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闯过第三关!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一刻,所有孩子都懵了,看着眼前的大山,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有一个孩子喊道:“过了这三关就可以修仙,过不了就回家种田,大家不要考虑了。”那孩子一个健步向山上跑去,速度很快,很明显练过功夫。其余的孩子听到这话,也点燃了心里的热血,快速的向山上跑去。

    山虽然不高,却异常的陡峭,许多孩子跑到一半就因为没了力气,险些从山上摔下来,而放弃了。

    韩斌从小帮家里做农活,体力还算不错,老者帮他续接经脉后,力气也随之恢复了。

    咬着牙,一步步走着,终于走到山顶了,韩斌还没等喘息一下,突然脚下一滑,从山上滚了下去。这一幕,让正在下山的孩子瞪大了眼睛,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韩斌的身上,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滚到了山脚下。

    韩斌并非首个过山顶的孩子,却是第一个来到山脚的人。

    滚落山脚,韩斌全身满是鲜血,气息微弱,看样子像是死了。

    两名来到山脚的孩子跑到他的面前,其中一人担心道:“他不会死了吧!”

    另一人也摇头道:“看样子活不了,我们喊仙人来吧!”

    “我放弃。”那孩子大声的喊道。

    这一喊,空中白光闪动,一名白衣弟子出现在两人身前。

    看到这一幕,那名弟子也懵了,道:“你们谁喊的?”

    先人呼喊的孩子指向韩斌,道:“仙人,我看他快死了,所以……”

    那弟子不是别人,正是王风。王风看到韩斌后,微微一愣,而后想到了什么,叹息道:“为了先到,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下山,这不是找死吗?”说着,一把抱起韩斌,就要带着他回宗内治疗。

    就在这时,在他怀里的韩斌动了一下,急声道:“不,你不能带我走。”

    王风一怔,向怀里看去,苦笑道:“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放弃?”

    韩斌脸色苍白,意识却很清醒,幸亏山上还长满了杂草,而不是光秃秃的石头,否则那一下足以要了他的小命。可即使如此,身上的骨骼也断裂几处,虽不能要命,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韩斌摇摇头,用最后的力气道:“我没喊放弃,你们没有权利带我走。”他艰难的挣脱了王风的手,从地上拿起一个木棍,支撑着,一瘸一拐的向河边走去。

    河水湍急,每隔半丈立着一个石墩,石墩刚过河面,大小不过两个脚掌的面积。想要从河面上跳过去,十分艰难,没有一定的胆量都不敢起跳。韩斌腿骨受伤,跳跃十分不便,他咬着牙,猛然一个起身,向第一个石墩跳去。

    落在石墩上,难以忍受的剧痛从腿行传来,韩斌的身体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跌进河里。

    “小心!”旁边观看的孩子,也揪了一把汗,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好半天,韩斌才稳住身体,他稍微休息一下,继续向第二个跳去。

    后面的孩子见状,也一个个跳了过去,他们的速度比韩斌快上许多。

    片刻之后,后面的一个孩子追了上来,见韩斌在石墩上休息,笑着道:“兄弟,加油,我先走了。”说着,从旁边的石墩上跳了过去。

    韩斌定睛一看,正是那名带头爬山的少年,也是一笑。

    身边不断有孩子跳过,韩斌依旧站在石墩上,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大腿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让他无法起跳。身体每动一下,都痛的死去活来。前面还有三个石墩,每一个在他的眼里,都如一座大山一般。太阳缓缓的下落,如果天黑下之后无法到达,要么在这呆一夜,要么等天亮以后再继续。

    韩斌一咬牙,也不顾腿上的疼痛,猛然向对面跳去。一下,两下,三下,一口气,韩斌奇迹般的跳完了所有的石墩。河两面,无论没有过河,还是过河之后的孩子都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甚至有几名正在过河的孩子,看到韩斌如此迅猛的跳跃后,一时间失神,落入湍急的河水中。

    来到对岸,韩斌的双腿已鲜血淋漓,他咬着牙,一步步向那面大旗走去。

    深山中,那名救过韩斌的红衣老者正看向这里,随即叹息一声,“此子毅力固然坚定,可大道无情,大道无情啊!”

