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凭你还要修仙?!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神魔天玄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父亲的样子,韩飞实在看不下去了,道:“爹,那我能去吗?”

    韩天龙轻咳一声,掩饰刚才的尴尬,道:“可以,当然可以,明天我就让人准备厚礼,去孝敬国教大人。”所谓的国教大人,并不是仙人,而是国教分坛的管事,等于国教在凡人界里的代言人。

    听到父亲答应,韩飞激动不已,忙说道:“谢谢爹,等我成了国教弟子,我要让城主大人亲自为你斟酒。”

    韩天龙也是嘿嘿一笑,道:“那是,到时候不仅城主大人要来,连郡守都会亲自迎接你。”

    就在两人遐想联翩时,府堂门前一个身影突然跑了进来,人还未站稳,便听到声音传来,“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看到突然出现的韩斌,父子俩都是一愣,韩飞更是冷笑一声,讥讽道:“就你那模样,还想去修仙,我看还是回家种地算了。”他和韩斌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经常听父亲说韩斌的家境是如何如何,又如何想巴结他家。听久了,对韩斌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去。

    韩天龙的话相对来说要委婉许多,只听他笑着道:“侄儿,你那身子确实不能修仙,还是留在府内修养吧!再说,即使你见了仙人,也未必会收你。”其实他还有一句没说,不收你没事,可别连累了咱儿子。

    韩斌脸色一沉,对方话都说了这个份上了,恐怕是没什么希望了,但他不能放弃这最后的希望,咬牙道:“大伯,你不带我去,我可以理解,你把仙人收徒的地方告诉我,我自己去找。”他刚才听到韩飞说,仙人就在城内,可天风城那么大,他人生地不熟,去哪里找?他不是没想过打听,可仙人所在的地方,普通人能知道吗?他一个山村里的孩子,并且第一次进城,对城里的事根本不了解,如果他知道仙人收徒就在国教里,也不会问这么多废话。

    韩飞一听,更是不屑道:“表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咱韩家丢不起这个人。”

    “你……”韩斌一直在忍,此刻他实在忍不下去了,冲着韩飞喊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他不敢对大伯怎么样,可一个同自己年龄相差不多的人,竟屡次讥讽他,如何能受得了?毕竟他还是半大孩子,这个年纪最容易冲动。

    看到韩斌发怒,韩飞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乐了,笑着道:“本事没看出来,脾气倒不小,有你这样的表哥,我都觉得丢人。”他转身看向韩天龙,道:“父亲,我们别和村里人一般见识,我们管他吃住,他还想骑到我们的头上,我们走。”

    韩天龙确实很宠爱他的儿子,听到儿子说出这样的话,他也觉得理所应当,点头道:“走吧!一个村里人懂什么,竟然还想修仙,真的可笑。”

    看到两人远去的身影,韩斌心如刀绞,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就这样回到家里,等待死亡的临近。不,我不能这样,他韩飞能被仙人看中,我也能。韩斌从小就倔强,有着非同常人的毅力,他决定的事情,无论错对,都会继续走下去。

    翌日清晨,韩天龙便带着儿子坐上了马车,向天风城的一处国教分坛而去。

    所谓国教分坛,其实就是为国教服务的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弟子,也没有修炼道术的资格,只能负责收集情报,运送物资。他们的身份在国教中极为低微,但在帝国中却有着相当的地位,毕竟他们是从国教直接沟通的人,国教颁布的命令也由他们昭告天下,其权威甚至比皇榜甚至还高上许多。

    马车刚离开不久,韩斌便跟了出来,那守门侍卫认识韩斌,并没有阻拦。

    韩斌出来之后,便混入人群中,悄悄的跟在马车后。

    大明帝国所有的人都信仰国教,国教分坛内更是拥有祈祷祭天的地方,无论大事小事,人们都会来这里,祈求上天。平日里,这里香火鼎盛,人流不断。今日一早国教发布收徒的消息后,一个时辰内,便来了上万人,有官员,有平民,甚至连城主大人也带着女儿来了。

    国教收徒极其严格,要靠关系才能进入,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今年不知道怎么了,收徒的要求相对以往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只要孩子的年龄在十岁和十五岁之间,没有残疾,无论男女都可以前来报名。

    国教分坛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可以容纳上万人,当韩天龙带着儿子前来的时候,整个广场早已站满了人。看到这番景象,即使混迹官场商场多年的韩天龙也是吓了一跳,吃惊道:“这么多人,国教收徒真的简单了?”

