毛炼制而成,其上布有简单的阵法,你要是能看到里面的东西,那才奇怪呢!”他一招手,韩斌手中的突然上突然传来一股巨力,储物袋径直飞到他的手中。

    魏鹏拿着储物袋,对韩斌道:“你体内有灵气,想必修炼一些时日了,现在我就告诉你如何开启神识。”修士体内的灵气,其实就是灵力,只不过练气期时以气体的形式存在,修为高了之后,会逐渐变化成液体,最后则是固体。

    “神识?”韩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忍不住问道,“师父,神识是什么东西?”

    “神识是……”魏鹏有些火大,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神识不是东西,是灵魂中蕴含的能量。”

    被师父一骂,韩斌有些委屈,他从未修过仙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神识是什么。

    “真够笨的。”魏鹏低声骂了一句,韩斌的天资让他有种束手无措的感觉,以前遇到的外围弟子,就算天资再笨,对于修道上的一些词语,也能想明白其中的意思。眼前这个倒好,聪明是聪明,可领悟道语怎么那么慢呢!他现在有些怀疑,能不能让这个弟子达到练气期一层。

    韩斌知道自己天资不行,师父被他气成这样也在情理之中,换做谁收了他这样一个弟子,也会被活活的气死。韩斌终于明白,为什么天资好的弟子可以修仙,天资不好的弟子只能做外围弟子。想要修仙,天资实在太重要了,不但影响修炼的速度,还影响一个人对道语的领悟能力。

    既然自己太笨,就要多学多问,韩斌从小就是那种不耻下问的孩子,拱手道:“弟子愚昧,请师父指点。”说着,便跪倒在地上。刚才,从师父的眼神中,韩斌看到绝望,如果再不加以行动,恐怕这个刚拜的师父转眼之间就不在问他,任由他自生自灭。

    魏鹏确实绝望了,不过,当他看到韩斌跪下后,心里一软,暗叹:“无论怎么样,这也是刚收的弟子。算了,大不了多下点功夫。”看着韩斌那双充满坚信信念的眼神,他缓缓说道:“只要入门便能拥有神识,你修炼的时候,是否感应到周围用灵气的存在,以及灵气的浓郁程度呢?”

    “弟子可以感应到。”韩斌如此回答道,态度很是诚恳。

    魏鹏继续道:“你能感应到,并不是你看到了,也不是你嗅到了,而是你脑海中形成一种奇特的能量波动,并感应到灵气的存在。”这么说,他怕韩斌不懂,又简单的说道:“神识,其实就是脑海中散发的一种能量,如无形的波纹一般,即使闭上眼睛,这股神识波动也能让你感应到原本看不见的东西。”

    韩斌瞪大了眼睛,说句心里话,他根本没明白什么意思。

    看到韩斌一脸不明的样子,魏鹏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封闭的酒坛子,放在地上后,对韩斌道:“你能感应到里面是什么吗?”

    看到酒坛,韩斌想都没想,便说道:“酒!”

    “酒?”魏鹏有一巴掌打被韩斌的冲动,忍了忍,道,“不要看到酒坛就想到酒,你要去神识感应。”

    韩斌把视线转移到酒坛上,可无论他从什么角度去看,都无法感应到里面有什么。最终,他决定放弃所谓的神识感应,因为他到现在还未完全明白,那神识究竟是什么东西,如何才能感应。于是抬起头看向师父,刚想说话,却听到谢鹏紧张的问道:“你感应到?”

    “师父,弟子实在感应不到。”韩斌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魏鹏赫然站起身来,重重的喘息着,质问道,“你体内既然拥有灵气,又能感应到周围的灵气浓郁,怎么可能无法使用神识?”

