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你身上有宝贝?!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圣墟大主宰权力巅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缺氧?”韩斌似乎抓住了线索,再次思考起来,“缺氧和鬼魂都是杀人的手段,既然这里叫阴尸绝地,那三名弟子不敢进来,古怪应该就在这儿?唐小峰缺氧,说明并不是他身山有宝贝,而是宝贝就在周围。

    想到这一层后,韩斌不在犹豫,忙在周围摸索起来,周围并不大,一会儿便摸到了不少东西。其中有树枝,有石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为了确定他所拿的东西中有宝贝,韩斌忙把这些东西装入口袋中,向前方跑去,跑了十多丈,依旧没有缺氧。韩斌想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跑去,没有多久,便看到一个游荡的鬼魂。

    看到鬼魂后,韩斌说不出的兴奋,那鬼魂似乎也很兴奋,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韩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手放在口袋里,等待着白光出现。鬼魂靠近,韩斌的身上再次发出白光,白光闪现,鬼魂惊呼一声,掉头走跑。

    韩斌兴奋起来,他刚才的猜测不错,口袋里的东西,其中有一个就是宝贝。正当他兴奋时,听到身后却来唐小峰的叫喊声。心里一紧,暗道:“怎么把那家伙忘了。”他连忙转身,向唐小峰那边跑去。

    唐小峰已经醒来,无数的鬼魂正撕咬着他的身体,他脸色苍白,大口的吸着空气,却什么也吸不到。

    韩斌跑来后,唐小峰当他看到他身边没有鬼魂,脸上也没有缺氧的样子,一下子懵了。接着,唐小峰便看到韩斌跑了过来,还没到身前,身边的鬼魂好像很怕他一样,惊呼一声,全都跑开。更让唐小峰惊讶的还在后面,韩斌一来,他就能吸到新鲜的空气了。

    唐小峰傻了,怔怔地看了韩斌好久,才说了一句话,“你身上有宝贝?”

    韩斌也觉得身上有宝贝,刚想把刚才的想法说出来,却想起唐小峰先前仍葫芦的那一幕。心里暗暗留个了心眼,如果身上真的有宝贝,而这个宝贝还能让鬼魂不能靠近,一定是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说出来,对方抢夺之后杀人灭口怎么办?先前那三人都能为一样东西杀唐小峰,唐小峰为何不能像他们那样杀了自己?无论唐小峰是否会杀自己,韩斌不得不防,道:“师兄,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一个外围弟子身上有宝贝,唐小峰都觉得不信,可这事关系重大,他不得不弄清楚,道:“你身上真没宝贝。”说完,他也觉得可笑,对方身上有宝贝,能告诉他吗?

    韩斌摇摇头,道:“没有。”

    唐小峰想了一下,快速的走到韩斌的面前,在他身上搜了起来,当他摸到韩斌口袋里又是石子,有是棍棒后,疑惑道:“你从哪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韩斌道:“刚才鬼魂要攻击我们,我就随便捡了一些东西,想要把它们赶走。”

    唐小峰一愣,随即苦笑道:“那些都是厉鬼,本身有了一定的道行,这些东西杀不了它们。”看到韩斌一无所知的样子,他没有继续搜下去,只把刚才的一幕当成巧合。再看身上,他的伤势竟然诡异的恢复了,心里更加确定这个想法。因为韩斌身上的宝贝,不可能恢复自己的伤势,很可能此地太古怪。让长老都弄不明白的事情,他一个练气期弟子怎么可能明白。

    对于此地的凶险,唐小峰十分清楚,练气期以下的弟子,进入这里必死无疑,即使筑基期弟子前来,也无法在这里呆上很长时间。这次侥幸不死,他已经很感谢上天了,至于其中的原因,也没想过知道。叹息一声,唐小峰对韩斌道:“我叫唐小峰,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斌。”韩斌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并没有多说什么。

    唐小峰点了点头,轻拍了韩斌一下肩膀,道:“我们出去吧!这里不易久呆。”他身上白光一闪,直奔树林外而去。

    两人所在的地方,离树林外出口并不远,当韩斌反应过来,唐小峰已经离开了。

    韩斌苦笑,刚才他还想问一些关于修仙的情况,没想到对方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长长的叹息一声,韩斌快速的向阴尸绝地外走去,走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向口袋里摸去,突然摸到一物,让他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清晰,也很奇怪,好像那东西原本就属于他一样。

    韩斌背着药篓回到外围弟子所住的地方,已经饿的不行了。

    刚想去吃饭,孙元刚如鬼魅一般出现,拦住了他,毫不客气的质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没回来?”