    两人下了马车,一路向前走去,由于韩天龙穿着官服,旁边的平民都没有拦他,既嫉妒有羡慕的看着他来着儿子走到了前面。来到离大门还有十多丈的时候,韩天龙不敢上前了,因为前面的人都是官员,而且每一个官位都比他高。

    这个时候,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官员突然转过身来,当他看到韩天龙后,微微一笑,道:“老韩,你也来了。”

    韩天龙脸色一喜,忙拉着儿子向对方走去,边走边说道:“城主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城主凌天祥微微一笑,道:“当然,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来,可惜我就这一个闺女符合年龄,否则真想多带几个来。”他又看看韩飞,道:“你也带着儿子来了?”在他身边,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子,穿身一分淡绿色的衣服,一张瓜子脸,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很是可爱。

    韩天龙忙拱起手起,恭维道:“城主大人,您的千金可不是犬子可比的,国教一定能选中她。”他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深喑一个道理,马匹放在谁身上都好使。

    凌天祥也知道他爱拍马匹,所以才叫他来,就是想在众官员面前听他拍一次。

    别说,这次还真拍到凌天祥的心里了,笑着道:“你说的不错,仙人已经看过她了,说她天资极佳,一定可以进入国教。”怎么说,他也是一城之主,拖个后门让仙人先看看他女子有没有资格还是可以做到的,这不,正是仙人答应了他才带着女儿前来,否则若是不成,岂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老脸。

    就在这时,国教分坛的大门开了,一名穿着红衣道袍的老者走了出来,他头发虽白,可双眼炯炯有神,身上的衣服在无风的情况下轻轻地翻腾起来,给人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他的身后,跟着两名白衣弟子,同样身穿白色道袍,只是身上的气势比他差了许多。

    老者出来之后,长袖一挥,朗声道:“子民们,这次国教想选拔一些优秀的弟子进入门中修炼仙术,只要符合规定者,无论身份,都可以前来。”说到这里,他声音一凝,继续道:“若是有胆敢冒充年龄,将以国法处置。”

    别说,广场上还真有少人想以小充大,以大充小的人,此刻听到仙人的话后,忙打住了心中念头。国法处置,大明帝国中可是大罪了。轻者将其临时处死,重则满门抄斩,甚至还会诛连九族。

    老者说完之后,长袖挥动,转身进入国教分坛内,同时留下了一句话,“所有符合条件的孩子进来,大人留在门外等候。”十到十五岁,在凡人眼里已经算是少年了,十五岁的少年,甚至可以说是大人了。可在仙人的世界里,只能算是孩子,因为仙人最少能都活到两百岁左右。

    广场上的人虽多,一般情况下都是大人带着孩子,甚至还有不少人前来观看,符合情况的孩子也不过几百人罢了。孩子们一个个进入大门,当最后一个孩子进去后,两门身穿黑衣的教徒将大门关闭,就在即将关闭的一瞬间,一个少年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一下,还有我。”

    两名教徒一愣,顺着门缝看去,看到一个少年跑来,不耐烦的说道:“快一点。”

    这个少年正是一路跟来的韩斌,他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他一个人,又没有大人在身边,没有人把他当一回事,认为他只是一个看热闹的孩子。韩斌在最后头跑来,到是让广场上的众人微微一愣,不约而同的让开了路。

    韩天龙正和城主聊天,看到跑来的韩斌后,不禁一愣,喊道:“你小子怎么跑来了?”

    凌天祥疑惑道:“你认识他?”

    “不,我不认识。”韩天龙忙说道,“先前看他在街头要饭,挺可怜的,我就施舍点东西给他,没想到他胆子挺大,竟然想当仙人。”他这么爱面子的人,可不会说有一个乡下的亲戚,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听到这话,凌天祥视线在人群中扫过,见确实没有家人前来,叹息道:“难得,难得啊!”说着,对跑向大门的韩斌喊道:“小家伙,我看好你。”一个乞丐,能在这个时候跑来修仙,要曾受多大的讥讽和嘲笑,即使不能成功,这份勇气一般孩子也做不到。

    韩斌一边向前跑,一边回头,对着凌天祥露出真心的笑容。他离开村子后,还是第一次遇到真心鼓励他的人。

    韩天龙一愣,道:“城主,您这是?”