    韩斌很想问,神识到底是什么,可看到师父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实在没勇气问下去,只能低着头。

    谢鹏已经气的不行了,他早就知道韩斌的资质不行,可结果证明,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许久之后,魏鹏才淡淡地说了一句,“你闭上眼睛,去感应周围的一切。什么时候感应到坛子里面东西,就把它砸掉,为师便会知道。”说完,他长袖一挥,快速离去。他那匆忙的样子,明显不想再看韩斌一眼。

    韩斌叹息一声,盘腿而坐在地上,感应着周围的一举一动。闭目之后,周围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他努力的感应,结果依旧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斌肚子里咕噜一声,睁开了眼睛,印入眼帘的却是师父铁青的脸。

    “还没感应出来吗?”出去晃荡了一天,依旧没有韩斌的消息,魏鹏忍不住回来。却没想到刚回来,就听到这小子的肚子咕咕的叫个不听。

    看到韩斌不回答,魏鹏知道什么也没感应到,从怀里拿出一个药品,递给韩斌道:“吃下去。”

    韩斌接过白色的药品,倒出一枚黄色的丹药,其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闻到药香,韩斌很不争气的咽了一下口水,刚想吞服而下,却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看向魏鹏,道:“师父,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他可不是傻子,虽不认为魏鹏会害他,但天生谨慎的他还是决定问个清楚。

    “辟谷丹。”谢鹏一眼就看出韩斌的心思,不耐烦的说道,“我若是害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行了,身为师尊,你觉得我会对你下手吗?”看到韩斌服下丹药,他有道:“服下之后,一个月内不用进食,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给我好好感应,什么时候能用神识感应到坛子里的东西,再给我醒来。”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韩斌在洞府内已经坐了半个多月了,这半个月以来,他除了睡觉以外,所有的时间都在感应周围的情况。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无论他如何感应,什么也无法发现。不过,他修道的毅力,以及他的性格,使得他不会轻易放弃,即使知道神识感应很难,他依旧相信,只要继续感应下去一定会有收获。

    当天晚上,韩斌准备盘腿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原本漆黑的世界,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白色光点,那光点只有米粒大小,好像在眼前,又好像在遥远的天边。韩斌感应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感应到光点,也不管这是不是师父口中的神识感应,忙集中注意力,向那光点奔去。

    那光点实在太远了,韩斌意识在黑暗中飞奔了许久,都没有发现光点有一丝变化,因为困乏,脑海中昏昏沉沉,几次都想睡去。韩斌生怕醒来之后,无法感应到这个光点,不停的掐着大腿,利用疼痛的刺激,让自己保持清醒。这种方法一般人很难忍受,但效果十分明显,每次掐完之后,不但没有半点困意,精神反而变得更加清醒了。

    韩斌想不出原因,继续追奔着光点。时间在这种追奔下快速的流逝。如此,又过了十天,脑海中的光点变得有拇指大小了,好像就在眼前一样。韩斌一咬牙,意识猛然狂奔,宛如流星一般砸向了光点。砸到光点后,韩斌只觉得脑海一阵刺痛,什么感觉都没了,下一秒却清晰的看到,光点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个白色玉玺,那不是天道玉玺又是什么?

    “天道玉玺,怎么会在我的脑海中?”韩斌一时间懵了,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就在他不明所以时,光点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他的意识中消失不见。接着,周围的黑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透明的世界,他看了石床,看到了蒲团,同样看到了酒坛。

    看到酒坛后,韩斌第一感应便是想知道酒坛里是什么,这个想法刚出现,脑海中一股奇特的能量如波涛一般汹涌而出,瞬间穿透了酒坛,进入其中。当酒坛内的一切尽收在眼底后,韩斌懵了,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

    天明宗,天明峰上。

    内门的弟子相继从洞府中出来,三五成群的向丹药房走去。每月三号,所有正式弟子都可以从丹方领取一枚聚灵丹。除了聚灵丹以外,还能去杂物房领取一块灵石碎片,当积累到五块灵石碎片后,便能兑换一枚下品灵石。

    一向爱吹牛的魏鹏,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快速的走到几名只有练气期一层的弟子面前,沉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感觉修炼很难。”

    几名弟子看到他身穿红衣,都是一愣,而后拱手道:“参见长老。”

    魏鹏摆摆手,对众人道:“想知道如何才能修炼快一些,想尽快成为长老吗?”门内规定,凡是能修炼到筑基期,无论几代弟子,都有资格成为长老。长老的待遇比普通弟子高了很多,可成为长老实在太难,天明宗长老只有一百多人,而练气期弟子却有几千人,概率那是相当的低。

    众人弟子眼中直冒金光,齐声道:“长老,你能指点一下我们吗?”