    韩斌不敢说实话,道:“我在树林里迷路了,怕有野兽,就躲在树上……”

    孙元刚冷哼道:“野兽?你别在这瞎扯,这片山脉的野兽早就被师兄们赶走了,怎么会有野兽?”

    韩斌道:“万一遇到了野兽……”

    “没有万一。”孙元刚厉声道,“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饭没得吃。”

    看到孙元刚脸色阴沉,没有退让的可能,韩斌知道这顿饭铁定吃不了。叹息一声,向房间内走去。房间内,谢虎已经不在了,韩斌一个人坐在床上,身上说不出的冰冷。眼下已到了冬季,身上的衣服本就单薄,又没有饭吃,若是今天再完不成任务,只能继续挨饿。

    韩斌咬咬牙,从床上站起来,想拿药篓上山采药。

    刚走到门前,韩斌突然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幕,忙把口袋里的东西倒在床上。

    别说,口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多,有草棒,有石头,还有……

    一块拇指大小的白色石头印入眼帘,那石头很是精致,如白玉一般,却又不是白玉,看起来像是一件古董,又像是一件艺术品。

    “这是什么?”韩斌拿起那快石头,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顿时让他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昨天踢走的那个石头吗?石头很小,仔细看去,会发现这石头像是一样东西。印章?不对,大印?对了,这是书中说的玉玺。

    那石头下面四四方方,其上雕刻着一条腾飞的巨龙,如此模样,不是玉玺又是什么?龙是帝王的象征,皇权的代表,只有玉玺上才能雕刻巨龙。可是,玉玺不是很大吗?这玉玺实在太小了。都说玉玺下面有字,代表着一方帝国,这玉玺到底是哪个帝国遗失的呢?

    好奇之下,韩斌把玉玺翻了过来,定睛一看,懵了。

    玉玺底部理应雕刻着文字,可这个玉玺倒好,下面平坦如镜,什么也没有。

    “这也是玉玺?”韩斌郁闷之下,就想把玉玺扔掉,可扔掉的瞬间,那种血脉相连的错觉再次浮现。惊疑之下,韩斌连忙向玉玺看去,玉玺还是玉玺,没什么任何变化,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了。

    脑海中灵光一闪,韩斌把玉玺向手心上盖去。当玉玺拿开,手心上多了四个鲜红如血的小字。

    “天道玉玺!!!”这四个字虽然生僻,但韩斌从小就爱读书,还是勉强认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唐小峰说的宝物,就是这东西救了我们?”韩斌越想越觉得可能,昨天晚上把小玉玺踢开的时候,就无法吸到空气,来玉玺旁边以后,又能吸收空气。这东西能让人在阴尸绝地里存活,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宝贝,一定要收好。

    有了玉玺,韩斌精神好了不少,可玉玺也不能当饭吃,还是要上山采药。

    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韩斌说不出的疲惫,头脑昏昏沉沉,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几次险些摔倒。不知道是上天戏弄韩斌,还是他的运气实在太背,这一天下来别说寻找药材,就连一株邪灵草也没看到。

    没有完成任务,就没饭吃,韩斌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

    房间内,谢虎已经回来了,他看到韩斌后,不禁问道:“兄弟,你昨天夜里去哪了?”

    韩斌一屁股坐在床上,有气无力道:“迷路了。”

    谢虎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跌落山崖了呢!”说着,从怀里那出一个窝窝头,递给韩斌道:“就知道你吃不了饭,来,这是我从厨房里偷出来的,快点吃吧!”

    韩斌实在饿坏了,说了一句谢谢,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肚子里舒服多了,韩斌对谢虎道:“谢谢你。”他出来之后,终于遇到一个真心帮助他的人了,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谢虎十分憨厚,微微一笑道:“谢什么,我们还要在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也许是一辈子。”说到一辈子时,他的眼神微微有些黯淡。但下一秒,又恢复了原样,乐观道:“想那些干什么,早点睡吧!”

    看到谢虎睡下,韩斌也躺在床上,借着油灯散发的亮光向手心看去,那鲜红的四个字竟然不见了。韩斌还以为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没有字。惊疑之下,韩斌转过身去,悄悄地拿出玉玺,在手心上用力的一盖。

    这一次,四个字没有出现,手心上只留下一个四方的印痕。

    “字呢!”韩斌在心里怒骂一声,“怎么回事,没有字了?”