    韩斌迈出了第一步,却惊讶的发现,地下传来一股庞大的引力,让他无法抬起脚。如果是以前,可以一步步走去,但此刻双腿受了伤,他这一步想要抬起,无比的艰难。那些已到了旗旁的孩子,也被韩斌的毅力感动了,同时喊道:“加油,加油……”

    “不能放弃,不能放弃。”韩斌咬着牙,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这看似简单的一步,却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一步之后,韩斌脑海中嗡嗡作响,头脑一沉,摔落在地上。

    第二天,韩斌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忙爬了起来,向门外跑去。

    门外是一片树林,鸟语花香,雾气弥漫,清静而又优雅。

    树林中,王风走了过来,道:“你醒了?”

    韩斌忙跑到他的面前,抓着他的肩膀,急声道:“我是不是失败了?”

    王风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韩斌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脑海中一片混乱,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

    王风在韩斌的头上敲了一下,后者当即清醒过来,道:“你还有机会。”

    韩斌苦笑一声,认为他在劝自己,道:“我都失败了,还有什么机会?”

    王风缓缓地说道:“修仙有三个考验,一是灵根,二是毅力,三是仙缘,就算你前两条都不附和,若附和了最后一条,也可以成为入门弟子。”

    韩斌脸色一喜,道:“你说,我还有一关考验?”

    王风摇摇头,无奈道:“没了,仙缘测试在你昏迷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他看到韩斌的脸色又黯淡下去,继续道:“其实,你这样毅力坚强的人,完全可以留下来当外围弟子。”他所指的仙缘,并非测试,而是人情。

    “外围弟子?”韩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外围弟子也能修仙吗?”

    看到韩斌一脸期待的样子,王风犹豫了一下,道:“只要你有坚定的信念,以后会有修仙的机会。”

    韩斌猛然握拳,点头道:“好,那我当外围弟子。”

    一个时辰后,当王风把韩斌送到外围弟子登记的地方后,又回到了这片树林。

    此刻,树林中站着一人,正是那红衣老者,老者看王风来后,道:“送去了?”

    王风拱手道:“师叔,弟子有一事不明白。”

    老者也猜出王风要问什么,缓缓道:“你是问我为何给他一段仙缘,送他去当外门弟子吧!按说,他刚走到重力之地,没有资格成为外围弟子。不过,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不是中途滚下山坡,以他的毅力走到一半以上不难。”

    王风恍然憬悟,点头道:“弟子明白。”

    韩斌被送到登记处之后,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人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个本,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

    韩斌回答道:“韩斌,十五岁。”

    “家住哪里?”孙元刚一边写,一边问道。

    韩斌道:“天风城青石村。”

    记完之后,孙元刚扔给韩斌一个木质的腰牌,道:“这个是外围弟子的身份牌,你可要拿好了。以后只要完成了任务,就有饭吃,若是完不成任务,只能喝水。”说着,又指向不远处的一排错落有致房屋,道:“去哪里选一间房子住下。”

    听到这话,韩斌不解道:“仙人,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仙术呢?”

    孙元刚微微一愣,道:“仙人,仙术?”说完,才想起这小子刚从凡人圈子里过来,笑着解释道:“你也别喊我仙人,喊我师兄就行了。再说,我们也不是仙人,以后你就明白了,来这里的弟子,一般情况下没有修仙的资格?”

    韩斌忍辱负重,经历千辛万苦,就是为了修仙。可眼前这青年却告诉他没有修仙的资格,这怎么能行,忙问道:“师兄,我们没有修仙资格,来这里干什么?”

    孙元刚道:“当然是做任务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不是没有修仙机会。”

    “如何才能修仙呢?”韩斌原本黯淡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只要你每天都能完成任务。”孙元刚缓缓道,“坚持三年,便有修仙的资格。”

    韩斌心里一喜,恨不得现在就完成任务,道:“都是什么样的任务呢?”

    孙元刚把手背在身后,笑着对韩斌道:“任务有很多种,采药、挖矿、制衣、钓鱼、砍柴、洗衣、做饭……”

    “这就是任务?”韩斌完全懵了,这和凡人做的事没什么区别啊!

    孙元刚早知道他会这么想,摆手道:“这和凡人做的事可不一样,采药必须采集灵草灵药,普通的药材可完成不了任务,可别想拿杂草来糊弄我。”

    听到这里,韩斌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外围弟子,其实就是为正式弟子服务的人,若是做的好,以后便有修仙的机会,若是做的不好,一辈子只能干杂货。想到自己的资质,若是按正常程序,铁定学不到仙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不就三年吗?

    韩斌一咬牙,大声道:“好,我干!”