    魏鹏就喜欢看这种眼神,就喜欢别人说这样的话,轻咳一声,刚想对这些弟子说点修炼的经验,不远处一个冷哼声传到他的耳朵里。魏鹏脸色一沉,神识微动,便感应百丈外的丹药房门前,站着一名身穿红色丹袍的长老,于是传音道:“张国强,你为何阻止我?”

    张国强站在丹方前,他身边几名身穿青衣的记名弟子正在向白衣弟子发放丹药。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看着天际,片刻之后,嘴角轻微的动了一下,一句话随之落入魏鹏的耳朵里,“我不是阻止你,只是想提醒你,快一个月了,什么时候带着你那乞丐弟子离开主峰?”

    俗话说的好,好事不留名,坏事传千里。

    天明宗就这么大,门内练气期以上的修士加在一起,也不到五千人。尤其练气期弟子,就占了其中的九成以上。这么多练气期弟子,平日讨论谈论心得时,免不得会说一些生活上的趣事,韩斌便是这段时间最焦点的话题。关于他的八卦,宗内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加上韩飞知道他被魏鹏收为弟子后,恶意宣传。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天明宗内除了常年闭关,从不问宗事的太上长老外,就连掌门真人都知道了。

    “我什么时候带他离开主峰,管你什么事?”若不是张国强提起,魏鹏都快把这事忘了。

    张国强也不生气,继续传音道:“听说他来到主峰之后,一直在你的洞府内修炼,你洞府中的聚灵阵虽然不错,难道你认为用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他的灵根从一星不到,达到七星吗?”一个人的灵根如何,那是天生的,如果没有莫大的机缘,一生都无法改变。

    天明宗内院共有五峰,一主四副,主峰的灵气相当浓郁,副峰的灵力比起主峰差了不少。五座山峰,并不是想在什么地方,就能在什么地方修炼,要以资质和修为来决定。若在主峰修炼,有两个前提,一是拥有七星以上灵根,二是修为达到练气期七层以上。四座副峰倒没什么要求,只要正式弟子都可以去那修炼,除此之外,还可以自由开辟洞府。

    成为正式弟子的第一个月,可以在师父所在的洞府内修炼。一个月后,如果符合要求,便可去掌门那申请一个洞府。如果不符合条件,只能去四座副峰上修炼。如果没有师父叫唤,或者不是每月三号领取丹药和灵石碎片之日,其余时间不得踏入主峰半步。即使每月三号,也必须在日落之前离开主峰,否则以宗归处罚。

    “我教导弟子,不用你操心。”魏鹏冷哼一声,挥袖离去。

    周围等着他指点的弟子,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长老怎么又脸色铁青的走开了。

    回去的路上,魏鹏心里一阵恼火,暗骂道:“这个笨蛋,都快一个月了,还无法使用神识,真不知道他体内的那点灵力如何修炼出来的。”

    洞府内,韩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酒坛,酒坛还在原地,并没有打破。

    刚才的一瞬间,韩斌看到了酒坛内的一切,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东西,空空如也。

    韩斌懵了,这酒坛真的没有东西,还是刚才感应错了?闭上眼睛,韩斌再次感应起周围的一切,这一次,脑海中再次散发出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动,周围的一切都如立体的世界一般,清晰看在眼底。韩斌意识进入坛内,还是没有东西,意识离开酒坛,向周围看去,不到片刻,便遇到一股强大的阻力,那阻力极大,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进入半分。

    无奈之下,韩斌只好收回意识,快速走到酒坛前,将其拿起。刚想把酒坛砸碎,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韩斌转身看去,看到师父正一片阴沉的走过来,下意识的拱手说道:“师父,你回来了。”这一拱手,却忘了手中还一个酒坛,只听啪嗒一声,酒坛掉在地上,砸的粉碎。