    韩斌闭上眼睛,思考着其中原因,不知不觉睡着了。睡梦中,韩斌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成为仙人了,飞天入地无所不能,举手之间便能毁灭一切。施展仙术的时候,手中的法器正是那天道玉玺,只是那玉玺不再是巴掌大小,而是有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

    翌日清晨,韩斌醒来后,谢虎已经走了。他还在房间里,身体没有任何变化,那个梦确如烙印一般刻在了心里。韩斌百思不得其解,以前也做过梦,从来没有这么真实过,这梦如此的真实,仿佛真的存在一般,到底寓意着什么?

    就在他思忖之事,房间的门开了,两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领头的一人身穿白衣,不是唐小峰又是谁,后面跟着的人却是管事孙元刚。

    孙元刚点头哈腰,说不出的攒眉,指着韩斌道:“师兄,这就是韩斌所住的地方,你找的是他吗?”

    “嗯!”唐小峰从鼻孔里发出一个淡漠声音,道,“你先下去吧!我和他有点事要说。”

    孙元刚走后,唐小峰一个健步走进了房间,随即把门关上,道:“这两天过的还好吗?”

    韩斌不知道这家伙来干什么,小心翼翼道:“唐师兄,你找我有事吗?”

    唐小峰摆摆手,道:“没事,上次我俩侥幸不死,也算有缘分。”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突然道:“你想不想修道?”

    修道就是修仙,这是韩斌一直以来的愿望,刚想答应,却怕这家伙是不是想试探自己,于是道:“就算我想,现在也没有资格啊!”

    唐小峰微微一笑,神秘兮兮道:“我可以帮你。”

    “帮我?”韩斌一怔,随即想到什么,吃惊道,“你不会偷偷告诉我吧!若是被别人知道,我们都要……”

    唐小峰似乎已经想到了,轻拍了韩斌一下肩膀,压低声音道:“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会有谁知道呢?”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起码要三年以上才有成为记名弟子的可能,若是想学习到真正的仙术,更是遥遥无期,很可能一辈子都学不到。现在有了这个机会,韩斌却不知道是否答应,答应之后,马上就能修仙,若是不答应,那就要……

    虽然承受的风险很大,可一旦学成了,那就是修道者,就是凡人眼里的仙人,没有人敢看不起他了。想到这里,韩斌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道粉色的身影,那身影一出现,心里说不出的痛。如果我是仙人,她当初还会离开我吗?

    韩斌脸颊微微抽搐,一咬牙,道:“我修。”

    看到韩斌的神色,唐小峰却是一愣,叹息道:“你心里有痛,忘不了吧!修道之人要摒弃一切,那些杂念千万不可留在心中。你若是真想修道,凡人中的事一定要忘记,否则一生都不可能有大的进展。”他从口中拿出一张纸,递到韩斌的手中,郑重道:“这是入门修炼方法和练气期前三层的修炼法决,看完之后记得烧了。”说完,他神色复杂的看了韩斌一眼,便离去了。

    唐小峰这次来找他,并不是把韩斌当成朋友了,而是从阴尸绝地回来之后,心神总是不安,好像亏欠谁似的。几番思考后,他想到了韩斌,并认真调查了一下韩斌的底细,最终确定韩斌这样一个山村之人,身上不可能有宝贝。

    那天的事很是蹊跷,只有一个说话可以解释,那就是韩斌是上天眷顾之人,有着莫大的运气和机缘,才让他死里逃生。既然上天不让他死,又救了自己一命,说什么也要帮助他一下。唐小峰考虑的很久,才决定偷偷交给韩斌修炼方法和法决,他认为韩斌那样的资质,即使给了法决也修不出什么,如果他真的能修炼出来,便说明他真的有莫大的机缘,到时候长老门追究下来,他也有话可说,不会连累到自己的身上。

    唐小峰离开很久,韩斌才看起手中的白纸,上面写千余小子,详细记录了入门修炼方法,以及练气期一到三层的修炼法决。来到天明宗这么久,韩斌对修仙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练气期共有十层,每一层修炼都异常的艰难,资质好的,一个月便能达到练气期,资质不好的,要十年,二十年也不奇怪,甚至有人一辈子都无法踏入修仙之路。韩斌没想过修炼到多高的修为,只要能把前三层全部修炼完,就心满意足了。