    这么大的声音,把孙元刚吓了一跳,揉了揉耳朵,道:“你想接什么任务?”

    “采药!”韩斌生活在山村中,从小就帮父母采药过,也认识一些药材。

    孙元刚的表情有些怪异,问道:“你真的确定采药?”

    凡人的药材和仙人的可能不一样,韩斌想,反正都是药材,还不是一样的采摘,也不犹豫,点头道:“就是采药。”

    孙元刚没有多说,从怀疑拿出一本精装书本,递给韩斌道:“这个周围山脉中所有药材的名字和样貌,只要你每天采集到一株就算完成任务了。”

    “这么容易?”韩斌接过书本,看都没看,便向不远处的一排房屋走去。

    看着韩斌远去的背影,孙元刚嘿嘿一笑,道:“真是个白痴,这方圆十里内的药材都被人采完了,每天寻找药材就够你累的了。”

    韩斌来到那一排房屋前,看到里面有人在了,忙道:“请问,里面有人吗?”

    片刻后,里面穿来一个声音,“满了。”

    连续走了几个地方,都住满了人,到第十间的时候,韩斌问完了话,里面却没有人回答。

    “终于找到没人的了。”韩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门内有两张床,其中一个床上正躺在着一个少年,呼呼大睡呢!另一个床上,放着整齐的被褥,韩斌几步走上床上,坐了下来。这刚一坐下,木床吱呀一声,似乎要断了一样。

    韩斌忙站起身来,向床下看去,看到木床少了个腿,郁闷道:“难怪没人住,这床还能睡人吗?”

    对方面呼呼大睡的少年,突然醒来了,转身看了一眼韩斌,吃惊道:“是你!”

    韩斌也认出了对方,正是那天第一个爬上山头孩子,友好道:“你好,我叫韩斌。”

    对方也说道:“我叫谢虎,你不是被淘汰了吗?怎么又来了?”

    韩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谢虎一见,仿佛明白什么似的,道:“怎么进来的不重要,你就和俺一起睡吧!对了,那床有点问题,来几个都跑了。”

    “没事,我修理一下就好了。”韩斌把床掀了过了,把取下几跟木棍,从新摆列了一下。

    一旁的谢虎瞪大了眼睛,吃惊道:“我说兄弟,你以前当做木匠啊!这玩意都会?”

    韩斌微微一笑,解释道:“以前村里,木匠爷爷做东西时,我看过几次。”

    “看过几次就会了?”谢虎直勾勾的看着韩斌,好像看到一个怪物似的。

    接下来,韩斌别和谢虎聊了起来,当他问起韩斌接的是什么任务后,再次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以前也干过这活?”

    韩斌点点头,道:“以前采过几次药草。”

    谢虎只觉得一阵眩晕,郁闷道:“采集过几次就敢接这任务,你真的奇材啊!”

    从谢虎那里得知,仙人采集药材和凡人采集药材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或者说,要比凡人难多了,凡人采集的药材很好辨认,仙人需要的药材却不一样,就拿聚灵草来说吧!这是最普通的药材,却可能遇到剧毒无比的邪灵草,一不小心中了毒,半条命就没了,若是倒霉的话,死在深山里都没人知道。

    韩斌走到山路上,心里越想越害怕,但这个任务都接了,铲子都拿了,总不能回去换个任务吧!看着前方崎岖陡峭的山路韩斌一咬牙,道:“我就不信会被毒死。”俗话说的好,人要倒霉喝水都能被呛死。韩斌就倒霉了一会,没走多远,就看到一株聚灵草,大喜之下,他拿着铲子挖了起来。挖完之后,刚想用手去拿,却觉得不对劲,谢虎说了,方圆十里都看不到药材,这没走多远,怎么就遇到了呢!

    眼睛一瞥,韩斌看到一个树叶上有一只毛毛虫,快速的抓了过去,向那聚灵草上一仍。毛毛虫落在草叶之上,青色的身体慢慢变成了黑色,接着便一动不动了。韩斌到底一口凉气,这也太毒了,若是自己碰了,那岂不是和毛毛虫一样死翘翘了?