    魏鹏那个气啊!几步走到韩斌的面前,喝责道:“谁让你砸的酒坛,你感应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看到师父愤怒的样子,韩斌知道如果再说没感应到,师父一定会挥袖离去,也不管刚才感应的情况是不是他口中的神识,一咬牙,道:“师父,弟子刚才感应到了,酒坛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说着,还瞥了一眼砸碎的酒坛。

    “什么也没有!”魏鹏怒极而笑,随即厉吼道,“你把酒坛都砸了,什么都看见了,当然可以和我说什么都没。”

    “可是……”韩斌很是委屈,他刚才感应的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难道那就是神识感应?

    魏鹏实在不想看到这个弟子,一挥袖打断韩斌的话,就要转身离去。不过,他刚走几步,突然转身问道:“我问你,你修炼了一个月,能否用神识感应了?”收了一个弟子,如果真的教不出什么,他实在有些不甘心。

    韩斌低声道:“师父,弟子好像感应到了。”

    魏鹏脸色缓和一些,道:“有没有感应到就直说,别和我说好像……”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又拿出一个酒坛,对韩斌道:“你再感应一下,里面有什么?”对于韩斌的话,他有些不信,甚至认为这家伙八成就无法使用神识。

    修道界并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有些修道者天资太弱,悟性也不够,入门时无法使用神识感应。

    韩斌应了一声,就要闭上眼睛感应,魏鹏打断道:“神识感应无需闭上眼睛。”

    “不用闭上眼睛也行?”韩斌一愣,但还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把注意力集中在酒坛上,感应着里面的东西。片刻之后,什么也没感应出来。

    魏鹏看到这里,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怒声道:“一个月了,什么都感应不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拿上你的东西,跟我走吧!:”

    韩斌一听,忙跪倒在地上,恳求道:“师父,你不要赶我走,我一定努力修炼。”

    魏鹏叹息一声,道:“我不是赶你走,而是把你送到别的地方。”

    韩斌满脸不解,下意识地问道:“送到别的地方?”

    魏鹏点点头,缓缓道:“宗内有规矩,灵根不到七星,入门一个月后必须去副峰修炼。”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韩斌天资不行,但他不是傻子,主峰的灵气肯定比副峰浓郁,如果在这里都修炼不出头绪,去副峰更不可能了。

    “什么时候到练气期七层以上,再回来。”魏鹏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就你那天资,这辈子被想回来了。”他可没想过韩斌能回来,这样天资的人,就算修炼一辈子也不可能到练气期七层,能到三层都很勉强。对于这个弟子,他基本上已经死心了。

    背起包袱,韩斌同师父离开了主峰。

    魏鹏带着韩斌来到落叶峰后,随手扔给他一本修炼秘籍,便离开了,看他那匆忙的模样,根本不想再看韩斌一眼。

    天明宗共有五峰,除主峰天明峰外,其余四座分别是落叶峰、水月峰、苍石峰、断崖峰。

    其中,水月峰是女弟子修炼的地方,断崖峰是四到七星灵根弟子修炼的地方,至于落叶峰和苍石峰,三星灵根以下的弟子都可前来,并没有太多限制。这两座副峰灵气极差,别说同主峰相比,就连另外两座副峰的一半都不如。

    看着破空而去的师父,韩斌一阵苦笑,没想到弄了一大圈,竟然又跑到这种地方了。

    “这样也好,主峰上不能使用天道玉玺,在这里就没那么多顾虑了。”韩斌紧握了一下拳头,闭上眼睛感应到腰间的储物袋,而后把手中的书籍仍到里面。原本这只是一次试探,没想到书籍真的飞到储物袋中消失不见,储物袋中则多了一本书。与此同时,韩斌也看到储物袋中其余的东西,里面有几件衣服,一个身份玉牌,还有一个药瓶。韩斌知道,这药瓶里放的是辟谷丹,共有十二枚,服用之后,一年之内都不用进食。