    人有人的路,天有天的路,修道者修炼的便是天道,寻找天的道路。天地不过是人体的放大,人体则是缩小的天地。天地运度,以道用方,则人之身得天地正中之审。头象天,足象地,故曰人身一天地。别求于道,人同天地,心比天,肾比地,肝为阳,肺为阴。一上一下,仰观俯察,可以赜其机。

    快速的浏览完,韩斌对修道有了大概的了解,随即盘腿而坐的床上,开始了第一次吐纳。这一天,韩斌修仙之路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天道玉玺,一张修炼法决,彻底的改变了他一身的命运。

    天地间,充斥着无数的灵气,灵气是生命的源泉,拥有灵气的人可以健康的活下去,反之便会死亡。想要永远的活下去,必须练气,把灵气凝练到体内。练气分为服气和行气两个部分。服气即是吸收天地灵气,时间为每天清晨为主,晴天为主,盘腿而坐,闭目叩齿。舌抵上颚,津液回咽,适度有力。行气,则是让吸收的天地灵气在体内循环,自成周天,储存在体内。

    韩斌按照上面说的办法,以口吞气,不可出声,吞三咽二,吞五咽一,吞七咽一。咽气后,灵气储存在体内,进行循环,把多余的杂质通过毛孔排除,纯净的灵气留在体内。这种奇怪的修炼方法,险些让韩斌喘不过气来,呼吸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规律。

    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是清晨,韩斌站起身来,拿着药篓离开了房门。

    练气,清晨修炼最佳,那时的天地灵气最为浓郁,也最容易凝练出灵气。其余时间虽然也能修炼,但效果不如清晨的十分之一。外围弟子的时间本就不多,哪有功夫成天修炼,只有正式弟子才以修炼为主,所有的事都是外围弟子帮他们做好。需要什么,可以直接找外围弟子的管事。

    走出房间,韩斌看到那些刚吃完饭的弟子,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却惊讶的发现不是那么饿了?难道练气也可以缓解饥饿不成?其实,韩斌想的不错,练气可以缓解饥饿,但必须修炼到筑基期以上的境界,体内灵气自主循环,可以可以做到辟谷。所谓的辟谷,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不吃东西,完全以灵气来提供体能的消耗。

    韩斌的运气不错,这一天挖了几株聚灵草,他把一株交给孙元刚后,剩余的藏了起来。这么一来,以后只要没天拿出一株药草,就不用上山寻找药材了,他有大量的时间可以修炼。韩斌现在要做的事,不是如何吸收灵气,而是找到呼吸的规律。吞三咽二,吞五咽一,吞七咽一,说起来简单,韩斌尝试了一个月才勉强掌握。这一个月来,韩斌可谓是早出晚归,每天清晨天不亮便离开了房间,到深山中吐纳,但效果并不好,吐纳了一个月,身体依旧没有酥麻的感觉。

    唐小峰给的纸上记的很清楚,灵气入体,体内的骨骼经脉会有酥麻的感觉,如同蚂蚁撕咬一般。韩斌从未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体内根本没有半点灵气。资质好的,几天便能入门,一个月便能达到练气期一层,可这都一个月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韩斌郁闷的把药篓踢到一边,恨恨道:“资质,又是资质。”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老者先前会说那样的话,资质太差,确实无法凝练出灵气。韩斌的性格,让他不会轻易的放弃,即使知道艰难万分,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转眼间,韩斌来到天明宗已经三个多月,还有半个多月就过年了,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从谢虎那里得知,无论外围弟子还是正式弟子,进入宗内前三年都有回家探亲的机会。第一年三次,第二年两次,第三年则是一次。这样做,是为了让弟子早点断了凡尘,安心投入到修炼大道中。当然,这只是形式上的规矩,外围弟子执行起来并没有那么严格,有人来了几年,同样还能回家探亲,长老们也没有阻拦,毕竟这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修炼,回家探亲多少次都不重要,只要不做出有损宗门的事,宗内都不会过问。

    韩斌准备回家一次,向谢虎打个招呼,便向内院走去。

    内院和外院不同,房屋很少,大多都是以洞府存在,凡是修炼到练气期一层的弟子,都能拥有一个单独的洞府,他们每天除了修炼以外没有别的事情。韩斌虽说来了内院,可他一个外围弟子,并没有进入内院的资格,最多只能来到内院的山脚下。

    山脚下有一个大院,门匾上写着符咒房三个大字,韩斌来到门前,一名身穿青衣的记名弟子拦住了他,凝声道:“干什么的?”