    想到这里,韩斌有了注意,跑到树上抓起了毛毛虫。旁边的路过的外围弟子,看到韩斌的举动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人问道:“师弟,你这是采药,还是采毛毛虫啊?”韩斌也不把那些人的话当一回事,继续抓起了毛毛虫,抓了几十只之后,便向前方走去。看到聚灵草就仍一只,毛毛虫死了就不采,若是不死,就挖进药篓里。

    十里之内的地面,韩斌看都没看,到了十里之外,便仔细的寻找起来。那些平坦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那也是不看的,专门找一些别人不易去的地方。昨天晚上同谢虎的聊天中,也知道一些关于宗内的情况,原来谢虎没来之前,就把宗内的事情弄清楚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名为天明宗,也就是凡人口中的国教,仙人居住的地方。其实这里的人不叫仙人,而是叫修道者,他们修炼的也不是仙术,而是道术。不过,当修为修炼到一定程度,确实如仙人那人飞天入地,无所不能,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也能延长寿命。据谢虎说,只要入了修道者的门,起码可以活上两百岁以上。凡人里,岁数最大的也不过一百对一些,两百岁,确实很长了。天明宗有两个地方,一是内院,那里的人都是真正的修道者,至于外院,就是外围弟子打杂的地方。像他们这样的外围弟子,有一千多人,这些人有的来十几年了,有的才来。如果运气好,可以弄到修道的资格,运气不好,一辈子只能呆在这里打杂。

    韩斌虽然有些失望,但起码来到仙人居住的地方了,只要努力,一定可以成为仙人。

    采药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一般外围弟子都不会去做,整个外院也只有三十多个采药弟子。韩斌挖了几天,把采药当成了一种乐趣,每天起早贪黑寻找药材,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未能找到珍贵的药材,但每天都能找到一株聚灵草,勉强可以完成任务。要知道,在外院中很多弟子都无法完成任务的,完不成任务就吃不了饭。

    转眼间,韩斌在外院已经呆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中,除了采药还是采药,日子看起来有着无聊,却有快乐的地方。这一个月,韩斌修仙没有成功,却学会了凡人界的武功,谢虎就是一个武功高手,每天都会抽时间教导韩斌。

    这一天,韩斌像往常一样进去深山中寻找药材,刚走出十里外,突然身影一道身影出现。

    韩斌忙转身看去,却看到一名二十岁左右,身穿白衣的弟子站在那里,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白衣弟子,那可是内院弟子的身份。从谢虎那里得知,内院弟子修为不同,所穿的衣服也不同。练气期弟子穿的是白衣,筑基期弟子身为长老,穿的是红衣。金丹期弟子穿的是黄衣,掌门则是深黄色的道袍。而紫色衣袍的人,则是传说中的元婴期,他们在宗内拥有着绝对的地位。

    韩斌的衣服则是灰色,这是外围弟子的标志,孙元刚穿的青衣,因为他是记名弟子。记名弟子虽然不是真正的弟子,却有修仙的资格。外围弟子如果没有奇遇,不可能一下成为正式弟子,只有先成为记名弟子,表现不错后,被长老看中,才有成为正式弟子的可能。韩斌现在的目标就是记名弟子,所以他才努力的寻找药材,只要每天挖了一株药草,坚持三年,便有修仙的资格。

    看到白衣弟子,韩斌一愣,他成为外围弟子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正式弟子,忙说道:“师兄好,我叫韩斌。”他看到对方脸色有些苍白,以为他严重饥渴,忙冲药篓里拿出一个装满水的葫芦,递了过去,“师兄,这个给你。”因为一个人极度饥渴的时候,脸色也会出现这样情况。韩斌的想法很简单,他觉得都是一个门派的师兄弟,应该互相帮助一下。

    那白衣弟子冷哼一声,一把打翻了韩斌递来的葫芦,不屑道:“一个外围弟子,也想多管闲事。”

    韩斌脸色有些难看,从对方的话语中也听得出来,他很看不起外围弟子。

    别看外围弟子和正式弟子,同为天明宗弟子,他们的身份却是天壤之别。一个还是凡人,只是拥有仙人的虚名罢了,另一个却是实实在在的修道者。修道者有个共同的特性,根本不把凡人放在眼里,像救韩斌的那名长老,可谓是万中无一。

    就在这里,周围风声响起,白光闪动,三名白衣弟子出现在周围。

    这三人,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一女两男。男子相貌英俊,剑眉星目,女子更是绝美动人,全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其中一名男子上前一步,得意道:“唐小峰,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唐小峰冷哼一声,道:“这里可是天明宗,你们杀了我,就不怕长老们追究下来吗?”