    韩斌意识一动,书飞了出来,他连忙放进去。再用神识控制,书依旧可以飞出,如此反复几下,韩斌心里兴奋不已,这不就是师父所说的神识感应吗?不对啊!师父说睁开眼睛也可以感应,为何我睁开眼睛不行呢!韩斌睁开眼睛试了几下,依旧没有成功,看看天色,已经日薄西山,叹息一声,向落叶峰的大殿走去。

    每个副峰都有一个大殿,里面住着一名巩基期长老,如果修炼时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向长老请教,或者通过长老传信给师父。当然,想让长老请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要看长老的心情,长老心情好了可以指点一下,心情不好,别说指点了,很可能会被赶出大殿。

    来到落叶殿,殿内空无一人,韩斌低声喊道:“周长老……”关于落叶峰的情况,魏鹏带他前来的路上都说清楚了。让韩斌到落叶殿上找周长老,从他那里拿一块玉牌,便可前往玉牌上标记的洞府修炼。

    落叶殿内白光一闪,周长老凭空出现在大殿之内,他淡淡的看了韩斌一眼,道:“什么事啊?”

    韩斌拱手道:“回周长老,弟子初来落叶峰修炼,想申请一处洞府。”

    周长老名叫周通,修为同魏鹏相差不多,按说他一个长老,完全可以留在主峰上修炼,为何甘愿来到一个副峰上呢?这并不是没有原因。首先,主峰灵气虽然浓郁,但并不自由,做什么事都有限制,远没有在副峰上逍遥自在。其次,凡是来副峰修炼的长老,每个月都可以领取一块中品灵石,灵石上的灵气完全可以同主峰修炼一个月媲美了。最后一点则是最重要的,成为副峰长老可以捞到油水,弟子去什么样的洞府修炼还不是全凭他一句话。

    周通见韩斌还算有礼貌,点头问道:“你师父是谁!”

    韩斌回答道:“家师魏鹏。”

    “魏鹏?”周通嘴角勾勒出一道淡淡的笑容,问道,“你师父来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韩斌满脸不解,道:“他说让我来这里申请洞府,只要把身份玉佩交给长老即可。”他从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周通。

    周通接过玉佩,淡淡地看了一眼,道:“除了这个,你师父还给你别的东西吗?”

    听到这话,韩斌就算再笨也明白什么意思了,可师父走的时候什么只给了一本修炼秘籍,总不能把那个拿出来吧!看到周通一脸期待的样子,韩斌有些尴尬的道:“回周长老,弟子来的匆忙,师父他没有……”

    周通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冷哼道:“你不懂这里的规矩,难道你师父也不懂吗?”

    韩斌沉默,仙人,这就是所谓的仙人吗?仙人和凡人毫无区别,同样懂得收取贿赂。

    看到韩斌的样子,周通哪还看不出来,这小子什么也拿不出来,随意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玉牌,扔给韩斌道:“这是你的洞府。”

    韩斌接过玉牌,便转身离去。

    玉牌只有巴掌大小,用白玉石制作而成,上面布有阵法,其内蕴含的淡淡的灵气。玉牌上写了四个数字,一九八六,这是个字代表着洞府的位置。韩斌拿着玉牌,快速向洞府所在的地方走去,当来到第一千九八十六号洞府前后,把玉牌向洞府前的凹洞里一放,洞府前白光闪动,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出现在面前。

    从凹洞内取下玉牌,韩斌身影一闪,便进去洞府内,而后又把玉牌放在洞府里的一处凹洞内。接着,洞府内白光一闪,一道阵法出现。这玉牌同人间的钥匙一样,不但能打开洞府,还能关闭洞府。当然,这只限于入门弟子,如果修为达到练气期一层以上,只要身上佩戴玉牌,便可用神识自行开启阵法。

    洞府不大,只有魏鹏洞府的一半大小,除了一个石床和一个蒲团外,别无它物。韩斌走到蒲团上,并未感应到周围的灵气向这里聚集,心里了然,并不是所有洞府内的蒲团,都能聚集周围的灵力,师父那里的蒲团中恐怕布置了阵法,强行把灵气聚集在其中。