    记名弟子有两种,一事没有身份,只能单独修炼的那种,就像孙元刚那样。另一种是有身份的,成为某个长老的弟子,他们不但可以修炼仙术,还可以帮帮长老打打下手,获得一些额外的奖励。眼前这名就是符咒房老长的记名弟子,他主要的任务便是帮长老制作符咒。

    符咒、法器、丹药。

    这三样都是筑基期以下弟子必不可少的东西,宗内不少弟子资质一般,无心继续修炼下去,便研究这些,他们的修为虽然不高,大多都在巩基初期境界,但在宗内的地位不亚于巩基期顶峰的修士。原因无它,因为宗内离不开他们,练气期弟子同样需要他们炼制的东西来提高修为和实力。

    韩斌拱手道:“师兄,请禀告长老,弟子想回家探亲。”

    那弟子点点头,让韩斌稍等片刻,转身进入院子内。

    片刻之后,那弟子出来了,对韩斌道:“你进去吧!”

    韩斌进去大门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占地面积极广的院子,院子里种植了许多药草,其中就有韩斌天天采集的聚灵草,以及采集书籍上描绘的药材。大多药材,韩斌都没有见过,不过那些药材上散发的惊人灵气,还是能感应到。

    这一个月多,韩斌虽未修炼出灵气,但对灵气的感应能力比以前敏感了许多。

    院子中间有一条小道,韩斌顺着小道向前头,来到房间前停了下来,拱手道:“弟子韩斌,见过李长老。”

    片刻之后,李长老的身影从房间内传了出来,略带惊讶的说道:“你是正式弟子?”

    韩斌一愣,道:“回李长老,我是外围弟子。”

    房间里沉默起来,过了半响,李长老才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弟子想回家探亲,请求一张仙符。”韩斌回答道。

    房间的内吱呀一声开了,一股清风卷着一张符咒飞到韩斌的面前,随即,房间的门又关闭了。

    韩斌拿到仙符,便离开了。

    符咒房内,孙长老面露疑惑之色,喃喃道:“刚才看到他的时候,明明感应到他的体内有灵气,怎么又没了呢?”说完,他苦笑一声,摇头道:“或许是我想多了,他的资质怎么可能修炼出灵气。就算三星灵根的弟子想要入门,没有几年也无法做到,别说他一个刚来外院不久的弟子了。”

    韩斌得到的符咒名为御风符,使用起来起来十分简单,只要把符咒贴在身上,体内便能拥有一股不亚于练气期弟子施展的御风术,借着这股风力便能如轻功一般离起跳跃,速度快的惊人,日行前里都不是问题。不过,此符咒只能使用三次,总体时间不能超过三天。

    离开外院,韩斌便把符咒贴在手臂上,顿时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从符咒内散发而出,直奔体内。这一刻,韩斌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忙抬起脚向前跑去,这一跑便是十多丈,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

    仙符真是厉害,如果学会了仙术,岂不是更强大?韩斌想起一个月前做的梦,对于修仙更加憧憬了。

    三个时辰后,韩斌便来到青石村,看到熟悉的一草一木,他暗暗感叹一声。

    脚步微动,一股强风带着他直奔村里而去,片刻后便来到了家里。

    韩斌取下符咒放在兜里,而后打开了院门,院子里空无一人,想必父母已经下地干活了。走到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里一尘不染,所有的东西都和离开时一模一样,韩斌眼泪湿润了,猛然转身向门外跑去。

    刚跑到门前,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正是归来的父母。

    看到对方,三都人愣住了,怔怔的看了好久,韩斌才一个健步跑到父母的身前,哽咽道:“爹,娘……”这话他憋了三个月,今天终于能喊出来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韩斌喊完这句话以后,泪珠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韩斌的母亲也留下了眼泪,激动道:“斌儿,真的是你吗?”

    韩天河心里激动,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开心的样子,突然低喝道:“说,这三个月你去了哪里?”

    韩斌从未看父亲发过这么大的火,知道自己突然离开,让父母担心了,忙跪在地上,道:“父亲,孩儿错了。”

    看到儿子主动承认错误,韩天河再也忍不住了,老泪纵横道:“斌儿,爹不是怪你离家出走,可你走的时候起码说一声。这三个月来,你娘哪天晚上不是以泪洗面,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娘想想。”说到最后,他已经泣不成声,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可以想象这份父爱有多深。

    王秀娟扶起了韩斌,对丈夫道:“老头子,你就别说了,韩斌他不是回来了吗?你也不问清楚,就教训斌儿。”

    韩天河点点头,对韩斌道:“到房间里说清楚,这三个月都做了什么?”