    “此子非同一般啊!”凌天祥看着韩斌远去的身影,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混迹官场这么多年,连思想也慢慢的腐化了,可他看人的眼里还是有的。第一眼看到韩斌时,便觉得这小子不简单,至于以后的成就,连他也说不清楚。做城主这么多年,他阅人无数,很多人一眼就能看明白,韩斌给他的感觉如大海一般,浩瀚无边,一眼看不到尽头。

    韩斌进入国教分坛后,除了红衣老者闭着眼睛外,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

    韩飞更是一怔,失声道:“怎么是他?”

    城主之女凌双儿就在他旁边,大眼睛眨了一下,好奇道:“你认识他?”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韩飞的身上,韩飞说不认识也没人相信,只要道:“也不能说认识,以前他在接头乞讨的时候见过,施舍过东西。”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话同韩天龙几乎完全一样。

    两人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国教大院内异常的安静,所有的孩子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时候,不少孩子开始低声的议论起来。

    “乞丐都能来修仙,我们不是也能成为仙人吗?”

    “是啊!不过乞丐成仙人,这也太搞笑了。”

    “仙人什么身份,他一个乞丐有资格当吗?”

    两名白衣弟子的脸上也微微变色,而后向老者看去,见他闭目养神,忙对大门前的教徒挥了挥手。教徒会意,对韩斌厉声道:“你,给我出去。”由于仙人在,他说话还算客气,没有像以前那样加个滚字。

    看到两名教徒走来,韩斌愣了愣,而后看向院子中央正闭目养神老者,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中,毫不畏惧地说道:“难道这就是仙人的风范吗?”

    老者依旧闭着眼,好像没听到韩斌的话一样。

    年龄小的孩子,忍不住讥笑起来,有些还对韩斌指指点点。

    左边那名白衣弟子冷哼一声,不屑道:“一个乞丐也配问仙人的事吗?快点给我滚去出,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两名教徒来到韩斌面前,一人抓着一个肩膀,把他提了起来,快速向大门外走去。

    韩斌面色镇定,大声道:“就算我是乞丐又怎么样?乞丐也是人,仙人难道就不把乞丐当人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宁愿不当这个仙人。”他的声音不大,却在寂静的院子内久久的回荡,落入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是一颤。许多孩子听后,不禁低下了头。

    两名教徒已经来到门前,就在即将开门的瞬间,老者睁开了眼睛,厉声道:“放下他。”

    刚才那名说话的弟子白衣弟子,微微一愣,拱手道:“师叔,他侮辱了……”

    老者冷哼一声,对着那白衣弟子一挥袖,只听啪嗒一声脆响,后者的连上留下一个血红的巴掌印。打完之后,老者对那弟子道:“张元,难怪你修炼这些年都未进半分,这样的心态能修炼好仙术吗?乞丐怎么了,乞丐也是人,当年先祖不也是一介乞丐吗?”他话锋一转,变得温和许多,对韩斌道:“你年纪不大,竟然能说出这番话,就凭你这话,就有留下来的资格。”

    两名教徒一时也懵了,看到老者挥手,才放下韩斌。

    韩斌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学着说书先生当年说书的样子,对着老者一拱手,而后向别的孩子所站的地方走去。

    老者满意的点点头,而后闭上了眼睛。

    张元怨恨的看了韩斌一眼,从怀中拿出一块青色的玉牌,随意的指了一个孩子,道:“你,过来。”

    那名被叫到的孩子满脸喜色,快速的跑了过去,道:“仙人。”

    张元把玉牌递到那孩子的中里,道:“拿着这玉牌,若是上面发出白光,就去左边,若是没有白光,就去右边站着。”

    玉牌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盘,通体青色,上面刻有九个拇指大小的星星。

    那孩子兴奋的接过玉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时间缓缓的过去,那玉佩却没有半点变化。

    张元从对方的手中拿过玉佩,淡淡地说了一句,“灵根太弱,不合格。”

    那少年听后,仿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怔怔地愣在原地。

    张元看都没看他一眼,又指向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道:“你,过来。”

    “灵根太弱,不合格。”

    “灵根太弱,不合格。”

    “灵根太弱,不合格。”

    一连三个孩子,全都不合格,张元仿佛见惯了一样,脸上的神色都未变一下。随即,把手指向韩飞,道:“你来。”