    那女子冷笑道:“唐哥哥,不要生气嘛!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唐小峰脸色一寒,怒声道:“贱人,你还敢来,若不是因为你,他们会误会我?”

    那女子撩动了刘海,莞尔一笑道:“咯咯!你若是不勾引我,他们怎么可能误会你啊?”说完,还水性杨花的对旁边两人抛了抛眉眼。两名男子哈哈一笑,笑声极为淫.荡。

    这一幕,韩斌算是看明白了,那女的和两名男子先前就商量好了,要陷害唐小峰,可是他们究竟为了什么?

    唐小峰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你这个贱人,就算今天拼了性命,我也要杀了你。”只见他身前白光一闪,一把长剑悬浮在身前。

    三人也相继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一个扇子,两把长剑。

    女子身前的扇子散发着耀眼的白光,刚想动手,突然对站在唐小峰身边的韩斌说道:“师兄,你还不动手。”

    唐小峰和韩斌都是一愣,前者都是警惕的转过身。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三人的法器同时飞向他。唐小峰低喝一声,手中法决掐动,长剑呼啸一声猛然飞动,瞬间击落两件飞来的长剑,后面跟来的巨尺,乘着长剑击飞的瞬间,猛然砸在唐小峰的胸上。只听啪嗒一声,胸骨断裂,他的身体也随之飞了起来,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重伤唐小峰后,那女子对身边的两人道:“去把那家伙干掉。”

    两人身影一闪,便如鬼魅一般来到韩斌的身前,其中一人道:“小师弟,你很不走运,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唐小峰咳嗽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下他全明白了,原来那女子在使诈。外围弟子身没有灵气,还不是一名修道者,这样明显的漏洞,刚才怎么没看出来了。苦笑一声,唐小峰站了起来,见两人要杀了韩斌,忙说道:“你们身为修士,去杀一个凡人,难道不觉得有**份吗?”他并不是想救韩斌,而是想借着说话的机会,拖延一下时间。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你还想救一个凡人?”她似乎看出唐小峰心里所想,笑着道:“我看你想拖延时间,恢复伤势吧!”说到这里,她话锋突然一转,对两人道:“杀!”

    杀字刚说出,唐小峰猛然祭起法器,朝女子击杀而去,同时身影也来到对方的身前,顿时掌影漫天。如果此刻两人击杀韩斌,女子可能会死在唐小峰的攻击下。唐小峰的修为远在女子之上,只有三人连手才能挡下一击。

    两人不暇多想,忙祭起法器攻击唐小峰的后背,同时又扔出几张符咒。

    此刻,韩斌反而成为最安全的一个了,一愣之后,丢下身上的药篓,转身就跑。

    这可是仙人之间的战斗,不是他一个凡人可以参合的,一个不慎,便死无葬身之地。

    韩斌一口气跑了一里多路,看到一片茂密的树林,想都没想,便钻了进去。刚进去树林,便感觉一股阴森的气息传来,韩斌一个哆嗦,忙停下脚步。一想起那三个人回追上来,一咬牙,快速的向前跑去。没跑多久,身后风声响起,唐小峰突然出现在身边,而后直直地倒在地上了。

    树林外,隐约可以听到三人的身影传来。

    “晓蝶,我们还追不追?”

    “追什么,这里可是阴尸绝地,你想死吗?”

    “万一他们死不了呢?”

    “放心吧!这地方很邪门,师父都弄不明白,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

    韩斌听到这里,突然觉得头脑一沉,接着便晕了过去。

    阴尸绝地,天明宗内的禁地,正式弟子都知道这个地方。至于外围弟子,知道的却不多,毕竟宗内没有把他们的生死放在眼里。一个外围弟子,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说的好听,他们是宗内弟子,说的不好听,就是打杂的人。阴尸绝地异常的邪门,修为未到筑基期,进入之后必死无疑,尤其是夜晚,树林内阴气阵阵,树木凋零,隐约还能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说不出的恐怖。

    夕阳的余光照着在树林内,透过树叶的罅隙落在韩斌的身上。韩斌感觉眼睛有些刺痛,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边还有重伤未醒唐小峰。眼看太阳就要落山,韩斌第一反应就是快点离开这里,若是晚上不回到房间,必定会受到处罚。

    刚站起身,韩斌又犹豫了,不知道那三人有没有走,若是没走,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怎么办?”韩斌想了想,来到唐小峰的身边,把手放在他的鼻孔,发现还有呼吸,松了一口气。