    三个月来,韩天河和王秀娟几乎没日没夜的寻找韩斌,甚至请求他的大哥帮人寻找。韩斌毕竟是在他在失踪的,韩天龙不敢光明正大的寻找,暗地里派人调查,最后确定韩斌去过国教,并在那跪了三天三夜,至于以后的事就查不出来了。他很想告诉二弟,韩斌被国教的人带走了,但一想也没这个可能,万一没去,这不是得污蔑国教吗?思忖再三,他决定隐瞒下去,告诉二弟韩斌一个人回去了,并告诉他们韩斌的病情,让他们不要再找了。

    韩天河始终不相信儿子死了,决定寻找下去。他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卖了,甚至还借了一些高利贷。可人还茫茫,去哪里找?找了两个月多,他们不得不放弃,只能回到家里继续种地,来偿还债务。只是每天晚上,面对烛光,都忍不住泪流满脸。

    来到房间,还未等三人坐下,便听到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韩天河,你总算回来了,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院子里闯进一群人,领头的一人约莫三十多岁,身体魁梧,穿身一身青色衣袍,右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一看就知道狠角色。他身后跟着五六个青年,手中各拿着一个手臂粗的木棍,一副打手的模样。

    此人名叫张霸,方圆几十里有名混混,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平日里虽说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偷抢摸狗等事做的也不少。除此之外,他还放高利贷,若是规定时间内拿不出钱,那就对不起起,先带着一群人倒家里抢夺一番,再留下一句话,一个月内再还不清,就卖到边疆做奴隶。

    看到来人后,韩天河脸色当即变得难看,快速的走到张霸的面前,问道:“张霸,你来做什么?”

    张霸冷哼一声,道:“干什么,你借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还没到规定期限吧?”韩天河借的钱并不多,只有十两银子,原本说好半年之内连本带利一起还,可这才三个月。

    张霸道:“原本是半年,可大爷现在手头有点紧,你先还一半。”

    韩天河现在根本拿不出钱,道:“张大爷,你就多宽限几天吧!”他知道张霸的为人,来硬的根本不行,语气软了下来。

    “宽限?”张霸冷笑一声,对身边的几人道,“去,把屋里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拿走。”

    那几人听后,拿着木棍向房间里走去,韩天河连忙阻拦道:“不行,你们把东西拿走了,我们还怎么生活啊?”

    “你怎么生活,同大爷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要的是钱。”张霸猛然抬起右脚,踢在韩天河的胸口,后者当场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韩斌和母亲也来到了门前,几名打手一见,冷哼道:“让开。”

    “住手。”韩斌脸色一沉,对张霸道,“张霸,你不要欺人太甚。”

    张霸干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村里人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笑着道:“有趣,你让我住手,我偏不住手。”当他看到韩斌身边的王秀娟后,乐呵道,“那娘们长的还还错,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也没关系,你们几个把她抓过来,大爷现在为你们表演一次。”

    王秀娟只有三十多岁,当年可是村里的一枝花,后来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比她大近十岁的韩天河,两人生出爱恋,便不顾家里的反对,结为夫妻。虽然岁月流逝,青春不在,王秀娟身上依旧散发着别的妇女所没有的独特魅力。

    韩天河很爱妻子,听到张霸的话后,猛然爬了起来,从院子里拿起一个锄头,怒声道:“混蛋,我和你们拼了。”

    几个打手当即把他拦住,只等张霸一声令下,便可将他乱棒打死。

    张霸能如此横行,全是有了当城主的舅舅,虽然没杀过人,但打成残废的事也经常发生。

    看到韩天河拿起锄头,张霸嘿嘿一笑,道:“心疼了?更难受还在后面呢!”

    韩斌脸色发青,暗中把符咒贴在了手腕上,怒声道:“张霸,你这是找死。”

    张霸根本没把韩斌放在眼里,对身边的打手使了个眼色,道:“那小子唧唧歪歪的说了不听,你们几个去把他给废了。”

    王秀娟就这么一个儿子,好不容易见面了,又怎能看到儿子被打成残废,忙恳求道:“张大爷,你放了我儿子吧!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听你的。”她咬着下唇,流着泪,深深地看了丈夫一眼,对张霸跪了下来。

    就在跪下的一瞬间,韩斌拉住了她,凝声道:“娘,你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