    韩飞快速的走了过去,接过玉佩,上面顿时散发出耀眼的白光。

    白光中,依稀可以看到九个星星全亮了。

    白衣青年点点头,道:“九星灵根,合格,去左边站着。”

    接着,白衣青年又点了十几个孩子,除了有两个让玉佩散发出一星光芒后,其余人都没有合格。随着孩子一个个走去,院子内没有被点的孩子越来越少,韩斌依旧站在原地,似乎白衣青年和他有仇一样,就是不点他。终于,当除了韩斌以外,最后一个孩子不合格后,白衣青年终于点向韩斌,“你,过来。”

    院子内的孩子原本有三百多人,除了两个散发出九星光芒外,其余的孩子大多都是一星到三星。不过,一星到三星的孩子也不多,只有十多人。韩斌心里明白,拥有仙人口中说的灵根概率实在太低了,百不足一。听到张元喊他,韩斌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握住玉牌,韩斌闭上了眼睛,心里暗暗道:“一定要合格,一定要合格。”

    白衣青年看了一眼韩斌的玉佩,冷哼道:“不合格。”

    这句话,落在韩斌的耳朵中,却如巨石压在身上一样,让他喘不过气了。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修炼而来,可是现在,他连修仙的机会都没有。韩斌猛然睁开眼睛,向玉佩看去,他眼睛睁的很大,甚至都流出了眼泪。

    看到韩斌的举动,白衣青年讥讽道:“别看了,再看也无法发出光芒。”说着,就要从韩斌的手中夺走玉佩。

    韩斌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然后退一步,死死地握住玉牌。

    张元一见,乐了,讥笑道:“入门考核的孩子见多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向你这样难缠的,难道你多拿一会,那玉牌就能测出你有灵根不成?”

    韩斌咬着牙,小手一动,把玉牌放入袖子中,再次看去。

    袖子里黑漆漆的,他看到玉牌上散发出微弱的白光,惊喜道:“有光,有光。”

    张元似乎早知道会这个结果,哈哈一笑道:“当然有光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说到这里,见韩斌依旧没有放弃的样子,冷哼道:“实话告诉你吧!每个人生下来,体内多多少少都有灵根,只是有些人的灵根太弱,玉牌无法测出来罢了。”

    韩斌抓住这句话,盯着白衣青年道:“既然我体内有灵根,为何不能去修炼?”

    张元听得不耐烦了,也忘了脸上鲜红的巴掌印,怒声道:“小子,你不要太过分,我都说的很明白了,你还问什么?”他一个国教弟子,在凡人眼里的仙人,竟然和一个孩子说这么多废话,若是传出去,同门师兄弟一样会笑话他。

    韩斌脸色一寒,把手中的玉佩扔给了那张元,而后转身向老者看去,恭敬道:“爷爷,我真的不能修炼吗?”他一个孩子,纵然听过仙人的故事,依旧不懂仙人之间的称呼。他只是觉得对方年纪很大,理当叫一声爷爷。

    老者听到韩斌的话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斌。”对于帮过自己的老者,韩斌很有好感,说起话来也很有礼貌。

    老者站起身来,向韩斌走去,走到他的面前,才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的,你的灵根太弱,就算修仙也修不出结果,反而耽误了你的时间。”

    韩斌抓住了这句话,追着问道:“爷爷,虽然修不出什么结果,可我依旧能修仙是不是?”

    此话一出,院子内所有没合格的孩子,视线都落在老者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老者摸了一摸下巴上的胡须,眼神变得凝重,片刻后才缓缓道:“理论上是这样,但国教不会收一个几乎无法修仙的弟子,是否拥有修仙的资格,出生的时候上天已注定。你没有灵根,无法修仙,天道不可违。”最后五个字,落在所有孩子的心里,却雷鸣一般。

    韩斌不知道如何离开国教分坛,也不知道如何回到韩府,那段记忆仿佛从脑海中被剪掉了一样。回到韩府后,韩斌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以外,不与任何人接触,即使大伯见他,也依旧不见。

    第二天一早,韩飞便来到他的房间,一脚踢开了门,怒声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韩斌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整个人好像傻了一样。

    韩飞一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韩斌,你给快点滚出去,现在外面都知道韩府收了一个乞丐。”

    韩斌突然抬起头,对着韩飞冷冷一笑,道:“你很希望我走?”