    唐小峰脸色苍白,后背的衣服已经破碎,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不止,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

    韩斌忙从身上撕下一快布条,包扎起唐小峰的身体。包扎完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坐下,顿时感觉屁股上一阵疼痛传来,忙站了起来。再看刚才所坐的地方,一个拇指大小,白色的石头深深地陷入泥土中。

    “晦气!”韩斌嘀咕一声,一脚踢在那石头上,石头被踢得老远。踢完之后,刚想坐下,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难受,呼吸也便的困难许多,那种感觉,就好像缺氧一般。惊骇之下,韩斌忙大口的呼吸起来,周围好像没有空气一样,无论什么吸,都吸不了任何东西。

    韩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慌了起来,暗道:“怎么回事,这里怎么没有空气了?”想到先前听到的三人谈话,韩斌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阴尸绝地,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他连忙向周围看去,树林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实在想不明白,这里为何有个如此古怪的名字。

    “不行,若是不想办法跑出去,一定会缺氧而死。”韩斌几步跑到唐小峰的面前,想把这家伙抱起。可唐小峰实在太重,用了全身的力气,依旧无法抱起。无奈之下,只能向树林内跑去。他想的很简单,如果按原路出去,遇到三名正式弟子必死无疑,这树林看起来并不大,从另一个方向应该也能跑出去。

    刚跑几步,韩斌双腿突然一软,摔在了地上。这一摔,他下意识的吸了一下,顿时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接着便大口的吸了几下。吸完后,韩斌有些懵了,刚才所在的地方明明没有空气,这里怎么会有呢?难道这树林真的很古怪,时而有空气,时而没有吗?

    为了证明这个想法,韩斌向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口的吸起来。走了几步,空气再次消失不见,韩斌忙后退几步,空气再次出现。韩斌又向别的方位走了一下,最后得到了结论,只有脚下三丈大小的地方有空气,周边的地方没有。

    可是,既然这里有空气,刚才的所在的地方没有,为何昏迷之后没有因为缺氧而死呢?

    韩斌有疑惑起来,以他的性子,不把这事情弄清楚,绝不罢休。

    不远处,唐小峰的身体一阵痉挛,嘴角冒出了白沫。

    韩斌一见,连忙把唐小峰拖到了身边,这才继续思考起来。

    夕阳缓缓地消失的地平线上,天地被黑暗笼罩,原本寂静的树林中,突然阴风阵阵,周围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变成一棵棵枯树。枯树周围,隐约能看到一个个白色的身影,如游魂一般在四周游荡,鬼哭狼嚎的声音随之出现。

    “这……”韩斌不是没听过鬼故事,可如此真实的一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尤其那些游荡的鬼魂,看的他毛骨悚然,心跳加速。片刻之后,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仿佛发现了什么,张牙舞爪的向韩斌所在的地方快速扑来。

    近了,近了,韩斌甚至能看清他们的样子,那是一个个散发着白光的透明体,他们穿着衣服,样子和十分恐怖,同说书先生说的鬼魂没有区别。甚至还有几只,露出常常的獠牙,嘴中发惊惧的声音。

    “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韩斌的身体颤抖起来,他毫不怀疑,这些鬼魂扑来后,能把他撕成碎片。

    鬼魂听到韩斌的声音后,变得更加兴奋起来,速度很快,眼看就要来到韩斌的身前。

    韩斌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下一秒,便听到一声痛苦的嘶吼。接着,嘶吼声越来越多,那股阴森的气息渐渐地黯淡下去。好奇之下,韩斌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白光让他不得不的再次闭上,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那些游荡的鬼魂已经看不到了。

    “怎么回事?”韩斌在大腿上掐了一下,一阵剧痛传来。他可以肯定,这不是做梦。

    这一切实在太蹊跷了,蹊跷的让人觉得是在做梦,刚才那些鬼魂明明要杀自己,为何全都消失不见了。忽地,韩斌想到了那道白光,惊喜道:“对,鬼魂最怕白光,可这里怎么会有白光呢?”他抬起头,向天空看去,天空上没有星星,没有月光,根本没有光线。

    韩斌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刚才睁眼眼睛看到的一幕,最终确定那白光是从身边发出的。可身边就这么大,除了唐小峰以外,没有别的东西,难道他身上有什么宝物,让鬼魂不敢靠近?不对,如果他身上真的宝物,为何那三个正式弟子还说他必死无疑,他还会出现缺氧的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