    韩斌闭上眼睛,感应到周围的灵气少的惊人,苦笑一声,“少就少吧!反正修炼要用天道玉玺,在哪里都一样。”周围的灵气实在太少了,虽说比外院山中的灵气浓郁一些,但高不出多少。来的时候,韩斌便仔细观察落叶峰上的灵气,此地的灵气虽然无法同主峰相比,但有些地方的灵气还算浓郁,比如先前遇到的那些洞府,周围的灵气就比这里强得多,越是向山下走,灵气越是稀薄。韩斌心里明白,他所在的这个洞府,恐怕是所有洞府中最差的一个。

    韩斌盘腿而坐在蒲团上,闭上眼睛,进入修炼之中。此刻,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入门的顶峰,只要默默开启法决,便能进入第二层。韩斌刚一闭上眼睛,便不停的开启法决,一次,两次,三次……

    不得不说,韩斌的资质实在太差了,开启了将近半个月的法决,依旧没有成功。韩斌没有气恼,继续开启,他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成功。时间就在开启中慢慢度过,转眼间,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

    这一天清晨,韩币刚刚醒来,便如往常一样开启法决,法决刚刚念出,体内循环的真力突然停了下来,而后快速的聚集在丹田之中,与此同时,阵阵蚂蚁撕咬的感觉传来,遍布全身,说不出的难受。这种感觉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缓缓消失。

    韩斌睁开眼睛,发现身上粘乎乎的,一股异样的味道散发而出。这种味道,韩斌并不陌生,正是臭汗味。魏鹏走的时候留下一本修炼秘籍,上面详细记载了从练气期第一层到第七层的修炼方法,以及每一个层次的变化。练气期第一层时,体内会再次出现蚂蚁撕咬的感觉,随着灵力进入丹田内,改造身体,便会有杂质从毛孔内排除。修道者寿命之所以长久,就是因为不断的修炼,不断的改造身体,清除体内的杂质,从而达到延缓寿命。

    意念微动,韩斌想起神识感应,忙向体内感应而去。这一感应,体内的情况清晰的出现在视线中,丹田内有一个拇指大小的气团,正在快速的旋转。这气团便是灵气,也可以说是灵力,修道者力量的根源。练气期第一层,丹田内会出现一个气团,第二层则出现两个,以此类推,当气团出现十个,并融成为液体,便达到筑基期境界。

    看到体内的变化后,韩斌心里兴奋不已,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终于达到练气期一层了。入门最多只能算是半个仙人,而达到练气期第一层后,便是真正的仙人了,不但可以增加寿元,还能学习法术。韩斌恨不得现在就学习法术,可身体极为难受,恶臭难闻,必须先清洗一番。

    站起身来,韩斌便要去洞府外的泉水中清洗一番,可刚走到洞府门前,突然灵机一动,向周围感应而出。这一感应,周围的世界再次如出现在脑海中,身后的一切也尽收也眼底。以前神识感情情况只能在闭上眼睛时进行,这还是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情况下完成。

    韩斌惊喜不已,快速的离开了洞府。找了一处温泉,清洗身子后,韩斌便快速的回到洞府,迫不及待的从储物袋中取出师父临走时留下来的书籍。书籍里在第一层后面写了几个法术,韩斌快速的看完之后,思忖起来:“御剑术、火球术、地裂术、狂风术……这些法术,我究竟应该学哪一个呢?”

    储物袋中没有飞剑,也没有法器,御剑术学了也没用,火球术好像很厉害,不过修炼起来太难,地裂术也是如此,只有狂风术简单,只要释放灵力,一挥袖便能完成。几种法术在韩斌的脑海中相继闪过,韩斌最终决定学习狂风术,这法术简单还好学,只要坚持几天便能学成。

    韩斌记下修炼方法后,右手牵动法决,猛然对身前挥袖,同时低喝一声,“狂风术。”

    长袖挥动,一股清风吹过,风小的惊人,好像并不是法决挥出来,更像是袖子扇起的风。对于刚才的一幕,韩斌极为失望,知道这是资质使然,资质好的很快便能掌握,资质不好者可能要修炼很久。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