    “不是我希望你走,你一个山里人,配住这么好的房子吗?”韩飞毕竟也是孩子,说起话来同样没什么分寸。

    “好,我走!”韩斌二话不说,快速的向门外跑去。

    看到韩斌远去的身影,韩飞冷哼一声,讥讽道:“就你那样还想修仙,我要是你,早死了。”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韩斌身体一颤,这一刻他确实想到了死。但一想到死后,父母悲痛欲绝的场面,便把这个念头彻底的捏死。韩斌从小爱读书,比一般孩子早熟许多,他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离开韩府,仰天了天空,韩斌的眼中毅然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凝声道:“修仙,我就不信修不了仙。”

    一个时辰后,韩斌再次来到广场上,此刻的广场依旧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无数的父母在等待儿子出来。韩斌已然下定了决心,在所有人疑惑的眼神下,一步步向国教分坛的大门走去。来到门前,两明国教弟子显然认出了他,惊讶道:“你怎么又来了?”

    韩斌没有回答,对着大门跪了下来。

    两名教徒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场面,当时就懵了,不知道韩斌这唱的是哪一出。

    其中一人厉声道:“这里是国教重地,速速离开。”

    另一人似乎看出韩斌的来意,劝说道:“小弟弟,你即使跪死在这里,也不可能被选成国教弟子,快点离开吧!”

    韩斌感激的看了一眼帮他说话的教徒,决然道:“我不离开,虽然我不懂如何修仙,但我明白,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心志坚定。”说着,对着大门重重地磕了三下。三下之后,额头上已鲜红一片,但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人心都是肉长的,那名先前低喝韩斌的教徒,也被他的决心感动了,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侧门,道:“这里每天来往的人太多,你跪在这儿不方面,还是去那边吧!”另一人也没有再劝,他从韩斌的眼神中已然看出,这个十五岁的孩子心志是何等的坚定。

    漆黑的夜晚,乌云密布,看不到星星和月亮,夜空中没有一丝光亮。

    狂风吹起,国教分坛门前挂着的油灯,在风中摇曳着,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韩斌跪在这里已经三天三夜了,这三天以来,他寸米未进,滴水未沾,中途昏迷了几次,若不是心中的信念让他支撑下去,恐怕早就昏倒在地了。一想到渐渐年迈的父母,想到感情的背叛,他便告诉自己,不能睡,不能睡,必须坚持下去。

    信念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可以把一个人的毅力无限放大,放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突然,门开了,那名先前劝说韩斌的教徒走了出来,手中拿和一碗热腾腾的汤。当他看到韩斌在夜风的吹拂下,身体瑟瑟发抖,忙走到他的面前,道:“小弟弟,把这个喝了吧!”若不是亲眼看到,他绝对无法相信,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坚持到现在,究竟是什么,让他有这样的决心?

    韩斌闭合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三天没有进食,他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血色。看着热腾腾的汤,他多想喝一口,但还是忍住了,感激道:“叔叔,谢谢你,我不喝。”

    “轰隆!”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接着便是雷鸣声响起。白色的闪电张牙舞爪的闪动,仿佛要把整个天际撕裂。雷声之后,下起了小雨,雨越来越大,天地间一片朦胧,雨水在狂风的吹拂下,吹到了大门前,落在韩斌的身上。

    韩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说不出的冰凉。身上的冰凉比起心里的冰凉又算的了什么。柳惜晗的话,一句句回荡在心里。为什么握不住自己的爱情,为什么一个将军就能左右他的生死,还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想到这里,韩斌身上的凉意少了几分,眼中的信念变得火热起来。他跪倒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不同。

    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斌朦朦胧胧中,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面前,凝神看去,正是那名红衣老者。

    老者叹息一声,道:“你身受重伤,还能坚持到现在,这份毅力非常人可比。”

    韩斌没有说话,凝视老者,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老者也被韩斌打动了,缓缓道:“你就这么想修仙?”

    韩斌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老者摆摆手,道:“罢了,既然你心有此执念,我就带你去吧!不过话说在前面,即使你去了也未必能成为宗内弟子。”

    听到这话,韩斌身上的冰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用最后的力气道:“仙人,只要你带我去,我一定会努力,一定会……”他实在太累了,三天三夜没有进食,这根本不是一个十五岁孩子所能承受的,说完这话便晕倒在地上。

    老者又是叹息一声,长袖一挥,一股狂风落在韩斌的身上,卷着他进入了国教分坛内。

    韩斌被老者带到一间客房内,看到床上的韩斌,老者叹息一声,“没想到啊!我给你的丹药,你却给了别人。你难道不知道,即使他服用了这枚丹药,只能暂时缓解伤势。罢了,既然上天上我遇到了他,又和他有缘,救他一命吧!”他右手抬起,手掌上散发着柔和的白光,随即按在韩斌的脑部。

    片刻之后,韩斌身上也散发出淡淡地白光,体内的经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连接在一起,直到恢复如初。

    完成这一切后,老者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低声道:“该做我都做了,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他像是对韩斌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如此,又过了三天,韩斌才醒来,刚一醒来,另一名白衣青年便走了进来,道:“你醒了?”

    韩斌看了看白衣青年,又看看房间,问道:“这里是哪里?”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道:“你运气好,师叔看你毅力坚定,破例让我们带你去宗内。”

    韩斌心里一喜,忙感激道:“谢谢叔叔。”

    白衣青年好像第一次听人这么喊他,苦笑一声,道:“我有那么老吗?”

    对方不过二十对岁,喊声叔叔也不为过,韩斌不知道喊什么,尴尬的一笑。

    白衣青年道:“喊我名字就行了,我叫王风。”

    王风带着韩斌来到院子中,几十名孩子都在那里,他们看到韩斌后,无不一愣。

    张元看都没看韩斌一眼,淡然道:“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宗内,能不能成为正式弟子,下面还要好好表现。”说说,他长袖一挥动,卷着几十名弟子飞上了天空,而后对地面上的韩斌和王风道:“王师弟,我先带他们走了,那小子就交给你吧!”

    王风摇头苦笑一声,一把抓住韩斌,道:“走了。”

    韩斌只觉得被一股大力抓住,身体便离开了地面,接着便是风声响起。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狂风吹来,眼睛顿时疼痛不已,但还是忍着向周围看去,他看到王风脚踏一把长剑,自己被他抓在手中,在空中快速的飞行。再看地面,房屋已变成巴掌大小,不断的倒退。

    “如果不想让眼睛瞎掉,就闭上。”王风看了一眼韩斌,提醒道。

    韩斌听后,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飞在高中的感觉。

    片刻之后,身体猛然下落,接着便落在了地上。韩斌睁开眼睛,向周围看去,他正处于半山腰,脚下是一个极大的广场,广场上有几千名孩子站在那里。再向广场外看去,云雾缭绕,隐约可以看看一座座山峰若隐若现,倒真有种仙家圣地的感觉。

    韩斌和别的孩子一样,来到这里后,都看痴了,这种情况只有在说书先生的口中才出现过,现在竟然看到了。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想到以后可以修炼,可以拥有强大的仙术,可以长生不死,一个个都兴奋起来。

    “后面肯定还有考验。”韩斌虽然开心,却没有一点兴奋,老者的话他回荡的脑海中,即使来了也未必能成为仙人。

    忽地,广场前方流光闪动,十名白衣青年相继出现,其中就有张元和王风。

    张元看了一眼广场上,沉声道:“三星灵根以上的去左边,三星以下的去右边。”

    几千名孩子们分为两队,左边的孩子只有一百多人,剩下的全都站在右边。

    韩斌站在了右边,同那些孩子一样看着张元。

    张元对身边的几名师兄弟说了什么后,而后对左边一百多名孩子道:“等下,诸位师兄便会带你们去内院,成为正式弟子。”话刚说完,五名白衣青年飞向那一百多名孩子,每人带二十多人,带着他们飞向天空。

    一百多名孩子走了之后,张元又看向剩余的孩子,道:“修仙除了天资之外,还要有毅力,下面便是毅力的考验,如果你们能坚持下去,便没有成为正式弟子的资格,如果坚持不下去,只能把你们送回去。”说着,他指向广场旁边的一条小道,继续道:“顺着这条山路过去,便会看到一座大山,接着有一条河,河对面一个旗子,走到旗子旁便算合格。给你们一天时间,谁若是坚持不下去,喊一声放弃,便会有人带你们离去。”

    所有的孩子听后,都快速的向小道跑去,韩斌也跟在人群中,跑了过去。走完小道,看到前面的大山,所有的孩子都愣住了,这大山起码有百丈高,即使一个成年人也要怕几个时辰才能爬过,十多岁的孩子能在一天内完成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